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49章 她何德何能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室44836.com

    方朵朵抗拒不了容玄,尤其是知道,他是萧景玄之后。

    他总是一叫她的名字,她就浑身瘫软,水一样的。

    更不要说对他进行什么反抗了。

    起初挣扎了两下,没多大会,便和容玄厮混在一起。

    容玄抱着她压着她吻着她,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身体滚烫的如同火一样,她咬着牙,不肯让自己发出声响。

    本以为容玄还会不折不挠的继续像昨天一样,谁知道,他亲够了之后,将她脱光,然后开始给她上药。

    方朵朵整个人都是懵的。

    躺在床上大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他抬起她的一只腿,她才忽然意识到什么,害羞的忙不迭的要把腿给抽回来。

    到了这会,容玄哪里肯让她得逞?

    上前一步,将她的腿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另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给她最宝贵的地方涂抹。

    丝丝凉凉的感觉,让她僵着身子不敢动。

    以前的时候,萧景玄也曾经替她上过药。

    不过,那时候是那时候,她没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现在的话……

    黑暗之中看着容玄的那张俊脸,虽然五官轮廓不是很清楚,但是那双眼睛却格外的认真。

    认真的注视着她的身体。

    明明是如此漆黑的眸子,莫名的,他的目光却像是燃烧着的火一样。

    时间过得缓慢。

    方朵朵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着他赶紧忙完。

    偏偏容玄像是猜透了她的想法一样,越发的慢条斯理,等她的双腿都有些酸乏,他才将药膏收起来,走到一旁擦了擦手,然后给她穿好贴身衣物,躺了下来。

    “朵朵。”他声音稳稳地,带着笑意。

    方朵朵没应声。

    容玄并不介意,转身过来,伸出手来,将她稳稳的抱在怀里,笑着说道,“那里好可爱。”

    轰——

    好不容易脸颊上退下去的滚烫,现在又嗖的蔓延上来。

    容玄这个色胚!

    方朵朵伸腿踹他,腿被他一并抱在怀中。

    方朵朵拿手推他,手臂被他同样的按在怀里。

    到后来没辙了,她抬起头,红着眼眶气鼓鼓的看他。

    越发妖娆的五官,在黑夜里,散发着迷惑人的妖气,娇嗔和美艳,凝聚在她的眼角眉梢。

    容玄沉醉其中,根本受不了挑拨。

    低头攫取住她的唇,努力了很久,才堪堪平复下来火热的心。

    “好了。”容玄呼吸着粗气,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小脸,“睡觉吧。今晚不做别的,我们纯粹睡觉。”

    “……”方朵朵无语。

    容玄这口吻,怎么这么欠揍。

    说的好像她很想发生一点什么似的。

    她瘪了瘪嘴巴,把他推开,翻个身被对着容玄,开始睡觉。

    看她那小模样,容玄笑了笑,贴过去身子,对她说道,“其实我今天很想伺候你,不过还是你的身体最重要。等你好了,我再卖力。”

    说着轻轻的顶了她一下。

    方朵朵气的闭紧眼睛,不再跟他接话。

    在比起来谁不要脸这一方面,她可不敢跟容玄争。

    这一晚上接下来倒是相安无事。

    方朵朵睡醒一觉后,已经是天色大亮,迷迷糊糊之际,发觉身边没有了容玄。

    起初还有点疑惑,睁开眼看了看,的确没有了他的身影。

    方朵朵坐起身,迷蒙的眸子环顾四周,门窗依旧是上锁的状态,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怎么进到房间里来的。

    睡醒之后,便再也睡不着了。

    方朵朵起来洗漱完毕,吃过早饭,被皇后娘娘叫了过去,说是有事情要说。

    到了正厅之后,发现纳兰雪施初微都在。

    她一走过去,纳兰雪就眼尖的发现她脖子上的吻痕,笑嘻嘻的冲她挤眉弄眼,“昨晚看起来很激烈?”

    激烈什么?

    方朵朵不解,见纳兰雪的视线,一直锁定在她的脖子上,这才后知后觉的摸了摸,问道,“我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吗?”

    敢情她还不知道!

    纳兰雪和施初微抿了抿唇,两个人笑嘻嘻的。

    她们的反应的确很奇怪,方朵朵十分好奇,呼唤下人把铜镜拿过来,在看到脖子上那草莓一样的吻痕时,脸又黑又僵。

    想也知道,是谁干的。

    除了容玄不会有第二个人。

    混蛋臭男人。

    应该是趁着她睡着的时候,给吸上去的。

    他和席煜之间的明争暗斗,方朵朵自然是知道的,没想到这家伙,心机居然这么深。

    就说他昨晚怎么可能那么安分,原来一开始就是奔着吻痕去的。

    简直有理想,有追求,有抱负。

    方朵朵把领子往上提了提,转过身来,看到两个人暧昧的目光,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没什么,对了,你们找我过来是做什么的?”

