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33章 玩弄他的感情

PC蛋蛋网开奖结果

    到了第二天,因为要去京城,安安很早就醒了。

    三年来,这是他头一次出去这个宅子,因此显得十分兴奋和激动。

    他醒来之后,吩咐婢女将自己最满意的衣服穿好,然后又对着铜镜,看了老半天,最后问婢女,“我英俊吗?”

    女婢忍俊不禁,觉得他们家的小少爷真是很萌,连连回复道,“很英俊!奴婢再也没有见过,比小少爷还要英俊的人了!”

    “你撒谎。”安安瘪瘪嘴,“我见过两个。”

    “哦?”女婢挑挑眉,配合的追问,“小少爷说的是哪两位?”

    安安从铜镜面前挪过来视线,说道,“第一位就是煜爷,煜爷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是我见过这么多男子中,最好看的。”

    女婢点点头,无比赞同。

    他们家的煜爷,在容貌这方面,简直无可挑剔。

    不过她十分好奇,安安说的第二位是谁。

    “至于第二位,至今还没有见过活的。”安安托腮,回想起来他娘亲每次画的同一个男人,忍不住和人倾诉,“我娘亲画的那个男子,眉眼含笑,双目含情,论长相,论气质,都是极好的。我猜想,那十有**是我父亲。”

    女婢是一直都在府上伺候的,不仅听说过方朵朵和萧景玄的爱情故事,甚至还亲眼见过萧景玄。

    在听完安安的这句话之后,点点头道,“嗯。”

    “那真是我父亲?”安安立刻来了兴致,“是吗?”

    “……”女婢尴尬的忙甩锅,“这个你问奴婢,奴婢怎么好意思回答?如果小少爷好奇的话,你可以亲自问夫人。”

    “我不要。”安安挠了挠头,“我怕提起娘亲的伤心事,那样娘亲就会不开心,娘亲不开心,本少爷也不开心,所以就算我很好奇,还是不会问的。”

    他思绪捋的这么清楚,竟然女婢无言以对。

    好在安安还是小孩子,心思活络,这会已经颠颠的出门叫方朵朵起床了。

    方朵朵昨晚睡得并不好。

    这三年来,她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梦到萧景玄,哪怕梦到的场景,有时候更多的是痛苦不堪的。

    可昨天晚上,睡到一半忽然惊醒,醒来后回忆梦中场景,居然是容玄。

    这很不一般。

    她躺在床上开始思考人生,忍不住的又将容玄和萧景玄联系在一起。

    身形,容貌,声音……

    越是这么想,便越觉得烦躁。

    平心而论,容玄的身形和萧景玄的,十分相似。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昨天她也不会一时脑热,冲过去就把他给牢牢的抱住,搞得他以为她是个什么变态狂。

    至于容貌,初见不觉得相似,可只要一闭上眼睛,容玄那双漆黑的眼睛,便会出现在眼前。

    萧景玄的眼睛,看向她时候,总是含着笑意。

    可容玄的,就算是笑着的时候,眼底都会有一层薄薄的冰。

    乍看春风满面,实则拒人千里。

    方朵朵对他做了评价。

    容玄不是个简单的人,况且从萧景淳的话里来说,容玄心思很深。

    方朵朵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集,只想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小日子,然后等待萧景玄归来。

    翻来覆去挣扎到大半夜,她好不容易才睡着。

    结果安安就来捣乱了。

    方朵朵无奈的起身,让女婢放安安进来。

    小不点安安一进来后,就毕恭毕敬的行了礼,倒是让她的起床气没地方发泄。

    “过来。”方朵朵把安安叫到身边,“今天进京城,我们要约法三章,你要规规矩矩的遵守。如果你这次表现好的话,下次我还带你进京城,如果表现不好的话……”

    “娘亲放心!”安安乖巧的抢着说道,“安安不会惹麻烦的,安安如果不听话的话,娘亲就会不开心。安安想要让娘亲开心。”

    方朵朵看着缩小版的萧景玄,揉了揉他的脑袋。

    现在看来,和萧景玄在一起的日子,还是快乐多于难过,就算是现在他不在身边,还送给了她这么好的礼物。

    爱他很值得。

    “好,那你先出去等我,我收拾好就去正厅找你。”方朵朵将安安支走之后,就开始洗漱化妆。

    一刻钟后,她来到正厅,见席煜和安安正在吃饭。

    听见动静,二人齐齐转过头来,眸中皆是惊艳。

    相比较三年前,方朵朵如今出落得更加好看。

    她已经二十一了,褪去青春稚嫩,以前圆润的小脸,变得瘦削精致,三年前没有长开的五官,如今眉眼勾人,性感的红唇挺翘丰满,一举一动都是风情。

    在宅子里的时候,她从来都是不施粉黛。

    可今天,她这么忽然一上妆,真的让人挪不开视线。

    方朵朵被他们盯得有些难为情,皱了皱眉,“怎么…这么看着我?”

