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96章 我带你走

广西快3网上投注

    方朵朵低着头,头顶是赵曼柔得意又畅快的笑。

    她现在有多高兴,方朵朵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

    之前有很多次,赵曼柔都被她死死的压着。

    甚至就在昨天,她在她大婚的时候,还给了她下马威。

    这份难堪,像是狂野的火,早就将她的面目全非。

    现在有了这种羞辱她的机会,赵曼柔是疯了傻了才会放过。

    果不其然,她跪了很久之后,赵曼柔才开口说话。

    “我说方朵朵,你就这么一点求人的把戏?如果只是扑通一跪的话,恐怕我是不会同意的。”

    她索xing找人搬了张椅子过来,就大喇喇的坐在门口。

    坐在她正对面,接受着方朵朵的大礼。

    一双绣花鞋,落入方朵朵的视野之内。

    方朵朵咬了咬牙,双手举过头顶,身子下压,结结实实的给她磕了个头。

    “啧,方朵朵你早上没吃饭吗!磕头都有气无力的!”赵曼柔又开始找茬。

    方朵朵挑眉,又老老实实的磕了个头。

    她现在不跟赵曼柔计较,因为她没有资本。

    脑袋和冷硬的地面相碰,这一下子比之前的声音要大很多。

    可还是不够。

    赵曼柔翘着二郎腿,语气慵懒的像是在聊天气,“声音再大一点,我才会高兴。”

    行!

    方朵朵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狠狠的咬咬牙,然后用力的砸下去。

    砰的一下!

    脑袋顿时一阵晕晕乎乎,方朵朵头昏脑涨,痛得要命。

    她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的场面,十分难堪,她想要起来,下一秒却被赵曼柔踩在了后背上。

    赵曼柔一只脚死死的压着她。

    方朵朵起不来,她只能小心翼翼的趴着,下意识的用手肘撑着地面,不让肚子着地。

    赵曼柔却不依不挠。

    她用力压她,方朵朵只好侧着身子倒在地上,下一秒,赵曼柔的脚踢到了她肚子上。

    方朵朵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细密的疼痛,钻进了她的四肢百骸,紧跟着便犹如排山倒海一样,朝她席卷而来。

    疼……

    好疼……

    她捂着肚子,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赵曼柔了,蜷缩着身子便在地上滚来滚去。

    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掉,后背却冷的发寒,鸡皮疙瘩起一身。

    赵曼柔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诺,虽然你求我了,但是我还是决定,不打算让你见王爷。你快滚吧!别脏了我们家的门口!”

    她咯咯的笑着,阴狠又尖锐。

    传到方朵朵的耳朵里,杀了她的冲动都有。

    可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浑身都在发抖,疼痛和冰冷轮番发作,她在地上滚来滚去,却清醒的察觉到,下体似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出来。

    方朵朵怕了。

    她真的好怕,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过往的行人一个个朝她看过来,他们伸着手,他们看着她,他们一个个不怀好意又冷漠残忍。

    方朵朵知道,没人会过来救她。

    身边的几个大汉,更是面无表情。

    方朵朵打算自己撑着坐起身,然而浑身疲软,就像是被人放了气的气球,干瘪瘪的,她起不来。

    下身的疼痛越来越明显。

    方朵朵的意识也在缓缓流逝。

    她忍不住自嘲,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横尸街头。

    该死的方佑霖,这个时候跑到哪里去了!

    关键时刻掉链子!

    方朵朵胡思乱想,耳边一阵阵嘈杂,她闭上眼睛,反正也走不动了,就这么躺着吧。

    然而下一秒,却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我带你走。”

    低沉又微凉的嗓音响起,方朵朵勉力抬起眼皮,看到的居然是席煜。

    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勾住席煜的脖子,趴在他肩头,费力的道,“救我的孩子……”

    方朵朵昏了过去。

    她不知道的是,席煜带着她上了马车,直奔城外,将给他通风报信的方佑霖和荔枝,都远远的抛下了。

    方佑霖看着远去的车子,气的跺脚!

    他是喊席煜过来救命的,不是让席煜过来抢人的!

    现在席煜把方朵朵带走,他怎么办!上哪里去找她?

    烦的慌,燥得很!

    方佑霖一脚踹在一旁的大树上,粗壮的树干纹丝不动,倒是他痛的抱起来右腿,张嘴骂娘。

    另一方面,方朵朵上了马车,不出半个时辰,便到了席煜的宅子。

    这里早就备好了大夫和下人,马车停下,席煜抱着方朵朵下来。

    他现在很恐怖。

    天青色的长袍上,全部都是血,晕染成了一大片。

    宅子里的下人见到,吓得失声尖叫。

    席煜却冷下脸,冰冷的眼神射过去,顿时所有人噤声。

    他长腿踹开房间的大门,惊得里面一众大夫齐齐站起身来,当看到他怀中抱着的方朵朵时,大夫们脸上神色各异,如同走马灯一样变换。

    席煜把方朵朵放在床上。

    有几缕头发丝散落下来,他伸出手,将它们一一的整理好,然后站直了身体,没什么情绪,“救她。”

