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47章 我不要脸,只想要你

北京pk10牛牛线上投注

    容玄不是没有想过,方朵朵的反应。

    甚至已经猜到了,她一定会和以前一样,拒绝自己。

    可没有想到,这小女人说出来的话,能这么的让他生气。

    很好。

    长了本事。

    容玄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你敢再说一遍?”

    太近的距离,让方朵朵都觉得十分不适。

    她皱了皱眉,用力将他推开了点。

    刚有一丝缝隙,方朵朵就想着开溜。

    谁知道容玄像是猜到了她的想法,伸出手来,把她再次往门上一按。

    方朵朵气急,瞪圆了眼睛看着他,那双以往含情如水的眸子里,此刻几乎就要喷出来火。

    容玄笑的邪里邪气,舔了舔牙。

    “炮友?”他声音低沉,若有所思的问。

    方朵朵咬牙,暗骂容玄是个妖孽。

    “好。”容玄忽然道,“炮友就炮友,能占了你的身子,我也能占了你的心。你现在要不要我服务?”

    他倒是很快的投入角色!

    方朵朵骂道,“容玄!你要不要脸的!”

    她都这么骂他了,他怎么还不生气?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是比尊严更重要的吗?

    面前的容玄听她这么说,不以为意的挑挑眉,“脸很重要,可女人更重要。”

    他贴的更近,大手在她翘臀上捏了把,“你怎么骂我都不要紧,只要你想要,我满足你。被你当成什么也都不要紧。”

    “……”她彻底无语。

    伸手推了推他,方朵朵气急败坏的打在他身上,“你让开!我现在不需要!”

    “我现在需要!”

    “那你自己解决!”方朵朵恶狠狠地道。

    怎么跟这个男人说什么都说不通的感觉。

    无论她挥出去的那一拳有多么的用力,最后都会像是砸在了软软的棉花堆里。

    “今天不想自己解决!”容玄话音刚落,就不讲道理的朝着她亲了过来。

    方朵朵要躲闪,可空间位置就这么大,她能够躲到哪里去?

    三下五除二,容玄把她的脸掰过来,一口精准的咬上她的唇。

    方朵朵不肯依,发出呜呜的声响。

    正巧容玄的舌头不老实,居然敢探进来,她心一狠,顿时一股腥咸萦绕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

    本以为容玄会就此退开,没想到他不退反进。

    他的唇火辣辣的勾着她,在狭小的天地里,全方面的碾压着她,欺负着她。

    直到她的胸口不受控制的剧烈起伏,他才放开她。

    “呸!”她骂道,狠狠的擦了擦嘴巴。

    容玄不以为意,用下身轻轻的蹭了蹭她,“感觉到了吗?”

    我感觉到你妹!

    方朵朵气鼓鼓的,“容玄你到底有完没完?”

    “有。”他说着,居然退开,突然的动作,让方朵朵摸不着头脑。

    他会这么好说话?

    “今天就暂时先到这里,晚上我再伺候你。”说着,容玄低头看了眼裤裆,无奈的扯了扯唇。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方朵朵也是醉了。

    好在,容玄说到做到,在她的各种警惕之中,他施施然的离开了她的房间。

    呼——

    方朵朵身子软软的靠在门上,从上面滑了下来。

    她用手捂住脸,心里头还是一样的烦乱。

    容玄……萧景玄……

    萧景玄……容玄……

    两张脸在面前不停的交织,不停的重叠……

    三年的时间,并不算短,可也不至于漫长到,她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容玄是对那张脸太自信,还是对她太不相信。

    就算最开始她认不出来他,可这么多天来,她当真就是瞎子?

    确实。

    在昨天之前,她还有过怀疑,是她弄错了。

    可能是她太思念萧景玄,所以遇到一个和萧景玄差不多的容玄,就把他当成了他的替身。

    然而,那场欢爱,已经说明了一切。

    是他,绝对不会错。

    萧景玄,你个混蛋。

    回来了,为什么还要不告诉她!

    方朵朵的眼泪忍不住滑落下来。

    又生气又高兴。

    高兴的是,她的萧景玄真的没死,他真的回来了,生气的是他居然不告诉她?

    为什么呢?

    是担心她不接受他这张脸吗?

    当然不会,虽然不是原来的,不过现在这张也很好看。

    方朵朵是颜狗,对长得好看的人,从来不挑剔。

    那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呢?

    方朵朵兀自猜测,纠结大半天,仍旧没有答案。

    不过,不重要了。

    他能够回来,就比什么都好。

    他既然不愿意揭露身份,那她就不拆穿他。

    相信有一天,或者是时机成熟了,他会亲自坦白的。

    方朵朵蹲了很久,蹲的腿脚发麻,她笑着站起身,眼前又浮现出,刚才容玄那不要脸的贱样。

    她暗骂一声,拉开门走了出去。

    席煜和安安正在湖上泛舟。

    说来这处避暑山庄,占地面积十分广泛,里面不仅有高楼,还有青山绿水,巨大的龙舟在上面游行,同样是毫无压力。

    方朵朵刚站到岸边,就看见了那艘龙舟,静静的停靠着。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通风报喜,没多大会,安安就拉着席煜,出现在视野里。

    他们冲着她挥手。

    方朵朵也挥手示意,正欲提步上船,视野里忽然多出来一个人。

    容玄。

    他什么时候也跑上去的?

