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48章 白天吃醋,晚上爬床

秒速赛车技巧互动pg123.net

    席煜的反击,让现场有短暂的沉默。

    狠啊。

    方朵朵从来没有发现,席煜怼人的功力,居然也这么深厚。

    她小心翼翼的朝着容玄那边看了眼。

    果不其然,容玄的那张妖孽俊脸完全沉了下来。

    她想起来之前,和他斗嘴的时候,她从来就没有占过上风。

    现在看到他吃瘪,莫名觉得心里暗爽。

    方朵朵正在出神之际,容玄可没有忘记留意她的表情。

    见到自己吃瘪,小女人不帮忙说话就算了,居然还笑的一脸贼样。

    容玄觉得,不行,血压有点高。

    他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我去一趟如厕。”

    这破地方,再待下去,他很怀疑,自己会吐血而亡。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老婆和另一个男人,卿卿我我,眉来眼去。

    硬生生的听着,自己的儿子,管别的男人叫爹爹。

    很好。

    更气人的是,自己的女人,管他称为炮友?自己的儿子管他叫大哥?

    即便是优雅如他,此时此刻,都有一句脏话不得不讲。

    我去你的炮友。

    我去你的大哥。

    老子特么是你男人,每次把你送上天的男人。

    老子特么是你老爹,没有我哪里来的你,混蛋儿子。

    越想越气,容玄的脚步更是越走越快,不多时,就消失在方朵朵的视野里。

    看着他的背影,方朵朵可以想象,这会的容玄,大概内心是崩溃的。

    她抿了抿唇,不知道为什么,她挺高兴的。

    如果要是让容玄知道,她明明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还故意联合起来儿子一起气他。

    容玄心里想的一定是,他妻子是个假的。

    “……”

    “笑什么呢?”正出神,胡思乱想之际,席煜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方朵朵立刻回过神来,转过头一看,居然意外地发现,两个人的距离很近。

    席煜的唇瓣,正轻轻的触碰在她的脸颊上面。

    !!!

    方朵朵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迅速的后退,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她如此大的动作,让席煜的眸子微微垂下来一点。

    “朵朵。”席煜再次道,抓住了她的手,“我带你去游船里面转转。”

    方朵朵对上他的那双眼睛后,便无力拒绝。

    况且,太阳渐渐的毒辣起来,头顶的遮阳伞,挡不了太强烈的光线。

    点了点头,叫上了安安,三个人一同往游船里面走去。

    边走方朵朵才知道,原来这艘游船是席煜资助的。

    席煜这几年来,专注做生意,他原本那就是经商的材料,只要肯做,结果自然不会差。

    之前积累下来的资本,不断的帮他开拓新的领域。

    如此一来,钱赚的越来越多。

    方朵朵虽然和席煜生活在一起,不过对于他赚钱什么的,却没有怎么关注过。

    现在看到一艘游船都这么豪华奢侈,她觉得,可能她要重新认识席煜。

    他不是一般的有钱,而是超级超级有钱。

    整个游船外面看,似乎十分朴素正常,可是到了里面,入目全部都是金灿灿的一片。

    金碧辉煌,着实奢华。

    方朵朵惊讶的下巴都合不上了,她站在门口,打量着这放眼过去,鎏金的正厅,看到那明晃晃的柱子,都想跑过去摸摸是不是真的金子。

    见她模样,席煜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带着她坐下来。

    相比较起来,安安的反应就平和多了。

    到底是之前就来参观过一遍的人。

    方朵朵坐下来之后,立刻有仆人送上来解暑的水果,席煜示意方朵朵多少吃点。

    她挑了一个桃子,席煜则耐心的给她把皮剥掉,然后让下人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之后再端上来。

    看着他的动作,方朵朵心里不是不感动的。

    他做事一直都很认真,照顾她,同样如此。

    平心而论,席煜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伴侣,不光是因为他有着不可比拟的财富和实力,更因为他这个人可靠内敛,体贴细致入微。

    正在神游天际之外,方朵朵察觉到一个东西靠近脸颊。

    转过头,看到席煜正把一块小桃子送过来,可由于她突然的动作,小桃子擦过她的脸。

    怪不得一阵微凉。

    “脏了。”席煜皱眉,看着手中的桃子,作势要扔掉。

    方朵朵立刻拦住他说道,“没事的,不碍事。”

    说着就就着席煜的手,把那块桃子吃掉。

    她一边吃,一边还对着他笑。

    席煜宠溺的勾了勾唇,微凉的嗓音说道,“朵朵,你先别动。”

    嗯?

