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66章 送你们去死

苹果快乐赛车玩法规则

    事实上,和方朵朵猜想的一样,容玄早就和县府串通一气。

    被抓走是故意的。

    从山上挟持关悦,手段到细节,都是设计好的。

    容玄带着她,驾车下山的时候,容玄的暗卫已经把寨子包围了个水泄不通。

    半夜,趁着她睡着,容玄和县府上山,一把火烧过去,顿时兵荒马乱。

    他们就堵在所有的出口,守株待兔。、

    寨子里面着了火,所有人往外逃。

    不用浪费一兵一卒,甚至没有任何危险,就将山寨收服了。

    以前的时候,山寨之所以能够存在那么久远,无非是因为找不到地方。

    有了容玄的深入虎穴,一切就迎刃而解。

    方朵朵听得目瞪口呆,惹得对面两个男人都低声的笑。

    事到如今,回想一些,真的是丝丝入扣,不得不服。

    当时方朵朵被抓走的时候,吓了好大一跳。

    还以为活着出不来呢。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尘埃落定了就是好的。

    剿灭山匪原本就是县府的分内职责,现在既然有了结果,自然也应当由县府来处理上报。

    容玄和县府交代了一些细节,看方朵朵吃的差不多了,温柔的帮她擦了擦嘴,然后带着她离开。

    天气太热,吃个饭都起了一身的汗。

    方朵朵洗澡出来,看见容玄差遣着一些人正在床边忙碌个不停。

    走过去一看,居然是好几盆的冰!

    好家伙!

    她兴奋极了,看着容玄,眉眼笑弯的道,“你从哪里弄来的冰?”

    “上他地窖里取得,有这东西,居然敢私藏,热到我女人了怎么办?”容玄挑着眉,低沉的声线,像是醉人的美酒。

    几个仆人把冰放到床旁,顿时感觉周围的空气都降低了好几个度。

    容玄看样子也是刚刚沐浴过的样子,头发还是湿漉漉的,穿着的白色亵衣,更是不修边幅的敞着些许。

    露出了里面性感撩人的肌肤。

    骚男人。

    想诱惑她啊!

    方朵朵翻了个白眼,点颠颠的爬上了床。

    容玄跟着上来,他的大手自然而然的抱在她的腰身上面,细细的摩挲,方朵朵最受不了就是他的蛊惑。

    担心他又来一次,她赶紧麻溜的推了推他,“我今天不来了。”

    “好。”容玄低声道, “我就抱抱你。”

    暂且信了你的鬼话。

    两个人相依相偎着,方朵朵便把今天和关悦做的约定说给他听。

    “你不如收了这群山匪,来扩充自己的实力。”方朵朵道,“我瞅着那些山匪,有秩序,都听当家的话,如果能够收为己用的话,不放是一件好事。”

    见容玄挑眉,方朵朵立马摆明立场。

    她小声的说道,“我倒不是说,要让你收兵造反,而是我们总要有点保障。虽然说当时和当今皇上一起打的江山,可皇帝的心思,又是你我能够猜的懂得?自古向来都是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为了守住江山,难保不会拿你开刀。”

    如果容玄保不住的话,那么她呢?

    那么他们两个的孩子呢?

    就目前来看,方朵朵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

    她三岁的儿子安安,不就是被软禁在了宫里吗?

    方朵朵忧心忡忡的展望了一下前景,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容玄等回话。

    于是她便扭过去头,结果对上一双深沉有力的眸子。

    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沉静,平淡,唯独眸底闪烁着的光芒,揶揄又戏弄。

    饶是他什么都还没有做,方朵朵的脸就红了。

    容玄像是故意不给她面子似的,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便笑的越发畅快。

    他是笑了,方朵朵囧的很。

    实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伸出手,气急败坏的在他身上拍了一下,“你做什么呢!不许笑了!”

    “好好好,不笑。”他妥协着。

    不等方朵朵继续对他进行灵魂的洗涤,容玄倾身过来,在她唇上落下郑重其事的一吻,“奖励你的。”

    方朵朵无辜的眨眨眼睛,懵懂的很。

    “我的朵朵,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长大了。”他含糊不清的道,脸埋在她的脖颈上,这句话完了后,使劲蹭了蹭,“现在的你,都开始为我考虑,为我们考虑。”

    这是他的姑娘。

    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笑着道,“你的建议,我会采纳的。这件事尽快会处理完,你安心好了。”

    “好。”听他这么说,方朵朵悬着的心便放回了肚子里。

    这会安静下来,她察觉到容玄的指腹,粗糙的很,皱了皱眉,将他的手拿到眼前看了眼,挑眉。

    上面布满了水泡。

    “怎么回事?”她问,按道理去剿灭山匪,最不可能的就是手上受伤。

    容玄也看过去,定睛嗯了声,“疼……”

    看他皱着眉头,又想糊弄过去的样子,方朵朵扯扯他的脸,“没让你撒娇,问你怎么回事呢?”

