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38章 夹在他们之间的方朵朵

快乐赛车网上投注

    在收到圣旨的当天晚上,席煜带着安安从京城回来,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方朵朵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神色。

    谁知道席煜神色如常,点了点头,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叮嘱了她一些注意事项。

    方朵朵私下里以为,席煜之所以没有生气,大概是还没猜到她的心思。

    晚上吃了饭,安安软磨硬泡,最后愣是让方朵朵同意,携带着他一起去避暑山庄。

    “真的吗?娘亲?大人是不可以说话骗小孩子的哟!”安安眨着眼睛,不确定的问道。

    方朵朵被他闹得一个头两个大,不停的点头,才让安安信服。

    好不容易把安安送走,她开始收拾包裹。

    听传旨公公的意思,似乎是要在山庄里面住上一段时间。

    那样挺好的。

    方朵朵窃喜道,不仅能够拜托席煜,还能够摆脱容玄。

    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太多,她几乎都没有什么时间,来重新捋顺思绪。

    她的衣服不算多,特意又装上了自制的泳装。

    方朵朵心想,既然是避暑山庄的话,恐怕会有游泳池,再不济泡温泉的地方应该有。

    到时候就可以检验她自制的泳衣了!

    约莫花费了半个时辰,把要带走的东西收拾好,方朵朵躺到床上,累的只想摆大字。

    明明什么都没做,但就是浑身没有什么力气。

    难道果然是老了吗?

    她闭上眼睛,忍不住的想,到底是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就连安安那个肉团子,也长成了现在的磨人精。

    老去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唯一让她感到难过的是,萧景玄还不出现。

    她真的担心,有一天萧景玄出现了,而她那个时候已经不是最美好的自己。

    人生很短暂,转瞬即逝,三年的时间没有等到萧景玄,她的一生之中,还有多少个三年。

    还能等到萧景玄吗?

    方朵朵觉得眼眶湿漉漉的,偏过头去,正要准备伸手将眼泪擦掉的时候,一个微凉的指尖,抹上了她的肌肤。

    “哭什么?”席煜的声音,冷冷的,还是和以前一样。

    方朵朵没敢睁开眼睛。

    她几乎是逃也似的想要转过身,却被席煜扣住了肩膀,瞬间便动弹不得。

    “躲什么?”同样冰冷的口吻,同样平静的语调,如出一辙。

    方朵朵觉得,现在的她一定很尴尬。

    默默的思念人就已经很尴尬了,默默地思念那个人的时候还哭出声。

    竟然还被抓包!

    方朵朵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还等不及她再次开口,席煜的气息已经充斥在了鼻尖。

    他捏住她的下巴,方朵朵立刻震惊的睁开眼睛,却见他俯身过来,轻轻的吻上了她的眼泪。

    动作温柔又缱绻。

    她有些惊讶的不知所措,僵硬着的身体,长久的保持着同样的动作。

    席煜的吻渐渐向下,很快来到她的唇瓣。

    如梦方醒。

    方朵朵慌慌张张的推开他,连带着脸庞都转了过去。

    微凉的嘴唇,落在了她的唇瓣,方朵朵皱眉,伸出手去推他的胸膛。

    对于她的反应,席煜似乎是早有准备,他轻轻的抓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指放在掌中,紧紧的攥住。

    “朵朵,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应该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席煜缓缓的道,一字一句传入耳朵中,十分清晰。

    她知道他的意思。

    过去的事情是过去了,但过去并不代表着没有发生,痕迹无法磨灭。

    谁都可以忘记萧景玄,她不能忘。

    忘了就代表着背叛过去。

    “我想休息了。”她淡淡的说道,试图转移这个话题。

    萧景玄成了她和席煜之间,无法提到的话题。

    宁愿这个人一直藏在自己心中,也不想听到别人对于他的丁点不好的评价。

    “好。”席煜回应,直接就在她是旁边躺了下来,同时伸出手,将她牢牢的抱在怀中,“明天早上我去送你。”

    这一晚方朵朵没有梦到萧景玄。

    睁开眼睛的时候,居然意外地发现,她的手主动的环绕在席煜的腰身上。

    她有些怔然,足足的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大半天,然后才后知后觉的起身。

    洗漱收拾期间,方朵朵想,或许她把席煜当成了萧景玄,或许人都会本能的趋向于温暖和安全。

    以前的安全感是萧景玄给的,现在的…她无法忽视席煜的付出。

    最近的一切都很乱。

    感情乱,生活乱。

    抱着迫切的想要出去外面放松一下心情的想法,方朵朵飞快的吃完了早饭,带上行行李和席煜告别。

    “我送你出去。”席煜淡然的说着,随手拎过来她的包裹。

    他手中已经拎了一个,方朵朵没想其他,以为是席煜单独给她准备的要带的东西,结果到了门外,把她送上马车之后,席煜也跟着上了车。

    方朵朵嘴角抽搐的看着他,“不用送了,有车夫,可以把我安全的送到皇宫和他们汇合。”

    “走吧!”