    大夫们都是见多识广,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一见到方朵朵这情况,便难为情的道,“她肚子里的孩子……”

    “能救就救。”席煜声音很冷静。

    言下之意就是,他只要方朵朵活着,孩子无所谓。

    大夫们不敢多说什么,立刻忙碌起来。

    席煜没有出去,就靠在门上。

    他还穿着那身脏的不行的衣服,脸却白净的什么都没有。

    那双漆黑幽深的眸子,像是最亮的宝石,就那么锁定在方朵朵身上。

    她满头大汗,脸色惨白,时不时的发出凄厉的喊声。

    来来往往的下人,从里面端出来,一盆又一盆的血水。

    几个大夫更是大汗淋漓,叫嚣争吵,混合在方朵朵的喊叫声里面,异常的热闹。

    席煜的脸冷的出奇,阴沉的眸子,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分明只是站着,但那紧绷的后背,还有他不可一世的气场,让所有人都无法视而不见。

    直到房间里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哭。

    席煜纹丝不动的脸上,眉头微挑。

    居然活了下来?

    他还以为小家伙已经死了。

    极度的疲惫过后,方朵朵脱力睡着了,平稳的呼吸,苍白的小脸,透明虚弱的像是个纸片人。

    其中一个大夫抱着小家伙凑到席煜跟前,像个席煜看孩子。

    没曾想席煜直接骂道,“抱着他滚出去!”

    大夫们哪里敢逆了席煜的鳞,当即飞快的收拾完毕,眨眼功夫,房间里只剩下方朵朵和他。

    他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捏了捏。

    明明现在爱萧景玄爱的那么辛苦,为什么还不肯离开他?

    席煜看着她的脸出神。

    他后悔自己认识她比较晚,后悔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是萧景玄的。

    但他并不介意,只要他喜欢,他的那些洁癖,只要对方是方朵朵,便完全没有问题。

    娘亲说喜欢的可以抢过来。

    席煜起初一直不想那么做,他不想让方朵朵不开心。

    然而最近目睹了一切,看到她所经历的一切,他发现,他已经无法再回到从前了。

    无法漠然的看着她受委屈。

    无法无视她的难过和伤心。

    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神经。

    席煜坐不住了,他想要出手,将她据为己有。

    哪怕她心里还装着别人,哪怕她已经和别人有过孩子。

    正胡思乱想着,房门从外面被人敲响。

    席煜收回思绪,淡淡的开口,“进来。”

    来人端着一盆水,来给方朵朵换洗的。

    席煜这才想起来,方朵朵生完孩子之后,就这么躺在一片污浊之中。

    内心起了波澜,他转过头问那个女仆,“你出去吧,我来。”

    “煜爷……”下人惊讶无比。

    就连席煜的生活起居,都是他们一丝不苟的照顾着。

    现在她有没有听错,席煜要亲自来照顾这个床上的女人?

    “没听清楚?”席煜挑眉,常年不变的脸上,生气起来,竟然也格外的冷艳。

    下人摇了摇头,立刻将一盆水放在一旁,转身悄悄出去。

    席煜站起身,将袖子挽了起来,把毛巾泡湿了之后,他轻轻的拨开方朵朵的腿。

    那个人的女人又怎么样。

    他席煜看上的,管他萧景玄还要不要,只要他想,就能一辈子就这么让她待在身边。

    ……

    夜很深,也很浓。

    方朵朵醒来只觉得口渴无比,她睁开眼,四处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

    这是在哪里?

    房间里燃烧着一种熏香的味道,清新、不怎么刺鼻,方朵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但还是渴。

    她动了动腿。

    “醒了?”

    一只手从腰间伸过来,声音却并不是她所熟悉的萧景玄。

    方朵朵浑身僵硬。

    她愕然的转过头,没想下一秒,整个房间里的蜡烛却亮了。

    对面那人的轮廓格外清晰。

    是席煜。

    她记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这会一时没想起来席煜在这里躺着合不合适,只是抓住他问道,“孩子呢?”

    “很好。”席煜坐起身,将她的手挣脱开来,然后下床给她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方朵朵实在是太渴了,抓过去咕咚咕咚便喝完了。

    “还要吗?”席煜靠在床边。

    温凉的液体滑入干涸的喉咙,冒了火起了烟的喉咙,顿觉清爽。

    方朵朵摇了摇头,恢复了一点力气,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可只是几个动作,便起了满头的汗。

    无奈,她只好作罢。

    拳头放在身体两侧,慢慢的收紧又放开,她看向一直盯着她的席煜,问,“我能看看孩子吗?”

    “睡了。”席煜说,“早产一个多月,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就想到了赵曼柔!

    就是她害得她早产!

    这个仇她不能不报!

    “对了,萧景玄呢?他…还…好吗?”

    方朵朵拧眉,问出这句话时,整个人都是颤抖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