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54章 为她疯狂入魔又如何

高频彩网上投注

    她原本觉得,席煜算得上是个光明磊落的男人。

    至少在对待她的事情上,会多多少少征求她的意见,

    结果她所信任的下场就是,他居然不吭不声的就请了一道赐婚的旨意。

    赐婚人是太皇太后。

    现如今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了。

    方朵朵本来就不是个任人拿捏的性子,别看平常好说话,心里头可有主意。

    被摆了这么一道,还是被席煜给摆的,她又不是木头,没啥情绪。

    是以,一路上饶是被抱着,她心里还是排斥席煜的。

    她想得跟他闹上一顿。

    回了席煜的府上,方朵朵被抱进房间。

    她说要洗澡,席煜自然要出去。

    等洗完了澡,方朵朵就把门窗给锁了,管他爱怎么怎么,她就是要摆出个不高兴的姿态给他看。

    谁叫他这事做的不地道!

    之后方朵朵便躺到床上开始睡觉。

    席煜去别厅洗过澡,来了就发现门窗上锁。

    他推不动,进不去,呆呆的在门外站着,一站就是一宿。

    到了第二天正午,方朵朵睡醒后,喊人进来梳妆打扮,才被婢女告知,席煜在门外站了一夜。

    她心里头起了波澜,快速收拾完毕,把席煜给拽进了房里。

    门一关,他们俩面对面坐着。

    方朵朵对着席煜,没什么好藏话的,直接说道,“你不应该那么做。你那是在逼迫我。”

    话语一出,原本还算得上是平和的气氛,顿时气温骤降了好几个度。

    席煜漆黑的眸子,竟然更加幽深。

    此时此刻,就像是暗无边际的夜色一样,浓重窒息。

    方朵朵皱眉,想要搓搓胳膊,谁让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朵朵,我不那么做,你是不是要去找容玄?”他没动,声音比石头还要冷。

    明明是疑问的句子,他说的却十分肯定。

    方朵朵没打算瞒着他,本来她就打算搬走的。

    不诚实对谁都不好,席煜需要的不是感动而是爱,可惜她给不了。

    有那么一段时间里,她以为她能试着给予他的。

    结果是试过了。

    三年空白的时光,三年最孤独最难熬的时光,三年他倾心相待的时光。

    如果可以爱上的话,早就爱上了。

    这个浅显的道理,方朵朵相信,席煜不是不懂。

    “是。”方朵朵说。

    容玄回来了,她就算要憋着脾气和他小打小闹一番,那也是属于情人之间的情趣。

    她只有对着他,才敢作天作地。

    因为萧景玄的心,就在她手上捏着。

    不管怎么作,她知道都不会弄丢他。

    他们到最后还是要在一起的。

    “朵朵,他不是萧景玄。”容玄皱眉。

    “他是。”她坚定的说,“他是萧景玄。”

    “他不是三年前的萧景玄。”席煜皱眉,声音里是克制是自持。

    听到这里,方朵朵几乎不可思议的抬眼看向席煜。

    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你早就看出来了?”方朵朵抖着声音问道。

    席煜抿了抿唇,没有回答她,而是说道,“如果他是三年前的萧景玄,为什么一回来不告诉你?他没有向你表明身份,他是不是有别的打算?他说过要给你明媒正娶吗?如果换成是以前的他,能够容忍我和你日夜待在一起吗?”

    方朵朵把席煜赶了出去。

    她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萧景玄回来就好了啊,能够重新拥有他就好了啊,去想那么多做什么?

    如果他有什么瞒着她,那就瞒着吧。

    只要他那双眼睛,眼里只有她,不就行了吗?

    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再次相遇更不容易。

    第二天一大早,方朵朵就带着安安下山了。

    除了一个包裹,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带。

    席煜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双手背在身后,唇线抿的笔直。

    席夫人安静的站在儿子身边,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最后拍了拍他的后背,“你就这么放她走了?”

    放她走?

    怎么会。

    席煜没说话,藏在袖中的手却捏的很紧。

    有很多恶劣的事情,他知道该怎么做,也知道做了会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以前没有做,是懒得去动手,毕竟他一生顺遂,还没有遇到很难以解决的事情。

    不做不代表不会。

    他从没有这么渴望得到过她。

    为了她,做点坏事又如何,为她疯狂为她入魔又如何。

    方朵朵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劝他放手。

    最初是她来招惹他的,她笑的像朵花一样,明媚的像照进他生命里的太阳。

    他把她放在了心上,又刻在心上,捧在手掌含着化着,等着她日日夜夜。

    当她已经成了他的骨血,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他还回的了头吗?

    不。

    他不想回头,哪怕回头就是岸,哪怕继续往前万丈深渊,他义无反顾。

    大不了拉着她一起下深渊。

    只要她是他的。

    席煜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小女人的身影,深吸口气,腰板挺得笔直,他回了府上。

    照例吩咐所有新婚的准备继续,包括给方朵朵绣的嫁衣,不但要按期完工,完工后还要准备新的棉被。

    另外召集两个影卫,派出去跟随方朵朵,时刻跟他汇报情况。

    做完这一切后,他靠在椅子上,看着黑压压的天花板,闭上眼睛。

    迟早走到了这一步,开始了,就坚决不再后悔。

    ……

    方朵朵并不知道席煜的心思,下山途中她还好奇,怎么没有派人追回来。

    走到半山腰,从上面看过去,已经隐约可以看到京城的轮廓。

    她兴奋的跟安安道,“安安,我们快到了!”

    “娘亲,爹爹怎么还不派人来追我们?他没有发现我们离家出走了吗?”安安撅着小嘴说道。

    早上他还在睡着,他娘亲把他抱起来就跑。

    等他醒过来,他娘亲就说是要离家出走。

    方朵朵没答他,笑着转移话题,“你不是要去京城吗?京城有很多好玩的?这回娘亲带你玩个够!”

    “诶?”安安两眼露出光芒,“好啊!娘亲最好了!”

    方朵朵继续拉着安安,高高兴兴上路,心里头想到席煜。

    估摸着他或许会想通。

    娘俩走了一上午,才到了京城,两个人都累成狗,只想吃饭休息。

    方朵朵到了天下居,吃过饭,领着儿子要了间房,先睡上一觉再说。

    等她晃悠悠睡醒后,迷迷糊糊看到床头坐着一个人。

    揉了揉眼睛,那人转过头来。

    容玄好看的眉眼映入眼帘,他将她扶起来,大手在她脸上捏了捏,“来京城怎么不去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