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80章 有本事继续瞒我啊!

苹果彩票快乐飞艇注册官网

    请席煜过来,萧景玄内心自然是吃味的。

    但为了方朵朵,他可以丢弃任何原则。

    第二天一大早,萧景玄便派了人去请他。

    席煜行踪不定,听说偶尔早上会去码头查看一下情况,所以萧景玄让人守株待兔。

    没想到,太阳才刚刚升起一点,席煜便被请了过来。

    方朵朵原本还赖着不起,听说之后,慌慌张张的穿好衣服,冲了出来。

    她刚刚睡醒,洗漱匆忙,脸颊上还带着水渍,头发也只是随便的用一根丝带,胡乱挽着,在鬓角两旁落下几根细碎的长发。

    在阳光的照耀下,头发丝便显得更加纤细。

    席煜的眸色暗了暗,不等说话,萧景玄便将手搭在方朵朵的肩上。

    “谢谢煜爷赏脸,劳烦您给正厅等着,她还没有吃饭,我哄她吃饭去。”

    “……”

    方朵朵其实想说,吃饭什么的,暂时不重要,还是先跟席煜了解情况重要。

    她正想反驳,却见席煜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诶?

    萧景玄的长指,在她的手心挠了挠,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走了,我们先吃饭去,你是自己走,还是我抱你?”

    “……”这人怎么不分轻重缓急?

    方朵朵挣脱开他,指了指席煜,“先去问那个事情吧!”

    “先吃饭。”

    “吃吃吃!我是猪吗!”方朵朵气,“万一等下他走了怎么办?”

    谁不知道席煜是个很有个xing,谁的面子都不会给的酷炫狂霸拽?

    方朵朵气鼓鼓的朝他瞪眼睛。

    “不会。”萧景玄揉了揉眉心,“我已经跟他说好了,他不会走。”

    “嗯?”方朵朵仍旧狐疑。

    看她那一脸猜忌的模样,萧景玄的心里,那团小火苗便嗖嗖的往上涨。

    死女人。

    他骗她做什么!

    萧景玄发现,和方朵朵这种家伙,根本不能太惯着她来,不然她真的会上天。

    “走了!吃饭去!”他拉下脸,一个兜手便把她抱了起来,直接抱回别院。

    萧景玄很强势。

    在方朵朵左哼哼右哼哼,各种不想多吃的情况下,他直接掐住她的下巴,嘴对嘴的喂她。

    方朵朵觉得他好恶心,使劲挣扎,全部无果。

    知道她举起手来保证,一定好好吃饭,萧景玄才放过她。

    满怀屈辱的吃完了早饭,总算能够见到席煜了。

    正厅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

    纳兰雪和施初微,她们都很担心方朵朵,昨晚连夜回府,今儿一大早便再次赶过来。

    萧景玄刚刚到场,萧大福便把所有的下人全部都清理了干净,随后就缓缓关上正厅大门。

    整个房间,光线骤暗。

    气氛变得严肃又紧张。

    方朵朵坐在柔软的椅子上,身子后靠,看着一旁的席煜,她小心的问,“煜爷,姚水月死了吗?”

    席煜皱眉,“嗯。”

    “你确定?”方朵朵的心抖了抖。

    萧景玄看见了姚水月,不可能骗她。

    之余席煜,按道理来说,应该也不会骗她的吧?

    十几双眼睛,盯着席煜,席煜却还是一脸沉静如波的神情,他看都没看众人,只是盯着方朵朵,“我确定。”

    “这就奇怪了。”纳兰雪嘀咕,“我们当时都去围观了那个场景,姚水月倒栽在水里,看样子是死透了。”

    席煜抿唇,神情略微倨傲。

    纳兰雪却又话锋一转,“然而不仅七皇兄,他们两个都亲眼见过活生生的姚水月,就在昨天!”

    此话一出,席煜眉头忽跳,沉吟片刻后,他问,“你是说活的姚水月?”

    “一模一样,神情举止,甚至声音!”纳兰雪补充。

    方朵朵的小手一直在抖啊抖的。

    萧景玄皱眉,大手握住她的,方朵朵立刻朝着他看过去,萧景玄的话却是对着席煜说的。

    “煜爷怎么看?”

    席煜的势力很广,见过的东西,自然比他们这些名门正统出身的人,要多的多。

    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可是彼此都很清楚,席煜人际网广泛,黑白两道几乎都有涉及。

    像是“死而复生”这种事情,问他可比闷着头去跑断腿调查,要有用的多。

    席煜嗯了一声,大约过了两三秒钟,才说,“姚水月已经死了,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那现在的……”几个人齐声问道。

    “假的。”席煜十分肯定的说。

    很显然,这个答案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真假相依,他们和姚水月斗的时间不算短,犹然没有发现破绽。

    “有一种东西叫做易容。”席煜提醒。

    倒是萧景玄插话说道,“易容只是面容的改变,可现在的姚水月,简直以假乱真。”

    “那说明这个假的一直都躲在暗处,刻意的学习或者练习模仿姚水月。换句话说,把假姚水月放出来的人,早就起了这个念头,想用假的来代替真的,毕竟假的比真的要好cao控的多。”

    言尽于此,在场的人大部分都明白过来。

    这是一个陷阱。

    或者说是一个阴谋。

    有人早就在策划,想让真的姚水月消失,从而扶植假姚水月上位做傀儡。

    做傀儡的目的……

    萧景蓝是几个人里面最笨的,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武夫,这些弯弯曲曲的肠子,他完全不懂。

    大家面面相觑,互相交换了然的目光时,他只能干挠头。

    萧景蓝跳脚,“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谁来给我讲讲!阿雪,你来你来!”

