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68章 我不会背叛你

苹果开奖直播44836.com

    成亲之后,他们打算继续前行。

    萧景淳给容玄的任务,可不是剿灭山贼,而是要把他发配到南边去。

    南边有个地方,名曰桃李镇,接连死了三十多个人,原因不明。

    起初消息一直被压着,后来有户家属,把这件事闹得很大,直接进京告御状,这才昭告天下。

    这是主要的任务,除此之外,萧景淳让容玄代他视察途径各地。

    至于途径各地发生的事情,少不了要管上一管。

    稍微想想,就知道这是个漫长的行程。

    就算没有席煜贸贸然和她求亲,萧景淳自然也会寻别的借口,把容玄打发出来。

    在县府休息了三天,方朵朵才觉得重新活过来。

    她揉着酸痛的四肢,开始慢吞吞收拾行李。

    容玄决定两天后启程,担心走的匆忙,她先多少收拾点。

    约莫到了上午,容玄从外面回来,满脸风尘仆仆。

    自打两个人再次成亲后,他就没闲过。

    整天像是打了鸡血的陀螺一样,转个不停,忙碌的事情,自然是和那批山匪有关。

    一下子手头多出来这么多人,如何安置是个问题。

    总不能拖在身后当尾巴,那岂不是明摆着让萧景淳不痛快吗?

    萧景淳现在贵为皇帝,他不痛快,容玄的日子好过不到哪里去。

    因此,这批人要安置,还要安置的不动声色。

    这件事容玄耗费的心血很大,虽然他没说,可每天回来时候的疲惫,方朵朵都看在眼里。

    容玄打进门起,就快速走过来,从后面抱住她的腰身。

    他的脸在她脖子上蹭了蹭,“朵朵。”

    “嗯,回来了。”她问。

    容玄点了点头,侧过脸来,亲了她一口,“在忙什么?”

    他视线看过来,正好看到方朵朵在收拾他的替身底裤,漆黑的眸子里,染上笑意。

    用下身顶了顶她,“想要吗?”

    “……”方朵朵翻白眼,这个男人,现在真是兽性大发,时不时的就要找地方弄她几次。

    她没好气的拍到他的手,人也跟着往前站了站,和他拉开距离。

    “我忙着呢。你事情处理好了的话,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吧。”容玄说,“到时候关悦和我们一起。”

    方朵朵立刻挑眉,“她跟着做什么?你该不会是想把她也给收了吧?”

    从容玄对她的态度来看,他再找别的女人,应该不可能。

    明明知道是这样,方朵朵听见关悦的名字,还是满脸不爽。

    瞧她的小模样,容玄笑了笑,走过来抱住她,“她跟着我们,我们也能控制住整个山匪,他们不会轻举妄动。另外关山和关水,留在这里,让清臣看着。剩余的一些人,想回家的都被遣散了,不想回家想跟着我的,也都安排妥当。”

    顿了顿之后,他又说,“虽说他们现如今都听我的,保不齐心里还是认以前的主子,要是关山和关水,趁着我们不在,闹出点幺蛾子,那这些天来的奔波,岂不是白费周章?”

    关山和关水,正是原先寨子里的大当家和二当家。

    他们二人和关悦是亲兄妹,父母便是山匪头目,父母过世后,把寨子留给三兄妹,他们经营至今。

    方朵朵还是虎着脸。

    大道理她懂,就是不怎么舒坦。

    那关悦开始可是奔着他去的!

    他能安心放在身边,方朵朵可没那么宽的心,万一关悦要是使什么手段呢?

    方朵朵没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半晌后,容玄哑然失笑,“朵朵,你放心,我不会背叛你。她在身边,对我们来说,也有好处。”

    “是对你有好处吧!”她醋溜溜的道,“那么大一个鲜嫩的美女在跟前晃悠,你又血气方刚的…艳福不浅啊。”

    “胡说什么。”容玄道,“我对别的女人都过敏,这你不是知道的吗?”

    “少拿话来噎我。”方朵朵翻白眼。

    容玄凑过来,她立刻要跳开,容玄索性打开双臂,把她给抱了个满怀。

    他咬住她的耳朵,低声说了句话。

    方朵朵意外的挑挑眉,“你确定?”

    “无比确定。”容玄满脸的正经,“所以这回能不能查出来她的底细,可全靠你了。”

    容玄说的事情,关系重大,方朵朵不得不严肃对待。

    既然他说,关悦非带不可,是个突破口,那她只好把那些不悦压在心底。

    好在容玄是个油嘴滑舌的,当晚抱着她各种说好话,狗腿的不要不要的,这件事才揭过去。、

    第二天,县府李清臣早早的知道,他们要离开的消息,特意穿戴的十分正式,侯在门口。

    方朵朵和关悦上了马车,容玄飞身上马,抱拳告辞。

    车子行驶了没多大会,便停了下来。

    方朵朵掀开车帘,往外面看了眼,见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正头顶的太阳,明晃晃照下来,像是要被人给烫伤。

    她疑惑不已的问,“怎么不走了?”

