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30章 姑娘,在下容玄

足球体育竞猜开奖结果

    下山的时候,马车有些颠簸。

    方朵朵紧张的扶住车窗,反观对面的席煜,则是一脸淡定,甚至还在闭目养神。

    这三年来,他的变化并不大。

    依然和以前一样,容貌出尘,寡言少语,不苟言笑。

    唯独在面对着安安的时候,会逗弄一番,那个时候,他沉静的脸上,会起一丝的波澜。

    方朵朵不是不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正是因为知道,才不能装傻充愣。

    她一直都说的很明白,珍惜他,才不愿意欺骗他。

    席煜大概明白,大概又不明白,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从来都没有搞清楚过。

    不过倒是听下人说,前两天,席煜去见了一个漂亮的姑娘。

    方朵朵反应很平淡。

    席煜的年纪不小了,如果能够找一个人陪着他,是一件美事。

    在经历了小小的颠簸之后,马车又恢复了平稳。

    方朵朵松开死死掐着车窗的手,镇定自若的理了理衣衫和头发,学着席煜的模样,开始闭目养神。

    从宅子到京城,少说要一个时辰的路途。

    她早上被那个梦境吓醒,便有些头晕,现在正好补眠。

    这一觉睡得不怎么踏实。

    没做噩梦,可姿势和场地都不合适,她的脑袋点啊点个不停。

    被席煜叫醒的时候,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起,就把自己的手放到了她的脸颊旁边。

    方朵朵嘴角抽抽,下意识的伸手擦了擦。

    她这个人睡姿还是一样糟糕,真不希望,在席煜的眼皮子底下,睡觉流口水。

    好在并没有。

    她悄悄的松了口气。

    “到了?”方朵朵感觉马车没再继续晃动,疑惑的问道,“我这是睡了多久?”

    “睡了一路。”席煜淡淡的回答。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闭嘴吧。

    方朵朵被席煜的答案给噎了一下,忍不住个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率先从马车上跳下来。

    她三年没有来过京城。

    京城的变化很大,和以前相比,这里更加繁华了,长达两年的战乱,并没有摧毁这座古老的城池。

    当年的那条商业街,依然和往常一样,人头攒动。

    站在街口,方朵朵一眼就能够看到自己当年的那个裁缝铺。

    白姨还在打点着一切,经历了三个朝代的裁缝铺,如今已经发展的十分好。

    每一个月份都有一大笔银子打到她的账户上。

    之前她攒钱想要离开萧景玄,谁想到命运弄人,到现在是萧景玄离开了她。

    似乎除了这么多的钱,她什么都没有了。

    裁缝铺很热闹,白姨后来给她写过信,说是请了一个裁缝设计师,整个铺子也有了专门的设计师,还有制作部,越发的完善和蓬勃。

    她早就说过,白姨是个很懂得经营的女人,时间证明了一切。

    在没有自己的情况下,她依旧能够有条不紊的让铺子发展到如今的规模,确实很厉害。

    和裁缝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萧景玄之前的赌场。

    在萧景岩还在的时候,强行给萧景玄安了一堆的罪名,也就是趁着那么多的罪名,萧景岩总算找到了借口,派人来把赌场给拆除了。

    结果在拆除之后,萧景岩又暗中找人,开了一家背后是皇家操纵的赌场。

    原先满载着她和萧景玄心血的那片赌场,消失不见,现在它的位置上,屹立着的就是萧景岩修建的那个赌场。

    果然,替换文件比删除文件更加彻底。

    删除文件,尚有迹可循。

    替换文件,无影无踪。

    这么想着,方朵朵有些失落,长长的睫毛垂下,阳光正好,在她白皙的脸上,落下一排排淡薄的疏影。

    注意到她情绪的变化,席煜虽然什么都没说,心里却像是镜子一样明亮。

    “过去看看吗?”他微微抿唇后,淡淡的问道。

    方朵朵深吸口气,笑着点头。

    火锅店的开业,还有一段时间。

    之前很久没有来京城,不来裁缝铺还说得过去,现在已经走到了跟前,却过而不入,就连方朵朵都觉得过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到裁缝铺跟前。

    相比较之前的几间房,现在已经又扩展了将近一倍,可以说是整个京城一半以上的衣服,都是在这家裁缝铺里面购买的。

    他们二人刚到门口,就听见有人议论纷纷。

    大多数都是对着席煜的盛世美颜,流口水的。

    毕竟裁缝铺里到底都是女人出没的多,看见席煜,很多姑娘的脸都红了。

    方朵朵斜了席煜一眼,朝他凑近了一点,立刻惹得席煜皱了皱眉头。

    她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踮起脚尖,小声的说道,“这里这么多的姑娘,你有没有看中的?有看中的我可以帮你说媒!”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脸颊。

    席煜的眉头微微一皱,敛了眸光,“不用了。”

    他淡定的拒绝,伸出手将方朵朵推到一旁,“进去看看。”

    切!

