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22章 全都造反了

苹果彩票快乐赛车注册官网

    小二讲的绘声绘色,加入了不少夸张成分,听起来十分惊心动魄。

    听着的两个人心里更加清楚,现实的情况,一定比他讲的还要紧张,还要**迭起。

    京城里面现在一团糟。

    大家都反了。

    在萧景岩还没有登基的时候,就和老四各种不和。

    当时整个朝堂的人,无非就是分为两大帮派,一边是太子党的,另一边是四皇子党的。

    前前朝开始,立太子摒弃了立长立嫡的规矩之后,几乎每一朝都要上演夺嫡的大戏。

    因此,在最后的尘埃落定之前,太子和老四都是有相当大的几率的。

    结果到底还是萧景岩技高一筹,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太子不是白当的。

    包括萧景玄在内,都没想到他居然直接用了逼宫的手段。

    当时许多皇子都不服。

    更不要说有很大希望夺嫡成功的老四,他自然心生不满。

    萧景玄曾经得到过消息,说是老四原本打算在太子的登基仪式上搞破坏的,他满心等待,结果登基那天平安无事。

    事后,他猜测是太子早就做好了万全之策,老四不得已放弃。

    后来,萧景玄找人私下里调查清楚,果然和他猜想的不错。

    老四有个致命的缺点,凡事不到万无一失,是绝对不会行动的。

    太子清楚这一点,加以利用。

    在登基那天,太子爷在皇宫里面布置了超出三倍的禁卫军,来保障登基仪式的正常进行。

    一倍两倍的禁卫军,老四有把握。

    三倍就没了。

    因此机会就这么流失,太子登基成功,他不得已屈居人臣,俯首作揖。

    萧景岩成为当朝皇帝,并不意味着大家伙都彻底消停了。

    相反,非但没有消停,反而比以前更加活跃积极。

    老皇帝在世,统治秩序相对来说,十分稳定。

    新皇帝一上台,一切都在不断地磨合中,既然有磨合,就有差错。

    过去的三个月,矛盾层出不穷,虽然新皇帝勤于正业,不断派人处理。

    可制造麻烦,要比处理麻烦快得多。

    新皇帝忙的焦头烂额,老四得了机会,带着士兵冲进了皇宫,展开厮杀。

    “那可真是腥风血雨的一晚!”小二说起来,兀自心有余悸,“听说啊,厮杀了一晚上,隔天清晨就下起了大雨,然后皇宫里面当真是血流成河!说不出的惨!没有人能够知道,那天晚上究竟死了多少人,也没有人能够知道,那天晚上究竟改变了什么!!”

    “……”方朵朵瞥了小二一眼,冷着脸道,“没时间听你在这里煽情,最后的结果到底怎么样了?你赶紧说,别浪费姐的情绪!”

    小二被噎了一下,心说这位夫人您可真不上道!

    “最后皇帝还是皇帝,四王爷不知所踪……”小二挠了挠头,不确定的道,“总之所有人都说,没有看到四王爷的尸体,由此推测,四王爷应该是混乱之中逃走了。”

    听完小二说的话,方朵朵看向萧景玄。

    意外的是,他的神色居然十分平静。

    方朵朵的手伸过去,在他深邃如古井一般的眸子前,晃了晃。

    萧景玄将她的手抓在掌心之中,“怎么?”

    方朵朵挑了挑眉,“你怎么看?”

    小二也伸长了脖子,想要听听别人的见解,不想萧景玄直接挥挥手,把他给外面打发。

    “……”他磨磨蹭蹭不是很想走,结果换来方朵朵使劲瞪眼睛。

    “先吃饭。”萧景玄给她夹了道菜,声音柔软的宠溺着说道,“刚才不是你嚷嚷着饿死了?这会不饿了么?”

    知道他是担心人多嘴杂,鱼龙混杂,方朵朵难得没有反驳,听话的吃起来。

    等两个人都吃了饭,小二恭恭敬敬的把他们送回到房间。

    还想说几句恭维话,方朵朵毫不客气的关上了房门。

    幸好小二闪避的快,不然的话,鼻子绝壁难逃此劫。

    房间里有准备好的热水,萧景玄督促方朵朵去洗澡,方朵朵没有客气,匆匆洗过后,感到浑身舒坦。

    懒洋洋的躺床上,听着屏风后面传来的水声,她托着腮问道,“萧景玄,你准备什么时候回京城?”

    “明天到了祁镇先看看。”萧景玄说,“恐怕情况不容乐观。”

    发大水之前,针对祁镇爆发的瘟疫,其解药研究已经进入尾声。

    在带领镇民撤退之前,萧景玄就已经暗中派人,把那些药材和大夫先撤退到了安全的地方。

    如果没出意外,这会解药应该研制出来了。

    只是……

    解药是一方面,那些陷入疯狂的感染者,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

    萧景玄心事重重,洗过澡之后,回到床上,直接将方朵朵压在身下。

    “你……”方朵朵刚从已经困得眼皮打架,问了他几句后,便一直在打瞌睡。

    这回睡意倒是消散了一大半。

    萧景玄没有回应,而是直接低下头,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脖子上,还有不断向下的趋势……

    “你……”方朵朵的话淹没在他高超的技巧之下。

    迷迷糊糊之中,她仿佛听见男人低沉的笑声,“跟跟你证明证明,看看我到底行不行!”

