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20章 提我的大刀来

pk10网上投注苹果彩票网【pg123.net】

    娟子的坦然相对,让萧景玄动容。

    因此,在娟子面前,萧景玄便把幽灵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她讲了。

    “他说那个轮回,他也不知道是生还是死。”他说。

    娟子忍不住嗤笑的道,“你相信他?我这么跟你说吧,他那个箱子里的药,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付出的代价,绝对不会是让你去帮他做三年苦力。”

    萧景玄眸色清浅。

    当初那个人提出来这个要求的时候,萧景玄还十分好奇。

    他救得是一条命,救命之恩,以这样的方式……

    还真是有点新鲜。

    如今得知了真相,萧景玄反而恍然大悟。

    娟子又继续道,神情说不出的无奈,“他说的不知道是生还是死,十有**是死,因为那里面的药,都是被诅咒过的,所以使用了药的人,同样也是被下了诅咒,至于如何破解,我并不清楚。”

    “那……”

    “这样吧!我去问问我师傅!在他陷进去之后,我和师傅就一直想要把他给拉出来,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个契机。”娟子说道。

    “好。”

    有一个希望,总比没有希望要好。

    萧景玄点了点头。

    …

    娟子和萧景玄聊了之后,心情并不是很好。

    接下来的话题,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娟子便打开房门出去。

    临走前,吩咐萧景玄说,“接下来再泡三天,然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虽然一直待在这小小的村庄,娟子的眼界却并不仅仅局限于此。

    单单看萧景玄身上的气度,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能够碰见他,治好他,这也算是两个人之间的缘分。

    至于以后,再看造化吧。

    娟子从房间里出来,意外的看到方朵朵居然还蹲在门口。

    一听见动静,她立刻跳起来,兴冲冲的就过来了。

    “你出来了?萧景玄呢?”她说着,便伸长了脖子,朝着屋子里看过去。

    看她那慌慌张张的模样,娟子瘪瘪嘴,“怎么?我不出来,难道你希望我睡了他?”

    “你敢!”方朵朵哼,“提我的大刀来!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就砍了你。”

    神经。

    娟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无语的轻轻的撞了撞方朵朵。

    “诶!”方朵朵叫道,立刻摆出一张警惕无比的脸,“你想干嘛!你要干嘛!决斗吗!”

    “……”娟子想骂娘,最后她还是忍了。

    按照对方朵朵的了解,如果她骂一句,那么方朵朵一定会骂十句,停不下来。

    “算了!”娟子呵呵道,“真不知道,萧景玄那么好的男人,怎么会看上你!?”

    “因为我美啊!”方朵朵摇头晃脑的说道,“难道他不看上我,还要看上你?娟子姐…真不是我打击你……您这样的,就算是有才华,也没人敢娶啊!”

    “可以。”娟子保持微笑,“萧景玄我不治了。”

    “不不不!”方朵朵立刻严肃的上前,十分郑重其事的道,“娟子姐你说的没错,萧景玄看上我这样的女人,绝对是眼瞎了,您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他啊!所以,你还是继续给他医治吧!”

    “……”

    方朵朵的墙头草特质,眨眼间展现的淋漓尽致。

    娟子算是服气了。

    她忍不住朝着方朵朵竖起大拇指,“你厉害!我不听你在这里叨叨叨了,你姐我还要去睡觉!不然明天怎么给你医治萧景玄?”

    “好嘞!那您去吧!”方朵朵恭恭敬敬,一脸谄媚的道。

    娟子转身之际,微微笑了笑。

    其实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也挺好的,萧景玄背负了太多,方朵朵这样吊儿郎当神经兮兮的性格,正好可以帮助他放松压力。

    她低下头,忍不住想到了那个男人。

    幽灵草……

    是被下了什么诅咒啊……

    方朵朵见娟子消失不见,才松了口气,然后一溜烟儿的跑进了屋子里。

    “萧景玄!”她看到他,十分严肃的道,“你们在里面说了什么啊?怎么这么长的时间哦,我在外面等的都快睡着了!”

    “她说她要检查我的身体。”萧景玄装作十分惶恐,心有余悸的道。

    方朵朵看他的脸色,好像不是装的,立刻皱了皱眉,冷哼一声,“那她有没有动你哪里?你告诉我,她要是敢碰你,等你好了,我跟她拼命!”

    她怒气冲冲,随时准备去和人打架的模样,惹得萧景玄笑意泛滥。

    温柔的眉眼,停留在她身上。

    萧景玄伸出手,在她肉呼呼的脸颊上揉了揉。

    “怎么……”方朵朵顷刻之间红了脸,声音软软的道。

    下一秒,萧景玄手上用力,立刻被他拽到了床上,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男人的声音,低沉柔和,从她头顶传来。

    “这么晚了,道路难走,就在这里陪我睡吧!”说完,他将她抱进怀里,然后给她盖上被子。

    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直到他温热的大手,抚摸上她的腰身,方朵朵才回过神来。

    轻轻的推了推他,“你身体还没好,别动手动脚的。”

    “朵朵这是在担心我?”萧景玄低声笑着。

    他的额头顶着她的,喷洒出来的热气,萦绕在她鼻尖。

    这样危险的距离,很容易就发生点什么。况且以前的时候,每每这样之后,就会迎来一场**。

    只要想想,方朵朵就红了脸。

    “你害羞什么?”她一直不吱声,萧景玄便看过来,难得见她害羞,顿时觉得有趣,“难道你是在想一些坏坏的事情?”

