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45章 让她身败名裂

北京赛车游戏

    容玄从小就生活在皇宫之中,对于各种女人之间的手段,早已经烂熟于心。

    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有人给茶水里面下药?

    早不下药晚不下药,偏偏在这个时候下药?

    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除了赵曼柔,没有第二个人。

    虽然已经改名换姓,可容玄又怎么会忘记,赵曼柔的恶毒嘴脸和心思。

    方朵朵能够看出来的,他自然也能。

    方朵朵不能够想到的,他仍旧能够想到。

    容玄对于方朵朵的感情,怕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到。

    他们都知道,但是却没有人想过要促成二人。

    毕竟纳兰雪和施初微,和方朵朵感情亲昵,自然知道她心里还装着一个萧景玄。

    眼下,有人帮他。

    容玄其实很想领情,趁着这个机会,占了方朵朵的身子。

    不过,他心眼多,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而已。

    怕是还有后招。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名声最重要,尤其是寡妇,门前总是是非。

    保不齐赵曼柔就是想要利用这一点。

    他这边还在想着,下身的肿胀越来越难熬。

    容玄低头看过去,只见尺寸比起来刚才,更加宏伟壮观。

    别说别人看来会吓到,就连他自己看了都会被吓到。

    三年多没有开荤要过女人,又被下了这种烈性的药,容玄试图保持清醒,可额头的汗,豆大般的往下滚落。

    忍耐之中,他看向旁边的方朵朵。

    不看还好,看了一眼顿时把持不住。

    死女人,妖精一样,非要把他逼疯了才行?

    方朵朵实在是太热了。

    外面的长衫衣服几乎被她给全部脱掉了,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看起来十分的暧昧性感。

    可即便是这样,仍旧无法让她感到舒缓。

    她靠坐在椅子上,使劲的扯着自己的自制内衣。

    大概是难受的让她意识丢失,明明内扣是在后面,她却扒拉着胸前,时不时触碰到之后,竟然自己动起手来。

    轰——

    偶尔容玄会做梦,梦到把她压在身下狠狠蹂躏。

    眼下的场景,不是逼着他犯罪是什么?

    容玄觉得,浑身所有的血液,都在从脚底板,一个劲儿的疯狂往脑门上冲。

    他太阳穴的青筋,突突的跳着。

    眼眶都泛着一圈圈旖旎的红。

    想吃了这个小东西。

    目光落在她的手上,视线锁定在她的指尖上,容玄口干舌燥,危险的眯起眼睛。

    眼看着方朵朵手指一路向下,他再也坐不住,腾的起身,抱起她就往屏风后面走。

    软绵绵的身子,一瞬之间找到了依靠。

    方朵朵没有丝毫犹豫的贴在容玄身上。

    她的两条漂亮大长腿,勾人的盘在他的腰身上,紧紧贴着他胸膛的身子,更因为走路时候的颠簸,一下又一下的堆挤在一起。

    …简直要命!

    容玄深吸口气,还是没忍住。

    最爱的女人,就在怀里,还是用这样的一种媚态,似乎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邀请他的征伐。

    容玄要是还能坐怀不乱,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个男人!

    大手再也不管不顾,一下子挑开她后背的内衣扣。

    轻车熟路的来到身前,他的触碰,立刻惹得方朵朵发出一声舒服的哼哼。

    容玄被她闹得头皮发麻,牙齿打颤,恨不得弄死她。

    他低下头,在她身上到处点火。

    方朵朵比他还急,一个劲的喊萧景玄的名字,容玄要疯了。

    他残留的理智,在她面前,根本把持不住。

    明明知道赵曼柔还留着后手,明明知道现在不是要她最好的时候,还是急切的开始解腰带。

    他一动作,方朵朵催促的看过来,嘴里还念叨着不满。

    容玄被她逗乐了,越是着急,裤腰带却越是打结。

    气的方朵朵扑上前来,一把把他扯过去。

    容玄一愣,紧跟着就感觉到她的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撩他。

    他会死在她身上。

    这个死女人……

    容玄深吸两口气,就在这时,方朵朵解开了,他再也等不急,迅速将她翻过身,不管不顾冲了进去。

    两个人都是一阵舒服的哼声。

    容玄动作猛,几次之后,方朵朵抖得厉害。

    他还要再来,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他咬着牙,退了开来。

    方朵朵正不解之际,他动作却飞快的将自己整理好,紧跟着用他的长衫大袍,将她牢牢的包裹严实,然后扛在肩头,从后窗户跳了出去。

    烧到一半的火,压不下去。

    方朵朵还难受的很,在他肩头,还用小脸各种蹭他。

    容玄大手在她身上捏了捏,来到他的院子之后,没有进屋,反而是直接抱着她上了房顶。

    他直接躺在屋檐上,让方朵朵跨着坐在他身上,披着他的衣服,继续之前没有做完的事情。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身体,甚至是熟悉的动作和节奏。