    纳兰雪还在嘻嘻笑着,施初微开始说正事,“太皇太后的生辰宴快到了,这段日子,算算她也应该回宫了,因此我们明天就启程回宫,还要筹备一下生辰宴。”

    太皇太后就是当初的太后娘娘,萧景玄的奶奶。

    之前在梁安帝死了之后,太皇太后就被萧景岩送到了江南地区的一处行宫里面。

    后来萧景岩登基之后没多久,就爆发了兄弟夺嫡的战争,而太皇太后期间,就一直住在江南的行宫里面,免了战争颠簸流离之苦。

    “太皇太后回宫,有人去接送吗?”方朵朵询问。

    “有的。”施初微说道,“皇上已经派人去请了。生辰宴当天,到时候也会宴请你的。只是你的身份的话,就有点麻烦。”

    总不能用被休的七王妃去参加宫中宴会。

    就算是有纳兰雪和施初微护着,但保不齐会被人嚼舌根。

    “不如就用席夫人的名头啊!”纳兰雪笑的有些意味深长,“这脖子上的吻痕,席公子的杰作吧!反正煜爷肯定是要被邀请到宫里去的,到时候你也跟着去就好了。”

    方朵朵抿了抿唇。

    如果已经打定主意要重新回到容玄的身边,她不是很想借用席煜的人情。

    她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过太皇太后了,其实还挺想见见的。

    可席煜的人情……

    正在犹豫之际,就连施初微都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反正对外宣称你是席夫人,多借用这一次人情也没有什么,再者说了,你和煜爷之前,恩情早已经还不清楚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没错,但不知道为什么,方朵朵总觉得,纳兰雪和施初微今天,好像太关注她和席煜之间的事情了。

    怪怪的。

    回京的行程就这么敲定下来。

    一个上午的时间,整个前来避暑山庄的人,都收到了通知,明日返程。

    尽管再不愿意,可皇后娘娘下发的命令,没有人敢不遵从,一个个的都开始收拾回去的行李。

    方朵朵收拾东西的时候,安安睡醒后,颠颠的也过来帮忙。

    等看到大夏天,他娘亲脖子上居然戴着条丝巾,疑惑无比的问道,“娘亲,你不热吗?”

    “……”

    当然热。

    不戴的话,就该丢人了。

    方朵朵让安安跑一边玩去。

    很快收拾完毕,遇到了席煜,席煜来告诉她,明天回京的途中,让她和他乘坐同一辆马车。

    “我们不用回京,中途直接会山庄。”席煜这么说道。

    方朵朵点了点头,她现在还是和席煜住在一起,自然是要和席煜一起回家。

    席煜见她点头答应,接着说道,“今晚记得,不要锁门窗。”

    “……”

    方朵朵嘴角一抽。

    她就知道,这种把戏只能用一次。

    该怎么跟席煜委婉的说,她其实想要自己单独一个人入睡呢,毕竟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嗯…还是孩子他妈。

    正绞尽脑汁想理由的时候,就在这时,外面来了小厮,把席煜叫走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方朵朵想到一件事情,有点忧愁。

    不想和席煜一起睡觉,也不想和容玄一起睡觉。

    该怎么办?

    哭丧着脸坐在凳子上,安安跑着玩回来,气喘吁吁的往她怀里拱,“娘亲娘亲,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一动不动的?”

    你娘亲夹在两个男人之中,快死了。

    方朵朵有气无力的想。

    安安则继续在她怀里拱来拱去的。

    方朵朵皱了皱眉,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或许她可以利用一下安安?

    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安安缠着容玄,说要听容玄给他讲故事。

    讲什么故事啊!

    方朵朵拎起安安,自告奋勇的要给他讲故事,安安自然很意外,屁颠颠的跟着方朵朵回了屋子,洗过澡之后,被方朵朵抱到了床上。

    “行了,今晚你就跟娘亲一起睡。”方朵朵说道,她也跟着在床上躺好,开始给他讲故事。

    安安到底还是个小东西,能够和娘亲睡,什么都不重要,抱着她的腰身,小脸在怀中蹭了蹭,没多大会,就呼呼睡了过去。

    方朵朵没有睡意。

    等了没多大会,果然听见了席煜的脚步声,她连忙闭上眼睛。

    席煜进来,看到的就是她们母子相依相偎睡在一起的画面,十分温馨,睡姿自然也十分不错。

    没有他躺下的地方。

    席煜怎么能猜不透方朵朵的心思?

    他抿了抿唇,在旁边坐了半天,俯身,在她脸上轻轻的吻了一口,转身走了出去。

    夜色越发浓重,似乎像是只黑色的兽,将要把一切都吞噬掉。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朵朵睁开眼睛,叹了口气。

    她究竟何德何能,能够让他待她倾心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