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63章 花样虐狗

苹果彩票快乐飞艇开奖直播

    一路往山下走,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方朵朵的心不由自主的揪了起来。

    在她看来,这群山匪完全不讲道理的,刚才他们也说了,还从来没有人能够活着走出去。

    眼下的状况,无异于狠狠打脸。

    他们应该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越是往前再多走一步,危险似乎就越是悄悄来临。

    方朵朵后背都拉直了,许多人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她身上掠过,嘲讽、鄙夷、还有说不清的暧昧和下作。

    “容玄……”

    她想问问还有多久,还想问问他是不是还有别的后招。

    只是开了口,容玄目光照过来的时候,一时无言,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他坚定的眸子,让她的那点担心,显得十分微不足道。

    “走吧。”她抿了抿唇,步子更加快了几分。

    那个女人被挟持着,除了最初那会的不甘心和震惊,眼下的神色,变得十分的淡定从容。

    她笑着跟容玄打商量,“你刚才给我吃的,真的是是毒药吗?”

    容玄没回话。

    女人不以为意,丝毫没有气馁的样子,又道,“你逃出去做什么呢?在我们的寨子不是很好吗?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做四当家。”

    容玄还是没回话。

    女人有点不耐烦,皱了皱眉道,“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我实话跟你说了吧,你以为这样挟持着我,就可以安然出去吗?”

    方朵朵比容玄在意这个答案,转过头来,定定的看着她。

    那女人勾了勾唇笑,“就算是你们安然出去了又怎么样?我看上的男人,还是会再一次把你抓回来。”

    “那你尽管试试。”容玄面色变了变,转而不再理会她,而是看向方朵朵,“累了吗?”

    方朵朵摇摇头。

    不出片刻,很快三个人就到了寨子的入口处,在他们身后,跟着一条长长的大尾巴。

    容玄表情淡淡的,“送辆马车下来,我们要下山。”

    “快快快!”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皱着眉叫道,“给他一辆车!”

    山寨不愧是发展了这么长时间的,物质基础十分丰厚,不多时就见一辆比较豪华的马车由远及近。

    容玄打开看了眼,让方朵朵先上车,之后他把那女人也绑了,丢到了车上。

    同时把匕首给了方朵朵,“看好她。”

    容玄驾车,准备离去,几个当家的不干了。

    他们挡在车子跟前,叫叫嚷嚷着,“喂!你们要走,把我们的人留下!”

    “留下?”容玄薄唇动了动,满脸的嘲讽,“人留下了,你们人多势众,把我们重新抓回来,最后逼迫我拿出解药,到时候我岂不是功亏一篑?”

    “……”心思被拆穿,寨子里的当家,面色有点黑。

    容玄不疾不徐,盯着他们。

    半晌后,两个当家的挥了挥手,原本挡在他们马车前的人,自觉地把道路让开。

    “那你什么时候把人还回来?”仍旧有点不甘心。

    “等我们足够安全的时候。”容玄不过多解释,说完之后,驱动了马车。

    方朵朵和那个女人,在车厢里面面相觑,彼此打量。

    目光都不是很友善,相比较起来,那个女人的更加凌厉,像是要把方朵朵剥光了吃掉一样。

    就在这时,她忽然冷嗤了声,“你叫什么?”

    方朵朵皱眉,没有回话。

    她觉得这个女人,不怀好意。

    方朵朵不回答,并没有打击到对方的积极性。

    她懒懒的靠在马车车壁上,扫了她一眼,勾唇笑道,“我看上了你男人。所以,你退出吧。”

    这话说的人生气。

    方朵朵想翻白眼,什么叫你看上我的男人,我就得退出,你脸很大哦?

    “你和他根本就不配,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和他一起建功立业的女人,而不是像你这样的,整天依附在他身上的。就比如说是像现在,你虽然拿着匕首,但实际上我却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我知道,你对我无法造成实际的伤害。”

    “……”方朵朵低头看了眼匕首,笑了笑,“你是不是脑袋有病?”

    那女人听完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畅快的哈哈大笑。

    “原来你不是哑巴啊!”

    方朵朵保持优雅的微笑,举起了匕首,“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女人耸了耸肩,“我叫关悦,我看上了你男人,而且我决定勾引他。”

    “你是不是看我很好欺负?”方朵朵挑眉,问道。

    关悦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以为我表现的很明显了。”

    她双手背在身后,上车的时候,容玄在她手腕上轻轻掰了下,方朵朵听见骨骼折断的声音,知道她现在没办法拿她怎么样。

    忽然,方朵朵动了动手,一个匕首照着关悦的胸口扎去。

    关悦本能的要闪开。

    身子微微倾斜,狼狈的往旁边躲开,脑袋却不小心的碰到了窗户上面。

    铿的一声响,声音不大,但两个人都听的真切。

    方朵朵挑着眉嘿嘿笑了笑,将匕首慢条斯理的抽出来。

    对面的关悦,脸色已经变得相当不好看。

    方朵朵是故意的!

