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28章 永别

快乐赛车注册官网【pg123.net】

    方朵朵在房间里看护了会安安,一抬头,发现那两个人都不见了。

    她好奇的皱了皱眉,轻轻俯身,在安安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然后才悄悄走出去。

    重新关上房门。

    没了暖炉,外面的风毫不客气,吹在脸上,有些发僵发麻。

    方朵朵使劲揉了揉脸,有些迷茫。

    席煜的宅子很大,要找萧景玄,一个个挨着找下去的话,得到猴年马月。

    正好这个时候,有个下人从院子中经过,她把他抓过来,问道,“有没有见到萧景玄?”

    下人不是很懂的摇摇头,“没…没有。”

    方朵朵闷闷的松开他,没好气的道,“那你去忙吧!”

    她沿着走廊,四处闲逛,不知不觉中来到一扇半开着房门前。

    方朵朵喜上眉梢,心想应该是萧景玄在里面!

    她高高兴兴的猛地一推房门,脱口而出道,“萧景玄!”

    房间内的男人,意外抬头,见到是她,脸上露出和煦的笑。

    果然是他。

    方朵朵双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走进来,顺便把房门给关上。

    “你躲在这里做什么?”她走近之后,下巴微扬,没有注意到他手中的画卷。

    萧景玄将画卷收起来,笑着冲她招招手,“过来,朵朵。”

    “过去干嘛?”她故意问。

    “过来给我抱抱。”他嗓音低沉,房间里的光线柔和,在这种氛围下,说出这种话,蓦地就惹得她心潮难平。

    方朵朵翻了个白眼,“想抱我,那你就走过来啊!”

    “好。”

    他好脾气的答应,然后越过桌子,还没到跟前的时候,忽然伸出手,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

    萧景玄的手,放在她的头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

    “朵朵。”他低声呢喃,“你知不知道,我很爱你。”

    方朵朵一怔。

    他们两个人之间,尽管已经深爱如骨髓,但却很少说过这种话。

    虽说她性格外向,但不巧的是,情感向来内敛。

    唯独在床笫情动时,才会迷迷糊糊的说出来。

    萧景玄说的次数比她多,但总体说来,两个人都不擅长说这种话。

    “我……”她回过神来,耳朵悄悄的红了,“不知道。”

    “那我多说几遍,你就知道了。”他低下头,笑着在她耳边轻轻呵气。

    温热的气息,惹得她想要到处躲闪,可萧景玄在身后紧追不舍,他禁锢着她,让她无地方去。

    “萧景玄!”闹了一会,她没辙的佯装生气,“你别闹了!我要回去看安安了!”

    “你还有很多时间陪着他,现在先来陪陪我。”他说,漆黑的眸底,翻滚着细小的浪。

    “我才不要!”方朵朵挠他痒痒,“你就会欺负我!”

    她伸出手在他腰间挠了下,萧景玄忽然动作有些迟缓,方朵朵没注意,自顾自的跑出去很远,她笑着开门离开,房门砰的又关上。

    又疼起来了……

    萧景玄厌恶的皱了皱眉,这种痛感他还能忍受,只是为什么,要在他和方朵朵相处的时候。

    明明他们二人的时间,本就不多。

    他有些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想去追方朵朵,但现在这个鬼样子,让她看见,她只会更加担心的吧?

    他闭上眼睛,等这次的折磨过去。

    “喂!”就在这时,方朵朵又重新回来,她笑嘻嘻的推开门,见萧景玄正在躺着,便叫了一声。

    萧景玄慌了!

    他立刻睁开眼,见她回来,扯出一抹笑,“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担心被她看出端倪,他使劲捏着拳头,不想露馅。

    方朵朵靠在门上,“我只是觉得吧!你想让我陪你,那我就大发慈悲的陪陪你,你感不感动?”

    “感动!”他笑着道,“既然你来了,就过来看看这些画吧!”

    萧景玄试图转移方朵朵的注意力。

    话说出口,果不其然,她立刻朝这边走过来。

    萧景玄不动声色的擦了擦额头的汗,在方朵朵一边翻看着画卷的时候,他恢复过来,松开了拳头。

    “这些……”

    方朵朵惊讶无比的看过来。

    一口气连翻了十几副画卷,清一色的是人物画像。

    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清一色的是她的人物画像。

    她抿了抿唇。

    这里是席煜的宅子,这些话自然是他画的。

    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拿着这些画卷的手,都变得有些发抖。

    萧景玄看她可怜的小模样,轻轻的将这些画拿走,他把它们放到原地,笑着道,“这些画固然很不错。不过,没有我画的好看,朵朵,我给你画一幅,可好?”