    纳兰雪拍掉他的手,“别烦我,我想事情呢,再鬼叫把你嘴巴缝上!”

    “哎呀你要造反啊!”萧景蓝一手抓起纳兰雪的后背,直接把她提拎了起来。

    他力气大,晃着她的小身子,“认输不认输!还闹不闹了?”

    “十二!”萧景玄皱眉,低声呵斥。

    萧景蓝闻言立刻放下纳兰雪,揉了揉鼻子,乖巧的坐到一旁。

    对于他这个七哥,他是很服气的。

    等房间变得平静,萧景玄缓声说道,“看来煜爷已经很清楚。”

    方朵朵想了半天,隐约想明白,她脱口而出,打断了萧景玄,“是太子爷?”

    环顾四周,众人的神情一点都不意外。

    方朵朵抿了抿唇,心中很不是滋味。

    姚水月和太子爷是夫妻,姚家自然是支持太子上位的。

    可纵观姚水月最近做出来的事情,几乎没有一件事好的,全部都在消耗梁安帝的喜爱。

    太子爷萧景岩是个谨慎的人,他不允许任何错误。

    只有他,能够将姚水月换掉,换掉之后,只要他不说,别人自然不会察觉丝毫不妥。

    联系眼下的事情,看来皇后娘娘帮了他。

    众人弄清楚了事情的大概,被萧景玄先赶回家去了。

    他们一致决定,事关真假姚水月的事情,暂时先按兵不动。

    最近萧景岩一系列诡异的行为之后,一定在酝酿着一个大阴谋。

    他们要耐足了xing子,看看他究竟想要搞什么。

    萧景玄担心方朵朵坐了这么久有些劳累,过去要搀扶着她,让她先回别院休息。

    没想到方朵朵却冲他摇摇头,开口说道,“萧景玄,你能先出去吗?我有话想单独对席煜说。”

    萧景玄的脸色不悦。

    他扬了扬眉,唇角勾出嘲讽的笑,“你我二人本为一体,你有什么话,直接当着我的面说便是。”

    方朵朵态度坚决的表示,“你先出去。”

    “确定?”萧景玄半眯起眼睛,盯着方朵朵,等待着她的答案。

    方朵朵点点头,“确定。”

    见萧景玄似乎还要磨磨蹭蹭的模样,她果断走过去,将他推出房间,然后砰地一声,关上房门。

    她看着席煜,席煜气定神闲的坐在位置上,同样也看着她。

    “怎么?”席煜问。

    方朵朵没立刻说话,她站了一会觉得腰酸,便坐了下来。

    “你之前跟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是一个被烧死的少年,用了幽灵草之后,起死回生,可是真的?”

    “当真。”

    “可是萧景玄?”方朵朵的眼睛,瞬间直勾勾的盯着席煜。

    两个人在房间里谈事情,萧景玄在外面等待。

    正厅的隔音效果很好,他又不敢靠的太近,担心惹方朵朵不高兴,所以两个人具体聊了什么,他没听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约莫过了半刻钟,萧景玄只觉得他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能聊什么事情,居然聊这么久!

    再等两分钟,不,一分钟,如果她还不出来的话,他要闯进去抢人了!

    萧景玄做好破门而入的准备,房门被人轻飘飘的打开了。

    方朵朵一脸意外的看着他,瞪眼睛,“你在偷听?”

    这下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萧景玄连连摆手,就差跪下以证清白,“我没有,真的!你们谈完了?”

    “嗯。”

    “来啊,管家,快送煜爷离开,记得要挑脚力最好的轿夫。”赶紧麻溜的给送到千里之外去。

    席煜是走了,可萧景玄的心还是不踏实。

    他各种试探,想要知道,他们两个到底都说了什么。

    然而方朵朵十分谨慎,就是不说。

    萧景玄像是一只哈巴狗,一天绕着她打转,吃完饭后就抱着她回别院,打算好好地询问询问。

    他把她丢在床上,欺身而上,双手撑在她的左右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朵朵,你们到底说了什么?”

    方朵朵挑眉,“被人瞒着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抓心挠肝,痒的难受?”

    “嗯……”萧景玄咬牙,这小家伙明明知道他的感受,还故意这么藏着掖着,就是不告诉他。

    该打!

    他在她圆润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被方朵朵抓住了手。

    “你现在知道不好受了?瞒着我的时候,可是很痛快呢!萧景玄,我们来聊一聊九岁那年的大火,还有你的死而复生,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