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31章 你唱首歌哄哄我

苹果彩票PC蛋蛋网上投注

    他不是萧景玄。

    方朵朵很快意识到,她冲动了,导致现在的处境,很尴尬。

    大脑空白了两三秒,随后她立刻松开手,迅速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讪讪的笑了笑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容玄皱了皱眉,看着她拘谨的模样,漆黑的眸底,有些许细浪。

    方朵朵没有看见,只顾着沉浸尴尬中。

    “是么?”容玄又开口,那微凉的嗓音,总是会让她的心跟着微微的颤抖。

    这个男人的声音,乍一听,和萧景玄的似乎差不多,但要是仔细分辨,还是有些许的不同。

    比如,他的更加低沉,更加稳重,像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后的沧桑和平静。

    方朵朵抿了抿唇,等脸上的滚烫散褪之后,才抬起头来,看着他回答道,“是的。不过我很好奇的是,这位公子,你为什么在这里居住?”

    “皇上赏我的。”他回答的理所当然,口吻有些倨傲,听得方朵朵心头不是很舒服。

    “赏你的?”她皱眉,“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所宅子,以前是隶属于七王爷萧景玄的,怎么会让你住在这里?”

    “萧景玄不是死了么?”容玄微微讶异,“照姑娘的理论,已经死掉的人,房子都不许别人住了?”

    一句话刺到了方朵朵的痛处,她迅速变换了脸色。

    和刚才的温柔不同,恬静的小脸上,瞬间敛去笑意,就连眉头都皱的更深。

    她声音冷冷的道,“你胡说!谁告诉你萧景玄死了的!我告诉你!你最好从这所宅子里面搬出去!”

    容玄看着眼前的女人,似笑非笑,“你让我搬我就搬?”

    “不然呢!”方朵朵柳眉倒竖,胸口的怒火熊熊燃烧着,她怒目圆睁,恨不得把眼前的男人给吃掉。

    没想到他长得人模狗样,结果这么差劲!

    “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这是皇上御赐的,你是谁?你凭什么让我搬?”他身子微微前倾,有一种好闻的甘冽气息。

    和萧景玄一样!

    方朵朵深吸一口气,觉得她一定是太想萧景玄了,所以才会不止一次的把这个男人,和他联系在一起。

    “好!”她勾了勾唇,毫不示弱的抬起头,看着容玄,“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搬不搬?”

    “不搬。”他从容不迫、十分优雅的回答。

    很好。

    很强势。

    很有胆量。

    “不搬那你就等着!”方朵朵撂下一句狠话,气鼓鼓的转身就走。

    谁知道没走两步,就被一股强劲的力量给拉住。

    她刚要开口,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退,直到撞上一个坚硬的胸膛。

    痛!

    这狗屁什么容什么玄的,看起来瘦的跟蚂蚱,怎么胸膛结实的跟铁一样?

    痛死她了!

    “松手!”方朵朵闷声说道,她不肯吃亏,反应过来后,抬起拳头照着他的脸就要打过去。

    结果未遂。

    容玄像是早就料到,她的下一步动作,此时微微一笑,迅速出手,大掌将她的小拳头,轻轻的包裹住。

    他欠揍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姑娘,动手就不可爱了。”

    谁他妈要可爱!

    老娘可爱不可爱关你屁事!

    方朵朵不悦的道,“你到底要干嘛!要是改变主意决定搬走的话,我可以原谅你的无礼!”

    她说着又挣了挣扎,男人手臂宛如铜墙铁壁,她竟然束手无策。

    方朵朵无可奈何的看着他。

    容玄微微一笑,“姑娘,看来你还不是很清楚眼下的状况。你进了我的宅子,对着我大放厥词,让我搬出去,不仅如此,还威胁我,到最后,你居然想轻轻松松的从这里离开?”

    听他说完,方朵朵一口气差点没噎死。

    什么意思?

    “你要讹我?”她警惕的皱眉,心里却暗道倒霉。

    没想到这个蚂蚱一样的男人,心思居然这么深!这么歹毒!

    不仅如此,嘴巴也这么坏!简直得理不饶人!

    方朵朵很清楚,私闯民宅什么的,确实是她不对。

    可这座宅子,分明就是萧景玄的,现在连他的尸体都没有找到,凭什么就说他死了?

    又凭什么,在不确定他死活的情况下,就这么把他的宅子送给了这个陌生的讨厌的男人!

    她不服气!

    容玄精致的眸子,半眯起来。

    方朵朵盯着他,四目相对,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浮上心头。

    不不不!

    这个臭男人不是萧景玄!

    方朵朵暗暗的道,萧景玄没有这么贱!

    “讹你?”他笑了笑,“那倒不必,不过你的到来,惹的我心情不好,不如你唱个小曲,哄我乐一乐?”

    我唱你大爷!

    脸这么大,谁给你的勇气?

    容玄说完,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怎么样?”

