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93章 这是堕胎药,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苹果彩票网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

    方朵朵的话又冲又狠,现场气氛骤冷,谁的脸色都非常难看。

    下人们大气不敢出,心里却连连叫苦。

    这回萧景玄总该生气了吧!

    都这么骂他了,如果还不生气,那还是男人吗!

    赵曼柔的想法,和大家一样。

    在她看来,方朵朵纯粹就是自己作死,蹬鼻子上脸就行了,还居然想骑到萧景玄脖子上,作威作福。

    真当自己脸大,普天之下都是她妈,得惯着她呀!

    该!

    等下看萧景玄怎么收拾她!

    赵曼柔嘴角浮上一抹得意的笑,她嫁过来,是为了把萧景玄抢过来,完完全全变成她的。

    看眼下方朵朵的德行,相信用不了多久,萧景玄就会厌烦她。

    萧景玄投入到自己的怀抱之中,是迟早的事情。

    “萧景玄!你哑巴了?”方朵朵没得到回答,挑着眉再次质问。

    她的态度,没有一点点的改变,甚至比之刚才,更加倨傲了几分。

    赵曼柔简直想要大笑。

    方朵朵这头蠢猪!

    男人都喜欢柔情似水的,像她这样,简直没有一个女人应该有的样子,不把萧景玄吓跑才怪。

    她偷偷的朝着萧景玄看过去,在看到他紧绷的唇线时,更加坚定了想法。

    方朵朵啊方朵朵,你霸占萧景玄时间也够久了,该滚蛋了!

    正当赵曼柔洋洋得意的时候,眼角一跳,随后便看到萧景玄朝着方朵朵走过去。

    这是做什么?

    方朵朵冷艳的朝他看过来。

    萧景玄不以为意,走到跟前后,伸出手,轻轻揽住她的肩膀,低声道,“朵朵,先回别院。”

    “我凭什么听你的?”方朵朵嫌恶的拍掉他的手,“凭你让人恶心的眼光和品味,还是凭你这张就会骗我的嘴脸?”

    他不止一次的骗她。

    九岁那年的事情,幽灵草的事情,还有当下成亲的事情……

    方朵朵不想一件一件的和他计较,但并不代表她完全就不介意。

    “朵朵。”

    “怎么?”

    方朵朵笑着,看见身后呆若木鸡的赵曼柔,笑容更加讽刺,“不是成亲么?继续吧!我倒是要看看,把我惹毛了,你们谁能好过。”

    她推了一把萧景玄,萧景玄没动。

    谁想到赵曼柔居然跳出来,“方朵朵!你别太过分!你居然敢这么对萧景玄,真是胆大包天!”

    方朵朵皱眉,“萧景玄还没有说我过分!你哪里来的资格?这位女同志,需要我提醒一下你侧妃的身份吗!”

    “我是侧妃又如何,总比你这个下堂妻好的多!”赵曼柔剧烈喘气,她冲着饭桶一样的下人们叫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这个疯女人给我赶出去!”

    方朵朵站着没动。

    下人们也没动,他们不敢。

    萧景玄不发话,谁敢真的去赶方朵朵?不想活了么!

    见没有人动弹,赵曼柔气坏了,她穿着喜服,狠狠的跺脚,然后便突然冲到跟前,出手就要拉方朵朵的衣袖。

    说时迟,那时快。

    萧景玄将她的手推掉,冷着脸对萧大福下命令,“把侧妃送进房间。”

    “王爷!”

    赵曼柔红了眼,她明明是在帮萧景玄出头!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对她!

    萧景玄对她的话,恍若未闻,不耐烦的挥挥手,萧大福立刻喊了两个嬷嬷,一左一右把赵曼柔给架走。

    一群人呼啦啦的也走掉了,谁也不想留下来做炮灰。

    现场气压太过于低沉。

    萧景玄重新回到方朵朵跟前,大手托住她的腰身,立刻被她躲掉,“手脏,别碰我。”

    刚才他的手被赵曼柔碰到了,方朵朵耿耿于怀。

    萧景玄抿了抿唇,想要说话,结果却见方朵朵转身就走。

    “朵朵!”萧景玄拿她实在没有办法,立刻追上去,从后面抱住她,“你去哪里?”

    “入洞房。”

    “你!”

    “怎么?”方朵朵笑,抓起他的一只胳膊,放在嘴边便咬。

    萧景玄吃痛,却不敢出声。

    等她咬完了之后,她推开他的手,“别挡我道!”

    说完也不等萧景玄同意,她率先进了洞房。

    赵曼柔先看到方朵朵,正想开骂,又看见了萧景玄,立刻轻咳一声,继续保持淑女形象。

    “王爷……”她低声呼唤,无视方朵朵,直接看向萧景玄,“等下是入洞房,方朵朵在这里,不大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方朵朵笑。

    她让方佑霖搬了一张椅子过来,正好放在大床对面。

    方朵朵信步走过去,大摇大摆的坐下来,看着她,“你都有脸嫁过来了,脸皮应该很厚才对啊!现在知道廉耻了?你不要碧莲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廉耻这种东西?”

    “你!方朵朵!”赵曼柔腾的从床上站起来,来到萧景玄身边,她低头看着方朵朵,“你要看是吧?那你就看清楚了!”

