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200章 王爷请自重

香港秒速赛车网上投注

    事情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方朵朵和萧景玄的距离很近,她靠在他的怀里,双脚以一种十分猥琐的姿势交叉着。

    因为萧景玄是斜斜的躺在软榻上的,她被迫跟着,斜靠过来,脸正好贴在他的胸口。

    换做是以前的话,两个人经常这么亲昵。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却有些不习惯。

    主要是他身上,莫名的染上了一股草药的味道。

    淡淡的,但不容忽视。

    难道病还没有好?

    还是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萧景玄又有了一些什么情况?

    他的身体状况,始终是她心头最在意的东西。

    方朵朵越想越出神。

    直到她感觉到,腰间的嫩肉痒痒的,一只温热的大手,顺着她的细腰就要往上爬,顿时清醒过来。

    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萧景玄该不会是要在这里把她给扒了吧!

    嘴角一哆嗦,反应过来之后,方朵朵二话不说的用力一撞他,巴掌也落在他的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立刻被她刻意压低的嗓音给盖住,“王爷,请自重!”

    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方朵朵连连后退好几步。

    她不卑不亢的站定后,微微垂下头,不再看他。

    所有的人,都因着这一巴掌而安静下来。

    上一秒钟丝竹管弦,十分喧嚣,这一秒钟,就连刚刚进来的老九和十二,都一脸呆逼。

    居然有人敢打萧景玄?

    “你!”

    萧景蓝粗嗓子喝止她,“你哪家的?知不知道你刚才甩的那一巴掌,甩谁脸上了!”

    方朵朵没吭声。

    她想到了以前,别说甩给萧景玄一巴掌,就算把脚踩在萧景玄脸上,他都是笑眯眯。

    果然是物是人非,引人无限伤感。

    “问你话呢!回答!”萧景蓝又问,怒火更甚。

    “……”方朵朵继续装死。

    萧景蓝这下五分的怒火,嗖的窜到了十分。

    眼前的这个小子,居然敢无视他,居然敢不回答他。

    一定得给他点颜色瞧瞧!

    萧景蓝沉着脸,想要上前,却被纳兰雪给一巴掌拍在脑门上,“这事能轮得到你管吗?七皇兄还没吱声,你着急上蹿下跳做什么!”

    本就生气,还挨了一巴掌,萧景蓝异常委屈的看看纳兰雪,“我替七哥出头!这小子,真是气死我了!”

    “……”

    纳兰雪白他,垫着脚贴他耳朵上,“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不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吗?”

    经过提醒,萧景蓝当真认真观察起来。

    还别说。

    确实是有点眼熟。

    只不过,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萧景蓝托着下巴,目光幽邃的在方朵朵身上扫来扫去,脑中一片空白,最后只能求救于纳兰雪。

    “像不像七王妃?”纳兰雪幽幽给出答案。

    从进门的时候起,她便注意到了。

    之前听说七王妃倒在王府门口,满身血污,她立刻匆匆忙忙的往七王府冲,想要把她带走。

    然而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到了后才发现,七王妃已经不知所踪。

    后来虽然暗中派人寻找方朵朵,始终一无所获,她便放弃了。

    加之又是新皇登基,又是萧景玄失忆,一堆破事,闹得她整天一个头两个大。

    方朵朵的事情,就此搁置。

    眨眼三个月过去,听说有游船,她闲得无聊跟着一起来,居然看见了神似方朵朵的人。

    …

    在纳兰雪说完话之后,萧景蓝恍然大悟的看向她,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如果对方真的是方朵朵的话,那最好不过。

    说不定还能唤起,萧景玄的回忆。

    打着这个小心思,关于方朵朵,萧景蓝轻咳一声,“那个!你抬起头来!”

    说实话,以前都是方朵朵欺负他,萧景蓝还从来不敢用这种口吻,对方朵朵说话。

    方朵朵站了半天,听见萧景蓝的话,果然抬起。

    一并看到了旁边的纳兰雪,还有施初微。

    她嘴角勾了勾,又几不可见的垂下。

    萧景蓝早已经震惊了。

    这简直是十分之九的像方朵朵!

    有救了!

    七哥的失忆,没准真的就能治好!

    他这边兴奋着,在脑海中飞快的组织话语,准备和萧景玄说这么一回事。

    没想到萧景玄却开口,慵懒的调调,带着一点点的不屑,“老九,十二,你们看这个人,细皮嫩肉,像不像个娘们!”

    是萧景蓝和萧景淳,齐齐配合的点点头。

    萧景玄便笑,“本王刚才说要给她检查身体,她居然还敢拒绝!”

    到这里,祁公子听不下去了。

    他走上前,微微一笑,帮方朵朵解围道,“王爷,您说笑了,方公子是在下的结拜兄弟,怎么可能是个女子?因此,检查身体之类的,便免了吧!”

