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88章 很诡异的退位诏书!

苹果彩票秒速飞艇开奖直播

    方朵朵坐在房间里,看着面前摊开的书信,眉头紧锁。

    原本她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席煜身上的。

    然而席煜却说,有关于幽灵草,他知道的并不多,他只是把自己所了解到的,都写在了书信里。

    可这些他知道的,她也知道啊。

    所以白忙活了这么久,关于幽灵草的秘密,她还是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就有点气。

    都怪萧景玄,屁话都不放一个,害的她到处猜来猜去的。

    烦死人了。

    方朵朵一气之下,使劲在桌子上拍了一下,顿时整个手都是麻痹的。

    她一边骂着萧景玄,一边上床睡觉。

    这一晚竟然意外的香甜。

    接下来的几天,方朵朵依然是偶尔会有一些孕吐反应,不过比起来第一天刚到的时候,是好了很多。

    她经常待在院子里,会有些无聊。

    后来便经常出门闲逛。

    这里是一个名叫吕寨的村子,靠近京城,全村上上下下三百多口人,整个村子还保留着原始的生活方式。

    男耕女织,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十分规律。

    方朵朵便时常到田地旁边,看他们种地收割之类的。

    现在正是七月末,田地里收成的时候,到处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方朵朵每次看到大家收了满满一麻袋的粮食,整天也笑呵呵的。

    这天从田地里回来之后,她一进门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本以为是萧景玄,可是仔细一闻,不对,萧景玄身上,不会有这种气息。

    方朵朵立刻皱眉,看向来人,居然是方老六方佑霖。

    再一看,方佑霖身后就是方诣辰。

    “你们怎么过来了?”

    方朵朵拍了拍方佑霖,示意让他把自己放下来。

    结果这小子,抱着她结结实实的转了一个圈,才把她放地上。

    最后还不忘点评一句,“姐,你胖了不少。”

    “……”方朵朵翻了个白眼,“你闭上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哈哈哈!”方佑霖得意的大笑,接收到方朵朵刀子一样的眼光,悻悻的缩了缩脖子,然后把方诣辰给推了出来。

    “三哥。”见到方诣辰,方朵朵老老实实的问好。

    方诣辰嗯了一声之后,对她说,“王爷也来了,就在屋里,不过这回你应该过去看看,他受了点伤。”

    一听这话,方朵朵根本管不住自己的腿,便冲进了屋子里。

    她跑的急,加上肚子又大,进门的时候,不小心被门槛给绊了一下,眼看着要跌倒了,萧景玄一个健步冲过来,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

    “小心点,有没有摔到哪里?”萧景玄简直是惊魂甫定的问道。

    方朵朵吸了一口气,从他怀里拱出来脑袋,摇摇头之后,眼睛就在他身上到处看。

    她看得特别认真仔细,最后停留在他的左胳膊上,那里正挂着一个白色的蹦带。

    “这是怎么回事?”方朵朵不高兴。

    回一趟京城,是让他处理事情的,不是让他给自己身上添伤痕的。

    “宫里出了点事,倒是没有想到,太子爷这回晚了一手狠的。”萧景玄说道。

    “怎么回事?”方朵朵心情忐忑的询问道,有种不好的预感。

    原来这几天皇宫里面也不太平。

    之前太子爷一直软禁梁安帝,一些得到了风声的皇子,联合起来闹到了皇上的寝宫跟前,要求面见皇上。

    太子爷不肯,便一直僵持着。

    结果到了第二天下午,太子爷竟然松口了。

    他让众多皇子进到寝宫里探望皇帝,还让众位大臣也一并去了。

    梁安帝恢复的很好,面色红润,甚至能够中气十足的训吵皇子们胡闹。

    当时萧景玄也在场,同样也被莫名其妙的批评了一顿。

    之后第二天,梁安帝便继续上朝,开始处理朝政了。

    “所以你扯了这么多,你的胳膊是怎么受伤的?你能跟我解释一下吗?”方朵朵歪着头,看他。

    萧景玄笑,“着急来找你,给划伤的。”

    “真的?”

    “真的!”萧景玄看向一旁的方诣辰,“你可以问下三哥。”

    方朵朵狐疑的看过去,方诣辰点了点头,“嗯。”

    方诣辰是个十分成熟稳重的人,所以,他说的话,方朵朵从来没有怀疑过。

    得到了确定之后,她又嘱咐了萧景玄,以后一定要小心。

    “你们在这里待多长时间?”方朵朵问。

    “等下就走,来了就是看看你。”萧景玄伸出手,将她拉到怀里,“最近好像瘦了。”

    方朵朵努了努嘴,“一直在孕吐,好像是水土不服,不瘦才怪。”

    “再等一段时间。”萧景玄说。

    “等什么?”方朵朵好奇,他却不肯再说。

    没有问到想要的答案,方朵朵也没有特别沮丧,跟他又打听了下姚水月的事情。

    “你把假姚水月的消息散播出去了?”提起来这个,萧景玄问道。

    方朵朵点了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萧景玄说,“怪不得姚家忽然要让姚水月回家住,估计就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姚水月。”

    “结果看出来没?”

