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19章 告诉我你身体的秘密

北京pk10牛牛线上投注

    虽然萧景玄苏醒了,但是特别虚弱,所以没多大会,他就又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觉。

    萧景玄这回醒来,特别会撒娇。

    要睡觉,也是要和方朵朵一起睡觉的。

    这个行为,毫无疑问的激怒了卷子,她黑着脸把萧景玄给骂了一顿,还是把方朵朵给赶了出去。

    房门关上后,方朵朵吹胡子瞪眼睛的。

    娟子简直是心机狗。

    把她关出来,结果却把自己给放进去!

    方朵朵气鼓鼓的上前去推门。

    娟子早就料到了,房门反锁,窗户也锁的严严实实。

    “娟子!你过分!”她在外面叫道。

    从房间里面,传来娟子得逞的声音,“别叫了!病人要休息!你再叫信不信我这就不给他治病!”

    “不是已经治好了吗?”方朵朵狐疑。

    “腻味泡一天就结束了?”娟子冷冷的嘲讽说道。

    方朵朵一怔,“那还要泡几天?我也可以让他泡啊!”

    “你知道怎么配药吗?”娟子十分从容悠哉的说道。

    得了!

    本来还想着来一把过河拆桥,现在桥没拆成,她还差点连河都过不去。

    方朵朵懊恼的哦了一声。

    眼下敌人还是过于强大,她一定要小心翼翼,切勿和她硬碰硬。

    “好嘞!那萧景玄就拜托娟子姐啦!我这就走!绝对不会再打扰你们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恋恋不舍的看着房门。

    萧景玄醒了过来,应该不会让娟子白白占了他的便宜的!

    她对他有信心。

    ……

    娟子站在房门旁,侧耳听着方朵朵离开后,松了口气。

    她双手背在身后,缓步来到大床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男人。

    啧。

    这男人长得真不错,细皮嫩肉就不说了,这眉眼,这鼻梁,这唇瓣,哪那都是极好的。

    说他是上天的宠儿,一点都不过分。

    她应该在发现他的那一会,就把他给上了!

    娟子有些后悔。

    转念一想,他当时身上的毒素,娟子就后背发麻。

    幸好没上,她喜欢健康的男人,可不喜欢这种身体里面乱七八糟的毒人。

    娟子皱着眉,看着萧景玄。

    他看起来没有什么精神,整个人蔫蔫的,但尽管如此,也不得不承认,她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的男人。

    尤其是这么俊,对她来说有着致命“吸引力”的男人。

    “喂!”娟子粗声粗气的说道。

    她靠近了一点,微微低下头看着他。

    萧景玄皱眉,从刚才这个女人和方朵朵的聊天之中,隐约能够猜到,这个女人的身份。

    是她救了他。

    萧景玄是个十分懂得感恩的人,更不用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虽说他并没有,被娟子别具一格的长相给下注,但她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挡在他眼前,和他分享她的美,萧景玄的确有点接受无能。

    不动声色的骗过头,视线尽量不去看她。

    娟子对于他的小动作,不以为意。,

    盯着萧景玄看了半晌,她脸上的神情变换不停。

    一会皱着眉头,一会恍然大悟,一会急急忙忙,一会又从容不迫,仿佛看透一切。

    “……”是

    萧景玄猜不透她的心思,也懒得猜。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方朵朵的小脸。

    在祁镇的时候,最后倒下去,他几乎以为,他再也见不到方朵朵乐。

    大难不死,这回又偶然得到鬼医的相救。

    萧景玄觉得,命运待他真的不薄。

    只是……

    人都是有贪心的。

    看到娟子,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幽灵草。

    虽然说还有三个月即将到来的那个幽灵草之劫难,无法预知,但总有可能试着降低风险吧?

    要不要询问一下鬼医呢。

    这么胡思幻想之间,静悄悄的屋子里,很适合他睡觉。

    萧景玄没有辜负,差点睡着的时候,被娟子一只手拍到了脸上。

    !!!

    什么情况!

    萧景玄猛然睁开眼睛,被拍的酸乏的鼻子,让他忍不住哀怨的看了娟子一眼。

    不巧这一眼被娟子捕捉到了,顿时发怒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还拍不得你了!别忘了!你的命还是我救回来的呢!我没让你以身相许,都算是放过你了!你居然还敢瞪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扒了!”娟子龇牙咧嘴的说道。

    萧景玄连忙投降,“知错了知错了!”

