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46章 我们的关系简称炮友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方朵朵说话从来不带客气的,更不要说面对着赵曼柔。

    她实在对她提不起一点好感,便懒得装腔作势。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朝着后面看去。

    然后便看到方朵朵十分正常,闲庭信步的朝着他们走过来。

    这哪里像是发生过那种事的人?

    “谁说我和容公子厮混的?”方朵朵在院子的正中央站定,气定神闲,可犀利的没有温度的眸子,凛冽的绕着四周扫视一圈,再次出声询问,“谁?敢说不敢当?站出来!”

    最后这一嗓子,实在是中气十足。

    吓得那个造谣的小厮立刻扑通一声跪下。

    方朵朵走到他跟前,微微倾身,不急不躁的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你看见我和容公子怎么了?”

    “小的……”那白衣的下人,嘴角哆嗦,求助似的看向赵曼柔。

    赵曼柔凶神恶煞,朝他频频眼神示意。

    下人又看向方朵朵,她居然也在笑,可分明那眼底都是细密的寒冰。

    好可怕……

    比起来赵曼柔,下人更怕方朵朵。

    他在心里做了权衡,立刻眼睛一闭,牙齿一咬,扑通扑通的往地上磕头。

    “夫人小的看错了!小的再也不敢造谣了!”下人求饶道。

    “既然是看错了,那是不是这是一个误会?”方朵朵又问。

    下人这回是铁了心的一条道走到黑,此时只想抱住方朵朵的大腿,再也不松开。

    于是下人又急急忙忙的说道,“是的!是!这是一个误会!是小的的错。”

    方朵朵很满意他的答案,听完了之后,点了点头,甚至鼓起掌来,“诚实是一种品质。”

    说着,她直起身,对施初微道,“皇后娘娘,民妇虽然现在不是什么王妃,可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让人造谣的。所以,对待造谣者,这一次民妇希望,皇后娘娘能够替民妇做主。”

    “来啊。拖出去打五十大板。”施初微眼皮都不抬的说道。

    五十大板!

    那下人早就吓得要死了。

    谁不知道五十大板打完之后,就算是不死,也得丢了半条命!

    下人怕极了,在被两个士兵拖着往外走之前,忽然嗷的一声尖叫,不等众人反应,他就挣脱开了士兵的钳制,疯疯癫癫的朝着赵曼柔跑去。

    速度极其的快!

    他很快来到赵曼柔身边,力道很大,直接把赵曼柔个撞翻了。

    堪堪稳住身形,赵曼柔气急败坏,一看一个下人抱着自己的腿,当即就说什么都要把他给踹开。

    一时之间,热闹无比。

    那下人死死的抱着她的腿,就是不肯松口。

    他嘴里念念有词,对于死亡的恐惧,让他不由得声音越来越大,不住的说道, “夫人夫人,你救救我!一切都是你让我做的!一切都是你!是你让我往方夫人的茶水里下药的,你现在不能见死不救啊!”

    “你你你!”赵曼柔吓得魂都飞了,矢口否认道,“你胡说八道!你胡言乱语!你你!你去死吧!”

    她说着,奋力的把他踢开。

    那男人生无可恋,趴在地上,十分凄惨,赵曼柔却不管不顾,穿着鞋就往那男人身上脸上的踩和踹,一边踩还一边咬牙切齿的骂道。

    “叫你胡说八道!”

    “叫你胡说八道!你去死吧!我才没有诬陷你!我才没有给你钱!”

    她下手凶狠,那男子起初在地上,还能抽出几下,到了后来居然完全没有了动静。

    可赵曼柔还像是疯了一样的,不停的拳打脚踢。

    施初微一直看着,半眯起眼睛,挥了挥手,于是立刻由两个士兵模样的男人上前。

    他们一个将赵曼柔退到一旁,一个版蹲下身自,试探被打男人的鼻息。

    “死了。”

    居然死了!

    上一秒钟,还是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在居然被赵曼柔给拳打脚踢的死了!

    “赵曼柔!”施初微皱眉。

    施初微的心思,一直都在这件事上上面。

    正愁着没有一个办法,好好的整治她一番,这个机会简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赵曼柔刚才情绪激动,都没有注意到手上的力道。