    高座上的萧景玄,捏着下巴,一言不发。

    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总之这沉默的意味,让人猜不透。

    就在这时,一直在一旁乖巧娴静的施初微,却站出来。

    她轻轻的扶了扶身子,一字一顿的缓缓说道,“七皇兄,你兴许不知道,这位公子,长得很像你之前认识的一个人,弟妹在想,如果这位公子愿意的话,兴许可以帮你找回记忆?”

    纳兰雪他们几个,倒是一脸的赞同。

    反而是祁公子,满脸茫然。

    他疑惑的看向方朵朵,“方兄,你和王爷……”

    这时候轮到方朵朵的表演了。

    施初微无疑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她还想着,要怎么才能到萧景玄身边,那样才方便查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失忆。

    现在一句话,什么都解决了。

    方朵朵抬起头,看着萧景玄。

    显然施初微的话,对他来说,还是有点作用的。

    他凝神思考了会,视线落在方朵朵脸上,看了几眼后,低声道,“看起来是有那么点眼熟。”

    方朵朵呵呵,能不眼熟吗!两个人一起睡了很多次好吗!

    “那皇兄的意思是……”施初微试探的问。

    “留下吧!如果能够帮助本王想起来以前的事情,有赏!”萧景玄大手一挥,算是格外开恩。

    方朵朵没好气的瘪瘪嘴。

    如果不是为了他,他这么嚣张嘚瑟的语气,她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好!”施初微笑,“那至于怎么帮皇兄恢复记忆,细节问题,我会私下和这位方公子沟通。”

    接下来的萧景玄便和萧景蓝他们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聊天。

    游船上,又恢复了之前的歌舞升平。

    祁公子至今有点莫名奇妙的,不过见方朵朵没事,他便又凑上前,拉过她的胳膊,便往座位上带。

    把方朵朵按在椅子上后,他语重心长的教导,“你这是运气好,正好长得像是王爷的一个故人,不然刚才那一巴掌,王爷肯定要把你丢下去喂鱼!”

    “……”方朵朵低头喝了杯酒,不置可否。

    祁公子也端起酒杯,和她碰了碰,“不过你打算,怎么帮王爷恢复记忆啊?咱们王爷,一场大病后,据说是生死边缘被拉了回来,之后便不记得之前许多事。都知道王爷的娘亲去世的早,可王爷至今还以为他娘亲活着呢!”

    方朵朵端着酒杯的手,顿了顿。

    她挑眉看向高座上的萧景玄,“那还真是病的不轻。”

    “嘘!”祁公子着急,“你小点声说!”

    方朵朵和祁公子又说了会话,环顾四周,意外的发现没有看见赵曼柔。

    没记错的话,赵曼柔应该是所谓的侧妃。

    不是说把侧妃宠上天么,怎么这种场合,他居然不带着赵曼柔出来?

    她疑惑的给自己斟酒。

    清冽的酒落入玉杯内,颜色好看。

    “方公子!”有人叫她。

    听声音便知道是施初微,方朵朵抬头,果不其然,看见了纳兰雪二人。

    施初微缓缓的道,“既然工资答应了我们的请求,现在还请方公子跟我们到一旁,咱们商量下如何帮王爷恢复记忆?”

    “好。”

    方朵朵跟着她们要走,祁公子在身后道,“方兄,我在这里等你,不管你们商量到多晚,一定要来找我!”

    “……”放多都没回头,只是挥了挥手。

    爱等你就等吧,反正她不打算来找他。

    从游船的二楼,一直来到游船三楼,三楼是一排又一排的小包间。

    经过狭窄的走廊,拐角后,进了第二扇门,方朵朵亦步亦趋的跟着。

    直到房门缓缓关上,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笑了。

    纳兰雪哄着眼圈,冲到她跟前,把她牢牢的抱住,“七嫂嫂!”

    气氛感染,施初微也凑过来,一只手轻轻的拉住她的胳膊,“七嫂嫂!你最近还好吗?”

    小别后再见,三个人都有许多的话说。

    方朵朵抱着纳兰雪安慰了会后,这才能够围着桌子坐下。

    她没有多说别的,开门见山的问,“怎么回事?萧景玄是真的失忆了?”

    纳兰雪和施初微交换了个眼神,叹着气的点头,“是……”

    “怎么会忽然失忆?”方朵朵单手放在桌上,撑着额头。

    潜意识里,她宁肯相信一切都是他装的。

    他那么精明,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然而,别人的话,她可以不信,纳兰雪和施初微的,她却不得不信。

    关于如何失忆的,她们二人都说不上来,方朵朵也不再纠缠。

    那两人的意见是,当务之急先帮他找回记忆,而找回记忆的办法,就是让方朵朵和他相处。

    最好是以前的场景重现。

    方朵朵表示明白,之后三个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才算结束。

    “那就从明天开始吧!”施初微最后,小手按在桌子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