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36章 容玄,老娘不怕你!

高频彩网上投注

    熙熙攘攘的街道,人头攒动。

    安安抬头看过去,来来往往的人,形色各异,没有一个是熟悉的面孔。

    他个头小,很快就被人群给湮没。

    入目所见的,全部都是清一色的长腿,看得他头晕眼花。

    完蛋了。

    如果迷路的话,娘亲肯定会着急,煜爷也会为自己担心的。

    安安眉头紧紧的蹙着,他在努力回忆刚才过来时候的道路。

    试图再往回走一遍,这样说不定,就会回到最初。

    想法是很美好,并且逻辑上十分合理的。

    可悲的是,他一路各种拐来拐去,现在根本记不清楚,到底拐了几条街,沿途都有些什么。

    那些商贩,看起来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安安不敢问人,因为娘亲曾经告诉过他,在外面就算是迷路了,也要装作很认识路的样子,这样才不会被人一眼看穿,从而把他给拐跑。

    对了,专门拐跑小孩子的人,娘亲说叫人贩子。

    人贩子很坏。

    安安这会的小脑袋瓜子里面,倒是想到了方朵朵的吐槽。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被几双眼睛盯上了。

    在街上来来回回的又走了几圈,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安安气馁的揉着小腿,彻底迷失了方向。

    要不,他找个地方坐着等着,等娘亲发现他不见了的时候,肯定会来找他的。

    安安为自己的智商点赞。

    他看来看去,相中了一个府邸的正门口台阶。

    那台阶一看就知道是上档次的,和他们家里的院子台阶,像是一种材质的。

    不管到底是不是同一种,反正现在安安觉得异常亲切。

    他走过去,撅着小屁股坐下来。

    刚坐下没多大会,身前却被几个男人给挡住。

    男人长相各异,没一个比他长得好看的,不客气的说,一个比一个丑。

    安安是个颜狗,扫了一眼,没什么兴趣。

    几个小地痞瞥见,他那不屑的小眼神,来了兴致。

    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上前一步,双手叉腰,扬着下巴,问道,“小弟弟,你一个人坐这干什么?你是不是迷路了?这样吧,我们哥几个,亲自把你给护送回去怎么样?”

    安安想都没想的冷哼,断然拒绝,“不需要。你们长得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哥几个一听这话,来气了。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的?”

    “小小年纪,我看好好教训教训你才是!”

    “信不信哥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众人纷纷放狠话。

    换成是一般的小朋友,早就吓得哇的一声哭出来。

    可安安神态自若的道,“我娘亲说了,你们是大人,大人欺负我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嘿哟喂!”之前的尖嘴猴腮简直被逗笑了,“你小子还挺有意思的!可你迷路了,就这么坐着也不是个办法啊!不如让我送你回家吧!”

    “你们刚才不是要收拾我吗?”安安疑惑的道,“现在又对我这么好,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尖嘴猴腮的男人,没想到这个孩子三岁逻辑这么清楚,一时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我们能有什么阴谋啊!”尖嘴猴腮的人,下意识的道,“我们就是做点好事!”

    “不信!”

    “这小子!行了!别跟他废话了!一个三岁的小毛孩,这都多大会了还没拿下来。”身后的大胖子,粗声粗气,十分不耐的道,“直接掳走吧!”

    “你们果然是人贩子!”安安从台阶上爬起来,异常愤慨的道,“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

    他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往后面跑。

    没跑几步,砰的装上一条坚硬笔直的大长腿。

    安安被撞的眼冒金星,昏昏然的抱住大腿,抬起头一看,这张脸好像有点熟悉。

    “是你!”他想起来,这就是昨天的那个公子。

    他还抱过他呢!

    容玄低头,将他拎到身后,没有回话,犀利的视线看向那几个地痞,“我的地盘上你们也敢撒野,等下我叫人帮你们松松筋骨!”

    此话一出,带头的那个尖嘴猴腮,立刻扑通一声跪地求饶。

    容玄的名声,是这两个月才忽然兴起的。

    都说他行事风格十分凛冽,手段残忍,冷漠无情,就连京城的地头蛇老大,见到容玄都客客气气的行礼作揖。

    最初的时候,他们自然是不相信的。

    后来上个月,就在这片地上闹了点事,结果当天晚上一个个被打的鼻青脸肿。

    想到那一晚被支配的恐惧,尖嘴猴腮的身体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容公子!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请您这次放过我们!”

    “今晚如果你还留着命的话,再来跟我求情。”容玄说完,就拉着安安转身进了府邸。

    他的大手,轻轻的包裹着他的小手。

    安安偏过头看了眼,觉得很舒服,嘴角也勾了起来。

    进到府邸里面,容玄带他进了正厅。

    “他们有没有弄伤你哪里?”前脚刚踏进去,他便一改在外面的冷酷肃杀,温柔的问,“你呢?哪里不舒服?”

