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15章 抱紧他

北京pk10牛牛线上投注

    发大水的那会,方朵朵正刚刚睡醒。

    昨晚忙到大半夜,她也跟着浑身腰酸背痛,萧景玄把她抱回来的。

    她记得,她央求着萧景玄一起睡觉,之后便没有了意识。

    等睁开眼睛,便听见外面一阵阵的呼号、尖叫声。

    她立刻清醒了。

    从床上起来,隔着窗户,看到原本许多人,到处奔跑,大声哭喊,一派惨淡。

    房门被人拍的砰砰作响,暗卫焦急的声音传过来,“王妃!王妃!快起来!大水来了!”

    所有的瞌睡,立刻变得烟消云散。

    方朵朵二话不说的打开门,门外暗卫早已经一身湿漉漉。

    他胡乱的抹了一把脸,“王妃!咱们快跑吧!往山上跑!王爷在那边等着!”

    “好!”

    方朵朵混在人群之中,拥挤着被人往前推。

    暗卫跟在她身后,眼看着她被人推得越来越远,索xing抓住她的胳膊,带着她一路飞奔。

    穿过街道小巷,拐过各种羊肠小道,他们两个人终于来到祁山脚底下。

    方朵朵已经累得直喘气,但她强忍着。

    直到两个人爬上半山腰,暗卫松了口气,方朵朵也才终于有机会,回头看一下,眼下的情况。

    民不聊生。

    山脚下不停的有人冲过来,甚至还能够看见,在冲过来的过程中,高大强壮的男人,一把推开瘦弱的妇孺。

    方朵朵的唇瓣紧紧抿着,拳头也攥的很紧。

    暗卫伸出手,拦在她面前,低声说道,“王妃,这个时候,你只需要自保。”

    她看了眼暗卫,又转过头去的时候,那个先前被推倒的妇孺,已经站起身来。

    “走吧。”暗卫低声提醒。

    方朵朵转身,接着往山上爬。

    有人还在等着她。

    他们并没有直接爬到山顶,暗卫带着她到了半山腰的一个山洞,方朵朵步入山洞,见这里已经有不少人了。

    一眼就看见了萧景玄。

    他满脸的疲惫和无奈,眉头紧紧锁着,听见动静后,后知后觉的朝着这边看过来。

    见到方朵朵,于是站起身来。

    “朵朵。”萧景玄走过来,将她单手抱在怀中,“你没事吧?”

    “没有,你呢。”方朵朵说道,“你怎么样?”

    “还可以。”萧景玄在她脖子上轻轻吻了一口,然后拉着她,在众人的注视之中,坐在了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面。

    跑了一路,她早就累的浑身酸乏,就这样靠在萧景玄的肩膀上,进行休息。

    后来又陆陆续续进来不少的人,山洞十分宽阔,已经容纳了差不多一二百号人。

    奇怪的是,这么多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身子能够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当暗夜沉下来的时候,有一些小孩子,闹着说肚子饿,父母们没有办法,起初还能低声哄着,到了后来便直接严厉的骂了一顿。

    可骂归骂,小孩子闹起来也很凶,不多时就有人忍不住,要赶那些孩子出去,紧跟着一些人便扭打在一起。

    方朵朵冷眼看着,将萧景玄的胳膊抱得更紧。

    没有人去劝架,打架的两伙人,赢了的那个,直接丢着输了的那个,给扔出了山洞。

    孩子哭声震天,但没有人出声。

    夜晚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来到。

    萧景玄用提问烘干了身上的衣服,他脱下来外面的长衫,铺在地上,让方朵朵躺上去。

    而他自己则是背靠着墙壁,半眯着眼睛休息。

    方朵朵不肯依他,愣是抓着他一起躺下。

    向来拿她没有办法的萧景玄,勾了勾唇,只能由着她来。

    见自己的要求得逞,方朵朵笑盈盈的钻进了他的怀里。

    尽管身上的衣服,还有一些潮湿的没有干,可他周身的气息,还有那熟悉的淡淡草药味,都让她感到安心。

    外面狂风大作,这小小的山洞,成了一片世外桃源。

    睡到半夜,耳边又是一群人骂骂咧咧的,方朵朵被吵醒后,有些不悦。

    她看了眼挡在自己面前的暗卫,伸手去摸萧景玄,空空如也。

    方朵朵立刻坐起来。

    “萧景玄呢?”她问。

    暗卫沉默了下, 随后才说道,“王爷饿了,出去找点吃的。”

    方朵朵不语,外面现在什么情况,即便不用看,她都能够隐约猜到。

    这鬼哭狼嚎一样的风声,还有啪啪摔在岩壁上的雨声,一切都预兆着有多么的危险。

    方朵朵缓缓站起身,整列了下衣服,就要往外面走。

    “王妃!”暗卫低声叫住了她,比起来之前恭敬的态度,此刻要严肃郑重许多。

    她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除了萧景玄,她谁的话也不听。

    闷着头往外面走,结果却在洞口的时候,遇到了阻碍。

    原来之前的喧闹声,是因为又有人打架。

    起因是因为一只兔子。

    一个人说这是他抓到的,而另外一个人则说是他先看见的,两个人纠缠不清,打的不可开交,谁的脸上都挂了彩。

    见到方朵朵过来,两个人居然意外地和谐,齐齐警惕的看着她。

    方朵朵冷冷的笑了笑,避开他们,准备离开。

    结果低头的时候,视线落到了自己衣服上,胸口一片暗色的红。

    她很清楚,自己没有受伤。

    而在山洞里面,萧景玄和暗卫守着她,只有他们能够近她的身。

    所以,这血是萧景玄的?

