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71章 见不得光的交易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起初的时候,席煜没有阻止她。

    他手里握着的那颗丹药,就那么伸着,目光清冷,淡淡的看方朵朵。

    没有情绪,没有波动。

    小小的女人哭红了鼻子,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往下落。

    明明落到的是衣服上,席煜却觉得,心口某处地方凉凉的,如同坠入了冰冷的汪洋。

    不是不嫉妒的。

    她居然可以为容玄,做到这种地步。

    越是这样,他越是想要得到她。

    就像是心头生出来的执念,除非他死,否则得到她的渴望,就将愈演愈烈,永不停止。

    方朵朵无意识的,已经把上衣脱掉了,只穿着小小的亵衣。

    她到底还是犹豫了下,手顿了顿,抽泣着去脱裤子。

    只穿着亵衣亵裤,她双手环胸,将脸埋在两膝之间,无声的哭。

    “把衣服穿上。”席煜弯腰,捡起来衣服,冷漠的丢给她。

    方朵朵便摇头,还是在哭。

    看她哭,他也难受,他们都在彼此折磨,都没有找到解脱的办法。

    其实是有的。

    他看向手中的丹药。

    原本他可以吃下这个,忘了方朵朵,继续无欲无求的过完这一生。

    他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可以找到一个足以和他匹配的姑娘,令人难过的是,这世界上的姑娘千千万,可爱的、娇媚的、柔软的、火辣的,想要什么样的没有?

    偏偏只有一个方朵朵。

    不是她,就不可以。

    他最后自私的选择,让方朵朵忘了容玄,和他在一起。

    席煜从来不信上天,上天从来没有给过他好的选择。

    这回为了得到她,他虔诚的在佛前跪了一天。

    只希望佛能答应他唯一的要求,成全他唯一的一次自私。

    收回思绪,再看方朵朵,哭的都快喘不上气。

    席煜无奈的皱了皱眉,将她抱在怀中,仔细的给她穿衣服。

    她安静的像是随时都会消失。

    穿好衣服后,她扯了扯席煜的手,“你答应我的请求好吗?”

    “吃了这个,放了他。”席煜仍旧八方不动。

    “席煜!”

    此时此刻的方朵朵有些气急败坏,她叫他的名字,是那么的难过和无助。

    “嗯。”席煜应声,没有多说别的。

    只是将丹药送到了她手上。

    确切的来说,他一开始就知道方朵朵的答案。

    为了容玄,她也一定会同意吃下的。

    席煜松开方朵朵,转过身去,背对着她闭目养神。

    马车晃悠悠的,巨大的车轮碾过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下车之前,给我答案。”

    方朵朵闭上眼睛,两个人像是在进行一场无声的较量。

    她听见外面有风吹过,听见蝉鸣和树叶作响,听见月光洒在地面,荡起的阵阵涟漪。

    还有心脏破碎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忽然动了,吃下了那粒药丸。

    她依旧不理席煜,甚至后背像是一张撑满了的弓,用最后的坚硬保护着,那柔软的内心。

    这一切,席煜看在眼里,心里同样清楚。

    他回不了头,也不会回头。

    马车行驶了两天两夜,在第三天黎明刚刚破晓之际,终于重新回到了山庄。

    方朵朵睡了两天两夜。

    席煜把她抱下车,送进房间里。

    找下人送来热水,他亲自给她擦了擦手脚和脸,让她舒舒服服的睡。

    按道理来说,再有一天一夜,就应该醒了。

    这是和他做交易的那个男人说的。

    那个男人,正是之前那个背着长满眼睛的大箱子的神医。

    神医不神医,席煜并不在乎,只要他能够达到目的。

    给方朵朵擦完手脚,意外的发现,她手指甲有点长,于是又耐着性子做完了这一切。

    之后收到皇宫的召见,席煜吩咐下人,好生照顾方朵朵,之后马不停蹄的离开。

    到了皇宫,见到萧景淳。

    他恭敬的点头行礼,“参见皇上。”

    “拿到你想要的了吗?”萧景淳身体微微前倾,靠在桌子上问道。

    “已经拿到了。”席煜淡淡的说。

    萧景淳笑道,“既然拿到的话,那么来谈一下我们的合作。”

    “我们没什么可合作的。”席煜道,“安安我来养着,在这个基础上,你才有资格跟我谈合作。”

    席煜很狂!

    一两句话,竟然让萧景淳面色变了变!

    他狠狠的咬牙,原本还算温润的五官,镀上了一层阴霾,“席煜!你别以为我不找你,就不会找别人。”

    “如果你找别人信得过的话,没必要来我这里受气。”席煜道。

    “……”

    很好。

    萧景淳被怼了两句,靠坐在凳子上。

    他揉了揉眉心,沉默下来,半晌后,终于再度开口,“好。我答应你这个条件,安安你养着,那你答应我的呢?”