    赵曼柔说完之后,忽然踮起脚尖,在萧景玄的唇上映上一吻。

    全场人都震惊了!

    就连被亲的萧景玄,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赵曼柔试图用舌尖撬开他的牙齿,他才回过神来,猛地推开赵曼柔。

    “你做什么!”他满脸阴沉的问。

    赵曼柔的指尖,之前触摸着他的胸膛,暖暖的,勾的她的心也痒痒的。

    现在一下子被推开,指尖上似乎还残留着属于他的温热。

    赵曼柔攥紧了拳头,两腿之间的空虚,让她看向萧景玄时,更加的痴迷。

    “我们才是夫妻,我亲你一下怎么了?她不是要看吗!那就给她看啊!”赵曼柔说话间,便再次不管不顾的冲过去,死死抱住萧景玄。

    萧景玄把她往外推。

    没有想到的是,赵曼柔却心机的将自己的胸送到他手上。

    触碰到那团柔软,萧景玄眸色更深。

    他抬起脚,一下子踹到赵曼柔的肚子上!

    赵曼柔的身体飞起又落下,软软的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王爷……”赵曼柔咳嗽几声,泪水倏然而下,就连妆容都模糊的不成样子,“你…怎么这么对我……”

    “你算什么东西!”萧景玄冷声,从牙缝间一字一字的说道,“想要待在我身边,就做好你的本分!”

    赵曼柔撑着身子,坐起身来。

    她十分不甘的看向萧景玄,“萧景玄!你别忘了!是你娶我的!”

    “你可以选择不嫁过来。”

    “我!”他一句话,让赵曼柔无话可说。

    是的。

    当初是她选择嫁到皇宫,又是她选择从皇宫出来,嫁给他。

    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她要倒贴给萧景玄,便不能怪人家不懂感恩不懂珍惜。

    从来被偏爱的那一个,都是混蛋。

    胡思乱想着, 赵曼柔看着萧景玄离她越来越远。

    刚才方朵朵被气的走掉,他八成是去追她去了。

    方朵朵走的很快。

    萧景玄更快,大步流星,抓住她的手腕后,拦腰把她抱起,任凭方佑霖在身后大喊大叫,他也不管不顾。

    回到别院,他把方朵朵放下,双手撑在她的左右两侧。

    方朵朵抬手就是一巴掌,“滚!”

    萧景玄不肯依,低头看到她的肚子,叹了口气,“朵朵别生气,对孩子不好。”

    “不想让我生气,就不应该弄这么一出事!”

    “皇上御赐的,我保证以后不碰她。”萧景玄言简意赅的解释给她听。

    方朵朵拿脚踹了他一下,“去外面池子里面泡着,什么时候泡干净了,把碰过她的地方都洗干净了,你再爬上来。”

    “那你原谅我了么?”萧景玄问。

    方朵朵一个头两个大,回答的漫不经心,“先去洗干净。”

    “好。”

    没过几分钟,从外面传来一声扑通的声音,想也知道是萧景玄泡进了池子里。

    方朵朵靠在床旁,心里乱成一团。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前的时候,她好歹还有一个身份,可以名正言顺的驱逐那些小三。

    现在连身份都没有了,只有萧景玄的爱和纵容,又能庇护她到什么时候?

    赵曼柔不会善罢甘休,如果她留下,那么肚子里的孩子能安然出生吗?

    一切一切,都在逼着她做选择。

    顶着失去孩子的风险,留在王府,还是选择冒着失去萧景玄的风险,离开王府。

    萧景玄对赵曼柔,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

    方朵朵狠狠的挠了挠脑袋,闭上了眼睛。

    下午的时候,王府里来了一道圣旨,居然是给方朵朵的。

    她领了圣旨之后,便进了皇宫。

    原先的太子爷,现在的皇帝萧景岩在御书房等她。

    推门进入,立刻看到了萧景岩,他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子后面,闻声放下手中的奏折,朝她看过来。

    “方姑娘。”他称呼她。

    方朵朵不动声色的应下,扶了扶身子行礼,“民妇方朵朵拜见皇上。”

    “平身吧!”萧景岩说道,“今天把你叫过来,是想说一说你的归属问题。”

    方朵朵挑眉,什么意思?

    “七皇弟休了你,你不应该再住在王府,又由于你是我朝附属小国的公主,所以按照规定,三日后,朕会把你遣送回国。”

    “……”方朵朵嘴角一抽。

    这下好了,是去是留的问题,她不必再纠结了,眼下根本没有选择。

    “怎么?你有意见?”萧景岩见方朵朵不说话,再次开口道。

    方朵朵忙摇头,“不敢,只是臣妇好奇,皇上怎么会将这等小事也放在心上,亲自过问呢?”

    “这可不是小事。”萧景岩摇摇头,“七皇弟的事情,就是朕的事情,朕对七皇弟十分器重。七皇弟做出休妻的事情,朕自然也很震惊,不过震惊之余,一些琐碎的后事还是要处理的。”

    方朵朵看向萧景岩,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对上她的视线,萧景岩笑着拍了拍手,只见一个公公走上前来,手中的托盘上,放着一个玉瓷小碗。

    走近一看,才发现小碗里面,是乌黑的汤药,闻着便十分刺鼻。

    方朵朵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方姑娘既然不是王妃,理应不能怀有皇家的血肉。这里是碗堕胎药,方姑娘知道该怎么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