    方朵朵不懂他要做什么,真的没有动弹,只见席煜压住她的肩膀,忽然凑过来。

    他动作从来没有这么快过,几乎是一瞬之间,就在她的脸上亲了下。

    “唔~!”安安笑嘻嘻的捂住眼睛,“爹爹和娘亲,大白天亲亲,真羞羞!”

    安安不说还好,一说方朵朵瞬间就红了脸。

    她害羞的低下头,为了缓解尴尬,端起桌子上的一盘桃子,闷头吃起来。

    “羞羞!”安安高兴的还在说道。

    “安安。”就在这时,忽然插入一道容玄的声音,很平静,也很冷淡。

    “……”

    方朵朵没敢抬头。

    萧景玄以前生气的时候,就会用这种口吻叫她的名字。

    看来,他果然是气了。

    不知道刚才的那件事,他看到了多少……

    容玄已经走到了跟前,他坐下来,周身的寒气瞬间降低了好几个度。

    方朵朵挑眉看了他一眼,不其然的,居然和容玄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他的眸子很平静,正当她猜测,他是不是生气了的时候,忽然容玄又冲着她笑了笑。

    “……”

    他笑起来很好看,五官原本就很不错,像是水墨画勾勒出来的一样,粲然一笑,简直要命。

    方朵朵不懂他忽然笑是什么意思,没来由的,还是慌里慌张的收回了视线。

    好在之后,容玄没有再朝着她看过来,而是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和席煜下棋互怼上面。

    在此之前,方朵朵一直都认为,他们两个是很成熟的男人。

    就算容玄不是,至少席煜是。

    可自打今天之后,她觉得她是开了眼。

    起初两个人是因为下棋而斗嘴。

    “你把棋子放在这里,无非就是想挡我的路,不过,你还差点。”容玄道。

    “容公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几次试图把我逼到死角,还不是功亏一篑?”席煜不客气的答。

    方朵朵托腮看着他们在棋盘上,杀得各种激烈,她面色平静。

    “功亏一篑不要紧,只要赢得胜利就好了,最怕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容玄接着道。

    “盲目的自信,没有任何的用,至少我现在拥有的,是你渴望得到的。”席煜轻笑着,单支手搂过方朵朵的腰身。

    “……”容玄挑了挑眉。

    很好。

    他正准备开口,只听一旁的安安不解的道,“容玄大哥,爹爹,你们下棋就下棋,为什么要一直斗嘴呢?”

    容玄和席煜齐齐沉默。

    安安便又接着道,“娘亲最不喜欢斗嘴吵架了。”

    席煜转过头看方朵朵,温柔的解释道,“没有斗嘴,只是在探讨一些心得。”

    “……”容玄暗骂席煜不要脸,睁着眼睛说瞎话,下一秒却附和的点点头,“是的,的确是在交流心得。”

    方朵朵呵呵笑。

    你们两个当我聋还是当我瞎?

    闹闹哄哄的就这么过了大半天,方朵朵从游船上下来的时候,一个头两个大。

    两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心得,十分投入,时而剑拔弩张,时而针锋相对,时而暗地较劲,时而咬牙切齿。

    有没有考虑过她这个旁观人的感受?

    方朵朵下了船,逃也似的往房间里奔跑,连安安都不管了。

    有他亲爹和爹爹在,让他们管吧!

    方朵朵回了房间,就锁好门窗,埋头睡觉。

    她可不想一觉睡醒后,房间里面又多出来席煜。

    方朵朵睡得沉,连晚饭都错过了,殊不知她和席煜容玄一同乘船的事情,又被赵曼柔说的天花乱坠,衍生成各种狗血版本。

    等她再次醒过来,是被渴醒的。

    方朵朵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倒了杯茶,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才觉得舒缓了点。

    她又半眯着眼睛外床上走,到了之后,直接翻身上床。

    刚躺下,一只手就从后面伸了过来。

    先是放在了她的腰身上面,方朵朵一怔,瞌睡虫都被吓跑了一大半。

    还没来得及惊呼,只见一个男人忽然动了动,紧跟着身上一沉,她被压在身下。

    容玄的吻,黑暗之中,居然能够精准的找到她的嘴巴。

    他堵住她的唇,似乎没想到她这副傻乎乎的模样,亲吻的间隙,有笑声溢出来,伴随着他迷迷糊糊的沙哑声音。

    “傻了?”

    是傻了。

    房间里的门窗都锁的好好的,把席煜给拒绝了,容玄是怎么爬上床的?

    “你……”她唔了声,“你怎么来的?”

    容玄笑,大手往她衣服里面伸。

    方朵朵抗拒,还是被他三下五除二的剥了个干干净净。

    他将衣服丢到地上,朝着门窗看了眼,“就这点东西,还想难到我?”

    “你!”方朵朵气,“你给我下去!”

    “不下去。”容玄死皮赖脸,“我需要你,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