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86章 用一百种姿势睡你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方朵朵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萧景玄。

    他从来不把自己的脸皮当回事,在她面前,简直是完全的没有底线没有原则没有节cao。

    一言不合就认错。

    一言不合就下跪。

    两个人相处下来,方朵朵发现,她几乎没有特别生气过。

    唯一的这一次,还是因为担心萧景玄。

    可现在看着他跪在自己跟前,方朵朵的心又软了。

    他对她真的很好,好到无可挑剔的那种。

    “朵朵……”

    方朵朵长时间的沉默,让萧景玄的心中越来越没有谱。

    “干嘛?”回过神来,方朵朵没好气的回答。

    萧景玄立刻道,“还生气么?”

    “生气!”方朵朵歪头看他,“所以你得想办法哄我开心。”

    “你怎么样才会开心?”萧景玄问。

    方朵朵皱眉,“我是让你想办法,不是让你直接问我的,成不?麻烦你动一动你直男的大脑。”

    “……”

    接下来的一刻钟,萧景玄安静如鸡。

    每回方朵朵看向他的时候,他都是一脸严肃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烟姨下午出门了一趟,一进到别院就看见了跪着的萧景玄,当即就震惊了。

    “景玄!”烟姨疑惑的问,“你怎么又过来了?”

    萧景玄看见了烟姨,方朵朵忙用脚踢他,小声的催促道,“起来,赶紧站起来!”

    这不是开玩笑的,要是让烟姨看见,她这么欺负一个堂堂王爷,得认为她多凶悍啊!

    方朵朵的小脚丫,动作幅度大,萧景玄笑着将她的脚踝握住,轻拍了拍她,以示安抚。

    随后,在烟姨朝他走过来的时候,才站起身。

    烟姨已经到了跟前,她假装没有看见刚才的那一幕,只是问道,“京城里面没有事情了吗?”

    “这两天应该不会有。”萧景玄说,“今天上午刚出了一件大事。”

    一听大事,方朵朵顿时八卦了。

    不等烟姨开口询问是什么,她便先迫不及待的出了声,“什么大事?”

    萧景玄看向她,见她一脸好奇,忍不住就想去摸摸她的小脸。

    他暂时克制住了,理了理思绪后,说道,“宫中传来消息,说是太子爷把皇上给软禁了,四皇兄结合六皇兄还有其他几个皇子,一起冲到皇上的寝宫,要求面见皇上。”

    方朵朵惊,“这下厉害了,后来呢?”

    “太子以皇上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皇子们的请求。大家情绪激动,只怕一时半会,是安静不下来了。”萧景玄笑。

    现在这种混乱的场面,是他希望见到的。

    如果四皇兄和太子爷率先打起来,那是最好不过的。

    到时候他再干一票大的,让老十二带兵冲到皇宫里面,直接接收一切,趁机登基。

    当然,他考虑的是最完美的情况。

    老四和太子都不是傻子,他们两个斗归斗,可都很明白,不会让其他的皇子们得了便宜。

    所以,按照萧景玄的推测,两个人一时半会打不起来。

    除非一方有必胜的把握。

    “这个时候,应该是关键的,你怎么跑过来了?”烟姨看了看他,又看向方朵朵,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

    年轻人之间的感情,她已经看不太懂了。

    烟姨知道自己给这里站着,是纯粹当电灯泡的,只是说了一句,“行了,你们两个进屋子里面聊吧,天都要黑了,晚上风有点大,朵朵的身子可不能着凉了。我去煮饭去。”

    烟姨不这么提醒还好,稍加提醒,方朵朵便顿时觉得,冷风是有点凉。

    她准备回屋。

    刚站起来,就被萧景玄给抱了起来。

    方朵朵正好懒得走这几步,给他一个好好表现的机会。

    回到里间,他把她放到床上,自己也跟着坐了上来。

    方朵朵自觉地把腿压在他的两腿上,而下一秒,萧景玄便主动的给她按摩起来。

    一切都不用她吩咐,就好像是,两个人是一对许多年的夫妻。

    无论是她想做什么,他都像是会提前预知一样。

    这样真好。

    鼻头忍不住泛起一阵酸意,方朵朵害怕被萧景玄嘲笑,连忙把头转过去。

    可不能给看见了!

    不然多丢人啊!

    她这边鼻子抽抽,那边的萧景玄嘴角弯了弯,“又哭鼻子了?”

