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60 不要轻举妄动

广西快3网上投注

    当晚折腾到大半夜,要不是方朵朵睡了,难逃容玄魔爪。

    次日醒来后,两个人便告辞出发。

    方朵朵还是跨坐在容玄身前,浑身的难受。

    她猜的一点都没错,昨晚被容玄修理过之后,再次坐在这颠簸的马背上,滋味那叫一个酸爽。

    方朵朵觉得,她迟早有一天会死在容玄手里。

    走了一路,吐槽了一路,容玄好言好语的哄她一路。

    心里头的那点不高兴,似乎烟消云散了。

    出发前,老太太给他们指了条路,差不多到了正午,两个人注意到,脚下的马路越来越宽。

    应该是就要进城了。

    这座城叫荞镇,古城四面都是山,中间平凹,因此衍生出来一座城。

    俗话说靠山吃山,荞镇周边的山,养活了这座古城。

    除了可以在山上耕种,还有一座山上,几乎盛产药材。

    好巧不巧,就是之前他们遇到老太太的那座山。

    另外几座山,也各有用途。

    说的最夸张的,就是荞镇西头的那座山,最高的那座人称登天峰。

    传言登天峰上曾经有人羽化升仙,因此,后来登山峰上建立了一个门派。

    这个门派说来有点玄乎。

    之前梁安帝,就曾经派过来不少的能人异士,想要寻求到这座门派。

    因为听说门派有一种药,只要吃下就能够长生不老。

    结果每每都是搜寻无果。

    以至于这个登天峰上的门派,到底是否真的存在,则成了一个谜团。

    方朵朵看着客栈小二唾沫星子横飞的模样,默默地把茶壶给丢到了一旁。

    想着,等下一定要让小二,重新换一壶新的过来。

    “对了!两位客官,你们听我说了这么久,还没有说你们来这里到底是要干嘛的?”小二拿着容玄给的银子,心里头乐呵极了,话不由自主的就多了起来。

    如果能够多说几句,讨的这两位欢心的话,说不定又能收到好多钱。

    “不干什么,来玩。”容玄说着,示意小二出去。

    小二懂得察言观色,连连后退,在快要退出去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件事,十分严肃的说道,“对了,两位客观,有件事一定要告诉你们,太阳下山之后,就不要出门了,况且,咱们客栈太阳一下山,就打样了!”

    还有这样奇怪的客栈?

    听到这里,方朵朵转过头,却见小二已经毕恭毕敬的关好了门窗。

    “喂!你有没有觉得,这家客栈很可疑?”方朵朵转过头看向容玄,闷闷的出声。

    容玄应了一声,“今天赶路累了,早点休息,等明天再去找当地官府。”

    他们今天到了之后,第一时间去找官府。

    当地县令不在,要等两日才回来。

    容玄二人便决定,既然来了,就好好的逛一逛,顺便打听打听一些事情。

    吃完了饭,方朵朵喝着茶,看容玄写信。

    这些信自然不是写给她的,而是写给远在京城的萧景淳的。

    内容则是汇报有关于荞镇附近山上,山匪为患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不在萧景淳布置下来的任务里,办起来有点棘手。

    毕竟现在的容玄,没有皇家身份来罩着。

    办什么事情,都十分的不方便。

    关于山匪作乱多年,他必须得提前通报一声,不通报直接办了,更让萧景淳心里不痛快。

    虽然容玄知道,这回萧景淳是想借了他的手,把这件事情处理干净。

    等写完了信,眼看着马上就要太阳下山。

    方朵朵大嗓门把小二叫上来,又给了一份赏银,吩咐他把这封信送出去。

    拿钱好办事,小二很快离开。

    两个人获得暂时的悠闲。

    夜幕来临,晚上又少不了要折腾她一顿,毕竟容玄说了,“要在住过的每个地方,都留下我们**的痕迹。”

    “……”

    方朵朵虽然臊得慌,当容玄附身下来的时候,控制不住的就打开了腿。

    有时候暗暗骂自己不要脸。

    有什么办法?

    爱上容玄之后,再也吃不下别人的**汤。

    在一起的日子腻歪的让她觉得不真实。

    接下来第二天,因着是夏日,睡意比较少,曙光刚刚露出,方朵朵就起身。

    把容玄叫醒后,两个人洗漱完毕,上街到处转悠。

    荞镇不少人已经醒来了,有卖早餐的,有卖蔬菜的,还有吆喝着卖水果的。

    应有尽有,热闹程度十分不一般。

    方朵朵和容玄找了一家地方吃饭。

    这地方不比客栈,只是搭起了一个棚子,桌子都歪歪斜斜的,看起来像是上了年岁。

    两个人要了一份馄饨。

    方朵朵说是不饿,不怎么想吃,容玄只能喂她。

    “来。”好不容易吹冷了一个馄饨,方朵朵却竖着耳朵听别桌的八卦。

    容玄把她抓到身边,按着肩膀,往她嘴里塞。

    “唔!”

    她不情不愿的唔了声,然后眯起眼睛咀嚼了会,“嗯?还不错?”

    容玄没理会她,低头继续吹冷第二个馄饨。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喊了句,“山匪来了!”

    但见上一秒还到处都是一派祥和,充满生活气息的场景,在听完这句话之后,一切都变了。

    吃饭的不吃了,丢下碗筷头也不回的跑走。

    卖东西的不卖了,慌慌张张的收拾着小摊子。

    至于那些在街上闲逛的人,这个时候更是跑的飞快,一溜烟就不见了。

    尘土飞扬,到处都是喧闹声。

    平和早已不见。

    方朵朵的手,被容玄紧紧的握在掌中,他们跟着跑。

    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不要轻举妄动。

    好在早饭摊距离客栈并不远,容玄人高腿长,堪堪拉着方朵朵进到客栈,小二就招呼几个壮汉,一起把客栈的门给堵上。

    客栈里,多的是和他们一样,急匆匆跑回来的。

    当大门被关上,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方朵朵腿都是抖的,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情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山匪居然这么可怕?

    方朵朵被容玄抱在怀里,刚才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渐渐平缓下来。

    只是才刚安静不过五分钟。

    客栈的大门外,响起一阵阵马蹄声,马蹄声由远及近,就在客栈门前定住。

    “开门!”外头的人喊着!

    “不开的话,你们知道后果!”

    话音刚落, 十几个男人桀桀怪笑着。

    方朵朵心头除了有种说不出的恶心,还有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总觉得怎么这回的山匪,好像是奔着她和容玄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