    她坐下来,立刻有女婢给她准备了碗筷,方朵朵接过之后,吃了几口,发现那两个人还是在看着她。

    “……”

    什么鬼。

    方朵朵一人赏了个大白眼,“你们两个,要吃饭就吃饭,别总是盯着我看!”

    “娘亲!”安安笑嘻嘻的道,“你今天好漂亮啊!”

    “你娘亲什么时候都很漂亮!”方朵朵黑着脸纠正他,立刻引得安安一个劲儿的点头配合,“是的是的,娘亲说的对,就是今天更漂亮!娘亲你今天怎么上妆了?”

    “……”

    方朵朵抿了抿唇,闷闷的道,“就是心血来潮。”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脑海中又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双眼底寒冰的眼睛。

    她暗暗咬牙,将容玄的脸从脑海之中赶走。

    安安还要再说什么,被席煜提醒了下要吃饭,于是顿时就被引导了话题。

    之后,三个人是一同乘马车去京城的。

    路上安安十分兴奋,扒在窗户旁边,左看看右看看,见到什么都觉得新奇无比。

    方朵朵没什么兴趣,一上车就开始睡觉,安安倒是拉着席煜,不停的说了一路。

    到了京城后,他第一个跳下车,席煜紧随其后,生怕他走丢了。

    方朵朵慢腾腾下来,揪住他的耳朵道,“再说一遍,约法三章,你可别忘了。”

    “没忘呢!一不乱跑,二紧跟娘亲,三一切都听娘亲的!”安安摇头晃脑的将约法三章背出来。

    方朵朵满意的拍拍他的脑袋,“嗯,行了,我们跟着煜爷去。”

    京城依旧欣欣向荣,席煜的产业,比起来三年前,发展的更加繁荣稳健。

    带着安安搭乘画船,在江上行驶了一段路,居然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正午。

    安安听说方朵朵的火锅店,嚷嚷着要去火锅店吃饭,对着安安,她没办法拒绝,三个人下了船,进入店里。

    没想到,居然一下子就又看见了昨天的那个男人。

    容玄。

    方朵朵的脸耷拉下来,因为容玄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他。

    容玄和几个朋友就坐在大厅,身边的人吹着口哨要让他看女人,他顺着视线看到了方朵朵。

    漆黑的眸子,微起波澜,很快又恢复平静。

    他笑了笑,方朵朵却索性无视他,和席煜还有安安一起坐到了身后不远处。

    “你确定不去包厢?”方朵朵看着安安,又问道。

    安安点点头,“确定!娘亲你看大厅多热闹!安安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

    他奶声奶气,又可怜巴巴,让方朵朵忍不住同情。

    说起来也是,和平常的孩子不同,他一出生,就是待在宅子里面。

    从来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三年里看到的都是差不多的人和脸。

    方朵朵想着,在这种情况下,容玄应该不会乱来,于是便答应下来。

    掌柜的见老板娘来吃饭,自然招待的十分热情,各种服务到位,又是拍马又是溜须,不多时就惹得整个店里的人,频频朝这边看过来。

    方朵朵嘴角一抽,她并不想吃顿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于是把掌柜的赶走了。

    谁知道刚赶走一个,却又来一个。

    那人倒是也不拘束,大摇大摆走过来,十分自来熟的坐到了安安身旁。

    他的手搭在安安肩头,冲着她咧唇笑,“姑娘,咱们又见面了!”

    方朵朵皱眉,上前将他的手从安安肩膀上拿下来,然后用力一甩,不悦的道,“这位公子,我们认识吗?”

    很好。

    装不认识他。

    容玄笑着收回手,身子微微向前,缓缓的道,“看来姑娘记性不好,不如我再帮你回忆一下?”

    说着他一把抓过方朵朵的手,按在自己腰上,“你昨天还摸过这里呢!”

    “你放手!”这人没脸没皮,行事又不按套路来,方朵朵有些生气。

    她的指尖触碰在他的腰上,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体温,偏偏他还故意将腰身往前挺了挺,方朵朵脸腾的就红了。

    “放手啊!”她用力的往回抽,可容玄牢牢的禁锢着她。

    方朵朵气急,另一只手直接照着他的脸上扇过去,就在这个时候,横空出现的一只手将她拦下,又轻巧的使力,方朵朵便被席煜带进了怀里。

    席煜面色很冷,漠然的看着容玄,“找我夫人有事?”

    夫人?

    上一秒钟还笑意盈盈的容玄,片刻间眸色冷下来。

    即便他还是笑着,可周围的人,都能够感觉到,一种可怕的低气压正在逐渐支配着他们。

    半晌后,他似笑非笑的盯着方朵朵,“姑娘昨天还说要搬来府上和我一起住,怎么今天就已经成了夫人?难不成是在玩弄容某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