    现在被施初微这么一喊,顿时回过神来。

    再看眼前的下人,当即吓得啊的一声大喊。

    她从地上站起来就要逃,结果不等她行动,就见两个人把她给牢牢地抓住。

    赵曼柔这个时候,吓坏了。

    她身体一软,居然晕了过去。

    至此,这件闹剧才总算画上句号。

    施初微找人把下人的尸体给收拾了,除此之外,还要好好葬了那个人,至于赵曼柔,则让人先把她给关了起来。

    说起来,赵曼柔的事情,的确有些不好办。

    当时萧景玄离开的很匆忙,至于赵曼柔的身份,萧景玄走后,她侧妃不侧妃的自然不重要。

    加上她又在外面流浪了三年多,现在的关系……

    施初微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赵曼柔说那个叫萧铭的孩子,处理赵曼柔很容易。

    萧景玄不在,没办法证明萧铭到底是不是萧景玄的孩子。

    虽然方朵朵的话她是信的,可现在身为后宫之主,做什么事情,都要讲究证据。

    萧铭让她很头疼,至少现在名义上还是皇家的血脉。

    这种事情,只能留到回宫,让萧景淳看着处理了。

    施初微率领着一帮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很快又剩下方朵朵和容玄。

    看事情处理完毕,方朵朵松了口气,看也没看容玄,提步就要离去。

    不巧容玄却出声叫住了她。

    方朵朵没回头。

    刚才那么多的人在场,她尚且还能忘记和他啪啪的事情,现在单独两个人,她真的害怕,容玄主动提起这个话题。

    “什么事?”她冷静下来,不想让他看出端倪,淡淡的问道。

    容玄听她口吻,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道,“还难受吗?”

    “……”

    方朵朵咬牙,“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说着她甩甩袖子,就要往外走,容玄哪里肯让她走,长臂一伸,把她的胳膊拉在大掌之中。

    稍稍用力,就带着方朵朵拉近了怀里。

    容玄低头看他,口吻冷了很多,“跟我进来,你下面伤了,我帮你上药。”

    他这话说的相当直白!

    方朵朵就是想要继续装糊涂,都不可能。

    察觉到容玄带着她就要往房间里走,一看到房间,方朵朵就紧张起来,说什么都不肯跟着他往里面走。

    于是两个人便相互拉扯。

    容玄把她往房间里面带,方朵朵则使出吃奶得劲儿,往外面扯。

    看她那拼命的小模样,好像他能把她吃了一样,容玄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给她点颜色瞧瞧,看来她是不知道自己老几。

    容玄正要发力,把她拽到怀里,就在这时,席煜的声音响了起来。

    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平淡的没有一丝起伏。

    “你们在做什么?”

    容玄一怔,就趁着这个机会,方朵朵立刻推开他,一下子跳出来好远。

    不等席煜再次开口,方朵朵便颠颠的往外跑,经过席煜的时候,头也没回,直接消失。

    方朵朵走了,容玄不好意思再追。

    反正他们来日方长,今天跑了,明天还可以再见到。

    这么想着,容玄便打算回屋了。

    只是席煜却站着没走,他的视线落在容玄身上,容玄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看也没看他。

    “容玄。”席煜道,“她是我的。”

    你的?

    容玄不禁觉得好笑,他转过身,漆黑的眸子如同火炬一般,照在他身上。

    似笑非笑的问,“什么时候是你的了?”

    她方朵朵从一开始就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就算是现在,还是他的女人。

    “你好自为之。”很显然,席煜并没有回答他问题的兴致,这么说完之后,像是给他下了最后的警告,潇洒的转身就走。

    容玄轻哼一声,同样回了屋子。

    因为吃到了小女人,心满意足,容玄当天晚上睡了个好觉。

    反观方朵朵,便没有那么好运。

    她回来之后就把自己泡在了浴桶里,脑海中各种都是她和容玄在一起的画面,忍不住使劲洗了把脸。

    等好不容易泡完了澡,准备睡觉,结果席煜又来了。

    席煜不等她吩咐,径自的躺到床上去。

    他什么都没做,就并肩平躺着,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方朵朵被折腾了好大一通,虽然防备着席煜,可到底很累,终于睡着了。

    结果睡着之后,还不安生,梦里又是一场春梦,直到她记得累的气喘吁吁,睁开眼睛,已经到了天亮。

    她不想起床,就赖着。

    等终于赖够了之后,洗漱完毕,打听了下,知道席煜领着安安去游船了。

    方朵朵准备也去,她自己的儿子得陪着,不巧打开门,就看到容玄站在门口。

    也不知道他站了多长时间,方朵朵还没问话,容玄便笑着,然后挤进了房间。

    她气的鼓腮。

    容玄无视她的表情,拉过她的手腕,把她往房间里一带,房门关上,按在了门后。

    低头,温热的气息洒下来,他问的轻柔,“想我了没?下面好了吗?”

    方朵朵觉得有必要跟他说清楚。

    不然他总是这么缠着她,实在不是个办法。

    他说的下面,其实还是一片惨烈,不过没必要跟他回答。

    方朵朵深吸口气,抬起头来,看着容玄,道,“容公子,你在说什么?”

    说什么?

    死女人昨晚刚在他身下承欢,现在又来装作不认识他?

    容玄还真就不喜欢她这副小模样。

    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提起来一点点,他蛮横的在她唇上吻了口,问,“昨晚我们做了那个,我以为关系应该更亲密。”

    方朵朵笑,拍开他的手,“做那个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都中药了,你我各取所需,这种关系简称炮友,不过说真的,你活还算不错,下次我有需要的话,会优先考虑你。其他的情况下,你是容公子,我是方朵朵,我们毫无关系,听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