    安安看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摇了摇头,“没有。我很好。谢谢你!”

    听着这声谢谢,容玄的心头十分不是滋味。

    不过,想到他年纪小又不懂事,他很快又释然。

    揉了揉他的小脸,“没事就好。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你娘亲呢?”

    安安拍了拍小腿,没有回答,先是恳请,“我能坐下来吗?走了好久,有些累。”

    “可以。”他忍俊不禁,问他,“饿了没?要不要一边吃一边说?”

    “好啊!”安安笑眯眯的点头。

    虽然说娘亲教育过他,在外面的时候,要对陌生人防备个心眼。

    可他看着这个男人,那张脸就让他十分喜欢,所以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可能会是个坏人呢?

    而且刚才他还救了自己呢!

    安安在心中嘀咕片刻,主动的把容玄划分到好人的行列之中。

    俨然已经忘记,昨天听闻容玄造谣方朵朵时,他当时有多么的义愤填膺。

    容玄吩咐下去没多久,满满的一桌子饭菜就已经准备好了。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好看的甜点和饼干,花样比家里的还要多,还有各种时节的水果。

    总之,安安现在看着饭桌,觉得一切都是极好的。

    “吃吧?”容玄笑着催促,安安说了句那我就不客气了,然后便闷头吃起来。

    他是真的饿坏了。

    容玄在旁边看着,时不时的给他夹菜。

    看着那张酷似自己的小脸,嘴巴里面塞满了食物,他勾了勾唇,眉眼都温柔几分。

    安安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他的伺候。

    等他吃饱了,容玄又给他盛了碗汤,安安边喝汤边说道,“唔!好好吃!谢谢你!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容玄。”他说。

    安安点了点头,“我记住了,容玄大哥,你今天对我的好,我会告诉我娘亲的,到时候让她来谢谢你。”

    让方朵朵来感谢他,是可以的。

    只是“容玄大哥”这个称呼,让他很蛋疼。

    “你不用叫我大哥。”容玄皱着眉纠正。

    “那怎么行呢?”安安坚持道,“我叫你什么好呢?”

    叫爹!

    容玄没好气的想,见他还在纠结,所以主动转移话题,“你娘亲呢?”

    “裁缝铺呢!”安安说,“对了,我要有个新父亲了,就是昨天见到的煜爷。”他托着腮道,“我可能以后就要叫席永安,而不是萧永安了。”

    “……”容玄的内心是崩溃的。

    “说起来,你和我那个从没见过面的爹名字有点像,我爹叫萧景玄,你叫容玄,看来我们很有缘分!”安安又自顾自的道。

    他虽然性格外向,但还不至于见到陌生人就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对着容玄,大概是两个人真的有缘吧,他总是觉得很亲切。

    容玄听着他的话,抓住重点的问,“为什么你觉得你会有个新爹?”

    “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安安立刻贼兮兮的道。

    “……”容玄点头,心说你小子戏还挺多,这警惕十足的表情,取悦了他。

    安安四下看了眼,从椅子上跳下来,他跑到容玄身边,扯扯衣袖,“耳朵过来点。”

    容玄照做。

    他身上的奶香气传来,还有方朵朵身上那常年不变的清香,一并萦绕在他鼻尖。

    容玄的眸色微深。

    “昨天回去的路上,我看见煜爷亲了我娘亲的嘴巴,还有哦,昨天晚上他们是一起睡的。我今天早上,看见我娘亲满脸通红。”安安又压低了几分,十分严肃的道,“娘亲说不让我告诉别人,你可不要乱说哦!”

    安安说完,就颠颠的回去喝汤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容玄彻底阴沉下来的脸色。

    很好。

    方朵朵。

    容玄存了故意要留安安的心思,因此等他吃完饭,特意带他玩各种各样新奇的小玩意。

    到了晚上,下人来报,说是方朵朵正在满世界的找儿子。

    容玄让人把安安在府上的消息传给方朵朵。

    气定神闲的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方朵朵气鼓鼓的来了。

    一看到容玄,她就想炸毛,加上醉意还没完全过去,晃晃悠悠的来到跟前,二话不说照着容玄就打过去。

    容玄闻到了酒气,皱眉,拖住她的手腕,然后对安安说,“你先在这里等你娘亲,我和她有事要说。”

    说完,为了阻止方朵朵的抗拒,他直接打横抱起她。

    两个人进了房间。

    “容…容什么狗屁玄!”方朵朵皱着眉头,大放厥词,“我…我告诉你!你把我给放下!老娘…不!不怕你!”

    “不怕?”容玄笑,直接把她丢到床上,“马上你就怕了。”

    话音未落,他忽然猛地铺上她,紧紧的压在她身上,然后在方朵朵震惊疑惑之中,他低头,狠狠的吮吸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