    “等我成亲之后,自然会允诺。”

    “我如何相信你的话!”萧景淳道。

    席煜面无表情的看过去,“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可恶!

    萧景淳最恨这种被人拿捏的感觉。

    明明他已经贵为天子,为什么还是不能掌控一切!

    怪只怪席煜太有钱,怪只怪国库太空虚,他才不得已朝着席煜妥协。

    席煜手上有一份藏宝图。

    这件事情是他当了皇帝之后,有一次去地宫里面,无意间发现的先帝的手札,。

    手札上面,提到了藏宝图确实存在,就在席煜手上。

    除此之外,他还得到一个惊天秘密。

    跟席煜的身世有关。

    那个身世,萧景淳不会外说,反正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想得到那个藏宝图里面的所有财富。

    有了那些财富,他这个皇帝的位置,才能坐的更稳更长久。

    也就是在那之后,萧景淳想明白,为什么先帝会对席煜那么不同。

    萧景淳曾找过席煜,提到过有关于藏宝图的事。

    席煜没有隐瞒,坦白承认。

    同时坦白的告诉他,他不会带他去。

    可就在方朵朵的事情上,席煜主动来找他。

    一个女人换巨大的宝藏,又不是他的女人,萧景淳没有犹豫。

    两个人达成共识。

    况且,对于容玄,萧景淳有思量。

    他心思深沉,原本还是九皇子的时候,他就是三个人之中,最能沉得住气的。

    还在和老二起义打仗那会,萧景淳就看的清楚。

    他知道萧景玄的秘密,知道他身体有毛病活不了多久,又知道老十二有勇无谋头脑简单,所以那时候明白,皇位十有**是推举他坐上去的。

    所以他格外的卖力。

    后来萧景玄掉下山崖,死不见尸,他其实是松了口气的。

    就算清楚萧景玄没有想要当皇帝的心,可他的实力和势力,都是明显高于他之上的。

    只要有个长着眼睛的,都能够看得出来。

    萧景玄如果不死,不当皇帝,也会对他造成很大的威胁。

    他死不见尸,萧景淳松了口气,甚至为了掩饰自己那点可悲的担忧和害怕,他大张旗鼓的对他进行了厚葬。

    接下来两年,有关于萧景玄的声音,渐渐被压了下去。

    就在他以为自己已经坐稳了江山的时候,萧景玄又回来了,改名容玄。

    就那么的重新站在了自己面前。

    心里深处对于萧景玄的敬佩,早就刻进了骨髓。

    哪怕他只是回来,什么都没有做,萧景淳似乎都容不下他。

    更不要提,他手上还有一部分隐藏的兵力,没有交出来。

    这件事就像是横在他喉咙里的一根刺,让他寝食难安。

    所以……

    他要除掉他。

    就在这一次。

    席煜给他送上了一份大礼,除了容玄,容玄的女人归席煜所有,容玄手上的兵力,自然归他所有。

    计划简直太完美。

    萧景淳靠在龙椅上,想象着未来可能的远大宏图,忍不住畅快的笑出声。

    “容玄那几个人,回头就会送过来。你看着处理。”席煜低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做完这件事,心里反而闷闷的。

    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和快乐。

    “好。”萧景淳跃跃欲试。

    席煜告别,从宫里往外走。

    走到一半,回想起来大殿之上,萧景淳贪婪又憎恶的嘴脸,变了决定。

    他来不及回到山庄,就召来了下属,命令他们去把容玄等人中途救了。

    不能交到萧景淳手里。

    他是厌恶容玄,是嫉妒容玄,但还不至于要让他死的地步。

    席煜说不清楚,是怎样的一种情绪,内心很乱,好在他清楚的知道,不能让容玄落在萧景淳手里。

    做完这件事,他一路回了家。

    而另一边的容玄,此刻正被关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

    两天前,他从柴房那里直接掉下去,只记得方朵朵大声的呼喊,还有无边漫长的寒凉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冷的他失去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就被关在了这个房子里。

    什么都没有。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方朵朵不知所踪,李清臣也不知道在哪里,还有关悦,都消失不见。

    他被饿了两天,必须的找出路。

    不停的撞击门窗,皇庭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撼动了片刻。

    小小的窗户,被他撞出来一个大窟窿,容玄从里面钻出来,见到了久违的阳光。

    这里居然是一片沙漠。

    到处都是漫天黄沙。

    他起初是踉踉跄跄的走,后来便换成了爬的姿势,嘴唇干裂,体力流失,他无数次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眼前就会浮现出方朵朵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