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04章 装模作样累不累!

苹果彩票重庆时时彩网上投注

    萧景玄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面对着方朵朵如此直白的问话,大概也只有他,作为当事人还能够这么淡定了。

    听完了方朵朵的种种质问,他笑着捏她的脸。

    没想到,却被方朵朵一下子给拍掉。

    她赌气的道,“今天不解释清楚这件事情,你别想碰我。”

    “……”

    萧景玄委屈的眨眨眼睛,“拉拉小手也不可以吗?”

    “别冲我挤眉弄眼的,你要是眼神有毛病的话,赶紧找人看!”方朵朵哼道,随后从床上坐起身。

    她飞快的过了件衣服,又胡乱的乍起头发,看向萧景玄。

    目光所及,有些少儿不宜。

    萧景玄的胸怀敞开着,那两个米粒一样的凸起,特别明显的冲进她的视野里面。

    一股燥热爬上心头。

    她立刻压下这种冲动。

    回想昨天晚上,被萧景玄的美**惑,稀里糊涂的就和他睡了。

    今天说什么,也要搞清楚,最近这些事情,到底是什么跟什么。

    “好。”见**不成功,萧景玄明白了一件事,只有等他坦白了,才有可能继续和她睡觉。

    他老实的开口。

    “从宫里回来后,我就一直昏迷不醒,后来找了大夫过来,大夫处理完伤口后,过了六天才醒过来,那时候虚弱,床榻旁边又不见你的身影,便差萧大福去找,后来他打听到那天的事情,跟我汇报。”

    方朵朵抿了抿唇。

    即便时隔多久,再想到那天的场景,她还是没有办法控制好情绪。

    撑在身体两侧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几分。

    这个动作,落进了萧景玄的眼里。

    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没有找到你,我当时情况不好,交代了闪电去接着找,后来昏昏沉沉你的躺了一个月,总算能够有所好转。但接下来的一个月,病情反复,萧景岩的那支箭上,还沾满了毒,幸好大夫开的药管用。

    就这样,又用了一个月,身体里的毒素才完全清理干净。”

    他原来,过得一点都不轻松!

    比起来自己,萧景玄要更苦更累!

    方朵朵不是一个动不动就掉眼泪的人,可心中翻滚着的情绪,怎么都止不住。

    她很心疼他!

    方朵朵向前坐了一点点,伸出手,抱住了萧景玄,“萧景玄……”

    “嗯?”

    “后来呢?”

    “后来还是没有你的消息。既然我找不到你,那就等你来找我。所以才放出了失忆的消息。”萧景玄说到这里,口吻略微轻松了点,“结果你真的过来了。”

    “我是被你骗过来的!”方朵朵努努嘴。

    萧景玄却不管不顾,现在美人在怀,他偏过头来,唇落在她的脸上。

    下一秒,方朵朵却推开他脑袋,“老实点,才交代了一个问题,就想糊弄过关?那赵曼柔怎么回事?王爷呀,你来跟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宠爱她的?”

    “我不放出这样的消息,你能来找我么?”萧景玄笑,“再说了,做戏要做全套。”

    呵呵呵。

    套路好深。

    察觉到小井寻啊抱着她的手越来越紧,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发问,“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躺着做。”

    萧景玄低沉的嗓音笑着,温柔的唇瓣,落在她身上。

    两个人纠缠到上午。

    直到方朵朵肚子咕咕叫,他才放过她。

    穿好衣服后,萧景玄梳洗完毕,又是玉树临风,潇洒异常。

    他看向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方朵朵,说,“你先在这里躺着,我把午饭给你端过来。等下要是不累的话,先起来洗个澡,我让下人把热水送进来。”

    说到下人,方朵朵脱口而出,“对了,荔枝呢?”

    萧景玄一顿,“荔枝跟着方老六,回远在天边的郡县去了。”

    “哦……”也是,当时她被席煜抱着走的匆忙,根本来不及安排她。

    跟着方佑霖回去,也是个好办法。

    等这边的事情差不多弄清楚之后,她再写封信把她叫回来。

    萧景玄回来是在半个时辰后,方朵朵洗过澡,饿的趴在桌子上,嗷嗷待哺。

    饭一回来,她便狼香虎咽。

    吃饱之后,整个人便又活了。

    休息片刻后,方朵朵道,“那王爷,这两天你还跟着我一起恢复记忆吗?”

    “当然。”萧景玄笑,“还是要继续装模作样的。不过我们下午就出去,不待在王府里。”

    “去哪里?”

