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57章 没心没肺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g123.net

    听到惊喜,方朵朵两只眼睛都亮了。

    巴巴的缠着容玄,非要把他的话套出来,想看看是什么惊喜。

    容玄故意逗她,存了心思不说,气的方朵朵咬牙切齿的吹胡子瞪眼睛。

    “混蛋!”

    她翻白眼,恶狠狠地骂他。

    饶是如此凶残的模样,口吻却带着独属于小女人的娇嗔,听得容玄心里头一阵阵的发痒。

    她就靠在他的身前,小小的身子,又瘦又软。

    晚风吹来,混合着夏日的燥热,还有她身上的芳香。

    一并钻到他的鼻腔里。

    容玄的眸色沉了沉,就连呼吸都慢下来一个节拍。

    抱着方朵朵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收紧了几分,生怕她跑掉了一样。

    因着一下午的颠簸,方朵朵嚷嚷着屁股疼,现在他闲闲的打马行进,整个人懒懒的。

    方朵朵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他,嘴上念念有词。

    竖起耳朵去听,小女人柔柔的声线,哼着不知名的歌曲。

    容玄轻笑一声,用胸腔故意捣乱的顶了她一下,立刻收获小女人的一记大白眼,“做什么?”

    “唱什么歌呢?”他问。

    “要你管啊!”方朵朵没好气的脱口而出,转念一想,眼睛一转,又靠在他怀里,偏头朝他抛媚眼,“你想不想知道?”

    “……”见她那狡黠的目光,就没安好心。

    容玄思量了下,老实的说,“不想。”

    “……”方朵朵气的两条腿拍在马腿上,“不许不想,你快说你想!不然我不理你!”

    “还可以这样?”容玄像是被狠狠震惊了一样,满脸无奈的道。

    方朵朵把下巴一扬,“就是有这种操作!”

    “……”成吧。

    被逼良为娼,容玄没有办法,轻咳了声,像模像样的道,“想知道。”

    “想知道求我啊!”方朵朵得寸进尺。

    夕阳西下,霞光万丈,她侧过来脸的时候,柔和的光线落在她的半张脸上。

    身后披着金光,她美的让他呼吸一窒,脱口而出的道,“嗯。求你。”

    “求我我就告诉你呀!”方朵朵没有察觉到,他安静眸子里的滚滚深情,得逞的欺负着他,摇头晃脑的哼哼,“嘻嘻嘻!不服气你打我啊!”

    “服气。”容玄勾了勾唇,又接着道,“不舍得打,永远不打。”

    “……”

    方朵朵本来就是闲得无聊,想要跟他开个玩笑。

    没想到容玄当真一本正经的回答,她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低着头,静静的看着她。

    那双眸子像是剔透的琉璃,方朵朵心思微动,脸颊又红了,僵硬着身子转过身。

    容玄不动声色,视线落在她白皙纤长的脖子上。

    可爱的她。

    两个人又行进了一段路程,还是没有碰见驿站之类的地方,天色越来越暗了,方朵朵有点焦急。

    要是放在以前,大晚上的在外面住一晚,没什么,反正有容玄在身边。

    可是夏天这会,她是真心不乐意。

    别的不说,光是蚊子就能把她咬死。

    偏偏她还属于蚊子最喜爱的那种人。

    “得尽快找到个住的地方啊!”方朵朵扯了扯容玄的衣袖,“不然晚上没办法过了。”

    容许那自然清楚,点了点头,弯身在她脖子上亲了口,“不要慌,我来安排。”

    这回萧景淳给他下派的任务不算轻松。

    说是南海不太平,让他赶往南海,正好有了太皇太后的意思,也是把他往外边赶。

    容玄和方朵朵不在京城,他们才好接着处理席煜的事情。

    可当他跟着萧景淳进了御书房,萧景淳把前进路线告诉他,他才发现,自己又被坑了。

    说起来萧景淳的皇帝,当得十分轻松。

    外有萧景蓝给他驻守边疆,出生入死,内有容玄给他处理政务,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容玄这么嘲讽萧景淳的时候,萧景淳一脸坦然。

    “本来皇帝这个位置我也不想做,要不七哥你来做?”

    “……还是算了。”容玄任劳任怨的听从吩咐,知道这一趟出来,没有半年回不去。

    他这边还在出神,却听得耳边忽然传来方朵朵一声响天震地的“哎呀!”

    容玄吓得魂都没了,无比紧张的把她给牢牢抱住,急切的问道,“怎么了?”

    方朵朵瘪瘪嘴,看起来委屈极了。

    她这副模样,容玄更加着急,可还是下意识的放下声音,“出什么事了?告诉我。”

    “安安……”她说,“我把安安给忘了,我们出来了,安安怎么办啊?”