    他的眼神很漆黑,很真诚,让她不忍拒绝。

    “好。”方朵朵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答应之后,两个人没有浪费时间,说做就做。

    在萧景玄的指挥下,方朵朵半侧着身子躺在软榻上,他则坐在书桌旁,稳稳的落笔。

    他的目光,没有一刻是不落在她身上。

    她同样也是,眼里只有他。

    认真作画的他,时而蹙眉的他,唇角上扬的他,还有额头出汗的他。

    方朵朵想到这里,觉得好奇,忍不住出声问道,“萧景玄,这种天里你额头怎么会出汗?”

    他懒懒的笑,从容优雅,还冲她眨眨眼睛,“在画心上人,有些紧张。”

    这个回答,简直没有一点点防备!

    她红了脸,暗骂他一大把年纪了还老不正经!

    萧景玄笑着回应,“你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萧景玄!”她磨牙骂道,他怎么没羞没躁的,什么都往外面说?

    她的脸都快烫死了!

    “嗯?”偏偏他故意云淡风轻的道,“你的确如此,在床上让我用力点,不要停。”

    “……”

    这天没法聊了!

    方朵朵鼓着腮帮子吹气,每当萧景玄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她就翻个大白眼,坚决不给他好脸色看!

    约莫一个时辰后,萧景玄总算收工了。

    “过来看看。”他放下墨笔,笑着对她道。

    方朵朵发现他最近很爱笑,他一笑,她就控制不住的也想跟着笑。

    他笑起来很好看,就像带着魔力。

    萧景玄的画工不错,或许仅仅是因为她对他充满爱意,所以看他无论是做什么,都是顶好的。

    “很好!我很喜欢!”她笑着称赞他说道,“以后每年我过生日的时候,你都要送我这么一幅画!”

    “好。”他点头答应,神色严肃。

    方朵朵见他模样,伸出手在他脸上狠狠揉了一把,“拉钩!”

    她伸出小拇指,在他眼前晃了晃,“敢不敢和我拉钩?你以后要是哪一年忘记了,我就让你跪搓衣板!”

    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萧景玄很想答应,哪怕她让他跪搓衣板他都愿意。

    “怎么?不敢了?”她长眉微扬,一脸挑衅。

    “怎么不敢?”略微沉吟后,他回过神来,和她拉钩。

    方朵朵高兴坏了,将萧景玄画给她的画收起来抱在怀中,然后跳起来,在他脸上亲了口,“萧景玄,谢谢你!”

    真正要感谢的,是你啊我的小女人。

    萧景玄捏过她的下巴,低头映上她的唇。

    因为安安的状况,加上外面萧景岩的人在追杀萧景玄,几个人商量后,决定暂时现在席煜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席煜破天荒的没有拒绝。

    有了大夫开的药,安安吃了三贴后,确实药到病除。

    恢复了以往的精神,方朵朵白天的时候,和萧景玄一起哄着安安玩,到了晚上,她就被萧景玄哄上了床。

    日子平静的过了三天。

    这三天里,席夫人没有在家,席煜也难得没有经常出现在二人面前,他们还算自在。

    这天早起,方朵朵醒的晚,见萧景玄不在身边,心知他应该是去看安安了。

    简单的洗漱完毕,方朵朵也跟着到了安安的房间。

    结果却见萧景玄倒在床上,似乎极度痛苦。

    而安安则被他放在一旁,睁着两个大眼睛,滴溜溜的转。

    “萧景玄!”她叫了一声,快步走上前去,先确认安安没事,便把萧景玄给翻转过来。

    他闭着眼睛,额头出汗,嘴里还在念念有词。

    方朵朵顿时害怕不已,又出声叫道,“萧景玄!”

    没有反应!

    她咬牙,狠狠的晃着他,忽然,萧景玄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眸子里,细小的浪翻卷起来,而后又迅速湮灭。

    见到眼前的方朵朵,萧景玄皱了皱眉,很快反应过来。

    他从容兀自的坐起身,揉了揉眉心,“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她语气很冷,“你刚才怎么了?”

    “做了一个噩梦!”他摇了摇头,“梦到你掉进了悬崖,我想要抓住你,但是却怎么也抓不住,我跟着你跳了下去,就在快要抓住你的手时,你被一只巨大的老鹰给抓走了!”

    他口气很稳,声调都很平,之前额头上的汗水,还有惨白的脸色,都消失不见。

    方朵朵心想,他应该只是做了个噩梦,便没有再追究。

    “你吓死我了!”她嘟囔了一句,抱起安安,“以后不许再这么吓人了!还有,梦都是假的,我就在这里,不会离你而去。”

    他将她的一只手放在唇边,亲了一口,“好。我相信你。”

    到了中午的时候,席煜府上来了个人,说是要见萧景玄。

    原来来人是十二派来的,那人和萧景玄说了几句话之后,萧景玄匆匆离去。

    方朵朵没想到,这次离开居然就是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