    不用就不用。

    方朵朵耸耸肩,就知道他会是这样的一种反应。

    席煜走在前面,正在忙碌的白姨,眼角的余光,似乎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进来,她偏过头看了一眼,意外地看到了方朵朵。

    “王……”白姨话说出口,才生生顿住,“夫人!你怎么来了?”

    说起来三年没见,情绪难免激动。

    白姨请方朵朵二人到包厢里,她给方朵朵斟了杯茶,便开始攀谈。

    主要内容无非是围绕着裁缝铺的,除此之外,少不了对方朵朵的一阵感激。

    “夫人,如果不是当年的你,就不会有现在的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表示感谢!谢谢你!对了!我每个月都有往你的账户里面存银子,你应该收到了吧?”白姨关切的说道。

    方朵朵虽然没有去钱庄看过,可她相信白姨的为人,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白姨嗯了一声,两个人便陷入沉默。

    相比较于三年前,方朵朵成熟了不少,话也少了许多。

    当初的那种活泼和不稳重,现在几乎在她身上不复存在。

    如今的方朵朵,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种从容。

    关于七王爷萧景玄的事情,后来她也听说了,都知道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是以前的九王爷萧景淳,当了皇帝,而当初一起起义的十二王爷,萧景蓝,是护国大将军。

    似乎除了七王爷,大家都过得很好。

    白姨想提一提这茬,然而看到席煜在方朵朵身旁,两个人时不时的偏过头,低声的交谈着些什么。

    她又将那些想说的话,全部都压回了心里。

    如果萧景玄一直不回来,方朵朵选择席煜,不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和方朵朵共事这么久,因为知道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所以希望她有一个不错的结局。

    接下来两个人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话,没过多久,就到了火锅店开业的时候。

    白姨亲自把他们二人送下来,并跟方朵朵道,“夫人以后有空,就记得多来店里面转转,这里永远都是你的!”

    “好。”她微微一笑,“还要麻烦你帮我多多打点,我现在有了孩子,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

    这话说的白姨一愣一愣的。

    她的视线,带着些狐疑的落到席煜身上,心里嘀咕,原来他们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啊!

    幸好当时自己没有多嘴乱说。

    白姨讪讪的笑着,很快调整好心情,和他们挥手告别。

    火锅店就在对街,方朵朵到的时候,店铺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新店开业,难免要放鞭炮。

    方朵朵捂住耳朵,还是被席煜一把拉进怀里。

    他微微俯身下来,温柔的将她的耳朵盖上,“会有些吵。”

    方朵朵嗯了一声,没有拒绝他。

    火锅店为了宣传造势,鉴于好事成双,所以开业前两天,大酬宾活动,全都是免费吃的。

    大家伙对于免费的东西,都十分激动啊,在开业典礼结束之后,全都一窝蜂的冲了进去。

    好在这个店铺够大够宽敞,方朵朵进去的时候,被请到了楼上。

    她也很久没有吃过了,嘴巴有些馋。

    掌柜见大老板来了,立刻好生伺候着,又是端茶又是送水,一顿火锅吃的十分惬意。

    方朵朵撑得肚子有点疼,在包厢里面待了会,才跟着席煜往家回。

    查不多出来一上午了,三岁的安安如今变得十分调皮,她要是晚回家的话,不知道那小子会不会上房揭瓦。

    二人下楼的时候,席煜收到消息,说要进宫一趟。

    他本来要让方朵朵跟着一起去的,方朵朵懒得动,直接打发他去了。

    席煜走后,她从火锅店出来,本来应该回府上,但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走到了以前的七王府上。

    意外的是,王府没有被拆,也没有被封,看样子似乎是有人在里面居住。

    谁会住在这里?

    方朵朵蹙眉,这是她和萧景玄的地方,当初萧景淳说特意为他们保留的,她没有搬回来,难道是……

    他回来了吗?

    这个想法,让方朵朵浑身热血倒流,她能清晰的感觉到,热血冲上头顶,几乎要让她爆炸。

    深吸口气,然后她大步流星的走进去。

    一路走过,并没有遇到什么下人,直到她来到后院,看见了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男人。

    那背影简直和萧景玄一模一样!

    “萧景玄!”她颤抖的叫出声,猛地冲到他身旁,不由分说的抱住他的腰身,“萧景玄!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就知道!”

    方朵朵把脸埋在他胸前,久久没有动弹。

    她担心这是一个梦。

    “姑娘,在下容玄。”低沉的男声,淡漠的响起,没有丝毫的波澜。

    方朵朵一怔,这声音,和萧景玄的很像,但却不又不像。

    她抬起头来,对上一张陌生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