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98章 狗血的失忆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席煜是在吃晚饭之前,回来的。

    他一回来,便有鱼跃的仆人上菜布菜。

    方朵朵抱着萧安安坐在一旁,席夫人吃饭也不消停,各种逗弄萧安安。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

    席煜没有动筷子,方朵朵这个外来户,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吃饭吧。”

    她闷头吃,但心中有事,饭量便不怎么大。

    差不多吃到七分饱,方朵朵放下了筷子。、

    她去抱萧安安,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身后的仆人过来抱走,她便重新坐回了凳子上。

    “再吃点。”席煜吩咐。

    方朵朵脸色尴尬的一笑,“我吃饱了。”

    “想和我谈事情的话,就再吃点。”

    “……”方朵朵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筷子,慢腾腾的拿起。

    和席煜相处的这几个月,她渐渐改变了一个认知。

    原先觉得席煜十分高冷,宛如那高岭之花,可望而不可即。

    现在她觉得,其实他骨子里面都是霸道总裁的戏码。

    他总是能够先一步的猜到她的想法,总是会用命令的口吻要挟她做一些事情。

    方朵朵十分不喜欢这种被拿捏的感觉,但偏偏,对于席煜,她无能为力。

    斗不过啊!

    以前她觉得自己挺聪明的。

    后来遇见了萧景玄,一不小心栽在了他的手上,不仅如此,连心都丢了。

    后来她还是觉得自己挺聪明的。

    结果遇到了席煜,小到吃几口饭,大到杀人放火,他都要管。

    更蛋疼的是,每次在他插手之后,方多读还觉得理所当然。

    别别扭扭的吃完了饭,总算撑的想吐,席煜看向她的眼神才温和了些。

    “我吃饱了,你满意了吧?”方朵朵故意拿话揶揄他。

    席煜擦了擦手,修长的手指,拂过洁白的手帕,随后将手帕丢到桌子上。

    “说吧。”

    “我要出去。”

    “哪里?”席煜没什么波澜。

    “去找萧景玄。”

    席煜转过脸来,冷冷的笑了笑,“你确定?”

    她觉得席煜的话,十分好笑,“当然!我要去找他!既然你不告诉我,那么我自己去亲眼看看,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没有不可以。”席煜难得的笑了笑。

    他一笑,方朵朵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皱着眉说道,“你别笑了。”

    “怎么?”席煜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分明一个十分悠闲的动作,由他做出来,却多了几分压迫的意味。

    方朵朵一个头两个大。

    要不怎么收不喜欢这种阴阳怪气的人,一句话都不能好好说,基本上全靠猜。

    “你笑的我难受。”

    方朵朵不悦的道,“总之,你说过让我养好身体就放我出去,我想去看看,你没有理由反对吧?”

    “没有。”席煜说,“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好。”

    得到了席煜的吩咐,方朵朵立刻回房收拾包袱。

    她其实没有什么可收拾的,随便带了点银两,又带了几件衣服,便整理好了。

    之后便是洗漱,躺在床上,她的心情十分激动。

    想到明天就会见到萧景玄,方朵朵觉得她想要飞起来。

    她闭上眼睛,第一次带着笑容睡去。

    月上柳梢头,夜越来越沉,方朵朵房间里,反锁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

    一直走到大床前,才停下脚步。

    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外面长廊上的烛火,忽明忽暗。

    席煜的脸上,因着光线,而落下或深或浅的阴影。

    他定定的看着方朵朵,眸色黯然。

    ……

    方朵朵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阳光正好。

    她飞快的洗漱好,去找席煜告别。

    没有想到,席煜已经在正厅等着她了。、

    “煜爷!”方朵朵看着面前一桌子饭菜,几乎等不及的抱拳,“我这就走了!安安麻烦暂时先在你这里,等我安顿好了,再来接他回去,可以吗?”

    “嗯。”

    “那就好!我这就告辞了!谢谢煜爷最近这段时间的照顾,方朵朵感激不尽,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她异常豪爽。

    大概是因为要见到萧景玄的原因,今天再看席煜,都觉得他顺眼了不少。

    席煜嗯了一声,“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方朵朵只当这是客套话,没往心里去。

    下山是坐马车的,席煜亲自安排的人送她回京。

    方朵朵再三表达了感激之情,即将跳上马车之前,席煜忽然开口,“你不用跟我道谢,因为我对你原本就图谋不轨。”

    “……”她看向席煜。

    席煜也看着她,坚定不移的眼神,让她无从躲避。

    有些话,是得说清楚。

    方朵朵深吸一口气,“煜爷,我心里有人,你最好别把我放心上。”

