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09章 你让我累

苹果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方朵朵被萧景玄连拖带拽的带进了房间里。

    房门在身后关上。

    两个人脸色都不好看。

    方朵朵脸色通红,瞪着眼睛看他,而萧景玄也难得沉着脸,目光如炬盯着她手中的包袱,像是要盯出来一个大窟窿。

    “有意思么你?”方朵朵气急败坏,不管不顾的开口,“萧景玄我就问问你到底有没有意思!一次骗,两次骗,三次四次还是骗,你真当我是傻子吗!”

    萧景玄被她的话气笑了,“我也想问问你有没有意思?不是要cao死我吗?来吧我准备好了,求你快点动手。”

    卧槽!

    在这个时候,他还能如此不要脸,方朵朵简直无话可说。

    她咬了咬牙,眼睛看到什么,就朝着他身上砸过去。

    噼里啪啦的东西碎了一地。

    萧景玄不拦着,也不躲开,任由她任xing而为。

    精致的瓷器有落到地上的,也有砸在他身上的,他没出声,偶尔能够看到他俊朗的眉目微微皱了起来。

    房间里的两个人,一个拼命砸,一个安静看。

    竟然也莫名的生出几分和谐。

    他们两个是和平了,可房间外的一群小厮们瞪得眼睛都圆了。

    这也太激烈了吧!

    没想到方公子那么瘦弱的小身子,在这种事情上居然异常勇猛啊!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人不可貌相……

    耳边的声音,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得富有节奏和韵律。

    听在萧景玄耳朵里,别有另外一种悠闲。

    渐渐的,方朵朵似乎也累了。

    她停了下来,萧景玄抬头看她,“累了?要不要歇一会,咱们等下再接着砸?”

    “滚!你闭嘴!”

    方朵朵没好气的骂到。

    每次她正在气头上的时候,萧景玄就会吊儿郎当的态度,随后她就会在不动声色之中被默默的转移了话题。

    屡试不爽!

    这是他的套路!

    方朵朵很早就发现了,她没有拆穿,是因为愿意陪着他玩那些装傻的小手段。

    可这并不意味着,她的心里就是一团糟糕。

    相反,她跟块明镜似的。

    赵曼柔怀孕这回事,他别想糊弄过去。

    靠砸东西发泄过后的方朵朵,其实累的很。

    搬起来东西,再摔到地上,的确需要力气。

    更何况,她砸了房间里几乎所有能砸的。

    看着这更加狼藉的房间,方朵朵的睫毛眨了眨,错开视线。

    她坐到身边最近的椅子上,单手捂住脸。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砸过瘾了,可心里还是不舒坦。

    “萧景玄,我有点累了。”她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情,她的孩子,是真的吗?”

    口吻小心翼翼,让萧景玄的眸子深了几分。

    萧景玄勾了勾唇,正要开口说话,十分不凑巧,房门从外面被人拍的砰砰直响,伴随着萧大福前所未有的惊呼声。

    “王爷!王爷!出事了!”

    萧景玄略微皱眉的瞬间,萧大福居然冲破了大门,直接踉踉跄跄的到了地上,“王爷!出……出事了!”

    “说!什么事!”萧景玄条件反射的问。

    萧大福跟着他时间也不算短,一起经历的事情了,大大小小不胜枚举,早就练就了一颗强大又坚硬的心脏。

    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这样!

    萧景玄问出声后,就专注等待着萧大福的后续。

    结果萧大福却眼神闪躲,看了看方朵朵,把嘴巴抿的更紧了。

    他这个动作,不仅萧景玄看到了,就连一旁的方朵朵都看到了。

    她嘲讽的笑了笑,好整以暇的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明明只是一件小事,现在却成了两个人之间测试感情的唯一标准。

    无声的沉默,让整个房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只能够听见萧大福粗重又急促的呼吸声。

    大约过了两三秒钟,萧景玄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话,“走!”