    他是什么时候受伤的?

    紧张、不安、猜疑,让她没来由的心跳很快,一瞬之间,所有的声音都在飞快的倒退远离。

    方朵朵冲出了山洞。

    两个暗卫紧随其后,低声的呼叫她的名字,方朵朵不管不顾的往前走,直到她摔了一跤,捂住脸失声哭出来。

    “他去了哪里?”

    雨水冲刷一切,像是要冲刷掉一切痕迹。

    两个暗卫不动声色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说道,“王爷回了别院,王爷的药没有拿,昨晚犯了病,吐了一大滩血。”

    事到如今,什么都瞒不住。

    暗卫哑着声音,全部都招了。

    他们都不知道,萧景玄的身体居然到了这么一种恶劣的地步。

    昨晚看到萧景玄吐血,两个人都震惊了,萧景玄却十分淡定的擦了擦嘴巴之后,叮嘱他们不要把这一切告诉方朵朵。

    “什么药!什么病!为什么会吐血!”

    她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恨意翻涌,她知道一切都是萧景玄在瞒着她!

    拳头捏的紧紧的,她从泥泞的土地里爬出来,继续踉踉跄跄的往前走。

    身后的暗卫见状,动了动唇瓣,紧随其后的道,“王爷中了毒,是上次在皇宫那支毒箭才中毒的。”

    “不是说清干净了吗?”方朵朵问出口,才蓦地回过神来。

    是了。

    在这一方面上,萧景玄什么时候跟她说过实话!

    这个可恶的男人!

    因为下了大雨,山路泥泞不好走,方朵朵没少摔跤,但她一言不发,摔倒了就爬起来,坚定的朝着别院而去。

    差不多走了一个时辰,来到别院门口。

    破旧的牌匾因为雨水的冲刷更加破旧不堪,方朵朵推开门,一路小跑着来到之前房间里。

    推开门一看,萧景玄正倒在地上。

    一身白袍上的大片大片血迹,十分刺眼。

    “萧景玄!”她冲过去,深吸一口气,将他抱在怀中,萧景玄的手中还握着破碎的瓷碗。

    她拿起来看了眼,瓷碗里的药已经洒的所剩无几。

    怀里的萧景玄,浑身冰冷,即便昏迷不清,还在瑟瑟发抖。

    方朵朵的心都碎了。

    她哆哆嗦嗦的颤抖着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低声呼唤,“萧景玄?”

    没有人回应。

    方朵朵死死的哑着唇瓣,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王妃,应该走了……”暗卫皱眉,“外面还在发大水。”

    方朵朵嗯了一声,一手勾住萧景玄的腰身,另外一只手扶着旁边的桌子站起来。

    两个暗卫忙过去帮忙,扶着萧景玄走出了别院。

    因为有个昏迷不清的人,一群人走的非常慢。

    以至于洪水冲过来的时候,他们无处可躲,直接被冲走了!

    方朵朵泡在大水里,担心和萧景玄分开。

    所以她什么都不想,甚至不顾及自己的安危,两只小手死死的抱住萧景玄的腰身。

    水势渐大,水流湍急。

    两个人之间的阻力,越来越猖狂,不断的拉扯着二人。

    方朵朵一咬牙,用腰带把自己和萧景玄的手紧紧绑在一起,又将二人的衣服胡乱打了个死结,之后她闭着眼睛,将整个身体,埋进他的怀抱里面,随着来势凶猛的河水,沉沉浮浮。

    她坚决不要和萧景玄分开。

    谁也不能把他们分开,即使生死。

    水流不停的奔腾,穿过城镇,盖过良田,继续一往无前的奔腾。

    中途方朵朵悄悄睁开眼看了几次。

    放眼望去,入目全是浑浊的水。

    再后来她便昏了过去。

    ……

    耳边的水声,已经渐行渐远。

    不知道漂了多远,等方朵朵有意识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疼得难受。

    似乎每一根骨头都被人给拆开,又重组。

    妈蛋……

    她忍不住暗暗骂道,撑着沉重的眼皮,渐渐睁开,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明。

    这是……哪里?

    她躺着,景象自然一切都是歪的,她看见身边不远处阳光灿烂,然后石头嶙峋。

    方朵朵眨眨眼睛,没有见到萧景玄,又转过头,看向另一边,依旧没有。

    脑海中的记忆,翻江倒海而来。

    她想到了之前的惊涛骇浪,腾的坐起身来。

    剧烈而夸张的动作,痛的她连连倒抽冷气。

    方朵朵眼泪都流出来,她环顾四周,真的没有萧景玄!

    他怎么又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