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25章 酷炫狂拽席爸爸

甘肃快3开奖结果pg999.net

    被席煜这么一提醒,方朵朵才意识到。

    她低头看眼,两只白嫩的小脚,确实挺扎眼的。

    不过,这好像也不能成为席煜抱她的理由吧?

    方朵朵努了努嘴,老老实实的说道,“你把我放下吧!我这就去穿鞋!”

    除了萧景玄的怀抱她十分熟悉之外,别人的,总觉得十分别扭。

    方朵朵的声音不算小,然而席煜却好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样,抱着她自顾自的走到软榻旁边,弯腰俯身,将她轻轻的放在上面。

    “……”行吧。

    都已经被人抱了过来,方朵朵不再矫情。

    只是应该道谢的,她绝对不会含糊。

    “谢谢煜爷。”

    听到这里,席煜抬起头来,漆黑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她,而后勾了勾唇,冷然笑道,“不必谢,你欠我的太多,光靠口头上的感谢,恐怕还不清楚。”

    方朵朵无语。

    他说的是事实,可好歹给她留点面子啊!

    她挠了挠头,不知道说什么的好,就在这个间隙,席煜蹲下身,主动的将她的鞋子拿出来,一手按住她的脚丫子,一手轻轻的将鞋子穿在她的脚上。

    ???

    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脚,婉言拒绝道,“煜爷…煜爷!这种小事怎么能够麻烦您呢!?您做起来多不顺手啊!还是让我自个来吧!”

    这会功夫,他才把一只鞋子给她穿好,很有感触的道,“嗯,是很不顺手。”

    “就是说啊!以后我的事情,还是让我自己来吧!我怕脏了您的手!”方朵朵没下限的谄媚着。

    “多练几次就顺手了。”他精巧的躲避了方朵朵袭来的爪子,开始给她穿第二只鞋。

    方朵朵并不想说话。

    反正说什么都会被华丽丽的无视。

    席煜把两只鞋子都给她穿好,才缓缓起身,坐到她身边。

    鉴于这位是土豪爸爸,方朵朵骨子里的谄媚属性,不经意的便全发挥起来。

    她机灵的给席煜腾出来地方,这才又把问题引回到最初,“那个…煜爷,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还有,您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饿不饿?”席煜顾左右言其他。

    方朵朵立刻摆摆手,“不饿不饿。我刚吃过,也不是很渴,就想知道,爷您专门来这里,是几个意思?能把我带走吗?”

    “带走需要点时间,不过我会尽快。”席煜一脸严肃的道,“现如今,你觉得除了我,还会有谁来救你?”

    话可不能这么说。

    方朵朵心里嘟囔,当着席煜的面,自然不敢开口。

    实际上,她把能够联想到的人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过,席煜会来。

    转念道,这人黑道白道上都有人,最有可能她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清楚楚。

    “萧景玄自身难保。”席煜淡淡的道,“你不用抱希望。”

    “哪里有你这样的?”方朵朵听他说萧景玄,心里就不是很舒坦,“你怎么连人家抱不抱希望都要管?谁都希望自己的意中人能够脚踏七彩祥云来救自己,哪怕意中人其实是只什么都不会的狗熊。连幻想的权利都给剥夺,煜爷,你也太过分了吧?”

    席煜沉默了下。

    半晌后,他轻笑着道,“我若是过分,你现在早就是我的。哪怕不是,你也是留在我的身边,哪会卷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最烦的就是和他说起,三个人之间的感情。

    方朵朵索性挥了挥手,赶他走,“你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我看山是他,看水是他。你看来是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却乐的沉浸其中。这件事情你不用插手帮我!我觉得我在皇宫里面带着挺好的!”

    “方朵朵!”席煜骂道,“你有没有良心?安安你不管了吗?”

    “那就麻烦你明天把安安也送过来,将我的筹码全部都暴露在萧景岩跟前,到时候一定会逼得萧景玄前来。萧景玄如果死了,你就更有机会了,不是吗?”方朵朵不客气的从软榻上起身,不退步的道。

    四目相对。

    一双平静冷漠,眼底覆盖着无尽的寒冰。

    另一双则清澈淡然,平静的黑瞳里满是狂野的细浪。

    半晌后,直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席煜才勾了勾唇。

    他转身往外走,没有任何波澜起伏的声调,“这种机会,我不稀罕!”

    “……”

    外面夜色浓重,寂静的四周,她的心反而更乱。

    对席煜说的很多话,全都言不由衷,她控制不住自己,就像控制不住对萧景玄的担心。

    只要有一天萧景玄不来,她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她很矛盾。

    一方面希望萧景玄藏得好好的,不要出现。

    另一方面又希望他会突然从天而降,将她带走。

    临睡前,这个问题还在纠结着她,方朵朵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觉得,嗯…她想要他好好活着。

    能够在她身边最好,那样她会很幸福。

    可如果做不到,那他在谁身边都可以,只要他开心健康就就好。

    抱着这样的想法,方朵朵沉沉睡去。

    第二天没有人来吵她,一觉睡到了正中午。

    正好赶在冬天,灰蒙阴沉,方朵朵朝着外面看了眼,以为还在清晨,正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觉,听见一道温柔的女声,在不远处轻声呼唤她,“方姑娘,已经晌午了,您要不要起来吃饭?”