    “不是说你不害怕吗?”见关悦脸菜的跟什么似的,方朵朵得逞的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不会闪呢!”

    “你!”

    “怎么?”方朵朵挑眉,“之前吹牛装逼的时候,你可是很厉害的。现在恼羞成怒了?”

    关悦咬咬牙,恶狠狠地磨牙骂了句,“无聊。”

    “我无不无聊,依附不依附容玄,只要他不开口,都轮不到别人说什么。”方朵朵道,“我男人就喜欢我这样的。你这样的确很厉害,舞刀弄枪的,可惜啊,太女汉子了,不会有人喜欢的。”

    顿了顿之后,方朵朵又会心一击,“别人我不知道,可我跟了我男人六七年,对于他的喜好,我可是很清楚的。”

    “你要是想跟我抢男人,想让我退出,先去换一张脸再来吧。”

    说完之后,她拿着匕首,挪到车门处,轻轻敲了敲。

    外面传来容玄低沉的声音,“怎么了?”

    “容玄,她骂我。”方朵朵贼兮兮的告状。

    “我没有!”关悦没料到,她居然来这么一手,气的脱口而出道。

    马车外面的男人顿了顿,过了会丢进来一团东西。

    不等关悦定睛看去,就听见男人的声音传了进来,“用这个把她的嘴巴堵上,然后你再骂她,她不敢还口。”

    方朵朵笑呵呵的夸了句,“还是相公想的周到。”

    关悦看着越来越近的女人,皱眉,拒绝道,“你别再靠近我!”

    她的威胁没有一点点的力道,方朵朵该干嘛干嘛,反正现在关悦是砧板上的鱼肉,任她宰割。

    把关悦的嘴巴堵上之后,方朵朵没骂关悦,而是靠近车门,继续跟容玄唠嗑。

    “容玄,我不高兴。”

    “怎么?”容玄道。

    “她刚才说,我配不上你,说你喜欢的是像她那样,能够和你并肩作战的女人,不是像我这样的,只会给你拖后腿的女人。”方朵朵越是往下说,语气便越是变得哀婉。

    那模样、那口吻、分明就像是伤心欲绝失望无比的样子。

    后面的关悦,虽然说是被堵住了嘴巴,可是耳朵还灵验呢。

    听到方朵朵,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告状,简直气的心肺俱裂。

    容玄一听,就知道方朵朵打的是什么主意,嗯了一声后,说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找女人能够抱着睡觉就行,床上舒服,下了床就是男人的事情了。并肩作战的,只能当兄弟战友,不能当女人。”

    一席话听得方朵朵眉开眼笑。

    她看向关悦,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打开了车门,“容玄我跟你坐一起。不想跟她坐着。”

    “过来。”

    车门关上,关悦看到容玄将方朵朵温柔的揽在怀里。

    气死了。

    关悦长得不丑,属于那种英气十足的美,她在很小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是山大王,她的两个哥哥后来继承了父母的衣钵。

    她从小就和山匪相处,见到的都是山匪,行事方式自然也和山匪没有什么茶杯。

    甚至,她不觉得当山匪有什么不好的。

    他们寨里里,少说也有三百多户人口,大部分的男人隔段时间,都会下山去抢一波。

    寨子里也有规定,只抢不杀。

    可不知道为什么,即便这样,还是会遭受到朝廷的重创。

    好在她的二哥,寨子里的二当家,是个布阵的奇才,他们的寨子经历过几次大风大浪,仍然屹立不倒。

    这回下山之前,其实他们已经有小半年都没有下山了。

    寨子里的人每回都会抢一些女人回来,抢男人的也有,不过是回来当奴的。

    关悦这是第一次带男人回来。

    谁叫这个男人长得好看。

    没想到,好看的男人有毒。不仅她没有抱得美男归,现在居然还被美男给擒住了。

    甚至还要听他们两个人的腻腻歪歪。

    关悦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心想赶紧有人来就她离开才是啊。

    车子行了大半天,容玄说了一路的甜言蜜语,哄得方朵朵一个劲好哥哥的叫。

    实在没把关悦给恶心死。

    好不容易车子停下来,关悦被带下车。

    抬头一看,不是别的地方,居然是县衙。

    关悦心头一惊,这个名叫容玄的男人,难道还和朝廷有关?

    该不会是派来剿灭他们的吧?

    关悦胡思乱想,很快就被推到了县衙后院,当她看见县府对着容玄点头哈腰时,她知道,这回是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