    两个人都投入的很彻底。

    饿了三年的容玄,总算能够吃饱一回。

    方朵朵被他折腾了四五回,总算没有再一靠他就蹭过来。

    容玄抱着她仰面躺着,从没有觉得,像现在这么满足过。

    大概是太累了,方朵朵已经睡着了,还是习惯性的依赖他。

    容玄给她穿衣服,小女人浑身都是软的,穿着穿着,他又受不了。

    等借着月光看到她下面的惨烈状况时,心疼的不得了,哪里还惦记着再来一次。

    小心翼翼的给她穿好衣服后,他把方朵朵抱在怀里。

    看着她睡觉,听着她呼吸,都莫名觉得空气是甜的。

    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闹哄哄的声音由远及近。

    容玄皱了皱眉,本以为还要段时间,他们才会找过来,现在居然就来了?

    偏过头朝着下面看了眼,就见之前那个端茶送水的下人,率领一堆人,朝着他的别院来了。

    他们是来做什么的,容玄很清楚。

    赵曼柔看起来十分兴致勃勃,嘴角都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以为奸计得逞了吗?

    容玄好整以暇的笑了笑。

    他占了方朵朵的身子,倒是真的得逞了,不过,至于赵曼柔的那些龌龊的想法,他是不会给她机会的。

    虽然很不想吵醒方朵朵,知道她很疲惫,可现在她不出现,少不了又是闲言碎语。

    容玄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方朵朵便动了动。

    知道她醒了。

    “等下我把你送到外面,你知道该怎么做?”容玄的声音,离的很近,就在她头顶。

    这样一来,更加诱人。

    方朵朵把脸深深的埋在他的胸前,点了点头。

    最初的药效很强烈,到了后来两次,她其实是恢复了些意识的,知道身上的人是容玄。

    她居然真的和他发生了关系。

    方朵朵思绪很乱,不过好在,和他的几次,她也并不是全无发现。

    那种熟悉感,更加强烈了。

    在床上的时候,她只熟悉萧景玄,偏巧容玄知道她所有的敏感点。

    意乱情迷之中,她把他当成萧景玄,自然按照对待萧景玄的敏感点来勾引他的,毫无疑问,每一次勾引,他都能上钩。

    她脑中有点乱,又有点清醒。

    只是现在,她不知该怎么面对的好。

    容玄还在不停的说话,方朵朵却一句都没听进去,直到他的手捏了下她,“我们现在下去。”

    方朵朵回过神,点点头。

    不巧容玄将她的脸托起来,笑着询问,“腿还发软吗?”

    “……”方朵朵抿了抿唇,“要你管。”

    “我弄的当然要我管。”容玄抱住她的腰身,心情十分畅快。

    他动作麻利的从房顶一跃而下,然后悄无声息的把她送到了他的别院外。

    见方朵朵还神游天外,他凑过来,在她脸上啄了一下,“我在里面等你。”

    话音刚落,人已经不见。

    方朵朵摸着被他亲过得脸颊,好端端的皮肤,居然发起烫来。

    没出息。

    她暗暗地咬牙骂自己。

    容玄回了别院,进屋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下自己,又闻了闻衣服。

    嗯……有她的味道。

    他换好衣服,从容不迫的出来时,外面已经闹得不可开交。

    白衣服的下人,一口咬定看见容玄和方朵朵在做那种事情,所以要带着众人来找证据。

    奇怪的席煜居然没有在行列之中。

    施初微和纳兰雪的脸色都不好看。

    容玄一出现,大家立刻朝他看过去,只见他出尘俊逸,异常潇洒,春风满面,实在是不像刚刚做过那档子事情的人。

    “怎么回事?”容玄盈盈笑着问道。

    下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见容玄,分明他是在笑着,可心头就是止不住的害怕。

    尤其是被这么一问,居然结结巴巴,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相比较起来,赵曼柔到底是撕逼能手,跳上前来,三言两语就让容玄把方朵朵交出来,还大骂容玄蛊惑方朵朵,不安好心。

    听着她的指责,容玄没有反驳。

    等她说完之后,他居然还能笑着鼓掌,“不错不错,你这个故事编的很好。”

    编的?

    赵曼柔咬牙,“我才不是编的!”这是铁打的事实,她费那么大功夫,就是要让方朵朵身败名裂。

    凭什么离开萧景玄之后,她过得那么惨?

    凭什么方朵朵不仅有席煜给她撑腰,就连容玄这种绝色的男人,都能够让她遇到?

    老天爷对她太不公平了!

    “不是编的难道是真的?不过很抱歉,方朵朵确实不在我这里。”容玄道。

    “一搜便知!”赵曼柔不死心。

    “你算什么东西?爷的宅子是你能随便搜的?皇帝来了,想搜我的房子,还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容玄的口气很狂,他周身的气息很冷,顿时威慑住了很多人。

    赵曼柔快气死了,正想要继续开口。

    身后传来方朵朵的声音,“赵曼柔,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找我做什么?是不是皮又痒了,还想被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