    “下车。”容玄说。

    方朵朵和关悦,都是不解。

    “下车。”容玄又说道,声音里多了几分肃然。

    没敢耽搁,两个人快速的爬下来。

    容玄骑在高头大马上,皱着眉头,朝方朵朵伸出手。

    她微微一怔,就被拽上了马,正好跨坐在容玄跟前。

    他的双臂从后面伸过来,轻轻将她环绕住,原本略有距离的身体,同样微微前倾,贴的更近了几分。

    两个人的动作,看的身后的关悦一愣一愣的。

    刚围观过他们成亲,之后又听说方朵朵两天没下床,可想而知,容玄要的有多狠。

    好不容易决定办正事了,结果……

    把她叫出来,就为了看他们两个在马上卿卿我我?

    关悦脸黑了一半,闷声问道,“公子,你把我叫出来做什么?”

    容玄看都没看她,打了个响指,不远处传来哒哒的马蹄声。

    声音很急,没多大会就到了跟前。

    马上坐着的人,居然是李清臣,不过此时此刻的他,换了件布衣,又把头发全部都束了起来,倒像是一个小厮。

    方朵朵同样迷茫。

    李清臣没管众人反应,冲着关悦伸出手,“上来,我们改骑马。”

    “为什么?”

    “安全。”李清臣把关悦放到跟前,然后对容玄说,“你猜的没错,车子后面有跟踪的。不过距离远,我们先走,他们应该追不上。”

    “好。”

    话音未落,四个人,两匹马,飞快的离开。

    马儿跑得很快,颠的方朵朵屁股疼,她想撒娇,转念联系刚才李清臣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忍受着痛苦,约莫半个时辰后,来到河边。

    容玄把她抱下马,吹了个口哨,片刻后,一艘小船,缓缓行驶而来。

    小船靠岸,看样子能容纳十人左右,四个人前后进了船。

    划桨的是个身体健壮的中年人,恭敬的喊了声容公子后,见他们进了船厢,不再多话。

    船厢光线很昏暗,方朵朵起初看不清,容玄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夜明珠,放到桌上,顿时明亮起来。

    方朵朵打量起四周。

    和她猜测的不错,逼仄的船厢,一分为二成了两个小小的包厢。

    容玄带着她是一间,隔壁的自然是李清臣和关悦。

    其实有包厢和没包厢,区别不大,实在是因为条件太简陋,隔音效果又差,那边说什么,都听得一清二楚。

    方朵朵出神之际,容玄已经自顾自的坐下。

    见她还在站着,招呼她过去。

    方朵朵坐到地上,被他拖过去,放在他大腿上。

    他靠在船壁上,伸手挡住她的眼睛,呢喃道,“先休息会,等下还有事。”

    方朵朵点点头,侧耳倾听隔壁的动静,什么也听不到,心说,应该也睡了。

    她往容玄的怀里缩了缩,闭上眼睛,很快进入梦乡。

    冷……

    很冷……

    方朵朵打了个激灵,睁开眼被吓到了,容玄在跟前,堵着她的嘴巴。

    他们这是在水里?

    什么情况?

    方朵朵惊讶不已,耳朵里面不时的有水注入,她不敢乱动。

    之前溺水的经历,让她想起来后怕不已。

    双手紧紧的抱住容玄的腰身,死死闭上眼睛,隐约听见打斗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她集中精力,竖起耳朵听,想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模糊之中,竟然听到了关悦的声音。

    “赶快滚!不然要你们好看!”但听关悦一声怒喝,不等回话,便是噼里啪啦的刀枪打斗声。

    船板上又是跳又是打的,方朵朵只觉得头顶一阵砰砰响。

    接下来打斗的两伙人都没有出声,伴随着几声闷哼,一切都归于平静。

    几乎是在立刻,容玄抱着方朵朵跳上了船。

    他进到船舱里面,在地上翻了会,找到一身干衣服,亲自帮她换下来湿漉漉的。

    方朵朵擦着头发,没有打断他。

    她换完之后,容玄也换好,之后将湿衣服打包丢到一旁。

    打了个响指,李清臣和关悦片刻后出现在了他们跟前。

    四个人坐下来,唯独关悦低垂着脑袋。

    “还不交代?”容玄看着她,说道,“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事到如今,关悦没什么好隐瞒的,况且,她原本打算,他们不问,她也会主动坦白的。

    “实不相瞒,容玄,有人买你的命。”关悦深吸口气,道,“之前有人送了封信,还有一大笔金银及你的画像,你的命现在很值钱,我们寨子里要杀你,最开始就是奔着那笔钱去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山寨其实也做一些见不得人的生意。”

    察觉到越说越远,关悦主动拉回话题。

    她看向容玄,道,“你想想,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关悦的话,让方朵朵又气又惊。

    她猛的拍了下桌子,“你敢说你不认识那人?”

    “我真不认识。”关悦坦白,“我们做事,向来都是保密的,况且这种花钱买凶的事情,来的人都不会暴露自己身份。对方可以找我们杀你,自然也还会找别人杀你。”

    气氛沉闷下来。

    方朵朵看向容玄,拽着他衣角的手,下意识收紧。

    反观容玄,反而不以为意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