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58章 真想一辈子都这样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g123.net

    方朵朵急赤白脸的,容玄乐的把她抱在怀里,低沉的笑声,反而让她更加害羞。

    脸颊滚烫烫的,像是要烧起来一样。

    她羞的动了动身子,容玄的声音从上面传过来,“不许乱动。”

    好吧。

    谁让她力气没有人家大呢?

    瘪瘪嘴,等再次安静下来,眼皮开始打架,没多大会,她就睡着了。

    容玄却依旧睁着眼睛。

    漆黑的夜色里,他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样,偏生那双眼睛漆黑明亮。

    几乎能够点亮整个夜色。

    这一趟果然不容易。

    才刚刚起步,就遇到了山匪。

    看来萧景淳,对他并不怎么放心啊。

    大概在那个位置上的人都这样,不由自主的就会想到要抱住眼下的位置。

    容玄不知道这一路上会遇到什么事情,萧景淳自然知道。

    有山匪作祟,想必不会是一天两天,在御书房的时候,萧景淳只言片语都没有说。

    不给他任何的兵力,凭借他一个人,怎么剿匪?

    还不是为了试探一下,他手里到底还有没有握着其他的兵?

    容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神色几经变化,飞快的又恢复常态。

    他转了个身,将方朵朵抱在怀中。

    夜深了,外头的蝉鸣蛙叫声更加清晰,容玄的手臂无比有力。

    这一次,无论如何,不管世界如何变化,仍旧由他来背负全世界,护她一世周全。

    ……

    方朵朵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在下雨。

    她嗷的叫了声,光着脚丫子就要往下跑。

    容许伸出一只胳膊,把她拦住,“别动。”

    “干嘛?”昨晚上他欺负她,她可没忘记。

    方朵朵小心眼的瞪着容玄,然后看见,原本还躺着好好的他,忽然起身,半蹲下给她穿好鞋子。

    “现在可以下床了。”容玄看着她的眼睛,漆黑黑一片。

    明明很平静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颊一热,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方朵朵轻咳声,“好了。”

    她跳下床,蹦蹦哒哒的来到窗户前。

    雨点连成线,哗哗的往下浇灌,方朵朵抬头看过去,天空阴沉无比,仿佛塌了似的。

    “好大的雨啊!”

    “夏天就是这样。”容玄不知什么时候到的跟前,扶着她的肩膀说道,“看来雨不停的话,今天走不了了?”

    “走?”方朵朵挑眉,“我可没打算走。”

    她这话一出,容玄就猜到是什么意思。

    山匪的事情,她不碰到还好,既然碰到了,断然没有不管的道理。

    容玄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的女人被保护的太好了,以至于根本不知道这件事里面会有多少弯弯曲曲,会有多少的阴谋和算计。

    他管的话,是一堆麻烦,不管的话,同样还是一堆麻烦。

    方朵朵说完话之后,见容玄不吭声,心下转了转,大概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了。

    狠狠的咬牙切齿哼了声,“哼!”

    “……”容玄拉住她的手道,“别闹。”

    “要走你走!”方朵朵又道,“你要是舍得我的话。”

    说的这叫什么混账话。

    容玄无奈的凑过来,在她耳边说了句话,方朵朵一脸不肯相信的样子,再次问道,“真的?”

    “君子一言。”

    “好。”

    两个人说完话,正准备洗把脸,然后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顺便把山匪这件事,再跟这家人打听打听。

    结果转头的时候,看到茫茫大雨之中,似乎有两道人影朝着房子这边走过来。

    方朵朵顿时脸色都变了。

    雨势磅礴,根本看不真切到底是谁,可昨晚听到了她们说山匪的事情,方朵朵现在本能的想到了是山匪。

    她下意识的抓住了容玄的手腕,皱眉说道,“怎么办?”

    之前她在打量的时候,容玄也在打量,相比较方朵朵,容玄更淡定从容。

    他半眯起眼睛,朝着那边又看了会,皱眉,“朵朵,你在这里等我,我过去看看。”

    容玄看出来,对方来的应该不是山匪。

    山匪不可能只有两个人,而且前进的速度这么慢。

    他提步就要朝着外面走过去,谁能够想到,方朵朵居然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胳膊,“容玄!外面危险!”

    从来没有想到,方朵朵有这么大的劲,容玄都被她抓的一愣一愣的。

    停顿了片刻后,他转过身,把她的小脸掰过来,正对着外面,“是她们。不是山匪。”

    距离越来越近,方朵朵看清了来人,果真是老太太。

    “你…你快去!”

    容玄应了一声,快速的走了出去。

    大雨浇灌下来,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容玄胡乱的抹了把脸,将上面的水渍全部都挥掉。

    加快速度走到那两个人的跟前,二话不说的把老太太给背了起来,“快进屋!”