    “!!!”

    方朵朵发现,萧景玄变了。

    以前的时候,他的色胚总是直白的体现出来。

    反观现在,他居然学会了挑逗、勾引,故意说出来那些引人遐想的话。

    简直太坏了。

    “才没有!”方朵朵气得一口咬在他的肩头上。

    不知道是不是情绪激动,一下子用力过度,总之萧景玄立刻夸张的倒抽凉气。

    吓得方朵朵忙张大了嘴巴,慌慌张张的拉开了俩人的距离,而就在这时,一张俊脸压下来,很快噙住了她的唇。

    一吻方休。

    刚才的动作,已然使得萧景玄脑门上渗透出汗水。

    看着他惨白的脸色,方朵朵用手圈住他的脖子,小声的道,“睡吧,明天还要继续泡药浴。”

    接下来的三天,萧景玄还是泡在浴桶里。

    值得欣喜的是,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正常,到第三天的药浴结束之后,萧景玄已经能够轻而易举的将方朵朵抱起来了。

    “恢复的不错!”娟子看到后,满意的点点头。

    “嗯。”萧景玄话少,冲着她点了点头。

    方朵朵看着他的侧脸,觉得他越发坚毅,越发沉稳了。

    这一年多以来,发生了很多事情,萧景玄也不再是以前那个的他。

    值得肯定的是,他变得成熟、更有魅力了。

    娟子就在对面,将方朵朵的小眼神看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下,“差不多就够了,你一直盯着他的脸能开朵花来啊!”

    “要你管啊!”方朵朵努努嘴,却还是收回视线。

    这些天为了萧景玄,她在娟子跟前,当孙子已经当了很多次了,别提多憋屈了。

    终于盼到这一天,能够扬眉吐气,就连语气都猖狂起来。

    “切!”娟子不屑的道,“你们既然好了,过两天收拾收拾就离开吧!再待在我家吃饭,我都要被你们吃穷了!”

    说着,她指了指方朵朵,“尤其是你!吃那么多!”

    “……”这是事实。

    “而且诊金都没付!”娟子又补了句。

    方朵朵吐吐舌头,“是你看他长得好,主动要救他的啊!他刷脸就行了。”

    “呸!”

    她们两个人这边斗嘴过了好半天才消停,期间,萧景玄始终一脸疼爱的看着方朵朵。

    随后才回应娟子,“鬼医以后若是去京城,可以直接到七王爷府上找我,到时候送上诊金。”

    “诊金就不用了。”娟子双手背在身后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王爷答应我一个请求。”

    “请说。”

    “暂时还没有想到,等我想到了再去找你。”

    “好。”

    考虑到从这里回到祁镇,要走上一段时间的路程。

    为了让萧景玄恢复的彻底,他们又在娟子这蹭了一顿饭,又过了三天,才出发往祁镇走。

    当时祁镇发大水,方朵朵是抱着萧景玄冲到这里的,后来稍加打听,她居然被冲到五百公里外。

    就算是快马加鞭要回到祁镇,也是需要两天两夜的。

    谁叫这地方几乎是个与世隔绝,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知道了路途漫长,不可能一下子就到达目的地,于是两个人一边走一边休息,倒也算得上悠哉。

    他们是沿着大路走的,希望能够早点碰上驿站,步行实在是太累了。

    方朵朵接过萧景玄递过来的水,吐槽不已,“你说他们那个村子穷酸不穷酸,居然找不出来一匹马!我们现在走多远了,怎么还没有见到驿站?不会是今晚要在外面睡吧?”

    她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水渍掉在衣服上,湿了一片。

    把水壶递给萧景玄,方朵朵胡乱的抹了抹嘴巴,“累。”

    萧景玄喝了点水,将水囊背在身上,忽然走到她跟前,半弯下身子,“上来。”

    “???”方朵朵摇摇头,“不要了,你才刚刚恢复!我可不敢让你背!”

    “话那么多。”萧景玄漆黑的眸子看过来,“再不上来我就上了你。”

    “……”要不要脸啊这人,嘴巴这么坏。

    方朵朵磨磨蹭蹭的走过去,缓缓趴他身上,念念有词的道,“要是累的话就赶紧开口,不要死扛,我可不想到后面我还要扛着你。”

    “既然你对我的体力这么怀疑,不如今晚我们做点事情,证明一下。”萧景玄懒懒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