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34章 朵朵,我们试一试吧

苹果彩票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

    方朵朵和席煜刚进火锅店那会,就频频吸引众人的视线。

    他们两个人,一个长得妩媚漂亮,另外一个则是清冷出尘。

    并肩走在一起,让人挪不开眼球。

    加上身边还有安安,实在是可爱的紧。

    后来掌柜的对他们的态度,大家隐隐约约知道,这是火锅店的老板和老板娘,以及他们家的小公子。

    正一个个的感叹,人家这才叫人生赢家之际,谁想到居然出了这种事。

    峰回路转。

    枯燥的生活,就是需要这样的八卦来当茶余饭后的谈资。

    因此,当听到容玄的话时,一个个不甘示弱的竖起了耳朵。

    甚至有些夸张的,已经从座位上起身,来到他们的饭桌旁边,近距离围观事态发展。

    眼看着周边围着越来越多的人,方朵朵简直气急败坏。

    这个容玄,实在是太可恶了!

    昨天就已经领略了他有多贱,没想到今天的贱更上一层楼。

    果然没有最贱,只有更贱。

    方朵朵怒气冲冲的瞪着他,漂亮的眼睛里,恨不得喷出火来。

    该死的男人!

    居然敢玷污她的名声!

    是可忍,孰不可忍?

    方朵朵柳眉倒竖,不客气的开口攻击道,“你别胡说!公子造谣全靠一张嘴,我可是个女人家,你这样针锋相对,毁坏我的名声,此等心机,简直太恶毒了!”

    她抓过来一旁的席煜,亲昵的勾住他的手臂,“我有夫君,也有儿子,一家三口十分幸福,如果公子眼红嫉妒的话,我奉劝你,把心思放在找女人身上,而不是来造谣我!”

    方朵朵的表情严肃,眉头紧蹙,一字一句铿锵有力,让人不由得深信不疑。

    上一秒钟还满怀狐疑,正准备对她指手画脚的人,听完了她的陈述,立刻又忍不住的调转了风向。

    议论声越来越大,两个人都没有丝毫的退缩。

    他们静静的看着对方,漆黑的眸子里,情绪深不见底。

    方朵朵的下巴微扬,姿势亲昵的靠在席煜怀里,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捏着安安的小手心。

    此刻的安安格外给力,冲着容玄一阵吹胡子瞪眼睛。

    可爱又可气。

    容玄静默片刻后,古井一般的眸子,忽然有所波澜。

    他懒懒的勾了勾唇,看起来邪里邪气的,散漫又促狭,“既然姑娘如此态度,那我就只当昨天都是我的一个梦境,对姑娘造成的困扰,特意向姑娘赔罪。”

    “拜托!”方朵朵听着他不怎么情愿的口吻,执意要追究到底,“昨天不仅仅是你的一个梦境,还是你一厢情愿的梦境。”

    “是么?”容玄微微蹙眉。

    小东西伶牙俐齿的。

    现在真是一点亏都不愿意吃啊。

    一定要坚持到底的纠正他,忘恩负义的混蛋。

    容玄暗暗腹诽。

    方朵朵见他面上的表情几经变化,哪里猜得到他在想什么。

    她挺直了腰板,视线在围观众人脸上一扫而过,深吸口气,解释说道,“昨天我不小心将你错认成我的一个故人,我与故人已经三年多没见,因此,单单是从背影来看,自然有些激动。激动之余不小心冲过去抱住了您,不是故意的,况且,我已经向您道歉了,你又何苦追着我不放?”

    “你道歉我就要接受吗?”容玄眉头微微一挑,“你问过我想要的是什么了吗?”

    他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

    作为旁观者的热心老百姓,都有些看不过去了,纷纷出声指责容玄。

    看到势头的改变,方朵朵很满意。

    她是故意这么引导舆论的!

    火锅店是她的,身为老板娘闹出点什么负面消息的话,火锅店的盈利肯定会受到影响。

    她没有想到的是,容玄居然说了这么一句不讲道理的话。

    简直是有如神助!

    哈哈哈哈这个大二b。

    方朵朵心里乐开了花,也不介意和容玄再多说几句废话,反正现在她是站在舆论的上风。

    “好!”她保持优雅的微笑,“那我想问问你,你想要的是什么?”

    “你抱了我,让我抱一下。”容玄郑重其事的提出要求,“那这件事就算揭过去了。”

    方朵朵面上的笑容凝滞。

    容玄果然一点都不按照套路来,让她防不胜防。

    她抿了抿唇,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开口的时候,席煜忽然拉过她的手腕,“走了。”

    方朵朵一怔,周围的人也是一怔。

    走什么走啊?

    这件事情还没有解决完呢。

    席煜冷漠的眼神在容玄身上扫了一眼,平淡的语调,一如往常的道,“抱就不必了,公子既然不愿意揭过去这一页的话,那就不必揭过去了。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我便是,我席煜的女人,我还是能够罩得住的!”