    容玄笑了笑,从袖子里面拿出来一个环形的东西,在她眼前晃了晃。

    一闪即逝,方朵朵心头猛地跳了下。

    还来不及说话,容玄已经从她身上爬了下去,一本正经的跪在了地上。

    他神情十分郑重,两只手举起来小小的戒指,对她说,“朵朵,嫁给我好吗?”

    那枚戒指很细很小,是环状的,捏在他的手上,更加显得娇小。

    方朵朵的鼻头酸酸的。

    她看着容玄,容玄同样笔直的看着她。

    蓦地,他眨眨眼睛,再次开口,“朵朵,嫁给我,好吗?求你了。”

    方朵朵的眼泪,这回怎么都没有忍住,扑簌簌的往下掉。

    终于知道喜极而泣是什么样的感受。

    她捂住嘴巴,伸手去接那枚戒指,容玄立刻两眼放光,殷勤的往她手上戴。

    掌心都是水泡,对他而言,这都不算什么。

    他小心翼翼的给她戴上,看起来仍旧略显局促,“我不知道戒指是不是这样做的,昨晚你睡的迷迷糊糊,嚷嚷着要戒指。”

    “我问了问,你说就像是这样的,这是跟打铁匠学的,做的不好,等下次回了京城,我再给你做一个。”

    不需要啊傻瓜。

    方朵朵摇了摇头,看他那紧张的模样,猛地向前,扑到了他的怀里。

    她勾住他的脖子,在他泛红的耳朵上面,轻轻咬了一口,“做的很好,我很喜欢,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容玄笑了,顺手抱住她的腰身,微微侧过脸来。

    微凉的唇瓣,落在她温热的、飞着方向的肌肤上,他说,“喜欢就好,嫁给我吗?”

    方朵朵重重的点头。

    这一晚两个人抱了很久,只是纯粹的抱着,幸福似乎都快溢出胸膛。、

    次日方朵朵醒来的时候,意外的看到,容玄还在身边躺着。

    他闭着眼睛,呼吸平缓。

    方朵朵微微吃惊,两个人在一起后,每天早上,几乎都是他率先醒过来,然后各种鞍前马后的伺候着她。

    这倒算得上是新鲜的事。

    她托腮看着容玄,伸出手来,调皮的刮了刮他的脸颊。

    容玄皱了皱眉,没醒。

    视线落在她的手上,戴着的正是容玄亲手制作的戒指,她抿了抿唇,眉眼温柔。

    趴在容玄胸膛上,本来想小小的歇息片刻。

    没想到这人胸膛微凉,倒是有点消暑的意味,她果断睡着了。

    等再次醒来,出门就看到关悦正在帮忙剪纸。

    方朵朵走过去挑眉,“他跟你说了那件事没?”

    “说了。”关悦手上的动作没停,点了点头,“我同意了。”

    “同意的好,同意才是正确的选择,同意才会有远大的前程!”方朵朵心情好,兴致高,一不留神话有点多。

    关悦嗤了声,“以前我觉得你们两个人不配,今天之后,改观了,你们两个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诶???

    方朵朵疑惑的靠近她,“这可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你是不是假的关悦啊?”

    “……”关悦气急,翻白眼道,“你们两个人,在惹别人生气的本事上,一个比一个炉火纯青。”

    今天容玄找她说要收服他们山匪,为他所用的事情,关悦因为他,不仅丢了面子,丢了山寨,还差点丢了小命。

    逮住了这个机会,忍不住就想要拿乔他。

    她记得自己发问容玄,“如果我不答应呢?”

    本以为容玄会跟她讲讲条件,她趁机就能够为自己和山寨的兄弟争取争取。

    哪想容玄淡笑着道,“那就得辛苦我,送你们去死了。”

    “……”

    还真是霸道强硬的,让人无话可说。

    谈判的结果,是以单方面被碾压结束的。

    关悦终于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惹上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越漂亮的人,越是危险。

    很好,方朵朵和容玄,给她上了两节生动的课。

    从记忆中收回思绪,关悦继续专注手上的剪纸,方朵朵看了半晌,问道,“你弄这个干什么?”

    关悦惊,“明天容玄要迎娶你,你难道不知道?”

    方朵朵整个人都放空了。

    什么?

    迎娶她?

    还是在明天?

    为什么她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方朵朵觉得,得找容玄说一说这些事。

    偶尔给她准备一两个惊喜就够了,这时不时的一天惊喜个好几次,心脏受不住。

    绕着整个县府找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容玄,有女婢送来绿豆冰粥,她气鼓鼓的接过。

    喝到一半,容玄拎着两件喜服进来。

    “朵朵,来试试合身不!”他站在门口,逆着光,笑意盈盈的对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