    “……”

    容玄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他们都从京城出来这么久了,方朵朵才想到安安。

    要是让安安知道了,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摊上这么一个不长心的娘亲,每天都要被她万箭穿心几百次。

    容玄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发,“没事,安安在宫里,跟着老九的孩子一起玩。”

    “真的吗?”方朵朵还是有点内疚的,眼眶红红的看着他。

    容玄最受不了她这副小媳妇的模样,深吸口气,在她眼睛上亲了口,郑重其事,“真的。”

    方朵朵松了口气。

    然后嘻嘻一笑,瞬间变了脸,“那我们赶快走吧,我饿了,好想找个地方躺下来哦。”

    “……”

    要论没心没肺,你赢了。

    容玄被她一个劲儿的催着,没辙了,抱紧了她,抓起马缰,长腿夹在马肚上,轻轻一拍,但见上一秒钟还在慢腾腾行进的马儿,立刻风驰电掣,迎着风奔跑起来。

    散了热气的凉风吹着。

    方朵朵的长发随风飘扬。

    她抿了抿唇,看着夹在身上的手臂,眉眼温柔,几乎溢出水来。

    天空中刚刚挂上了几点星星,还真让容玄找到一个住的地方。

    虽然不是期待的驿站,而是一家民宿,但不管怎么说,不用在外面被蚊子咬一夜,方朵朵的内心是欢呼雀跃的。

    下了马,方朵朵等容玄把马儿拴好,被他拉着,上前敲门。

    这家的房屋是土屋,屋顶盖着一层厚厚的干草,旁边的窗户用纸张糊的严严实实,眼前的房门,也略显颓败。

    有的住她不挑。

    容玄敲了两下,迟迟没有人来开门。

    方朵朵好奇,踮起脚尖朝着门里面看了眼,分明还有蜡烛燃烧着的,怎么就是不开门呢?

    “会不会是没听到啊?”方朵朵抓着容玄的手臂,小声的猜测。

    容玄没有说话,面上的神色很冷。

    他再次在门上敲了敲门。

    和之前几次,还是没有人开门。

    “不如我们走吧!”方朵朵有些舍不得,可看对方就是死扛着不开门,她难免也有点生气。

    不住就不住!

    “等下。”容玄的视线,笔直的落在她的脸上,“不住外面,有蚊子。”

    “……”

    她还在出神之际,容玄转过头,对着房间里开口道。

    “请问有人在吗?我们是路过这里,想要借宿的。”

    他声音好听,吐字清晰,幽幽夜幕在身后,方朵朵看过去。

    真好看啊。

    不管是以前的他,还是现在的他,都是真的很好看啊。

    就在这时,不曾多想,一直紧闭着的房门,却忽然从里面打开。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们一下,“请进吧!”

    方朵朵和容玄,交换了视线,跟在身后,进了房间。

    等房门关上,他们这才稍微打量起眼下的房子。

    一根细小的蜡烛,发出微弱的暖光,房子不大,家徒四壁,正对着他们的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正摆放着碗筷,看起来似乎是在吃饭。

    “先过来吃饭吧!”开口的还是之前的老太太,她给他们一人分了个窝窝头,又给盛了一份稀饭。

    方朵朵低头看。

    稀饭真的很稀,几乎看不见米粒,只有清水。

    她抿了抿唇。

    这家除了老太太,还有两个中年女人,每个女人怀里都抱着个孩子,除此之外,还有个三岁左右的孩子。

    没有男人。

    容玄不动声色的打量过后,简单的把他们的来处和去处稍微说了下,谁知道说完后,一家子都变了脸色。

    再迟钝的人,都察觉出来不对劲。

    方朵朵出声询问,没有人回应,可她们身体抖的厉害,一看就不像是没事的人。

    还是容玄有耐心,有手段,三言两语之后,只见那两个中年女人竟然哭了起来。

    细问才知道,原来这一片山贼闹得特别凶。

    她们家原本也是有壮汉的,可现在壮汉全部被山贼给抓走了,不仅如此,还连他们十几岁的孩子都抓走了。

    于是家里面这才只剩下一群妇孺。

    山贼每次前来,都会把她们凌辱一番,山贼势力大,她们逃不出去。

    之前就是把他们误认为坏人,所以久久没有开门,因为听到了方朵朵的声音,这才渐渐放下防备。

    方朵朵气的身子都在发抖。

    万万没有想到,山贼居然这么可恶!

    她正打算扭头看向容玄,意外的发现,容玄正冲着她摇头。

    方朵朵一怔,想到容玄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便没有多说。

    胡乱吃了点饭,安抚了这家人,在老太太的安排下,方朵朵和容玄,住在了偏房。

    偏房里的灯光,小的跟绿豆一样,没有水洗澡,容玄打过来一点水,给她洗了洗脚,方朵朵便滚到了床上。

    等容玄躺下后,她窸窸窣窣的趴在他身上,问,“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啊?”

    “明天再说。困了,睡吧。”容玄兴致不怎么高,似乎不想多说。

    方朵朵觉得心头闷闷的,哼了一声,完全猜不透容玄在想什么。

    她气的转过身,背对着他睡。

    容玄无视她的小情绪,过了会,手就摸过来,专门照着她扛不住的地方摸。

    没多大会,方朵朵就被他闹得脸红,他的手还要往下,她急急抓住,“你…不许再来了!”

    又不是在家里,这个男人一天不折腾她就过不去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