    方朵朵早就侯在门口,看她们回来,立刻把三个人迎了进来。

    容玄背着老太太放到椅子上,却见老太太嘴角发青,俨然就是中毒的症状。

    而和老太太一起回来的妇人,呜呜的哭个不停。

    脸上分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容玄看了眼,沉声说道,“现在不是你哭泣的时候,阿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让蛇给咬了吗?”

    那妇人原本还在哭哭啼啼,听到这里,哭声戛然而止。

    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容玄,愣愣的点头,“是……”

    “在哪里?”

    妇人就算再愚笨,也知道老太太今天可能是遇上了好人,恐怕要得救了。

    她连忙指了指老太太小腿上的地方,说道,“就!就是这里!”

    容玄蹲下身,将小腿拉到跟前,皱眉看了会,说道,“有小刀吗?”

    “有的!”

    那妇人立刻去拿,容玄则让方朵朵把蜡烛拿过来。

    等一切准备就绪,他拿过匕首,在被咬的地方,画了个十字,昏厥不醒的老太太皱了皱眉。

    容玄没有松手,反复将里面的毒液挤出来。

    空气都凝滞了一样,方朵朵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就连小房子里的另外两个妇人,甚至三岁的小孩,都屏住了呼吸,似乎知道这是一件生死大事一样。

    容玄下手利落,从来没有迟疑过。

    差不多半个时辰后,他终于停下来,从衣服下摆撕下布条,麻利的包扎好。

    “好了。”容玄说,“等下雨停了之后,我去山上找点药材。到时候配合着吃,恢复的会快一点。”、

    老太太虽然没有醒过来,不过妇人们都不是傻子。

    看得出来老太太嘴上的青紫,渐渐退下去了一大半,知道毒素应该差不多是没了。

    “谢谢公子!”

    其中一个妇人带头,主动的给容玄跪下来。

    另外一个忙不迭的跟着,二人连跪带磕头,哽咽的说道,“婆婆如果没了,我们这个家可如何是好啊!山匪作乱,或者简直太难了。”

    方朵朵和容玄沉默,谁也没有说话。

    半晌后,容玄把她们二人搀扶起来,“你们先起来,有关于山匪的事情,我还想了解一些。”

    两个妇人微微讶异,但见方朵朵和容玄,都是气度不凡的人,便听从要求,又说了些。

    方朵朵把老太太搀扶到床上,之后搬了小板凳,坐在容玄身边。

    外面的雨声哗啦啦的,房子里女人的声音苦痛夹杂着无奈。

    谁的心头都沉甸甸的。

    下了一上午的暴雨,午饭过后就停歇了。

    容玄说要上山采药,方朵朵不肯放他一个人去,非要跟过去。

    刚下过雨,山体松软,比较危险,看她态度坚决,容玄想到,她不在身边,万一遇到山匪什么的,他会后悔死。

    两个人手拉手的上山。

    方朵朵对容玄有很多好奇,追着他问,他怎么知道要采什么药。

    容玄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你当我跟着鬼医三年都是白混的?”

    说来也是。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这回运气好,容玄很快的找到了需要的药材。

    采了几株后,两个人开始返回。

    方朵朵挣扎了几回,还是没忍住,问起来容玄准备怎么解决山匪。

    知道一天不交代清楚,她就会缠着问个不停,指不定还会闹出来矛盾。

    容玄就把山匪和萧景淳,心里的那些小九九都说给了她听。

    之后方朵朵脸色阴沉了一路。

    快到家的时候,她扯了扯容玄的胳膊,“权力让人变得可怕。”

    容玄看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笑着道,“乖,有我护着你。”

    心柔软下来。

    方朵朵抿了抿唇,看了他一会,忽然踮起脚尖,在他嘴上亲了口,又迅速的拉开距离。

    她颠颠的跑回了家。

    给老太太用了药之后,老太太明显已经恢复了不少。

    下过雨的山里,空气清新,方朵朵和容玄吃过晚饭后,在院子里面纳凉。

    对面就是巍巍山峰,澄净的天空,像是在山泉里面洗过一样。

    美不胜收。

    方朵朵坐在一块石头上,伸手托着腮,容玄搬了另一块石头过来,将她的脑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之上,“朵朵。”

    “嗯?”

    她懒懒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容玄笑了笑,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方朵朵直起身,看向容玄,直看的他不得不转过身,挑挑眉,每一个表情都十分迷人。

    方朵朵笑,“真想一辈子都和你这样过。”

    “这很简单。”容许道。

    “那等这些事情都处理完了,我们就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好吗?”方朵朵问。

    “好。”

    月亮升起来,星星藏在云层中,他们眼中只有彼此,心里憧憬的是美好的生活。

    只是这美好的生活,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来。

    他们两个默契的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