    见他认错这么快,态度还算可以,娟子的怒火稍歇,却还是装模作样重重的哼了声。

    随后见萧景玄没那么困,她拉了一张凳子过来,说道,“我问你几个事,你老实跟我说,我就继续给你医治,但你如果有一点敢欺骗我的话,那么你就这么着吧!”

    萧景玄不解的挑挑眉,不是很明白,她说的“就这么着”是什么意思。

    娟子没什么耐心,“你的身体里的毒素,现在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但还没有十分彻底。必须得继续泡上几天,才能彻底祛除。如果不彻底清理干净呢,那么这些毒素还会继续生长,到时候还是和以前一样,你彻底中毒。”

    她言简意赅的跟他解释了下,难免吐槽了句,“这是谁啊!跟你多大的仇恨,居然下这么霸道的毒,分明就是想至你于死地。”

    萧景玄没有回话。

    见他沉默,娟子知道,可能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于是也没有深究。

    “不过还好了,你比较幸运的,你遇上了我,多亏了你这张脸啊,不然我肯定不会救你。但是现在也一样的,你有了女人,我也不会跟她抢,只不过你得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秘密。”娟子说完这句话之后,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萧景玄笑,“我有什么秘密?”

    “你身体的秘密!”娟子挑衅的笑,“你要不要告诉我?”

    萧景玄面对调戏,也没有丝毫的慌乱。

    他温柔又优雅的笑了笑,“身体的秘密?难不成你看上了这具身体?”

    “正是如此!”娟子爽快的说道,“从我给你把脉来看,还有你这个人的身体状况探查,你之前应该有过重度烧伤。”

    她故意停顿到这里,勾着唇,看向萧景玄。

    萧景玄不吱声,她便知道,自己的猜测十有**是真的。

    “那场重度烧伤,足以让你死掉,可是你并没有。不仅如此,就连你身上都没有一点被灼伤的痕迹,所以……”她忽然站起来,两只手撑在大床左右两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萧景玄听完她的分析,“你既然已经都猜到我曾重度烧伤过,不妨猜测一下,是谁救了我?”

    “那个怪怪的男人?”娟子不屑的冷嗤,“他背着个奇奇怪怪的大箱子,里面有奇怪的药,你和他做了什么交易?”

    原本萧景玄便想要套一套她的话,没想到,这回娟子居然全部都交代了。

    他只是赌上一赌,并不指望,娟子就能认识那个男人。

    没想打,居然赌对了!

    一时之间,心情有点说不出的雀跃。

    “你认识他?”萧景玄问道,悄然压下声音里的喜悦。

    “认识啊!”娟子道,“他曾经是我的男人。”

    这是一个冗长的故事。

    娟子原先和那个男人是一对情侣,两个人一起拜师学医,师傅很看好他们两个人,因为他们两个人,各自擅长的不同。

    她的用药行医十分大胆猖狂,经常剑走偏锋。

    而那个男人,更多时候,是比较谨慎的。

    虽然师傅经常指导,让男人用药不妨大胆点,可男人不以为意,认为中药忌急躁,始终按照自己的法子来。

    时间久了,都没有出错,师傅也都不说了。

    毕竟人的性格不同,不能强求改造。

    一切都很平常的进行。

    直到有天他们两个人下山历练,遇到一个病人。

    那人身中奇毒,两个人当时对此都各有看法。

    娟子主张用狠药,男人则依旧主张循序渐进。

    那时候的她,已经在道上混出了名堂,被人尊称为鬼医,而男人却什么都没有。

    娟子知道,男人虽然嘴上不说,但他心里是要自尊的。

    她回味了一下男人的用药,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赞同让男人来医治。

    男人很高兴,医治的当晚便起了成效。

    但结局是悲伤的,第二天早上,病情急转直下,男人根本还来不及采用任何的补救措施,那人就撒手西归。

    当时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指着男人各种谴责,辱骂。

    男人连连道歉,不断的承认错误,可即便如此,也没有换来村子里的同情。

    在那之后,男人一蹶不振。

    不再学医,整天喝酒度日,甚至也不再和她说话。

    两个人开始争吵,起初是偶尔争吵,到了后来便是见面就吵。

    终于有一天,娟子发现男人不见了。

    等再见到他,他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巨大的箱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追上去询问他在卖什么,男人却压根像是不认识她一样,只是要和她用灵魂做代价,送她一味药。

    娟子当然拒绝了他,大骂他违背良心。

    两个人分道扬镳,越走越远。

    后来,男人行踪不定,却也混出了名堂,不过并不是像她这样,而是被人提到就变色的。

    他有很多本领,医术上解释不通,常理也解释不通。

    娟子称之为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