    正值金秋十月,早晨的阳光和煦但不火辣,照在人的脸上,只会更觉温柔。

    逆着光线,方朵朵看向席煜,那张原本清冷的脸上,立体的五官,显得幽邃。

    “如果已经放在心上了呢?”他终于开口,却让方朵朵无从回答。

    “那就从心上移走。”她深吸一口气,不想再停留下来,和他讨论这种没有用的问题,转身上了马车。

    马车晃了起来。

    方朵朵没有回头。

    起初她十分兴奋,到了后来便有些乏了, 闭上眼睛睡醒一觉,睁开眼睛已经到了京城。

    车夫敲了敲门,笑盈盈的说道,“方姑娘,,马上就进京城了,我把您送到京城哪里?”

    “白姨的裁缝铺。”方朵朵报上一个地名。

    “好嘞!”

    她打起精神,放在身边的两指,轻轻的捻着。

    三个月的时间,她几乎是与世隔绝的。

    京城的变化向来是风卷云涌,谁知道指不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不是席煜什么都不跟她讲,她也不用专门跑一趟裁缝铺,找白姨打探情况。

    三个月……

    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方朵朵在裁缝铺前下了车,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热闹,更甚至是越做越热闹。

    裁缝铺的店面似乎又扩充了。

    方朵朵看着门前的鎏金牌匾,勾了勾唇。

    当初让白姨学着做运营,没有想到的是,白姨还当真就是这块料,光是从门面来看,就知道她做的不错!

    方朵朵提步走进店面。

    店里帮忙打工的小姑娘,都是老员工,一抬头看见方朵朵,震惊无比,“王……”

    方朵朵摇了摇头,笑着问,“白姨呢?”

    “在…在包厢。”几个小姑娘情绪都十分激动,看见方朵朵,简直惊呆了。

    方朵朵径直往楼上的办公室走,吩咐她们说,“叫白姨上来找我。”

    楼上的包厢,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摆设。

    简单又敞亮。

    方朵朵坐在躺椅上,随便翻着账目。

    才刚刚翻开第一页,房门就被人猛地推开,紧跟着白姨冲进来,看见方朵朵后,竟然潸然落泪,“王妃!”

    方朵朵丢掉账本,冲她点点头,“嗯。是我。”

    “您…您还好吗?”白姨冲到跟前,撑着她的胳膊,上下打量,“我听说那天你倒在王府门口,孩子…”

    白姨看向她的肚子。

    自从方朵朵有了身孕之后,便很少来店里了。

    说起来,白姨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方朵朵了。

    她一直都以为,有萧景玄那么宠着护着她,方朵朵应该是最幸福的人。

    谁能够想到,后来都在传,方朵朵被休了。

    白姨自然不肯相信,然而谣言越来越厉害,紧跟着又传方朵朵被拒绝在王府门外,孩子没了…

    “孩子还好。”方朵朵大概猜到了她的心思,缓缓的回答。

    白姨哦哦几声,如梦方醒,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到实处。

    “孩子没事就好。对了,王妃,最近您到底是怎么了?”白姨好奇极了。

    方朵朵打断她,“先不说这些,我跟你打谈一些事情。”

    “王妃您尽管问。”

    方朵朵于是便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言简意赅的跟她说了说。

    白姨的神色时而严肃,时而紧张,时而放松。

    最后说完,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方朵朵口干舌燥,喝了几口水之后,问道,“萧景玄最近怎么样了?”

    “……”白姨的神色为难,看了眼方朵朵,又垂下视线。

    “……”

    方朵朵皱眉,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到底怎么样了?”她耐着xing子,但声音却沉了下来,“我来找你,不是让你来给我打哑谜的!”

    “七王爷…七王爷他,失忆了!”白姨咬咬牙,说道。

    方朵朵惊讶无比,握着杯子的手都松了。

    水杯掉到地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什么失忆了?”方朵朵不死心的问。

    白姨叹了口气,“听说王爷生了一场大病,好不容易从生死边缘拉回来之后,等他醒来,才发觉他的记忆停留在了九岁那年的大火之前。他不知道自己的额娘已经去世,也不知道皇帝已经更换,甚至不知道你……”

    方朵朵握着的手,骤然收紧。

    指甲扣进肉里,疼的生疼。

    他…他居然忘记了?

    所有有关于他们的回忆,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背负了?

    他怎么可以忘记!怎么可以……

    方朵朵深深吸了口气,她捂住脸,转眼又想到,只要他还好好的活着,这就比什么都重要。

    调整了情绪后,方朵朵问,“那他现在身边的女人……”

    白姨难为情的点点头,“七王爷现在对侧王妃特别好,这三个月都快把她宠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