    对于她的话,席煜却仿佛根本没有听见,径自跟车夫吩咐道。

    此时此刻,方朵朵的心里,呼啸而过一万头m 。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以前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席煜温柔的像是一个纯洁任她蹂躏的少男吗!

    为什么现在她说什么他都直接无视的节奏!

    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气鼓鼓的盯着席煜,想了半天,还是出声质问道,“席煜!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不放心,这三年来,你第一次离开我这么久,要亲自把你送到才安心。”席煜扫了她一眼,凉凉的说。

    可口吻却没有一点点的宠爱!

    方朵朵心累无比,对于席煜的说辞,好像无法反驳,只能闭上眼睛假寐。

    安安瞪圆了眼睛,视线在席煜和方朵朵身上扫来扫去,见两个人都在闭目养神,他也乖乖的闭上了。

    马车缓慢行驶,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才停下来。、

    方朵朵一直都没睡,立马睁开眼睛,掀开车窗朝着外面看去,果然是已经到皇宫了。

    下了车子,找到施初微和纳兰雪,稍微沟通了下,于是大部队即将启程,前往避暑山庄。

    方朵朵明里暗里的提醒了好几遍,席煜还是稳稳的坐在马车上。

    感情现在连人话都听不懂了?

    方朵朵没好气的靠过去,推了推席煜,席煜看过来,顺势将她的腰身搂住,“对了,忘记跟你说了, 宫里邀请去避暑山庄,同样邀请了我。”

    很好!

    非常好!

    你这是忘记跟我说了吗!

    分明是故意的好吧!

    方朵朵气他这么逗弄自己,想挣扎挣扎不开,只能一路不再理他。

    虽然无法摆脱席煜,但席煜好歹和她一起生活了三年,有他在还能把安安理所当然的交给他带。

    方朵朵想着想着,气就消了。

    能避过容玄就行。

    从皇宫到避暑山庄,行了差不多三个时辰的路途,动了傍晚时分,才晃悠悠的到达。

    坐了一天的马车,方朵朵只觉得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地方是属于自己的。

    席煜先下车,把安安抱下去之后,又强势的把她给抱了下去。

    行吧。

    抱就抱吧。

    反正又不是没抱过。

    破罐子破摔的方朵朵,主动勾住了席煜的脖子。

    从刚出马车的那一瞬间,她就觉得似乎有一道强烈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下意识的去寻找,然后在人群之中,一下子看到了那个出尘的男人。

    容玄!

    方朵朵当时就揉了揉眼睛,应该是她看错了吧?

    再一次看过去,容玄非但没有按照她想象中的消失,反而就立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眼神如刀,让人骇然。

    他他他…他怎么来了?!

    难道也是收到了邀请了吗!

    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就应该早早的拒绝!

    坑爹啊!

    方朵朵不管不顾的下地,没有理会席煜,也不再理会容玄,闷着头领着安安就往前面冲。

    经过容玄的时候,安安喜出望外的叫了句,“容玄哥哥!”

    容玄和方朵朵,都是嘴角一抽。

    都说了不是哥哥!

    两个人再次不约而同的内心吐槽!

    “走了!”察觉到容玄朝她看了过来,方朵朵没法再待下去,连拖地拽的带着安安离开。

    因为到达山庄的时间,并不算早。

    所以今晚基本上以休息为主。

    客房是早就安排好的,方朵朵被小厮引到客房后,就钻进了房间。

    安安瞟了一眼房间,就蹦蹦跳跳的出去玩了。

    方朵朵没理他,吩咐小厮照看好之后,便像是死猪一样的躺在床上,开始思考人生。

    老天爷你丫玩我呢是吧!

    想躲容玄和席煜,她才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

    结果到了这里来,发现容玄和席煜也跟随而来,就像是甩不掉的小尾巴。

    真心好绝望。

    到现在她也闹不明白,搞出来的这么一趟奔波有什么意义……

    床上翻来覆去打滚了几圈,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害怕在饭桌上闹出尴尬的场面,方朵朵主动提出不去吃饭了。

    然而很快这个计划被破坏。

    席煜不允许。

    推开门,走进来,拎起她,一路带到了饭桌前。

    她看看空着的位置,一脸的生无可恋,真是怕什么了来什么!

    容玄身边还有空位,其他都是满的。

    显然席煜对于这样的座位安排也不满意,他皱了皱眉,走过去,把她丢到远离容玄的位置上,自己坐在了容玄身边。

    “……”方朵朵现在只想当个安静的透明人。

    至此,她以为总算尘埃落定,应该可以好好吃饭了。

    事实证明,她果然还是图样图森破。

    众人落座后,容玄忽然站起身,走到方朵朵身旁的纳兰雪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纳兰雪眉头微蹙,过了两秒后,微微一笑,居然和容玄换了位置!

    方朵朵嘴角的微笑不想保持了,她有一句脏话现在就想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