    “谁哭鼻子了?你才哭鼻子了!萧景玄,好好捏,你怎么跟一只弱鸡似的,手上没点力气么?”方朵朵笨拙的转移话题,眼眶的泪干了之后,她使劲的吸溜了一下鼻子。

    “话说,你怎么这会过来了?”方朵朵问他。

    萧景玄应声道,“你还生着气呢,我不放心。”

    “不放心还把我送过来!”她嘟囔,“京城那么热闹,这下倒好,全都看不到了。”

    “看那热闹做什么?”萧景玄皱了皱眉。

    “见证历史啊!”方朵朵扬了扬脖子。

    “用不着。”萧景玄手上的力气重了一点,笑着说道,“你只需要享受历史的结果就行了,我负责为你上阵杀敌,创造历史。”

    萧景玄的情话,来的总是猝不及防。

    她抿了抿唇,下意识的轻轻推了他一下。

    萧景玄立刻抓住她的手,把她拖到了怀里,几乎是眨眼功夫,他的吻便落了下来。

    唇齿之间,还有着风尘仆仆的气息。

    方朵朵闭上眼睛,尽情享受。

    脑海之中,却浮现出一些别的念头。

    杀敌不杀敌,称王不称王,她不在乎,那些从来都不是她的渴求。

    她所有的梦想,仅仅只是想赚点小钱,找个爱人,健康的活着,然后寿终正寝。

    之所以走到如今,被历史的巨轮推着往前走,无非是因为,萧景玄想要那个位置。

    那可是她心尖上的人,他的所求,她无论怎样,都想替他完成。

    即便不能,也想陪他走一段。

    这个吻结束的很快。

    朵朵红了脸,气息变得紊乱之时,萧景玄却已经退开。

    他低声说道,“我可以亲的时间久一点吗?”

    方朵朵收回思绪,整个人都懵懵懂懂的。

    他的话,她反应了老半天,看他那装模作样的表情,就很想一巴掌拍过去。

    这混蛋又开始装了。

    以前那么蛮横霸道不讲理的各种睡她,现在为了让她说一句原谅,又来装什么小清纯小清新?

    妈蛋,心机狗。

    “好好捏你的腿,别整天想点有的没的。”方朵朵懒得配合他演戏,直接拒绝了他。

    萧景玄这一次倒是没有霸王硬上弓。

    他一直给捏到吃饭,两个人才走到正厅。

    烟姨和青璃都在,见到萧景玄过来,青璃给他行礼,被他无声制止。

    四个人坐一起,方朵朵看着又是一样的菜色,愁眉苦脸。

    “怎么?”萧景玄很快注意到,淡淡的问,“不喜欢吃?”

    他扫了眼饭桌。

    燕窝鲍鱼鱼翅一个都不缺,其他的几乎也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来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方朵朵夹了一口菜,尝了尝,说道,“喜欢吃,不过现在更想吃火锅。”

    “火锅?”萧景玄和烟姨异口同声道,“那是什么?”

    方朵朵放下筷子,挠了挠脸,解释说道,“这样吧,明天我们吃火锅。”

    说着,她看向萧景玄,“你明天还回去吗?”

    他能来,她挺开心的,如果要是走的话,伤心倒说不上,失落一定是有的。

    萧景玄摇了摇头,“后天回去,明天闹不起来。”

    他的口吻十分自信,烟姨的眸色凝重了几分。

    方朵朵反而没多想,一张笑脸顿时明媚生动,“那行,那我们明天就吃火锅吧好不好?等下我把需要的东西列一下,然后让人去准备。”

    她那小模样,根本容不得萧景玄拒绝。

    他当场就答应了。

    大概是因为心情好,方朵朵晚上还是吃了点。

    想到中午的前车之鉴,谨防她再吐得凶狠,萧景玄和烟姨都没有再催促她多吃。

    “宫里现在很乱吗?”临近晚饭结束的时候,烟姨皱着眉问道。

    到底是她生活了许多年的地方,心中就像是有一根丝线牵扯着一样,纵然现在出了宫,她还是无法放下。

    那个地方,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人。

    “嗯。”萧景玄点点头,“他们两个杠上了,明天文武百官便也会参与其中。”

    “那你打算怎么办?”烟姨还是没忍住。

    萧景玄是姐姐的孩子,唯一的孩子,她希望他能够一直好好地下去。

    知道他要做的事情,烟姨本意是不想让他参与其中的。

    毕竟历年来,夺嫡成功自然好,夺嫡失败的下场都很惨。

    可又想到那些不参与夺嫡的,最后还是没有什么好下场,她便又犹豫了。

    如此衡量,还是夺嫡的好。

    反正下场好像都好不到哪里去。

    “搞大事情,让他们先斗。”萧景玄说,“暂时是这样,具体如何实施,还要等后天回去看宫里什么情况。”

    方朵朵一旁频频点头,“说的是。”

    萧景玄被她逗乐了,揉了揉她的头发,她突然来这么一句,很迷幻啊。

    “朵朵觉得如何?”萧景玄轻声哄着她说道。

    “我觉得挺好的啊!我们的目标是,搞事!搞事!搞事!”她举起胳膊,一晃一晃的说,“我们的口号是!金子!银子!票子!”

    “哈哈!”萧景玄笑出声,他大手把她抱起来,捏捏她的脸,在她耳边低声道,“我的目标是,睡你,睡你,和用一百种姿势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