    “不怎么样。”方朵朵不给面子,她拍了拍他的胳膊,“我再最后说一句,放开我。实话跟你说,我是萧景玄的王妃,这所宅子,是萧景玄的,他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谁也不能确定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你占着他的宅子,这件事我会亲自找皇上说的!”

    “啧啧。”听完了这番话,容玄果然放开了她,好整以暇的双手环胸,上下打量她,“你的意思,你好像很厉害?”

    “你知道就好。”方朵朵整整衣衫,微微扬起下巴。

    “我好怕怕啊。”容玄忽然道,欠揍的口吻,分明就是在嘲讽她。

    这混蛋!

    简直贱出了三界之外!

    “怕就快点滚出去!关于这座宅子,明天我就去找皇上,你等着吧!”她冷哼一声,转身准备离去。

    虽然还没有更进一步的打交道,但这个男人很危险。

    因为……

    她总是会莫名的因他走神。

    这在过去的三年之中,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因此,才更加的让她感到不安,感到烦躁。

    “喂!”他在身后道,“不用明天了,赶早不如赶巧,我看今天我们就一起进宫吧!”

    容玄三步并做两步的来到她身旁,微微侧身,英俊又邪气的脸,冲她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

    “我并不喜欢,别人觊觎我的东西。”

    放你的屁!

    这宅子什么时候成你的东西了!

    方朵朵咬牙,什么容什么玄的,总是很有本事挑起她的怒火。

    “去就去!”她回应道,“我也不稀罕,别人住在我男人的房子里!”

    “那请吧~萧景玄的王妃?”容玄懒洋洋的调侃。

    胸口的火又烧得更旺了几分,再待下去,她一定会先炸了!

    方朵朵奋力的甩甩胳膊,故意做给容玄看,谁知道那男人却轻轻的笑了。

    他的笑声很轻,就像是心尖落下羽毛,痒痒的,让她情绪难安。

    危险的男人!

    方朵朵加快脚步,逃一般的走在前面。

    到了王府门口,她才想起来自己是步行过来的,没有轿子。

    正纠结着,容玄出来了,他目不斜视的路过她,走到马车旁,上车后,忽然探出头,道,“萧景玄的王妃,您这么尊贵的身份,怎么连个座驾都没有啊?”

    说着,他打量了下她的双腿,“感情王妃出行全靠两条腿啊?可以,很环保,很健康。”

    方朵朵想把他那张脸挠花。

    “王妃,那要不我先到皇宫等着您?”容玄调侃完毕,见她不回话,又主动的说道。

    “……”方朵朵保持微笑。

    从王府到皇宫,走路的话至少要半个时辰。

    “看来王妃不说话就是默许了。”容玄点头,“那我就先走了,和你一比,真是惭愧惭愧。”

    “……”方朵朵捏紧拳头。

    嗯,杀人要偿命,她要冷静。

    容玄关上车门,当真走了。

    方朵朵对着他远去的背影,一顿拳打脚踢,还是不解气。

    正当她愤愤然的时候,便又听见车轮骨碌骨碌碾压在石板路上的声音。

    抬头就看见,容玄又回来了。

    良心发现了?方朵朵心中嘀咕。

    容玄从车窗中探出头来,说道,“王妃你还是上车吧,我担心你中途跑路了,那今天私闯民宅的事情,我找谁说理去?”

    “……”方朵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棒。

    这位什么容什么玄,成功的打败了所有人,成为她见过的最贱的人,没有之一。

    方朵朵最后还是上了马车。

    起初一路无话,快到皇宫的时候,容玄忽然哎呀了一声。

    方朵朵原本就昏昏沉沉的困的点头,当即被他吓醒了。

    她气的瞪他,咬牙切齿问,“又怎么了!”

    “我忽然想起来,”容玄一脸质疑的看着她,“你说你是萧景玄的王妃,你有什么证据吗?”

    她笑,“这张脸就是证据。”

    “……”容玄成功一愣,“嗯,眼角有了细纹。”

    谁都别拦着她,她要打死这个贱男!

    不等方朵朵行动,容玄又道,“可我记起来,萧景玄好像是休了王妃,只有侧王妃吧?”

    “……”

    这位大兄弟,咱俩多大仇,你一定要刀刀戳我痛处吗?

    “怎么不说话?难不成你真被休了?”容玄又道。

    “……”

    “你说你都被休了,还管那是不是他的宅子。”容玄说着,装作不经意的把话题引到了别处,“你现在应该已经有了男人吧?这事别管了。”

    方朵朵脸黑的吓人,转过头来,“你怂了?这宅子是他的,我就会为他争取回来,你要是怂了,主动从里面搬出来,我们就不用去皇宫了!”

    “你这女人!”容玄道,“去就去!”

    正好这时,马车停了下来,容玄推开门率先跳下车,然后朝她伸出手。

    方朵朵斜他,无视他的手,自己跳下来。

    容玄漆黑的眸底,微微一动,收回手后,二人并肩进了宫。

    经过层层通报,约莫半刻钟后,他们站在了萧景淳的面前。

    萧景淳见状,一个头两个大,这两个人怎么一起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