    晌午?

    被提醒后,肚子配合的发出咕噜声。

    方朵朵从床上起身,懒洋洋的梳洗过后,打开窗户,意外的发现下雪了。

    还是很厚的雪。

    她不禁想到去年,同样的下雪天,和萧景玄一起打雪仗的场景。

    多么开心啊!

    “方姑娘,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您过来用餐吧!”女婢恭恭敬敬的说道。

    方朵朵到了前厅,才发现,萧景岩居然在。

    “皇上!”心里头对他讨厌的不得了,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方朵朵漫不经心的扶了扶身子。

    萧景岩坐在饭桌的对面,挑了挑眉,对她说道,“睡到现在才醒,看来方姑娘不认生,这皇宫倒是也适合你。”

    这话说得…很暧昧。

    皇宫适合我?萧景岩这是什么意思,想要让她搬到皇宫里面来住吗!

    即便是个小孩,都知道,只有妃嫔才能和皇上一起生活在皇宫。

    方朵朵看着萧景岩,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来一些端倪,然而他那张木然普通的脸,并没有什么波澜。

    她轻笑一声,“皇上说笑了,我这个人在哪都能睡的香,因为没有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那些心里有鬼的人,才会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萧景岩的眼睛下面,有一圈浮肿。

    显而易见,他的睡眠质量并不好。

    方朵朵的一席话,意有所指,萧景岩听得心头微颤。

    到底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不至于被人随随便便恐吓两句便受不了。

    萧景岩很快恢复情绪,若无其事的叫她坐下,一起吃饭。

    方朵朵高高兴兴答应。

    这顿饭吃的并不安生,因为中途,有人来报,说是席煜来了。

    萧景岩的眉头皱了皱,一脸不耐烦,“不是说了让他在御书房里等着,谁让他来这边的?”

    来报信的小太监吓得浑身哆嗦,跪在地上,磕磕绊绊的道,“是…是煜爷自个来的。拦也不敢拦!”

    “有什么不敢拦的!真当他有几个破钱,还就把皇宫当成他家了?”萧景岩没好气的骂道。

    小太监几乎整个身子都趴在地上,吓得脸脑袋都不敢抬,更是屁话不敢说。

    “行了行了!”萧景岩把筷子摔在桌子上,“把他叫进来!”

    不多时,穿着一身天青色的席煜便缓缓而立。

    他平静无波的眸子,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现状,没有跟萧景岩请安,反而独自踱步到方朵朵跟前。

    席煜不由分说的拉住方朵朵的手,紧紧的捏了捏,方朵朵的疑惑便停留在唇边。

    “怎么?煜爷大中午的过来,是想蹭饭吃吗?”身为皇帝后,谁敢冷落萧景岩啊,除了这个席煜。

    要不是因为他手上掌握的那个东西,萧景岩早就动他了!

    他对他不屑一顾的嘴脸,简直要让人抓狂!

    偏偏还得忍着。

    萧景岩阴阳怪气的哼哼,席煜很平静的说道,“蹭饭就不用了。我是来带走我的夫人的。”

    “……”萧景岩不想说话。

    “昨天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萧景玄休了她之后,我娶了她,她和萧景玄没有一点关系,皇上的记性应该不差。”席煜口吻淡定的说着。

    结果倒是惊得方朵朵差点跳起来。

    还好有他的手掌在暗暗使力,逼迫她不得已冷静下来。

    她什么时候嫁给了席煜!

    没有啊!

    不过可以猜到的是,如果萧景玄不来救她,只有席煜能把她带走。

    本来她是想要待在皇宫的,如果萧景岩没有说那句暗示含义的话。

    方朵朵抿了抿唇,决定配合席煜。

    她的手渐渐放松下来,席煜微微一笑,更进一步的将她抱在怀中。

    “这个……”萧景岩道,“朕自然记得,可是朕怀疑,你们真的成亲了吗?为什么成亲没有昭告天下?”

    席煜冷冷的笑,“我来这里不是向你解释我和她的亲事,而是我要带走她。皇上,饭吃饱了吧?那我就把她带走了。”

    他拉着方朵朵就往外走!

    酷炫狂霸啊!

    方朵朵心中激动无比,紧紧跟上席煜。

    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忽然道,“席煜!你就这么把她给带走了?”

    “不然呢!”席煜狂傲无比,“如果让皇上有什么感觉不舒服的地方,还请你自己调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