    他说完率先转身,经过萧大福的时候,甚至亲手把萧大福给扶了起来。

    萧大福现在恍恍惚惚,心里面想的全都是那件事。

    因此,一时也无视了方朵朵,跟着萧景玄出去了。

    房门这回没有关上。

    他们头也不回的走了,方朵朵看着他的背影,一言不发,只是唇角勾的更深了几分。

    不说就不说,不解释就不解释。

    事情发展到如今这样,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

    深吸一口气,看着这顿时空旷下来的房间,方朵朵站起身,拎着包袱往外走,一出门,又是一愣。

    比之前小厮倍数更多的人,在她门前,一字排开。

    “什么意思?”方朵朵皱眉。

    其中一个看起来精明的小厮,缓缓开口,笑着说,“方公子,王爷交代了,没有他的同意,你暂时不能离开。”

    说着,几个小厮还往前凑了凑。

    一副摆明了要和她斗争到底的决心。

    方朵朵看看对方,又看看自己,再看看对方,最后再看下自己。

    小厮们不是很明白她什么意思,一个个严阵以待。

    因为刚才王爷临走时候的交代,表情非常严肃。

    这让他们也不得不认真对待起来这件事情。

    “好。”

    方朵朵的这一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面蹦出来的。

    几个月不见,萧景玄真是长本事了。

    不仅骗人的把戏越来越深,甚至就连这种不要脸的把戏,耍起来也是相当的得心应手,娴熟非常。

    前有赵曼柔,没想到眨眼这一个招数,就用在了自己身上。

    呵呵。

    厉害厉害。

    方朵朵听话的没有再往外走,她重新返回了房间。

    可看到满室内的狼藉,心里难受的很,仿佛刚才和萧景玄的那些不好的回忆,又浮上了心头。

    她叫人来收拾房间。

    几个小厮冲进来,也不敢抬头看她,三下五除二的整理完毕,顿时房间内焕然一新。

    方朵朵冷眼看着,完事后叫人送来了饭菜和热水。

    几个小厮嘴角一抽,惊讶于方朵朵的变化。

    毕竟就在半个时辰前,这位仁兄还要横冲直撞出去。

    “你们没事下去吧。”方朵朵边吃饭,边吩咐道。

    她是生气。

    但生气不该拿自己的身体发火。

    该吃吃该喝喝,该想办法想办法,不吃不喝她没那么傻。

    既然眼下离不开这里,方朵朵于是就安心的住了下来。

    她打算等彼此都冷静下来,再好好谈这件事情。

    原本以为再见到萧景玄不过是隔天的事情,谁知道,接下来三四天都没有看见他。

    方朵朵整天待在一间屋子里面,每天的饭菜都有人专门负责,只是萧景玄再也没出现过。

    这让她变得很浮躁,没有一点点的安全感。

    今天是没有见到萧景玄的第四天,方朵朵决定,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

    如果有人过来送饭,她一定要抓住机会,询问那个下人,外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或者仅仅是萧景玄出了什么事情。

    临近黄昏,又到了送饭的时候。

    方朵朵像是往常一样,在房间里等待着,她穿的整齐,面色也一如既往的没有波澜。

    唯一不同的是,她手中握着一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簪子。

    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她会使用非常手段。

    打定主意后,她集中精力,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房门。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之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渐渐的充斥在她的耳膜里。

    方朵朵从凳子上起身,蹑手蹑脚的来到房门后。

    她后背紧紧的绷着,在黑暗里像是一只匍匐着,等待狩猎的豹子。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的那瞬间,方朵朵屏住了呼吸。

    那人一下子没有看到方朵朵,当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结果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方朵朵已经先一步跳出来。

    冰冷的筷子抵住了他的喉咙,小厮再也不敢乱动。

    脖子处的冰凉与寒意,如此真实。

    他的身子不由得颤抖,哆嗦着嘴巴说到,“方……方公子……你有话好好说……”

    方朵朵本来也不想杀人,只不过是吓唬一下对方,现在听到他的恳求,于是说到,“萧景玄呢?叫他来叫我!为什么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他?”

    小厮一怔,结结巴巴的说道,“王爷……王爷这段时间都不在王府里的啊!”

    “那在哪里?”方朵朵疑惑。

    她一直以为是萧景玄躲着自己,没有想到的是,他不在王府。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不在王府的话,会在哪里?

    听方朵朵这么问,小厮大概明白了。

    萧景玄走的那天正好是临近黄昏,旨意来的特别快,而且匆忙,几乎是收到旨意后就离开了。

    短短的时间里,也难怪这位方公子不知情。

    “三天前的黄昏,王爷收到一封圣旨,说是祁村出了瘟疫,让王爷去处理,所以王爷二话不说的就去了。”

    小厮说完还格外感叹了一句,“说来也是,这么危险的事情,王爷居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就去了,真是没话说。小的听说,这次瘟疫来的凶猛,祁村现在已经是横尸遍野了,去了的人都几乎凶多吉少。”

    方朵朵原本听了瘟疫,心就已经凉了一半。

    现在又听小厮这么说,一颗心完全凉了。

    萧景玄居然一声不吭的去了那个地方!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似乎轰然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