    她下意识的瘪瘪嘴,又被另一阵袭来的快感给吞没。

    一夜贪欢。

    第二天早上醒来,她浑身痛的难以名状。

    反观萧景玄,神清气爽,面色红润,甚至眉眼都带着璀璨的星芒。

    联系到他昨晚的兽行,方朵朵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今天身子不舒服,要是赶路的话,你必须背着我。”

    “我们今天有马,放心,不会让你受累的。”萧景玄走过来,坐在床旁。

    他把一杯温热的水递给她,促狭的道,“昨晚朵朵受累了。”

    “……”方朵朵被闹了个大红脸,没好气的咬咬牙,“你说话就说话,挤眉弄眼做什么!”

    “勾引你。”

    “……”懒得跟他搭话。

    方朵朵起来简单地洗漱过后,跟着萧景玄下了楼。

    楼下不比昨晚上的热闹,人数寂寥,就连向来精神奕奕的小二,也趴在柜台上,脑袋一点一点的,一脸疲惫,困到不行。

    “小二!”方朵朵没客气的叫道,“还有早饭没!”

    “诶哟!”睡梦中的小二被吓了一大跳,魂都快丢了,恍恍惚惚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俊男靓女,大半天才道,“诶!有的!夫人您稍等,小的这就给您送上来。”

    边吃饭边询问了下他们的驿站,许多人一大早的赶路,早早离开。

    这也是为什么方朵朵觉得人少了很多的原因。

    她吃饭吃得慢,萧景玄率先吃完,也没有催促她,见她和小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主动给她剥鸡蛋。

    “对了!二位客官您二位昨晚是不是说要去祁镇的?”小二忽然想到什么事情,说道。

    萧景玄嗯了一声,朝他看过来,“怎么?”

    “二位如果不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还是不要去了!那个地方前段时间闹瘟疫,听说死了不少人!啧啧,所有的人都被关在城内,不死也得饿死。”小二又感叹上了,“对了,上次发大水,祁镇就是受灾最严重的的,沿途冲出来不少感染了瘟疫的人员,为了谨防瘟疫扩散,沿途有不少官兵在追捕。追到据说就是杀掉。”

    方朵朵抿了抿唇,她朝着萧景玄看过去。

    “所以没什么事的话,最好别去趟这淌浑水。”小二最后诚心诚意的建议到。

    萧景玄听完后,微微一笑,“好。”

    嘴上答应着,等两个人上了马,马儿的方向还是朝着祁镇。

    知道他就会不为所动!

    方朵朵坐在他身前,疾驰的骏马十分颠簸,她的屁股备受摧残。

    好在萧景玄的双臂横在她的身前,不至于她不小心从马上掉下。

    差不多经过了半天的折磨,两个人终于到了祁镇。

    和上次直到正门不一样,萧景玄这次带她走的是小路。

    说来也怪,这个时候的的大梁正是冬天,这小路居然是一片绿油油的森林。

    二人没有爬城墙,从茂密的森林里穿过,左拐右拐的进了祁镇。

    方朵朵紧随萧景玄身后,脑袋刚刚从森林里冒出来,朝着外面看了眼,惊讶的低呼道,“变化好大!”

    原本瘟疫爆发后的祁镇,可以说是一片混乱了。

    现在几乎称得上是一片废墟。

    萧景玄应了一声,朝着她伸出手。

    方朵朵挑挑眉,他的声音跟过来,“我拉着你,等下无论发生什么事,记得不要放开我的手。”

    “好。”她郑重其事点点头。

    萧景玄判断了方位后,带着方朵朵直奔西南方。

    虽然好奇,可她知道,萧景玄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行走了差不多一刻钟,他们在半山腰的一处小四合院前停下。

    院门虚虚的关着,萧景玄直接推开,拉着她走了进去。

    看到了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头。

    “王爷!”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开口道,“您……您回来了!”

    萧景玄只是点了点头,果断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瘟疫的解药有了吗?”

    几个大夫神色凝重,点了点头,却难掩面上的痛苦无奈之色。

    方朵朵暗道不好。

    解药研制出来,本应是好事,估计真的如小二所说的那样,不少感染了瘟疫的流民,早已经跑了出去。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天下恐怕要大乱。

    而……萧景玄作为负责任,肯定要被问责。

    心思飞快的转动着,约莫半个时辰,几个老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完,和她猜的不错。

    一群人陷入沉默。

    “王爷…您看怎么办?”其中一个老头心思繁重的问道,蓦地,他又想到什么,“对了,王爷,前两天从京城来了个找你的人。”

    方朵朵和萧景玄面面相觑,问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