    看安安的模样,兴高采烈的一手拉着一个,左边是容玄,右边是席煜,安安夹在中间,高兴的打秋千。

    他倒是会享受。

    方朵朵抿了抿唇,嘴角藏不住的笑意,低头上船。

    到了船板上,安安颠颠的就朝着她跑过来,二话不说的抱住她大腿,笑嘻嘻的仰着头看她,“娘亲娘亲!你终于来了,刚才容玄大哥和我说你等下就过来,我还以为他是骗我的,不过娘亲啊,你刚才和容玄大哥在一起吗?不然,他怎么会知道你什么时候过来呢?”

    方朵朵觉得,有时候儿子太聪明了,并不是一件好事。

    她胡乱的敷衍了句,“他猜的。”

    “那容玄大哥好厉害哦!随便猜猜居然都猜到了!”安安一脸仰慕。

    方朵朵无语。

    安安同志,你对容玄的无脑崇拜,越来越严重了。

    虽然说他是你名义上且事实上的亲爹,可你这么捧,还是过分了。

    “行了行了。”方朵朵打断了他,强行转移话题,“你们在做什么?”

    “我在看容玄大哥和爹爹下棋。”安安说道。

    爹爹?

    这个称呼出来,让方朵朵和容玄都看向席煜。

    反倒是安安一脸天真纯洁的道,“娘亲,你和爹爹经常睡在一起,爹爹就让我这么叫的。他说我这么叫的话,你会开心。”

    “……”

    “……”

    方朵朵从没想过,席煜会和她来这么一手。

    她应该怎么反驳?

    好像无力反驳啊。

    蓦地,方朵朵又忽然想到一件事——

    她和萧景玄现在是和离状态,萧景玄把她休了之后,再也没娶回去过……

    比这更蛋疼的是,席煜之前曾经对外宣称,她是席夫人。

    三年来,她倒是一直都顶着这个名头晃悠。

    所以,搞来搞去,她现在和席煜才是合法的……

    方朵朵想挠头。

    余光扫见了容玄,见容玄满脸阴鸷和不爽,她忽然又乐了。

    当初是他要休她,说休就休了,现在想要用真爱,把她追回去,哪能那么容易?

    况且,他之前没少欺骗过她。

    幽灵草的事情,还是席煜后来告诉她的。

    当时欺骗就算了,现在人已经安然的回来了,还搞个容玄来捉弄她。

    是不是觉得这么玩她有意思啊!

    方朵朵觉得不公平,心里打定了主意。

    她就要折腾折腾容玄。

    “嗯。”方朵朵道,“就这么叫吧。”

    “嘿嘿!”安安看到方朵朵果然面露笑容,高兴的拉住席煜的手,“爹爹!娘亲真的笑了!还是爹爹懂娘亲!”

    席煜沉静的脸上,难得露出个笑容。

    他勾了勾唇,冲着方朵朵招了招手,“朵朵,过来。”

    方朵朵挑眉,抬脚走过去,期间经过容玄的时候,甚至能够看见他忽然黑下来的脸色。

    她抿了抿唇,忍住没笑。

    席煜的身旁有个位置,似乎是一早就为她准备的。

    方朵朵坐下来,他温柔的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好巧不巧,微风吹过,将她额前的刘海吹乱,席煜眸色浅浅,帮她整理好。

    两个人忽然拉近距离,他身上好闻的气息,传入她的鼻腔。

    方朵朵下意识的要后退,席煜不肯,拉住她的胳膊,竟然带入了怀里。

    居高临下,他低头,眉眼一如既往,平静中带着一点点的笑意,“朵朵,你今天很好看。”

    方朵朵笑了笑。

    一旁的安安高兴的鼓掌。

    “……”她从席煜怀里出来,看着安安满脸愁容。

    这傻儿子。

    “下棋!”容玄大概是看不下去了,咬着牙恶狠狠地道,“煜爷到你了!不要浪费时间!”

    他没好气,视线落在方朵朵脸上的时候,恨不得把小女人吃了。

    看着他气鼓鼓的模样,方朵朵只假装不知道。

    他在装,她也会装。

    接下来,他们两个玩棋,方朵朵就在旁边看。

    不知道容玄哪里来的杀气,一上来,就是步步杀招,席煜的棋风很稳,对待气势汹汹而来的容玄也是不急不躁。

    因此,别看容玄气势很强,但想要赢席煜,还是要下点功夫。

    一局结束,席煜惜败。

    容玄得了机会,赶紧嘲讽席煜,“煜爷,您这水平,可真是不行啊!”

    方朵朵嘴角抽抽,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容玄在说不行那两个字的时候,格外的重重咬音。

    面对着容玄的挑衅,席煜四两拨千斤,转过头来,看着方朵朵,温柔的道,“无妨,相比起来棋场的失意,我只想要情场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