    “不知道。”萧景玄摇了摇头,“据说今早刚回家。”

    “哦。”方朵朵托腮,一时之间茫然了。

    那个假的姚水月,她其实没有亲眼见过,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有多么的像。

    有破绽的话,自然能够让姚家看出来,从而怀疑太子爷的用心叵测。

    如果没有露出来破绽的话…

    那姚家可能还会被姚家蒙蔽下去。

    萧景玄要是想要拔倒太子爷的话,只恐怕并不简单。

    他们几个一直待到晚饭的时候,晚饭他们吃的是火锅。

    自从烟姨品尝过火锅之后,便觉得人间只有这个是美味,一连好几天,都吃这个。

    三个女人围着桌子吃火锅,每天都吃的不亦乐乎。

    方诣辰和方佑霖没有见过这种吃法,最开始还十分不屑,到了后来,连连称赞。

    狗腿的模样,十分的不忍直视。

    最后三个人趁着夜色准备往京城出发的时候,方佑霖还在念叨着火锅。

    送走了萧景玄,方朵朵又回到房里。

    他们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掉,原本热热闹闹的房间,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她有些失落。

    希望事情能够尽快解决。

    萧景玄离开一周,这一周没有任何的音信。

    方朵朵则还是在村里闲逛,这天她又在吃完饭之后,四处散步,来到村头,正好看见有人在张贴告示。

    她是个喜欢凑热闹的,并且眼下看人特别多,便挤了过去。

    这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居然是皇帝让位了。

    梁安帝退位了!

    新皇是太子爷!

    方朵朵简直难以置信,她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最后才确认了这个消息。

    萧景玄和其他皇子们,一直都想夺了太子的位置,结果他还是登基了。

    并且在软禁皇帝之后,居然成功的让梁安帝给退位。

    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方朵朵不明白了。

    她满脑袋都是稀里糊涂的,慢腾腾的回到了别院里面。

    烟姨和她打招呼,方朵朵便把这个消息给她说了。

    “怎么会这样?”烟姨道。

    她一直认为京城里现在早已经闹得腥风血雨了,谁能想到居然会是如此和平的一种方式?

    方朵朵也摇摇头,不明所以。

    烟姨沉默的在旁边想了一会,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方朵朵询问,“烟姨,怎么了?”

    “新皇登基,你肯定要参加,不出现也不可以,消息既然下来了,没多久肯定就要来接你回去。”烟姨说道。

    方朵朵心想,这样也好。

    反正京城里面发生的事情,她的确好奇的很。

    第二天下午,方佑霖和方诣辰便来了。

    烟姨说的果然没错,他们是来接她回京城的。

    “太子爷登基了,登基大典就在十天之后,到时候你是要参加的。”方诣辰说道。

    方佑霖今天却格外的沉默,来了之后便辛勤的搬东西,搬箱子的,各种忙碌。

    看着他的变化,方朵朵觉得好奇不已,多问了一句,“怎么你们两个来接我了?萧景玄呢?他怎么没来?”

    方诣辰脸上的神色有了一些波动,他嘴角僵硬着道,“他在忙。”

    “哦哦。忙什么呀?”方朵朵没有发现方诣辰的不对劲,又随便聊了一句。

    这个时候,正搬着东西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方佑霖听见了,插了一句嘴巴,“堂堂大王爷忙得很!姐!他不来接你!你不是还有我们吗!你放心,王爷那个渣男,以后要是敢因此而欺负你,我就跟他没完!”

    “……”方朵朵一头雾水,“王爷怎么了?”

    “就是要成……”

    “老六!”方诣辰皱眉,重重的呵斥了他,“搬你的东西去!”

    方佑霖愤怒的狠狠瞪了一眼方诣辰,转身把脚跺的很响。

    “三哥……”方朵朵旁观了很久,不安的开口说道。

    方诣辰朝她看过来,安抚说,“朵朵,你不用管老六,你只需要记住,你所看见的,不一定就是真的,相信王爷就可以了。”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回到京城你就知道了。”方诣辰转移话题,含糊不清的说。

    他们吃过晚饭,才驾着马车,缓缓驶出吕寨。

    一路马不停蹄,等到了天边有了鱼肚白,才终于来到了京城城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