    在众人一片惊艳无比的目光之中,方朵朵被席煜带走。

    安安忙不迭的,迈着小短腿颠颠的跟在身后。

    过了片刻后,他又回过头来。

    容玄正眉目带笑的看着他。

    那笑容很淡。

    安安的眸色微微一动——不好,好像有点心疼他。

    他抿了抿唇,看了眼已经远走的娘亲和煜爷,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又走回了火锅店里。

    来都容玄的跟前。

    “我替我娘亲抱一下你可以吗?”安安歪着小脑袋,满是狐疑的问道。

    他并不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会不会为难他,可就像是冥冥之中的指引一样。

    有些事,他觉得一定要做。

    比如说现在,和眼前的这个男人说话。

    容玄忽的就笑了,看着这张俊俏又眼熟的小脸,他半蹲下身,耸了耸肩,“来吧。”

    男人身上的气息很好闻。

    干净、清爽、又霸道无比,几乎在瞬间就能攫取住他所有的感官。

    安安深深吸了口气,小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下,“我抱也抱过你了,那么你今后就不许再生我娘亲的气了。听见了吗?”

    奶声奶气,又带着弱弱的威胁和警告。

    他忍不住又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皓齿,使得那张英俊的小脸,更是好看迷人。

    从他怀里退出去的安安,见到这样的他,心头忍不住的嘀咕。

    看来他的小本本上要再添新名字了。

    面前的这个男人,好像长得也比他好看……

    “好了,你不去追你的娘亲吗?”容玄不知道小家伙在想什么,不过看他那呆萌的模样,也知道是走神了。

    男人声音好听,将他拉回现实。

    安安想到已经走远的娘亲和煜爷,忍不住哎呀一声,拔腿就跑。

    容玄看着他的背影,那两只小短腿,可爱的紧。

    担心他走丢,容玄立刻付了银子,紧追不舍的跟在身后。

    直到远远的看见他被方朵朵拉在手中,他才松了口气。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快到夏天了,晚霞将天边照的一片金黄,绚丽夺目。

    他还记得八年前的夏天,和方朵朵初见。

    她不过才十三岁,小小的一团,怯怯弱弱,不敢抬头看他,甚至不敢和他说话。

    有时候他故意嗓门大了一点,她就吓得浑身哆嗦。

    明明知道她胆子小,他却偏爱捉弄她。

    最过分的是,他把她锁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听着她从抽抽泣泣到嚎啕大哭。

    那时候他就想,这个小女人留着当他的宠物,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年少轻狂。

    当时不懂爱。

    再次见到她,已经是三年后了。

    那年她十六岁,眉眼不再稚嫩,多的是机灵,整个人身上洋溢着热情和生机。

    他性格沉稳,经历了那场大火,更是郁沉了不少。

    因为缺少什么,所以本能的朝着所欠缺的东西靠拢。

    他想待在她身边,想让痛苦枯燥的复仇之路,变得有些许不同。

    最初,或许紧紧是想要寻找个慰藉,来告诉自己,活着比死要有趣。

    意外的是,谁也不能保证爱情什么时候到来,他爱上了她。

    和她在一起的那两年里,是他所有精力都饱满丰盛、甚至可以说是到达巅峰的阶段。

    有时候明明很累,可只要一想到她,甚至能够夜奔十几里地,只为了抱着她睡。

    又是三年,这一回见面。

    她不认识他。

    这个结果是预料之中,却仍然有些失落。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蛮横闯入她的生活。

    否则的话,早在两三个月之前,他便到席煜的府上登门拜访,说明种种,他相信,那样是最便捷的方式。

    可……

    他拜托施初微和纳兰雪打听过她的现状。

    知道她曾经有多伤心欲绝,也明白现在的她,生活的有多么平静。

    因为什么都清楚,所以才更不会,不负责任的打乱她的步调。、

    爱让人盲目,也让人清醒。

    让人有时候闭着眼睛也敢往前调。

    也让人在面对心爱的女人时候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他不想伤害她。

    这次他有很长的时间,慢慢的走近她,慢慢的温暖她,慢慢的占有她。

    他有信心。

    就算她是席煜的夫人,那又如何!

    他想要的,一样会想方设法夺过来。

    况且,他不认为,方朵朵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他。

    ……

    而另一边的方朵朵,对容玄的心思,一无所知。

    她自从在火锅店里遇见了容玄,心情都不是很好。

    好在后来席煜哄着她,安安又懂事的安抚,才露出笑脸。

    陪着安安逛了不少的地方,直到两腿酸痛,腿肚子打颤,方朵朵连连求饶,安安才大发慈悲的放过她。

    不过却明说了,明天还要来。

    方朵朵一听,头大无比,为了安抚安安,只好先答应下来。

    上了马车,方朵朵死狗一样的靠在车壁上。

    席煜勾了勾唇,一言不发的将她的腿抬起来,放在自己长腿上。

    他纤长有力的手指,捏着她的腿肚。

    方朵朵理所当然的享受。

    安安闹了一天,疯起来精神头十足,现在休息,没多大会脑袋往她怀里一拱,就有点瞌睡。

    车厢里安静祥和。

    席煜给她捏完了一条腿,又换了一条腿,低沉又温柔的声音就是这个时候响起的。

    “朵朵,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他看向她,微凉的眸子里是不容置疑的坚定,“我们试一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