    “找回来记忆。”萧景玄冲她眨眨眼睛。

    方朵朵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他可入戏真快。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离开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

    两个人原定吃过午饭便出发,午饭过后,萧大福却匆匆跑过来,说是侧妃又开始胡闹了。

    “侧王妃还说……”萧大福看着笑盈盈的方朵朵,心里有些发毛,语句也有些不流畅。

    萧景玄握住她的手,“先别闹,听管家把话说完。”

    萧大福下意识的又想去擦汗,还是忍住了,回答道,“侧王妃还说了,你今天要是不去见她的话,她就要进宫见皇上。”

    “让她威胁人的台词换几句,或许我会考虑去见她。”萧景玄没什么表情的说,“把人给我看好了,出了事情,我拿你是问。”

    “……”萧大福委屈。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王爷一见到王妃,就开始拿他这把老骨头开刀。

    他仔细想了想,没怎么得罪方朵朵啊!

    赵曼柔的各种折腾,两个人都没放在心上。

    打发走萧大福之后,他们两个也出门了。

    对外宣称的是,七王爷准备到处走走,顺便恢复记忆。

    上了马车,马车出了京城,之后又改成骏马,两个人同乘一匹,飞快的行驶在乡间小道上。

    方朵朵被萧景玄护在怀中,屁股颠的难受。

    行进途中,她探出脑袋,问他,“王爷呀,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一只手伸过来,将她的脑袋往下按了按,“乖乖的藏好。”

    她哦了一声,缩了缩脖子,一路没说话。

    等马儿停下来,方朵朵看着眼前的景象,终于明白了萧景玄的那句话,“到了你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一片桃花林。

    去年的时候,他们还曾经来过这里。

    时隔一年,又来了。

    虽然是这个季节,但奇怪的是,这里的桃花依然开得繁茂,一簇又一簇的聚集在枝头。

    她的心软了下来,眼睛斜晲着萧景玄,拿他开玩笑说道,“王爷呀,看到此情此景,不知道你有没有恢复记忆?”

    知道她是在闹着玩,萧景玄配合的点点头,“此情此景甚美,但是太单调了,如果能够做点什么,或许我会想起来。”

    呸!

    怎么现在越来越不要脸了?

    方朵朵没好气的呵呵了两嗓子,被他拉起小手,绕着桃花林逛了几圈。

    她记得去年这里还存着几坛好酒,嚷嚷着让萧景玄挖出来。

    两个人按照记忆中的印象,果然找到了。、

    一人抱了一个坛子,坐在地上一口又一口的喝着。

    桃花佳酿,时间越久,越是味道香醇,催人微醺。

    方朵朵的酒量不胜从前,小半坛子的酒下肚,已经开始胡言乱语。

    起初是骂骂咧咧萧景玄,渣男啊负心汉之类的,后来又开始说孩子,还一个劲的叫安安……

    萧景玄眉头微跳,直觉出来什么,拉过她压在怀里,低声问,“安安是谁?”

    喝大了的方朵朵,大着舌头呵呵笑,“就是…就是……不告诉你!”

    “……”你还挺能的?

    萧景玄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循循善诱的跟着说安安。

    如此一来,方朵朵便跟个话唠一样,有关于安安的话,一句一句的往外蹦。

    “安安乖……安安最好看了……”

    “安安不哭…等下就喂安安吃的……”

    “娘亲的好安安……”

    言多必失,她不知道,萧景玄却听得一清二楚。

    安安。

    娘亲。

    几个关键字串一起,他明白了。

    抱着方朵朵的手臂顿时收紧,萧景玄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的脸。

    两颊绯红,眼睛微闭,长长的睫毛垂下,在白皙的肌肤上,落下密密的疏影。

    短暂停留后,他的视线向下移动,来到了她的肚子上,然后抿了抿唇。

    他伸出手,缓缓的放在上面。

    这里……曾经的生命,现在还完好吗?

    萧景玄见到方朵朵之后,想问过有关于孩子的事情,但又担心她难过,便决定等什么时候,时机合适,她愿意主动说的话,再询问。

    毕竟当时的情况,听说流了不少的血。

    他以为……

    他真的以为……

    可现在听见方朵朵只言片语,他几乎断定,孩子还在!

    萧景玄将方朵朵搂在怀里,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在她额头上落下重重的吻。

    他们没待多长时间,因为天色将暗,萧景玄抱着醉醺醺的方朵朵,上了马车。

    马车晃悠悠,十分缓慢的行进。

    方朵朵喝醉之后,睡的酣然,直到王府,她还没醒。

    萧景玄抱着她下车,见萧大福哭丧着脸,侯在门口。

    “又出什么事了?”他挑了挑眉,脚步不停。

    萧大福跟在身后,探着身子看了眼方朵朵,小声的问,“王妃怎么了?”

    “没事。”萧景玄说,“等下你吩咐他们送碗醒酒汤过来。你有什么事?”

    萧大福真不想来扫兴,可这件事情吧,真的得立刻跟萧景玄说,“王爷,侧王妃有了身孕,您看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