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79章 邪门了

广西快3网上投注

    方朵朵睡得并不安稳,时不时的就会梦到姚水月的那张死人脸。

    几次下来,她浑身都是冷汗,粘湿湿的贴在后背,各种不舒服。

    最后,终于醒过来。

    她扫视了一圈,意外萧景玄居然不在。

    后背的难受,让她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眉心,回想起之前的事情。

    姚水月真的死了。

    到现在应该是死透了吧。

    之前太紧张,她什么都没来得及问席煜。

    睡醒一觉之后,脑袋也开始变得清明。

    席煜是怎么处理姚水月的?

    这件事还会再落在她的脑袋上吗?

    为什么要把姚水月丢进河里呢?

    方朵朵挠了挠头,忽然觉得她就像是个杀人凶手,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毁尸灭迹。

    不可否认的是,姚水月是因为她的那一下才摔倒的。

    当时的情况,几乎是你死我活,假如她手软了,死的人就是她。

    她并没有要杀死她的心,想的只是要把她摆脱掉。

    好烦。

    方朵朵没有头绪,似乎怎么都说不清。

    难道她要背着杀人凶手的名头一辈子?

    她可是良民啊!

    方朵朵抓了抓头发,忽的想到,这件事上,席煜帮了大忙。

    她得找他聊一聊。

    方朵朵整理了一下衣衫,有点饿,便打算出去找点吃的。

    奇怪荔枝居然也不在,这个小丫头,回头得好好教育她一下。

    一边嘟囔着,一边出了门。

    她朝着小厨房走去,经过萧景玄的书房,忽然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仔细一听,居然是萧景玄和席煜的。

    她没听清,正打算继续猫着听一会,没多久,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这下偷听被抓了个正着。

    方朵朵和席煜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呃……”方朵朵皱眉,“煜爷。”

    “嗯。”席煜绕过她,往前头也不回的走了。

    “……”方朵朵眨眼睛,他很快消失,她的肩头也被人轻轻的拍了下。

    萧景玄给她身上搭了个衣衫,手一勾,把她抱起来就往别院走。

    方朵朵的小手推着他的胸膛,他的心跳,一下一下,通过指尖传到她的心里。

    “饿了没?”把她放下后,萧景玄问,“给你准备了吃的,你一直都没睡醒。”

    “现在饿了。”

    “我给你把饭拿过来。”

    萧景玄转身走到屏风后面,很快拎着一个篮子过来。

    掀开盖子,一一把饭菜拿出来,随后对她说道,“先吃饭,吃过饭我们再聊。”

    方朵朵吃的差不多七分饱,就忍不住把姚水月的事情,说给了萧景玄。

    听完之后,萧景玄的神色有些严肃,“真的死了?”

    “……”方朵朵不敢看他,“嗯……我……”

    “没事。”萧景玄说道,“我来处理。”

    话虽这么说,但方朵朵还是很忐忑。

    她脸色犹豫,欲言又止。

    不管是从情感上还是理xing上,她都知道,应该相信萧景玄,可她就是很紧张嘛。

    这件破事,弄得她都快疯了。

    方朵朵深吸一口气,索xing强迫自己不去想。

    她换了个话题道,“煜爷怎么在这里?”

    “不是他把你送回来的?”萧景玄没好气的说,“我听说还是抱着回来的。”

    方朵朵嘿嘿一笑,“你吃醋了?”

    “对。”萧景玄咬牙,把她一下子从凳子上抱起来,按进怀里,咬她的唇瓣。

    方朵朵乐的咯咯笑,就知道他只是吓唬人,他才不舍得呢!

    “以后不许了。”萧景玄说,“我很生气,如果不是他救了你,刚才我就差点打死他。”

    “……”方朵朵蹙眉看着他,被他漆黑的眼睛盯得无奈,她只好上前,扯着他的脸颊说道,“好了大醋缸,席煜怎么说都是我的救命恩人,这次又欠了他一个人情。”

    “我饶了他一命,你已经还过这个人情了,不然的话,今天他能活着走出去?”

    方朵朵敲他的心口,“哪有你这样恩将仇报的?”

    “反正我是不会再让你去一趟席府的。”萧景玄说完,觉得有些不妥,又重重的强调了一句,“告诉你,想都别想!就算是囚着你,我也要把你囚在家里。那小子没安好心。”

    “你怎么知道?”

    “他看着你的眼睛都冒绿光,我是疯了才会让他把我给绿了。”

    “哈哈哈哈哈!”方朵朵没发现萧景玄这么好玩,她被逗得笑倒在萧景玄怀中,“话说我特别想问一问,如果有一天,我要是真的把你绿了,你怎么办啊!”

    话音未落,便觉得屁股上一阵疼。

    他的大手狠狠地掐了她一把,方朵朵哎哟哎哟的撒娇,萧景玄却没有一点松手的意思。

    “还知道疼?”他哼笑,“你如果那么做的话,我就把你锁床上,天天做,夜夜做,让你知道到底谁才是你的男人!”

    “那我心里如果还是想着别的男人呢?”

    “把你的心掏出来,吃掉。”萧景玄说,“朵朵,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那样对我的话,你没有良心。”

    方朵朵早就被他的话给震惊到了。

    她相信他前面的话是真的,唯独后面这句是假的。

    他一根头发都不舍得让她受伤害,又怎么会伤了她。

    如今的她在他面前这么嚣张,还不是因为他的宠爱?

    方朵朵把萧景玄的手放在她的心口,“我有良心。”

    “嗯。”萧景玄笑,原本冷峻的脸,瞬间满是笑意,他满足的在她脸上蹭了蹭,喃喃道,“里面全是我。”

    方朵朵没有否认。

    次日萧景玄一大早又被召进了宫里,说是梁安帝的召见。

    回来的时候,方朵朵询问他,梁安帝找他有什么事情。

    萧景玄抿唇道,“他让我以后少进宫。”

    “我去!”方朵朵皱眉,“都说女人反反复复最是善变,这老男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啊!以前用得着我们的时候,就各种好啊,现在用不着了,就一脚踢开,连宫门都不给进了?”

    萧景玄情绪不高,只是道,“我进不进宫门,还轮不到他说了算!”

    方朵朵察觉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兆,她捏紧了萧景玄的手,没再提这个话题。

    后来她又跟他打听,姚水月死了的这件事情,宫里面有没有传出来。

    “没有。”萧景玄摇头,“消息封锁的很严实,现在恐怕就连皇上都不知道。”

    方朵朵惊,“那皇后娘娘的手段很厉害。”

    “不然你以为?”萧景玄斜了她一眼,“我怀疑她和太子爷有勾当,只是现在一时还不敢确定。”

    “肯定是有勾当啊,太子爷是她儿子,她肯定要帮着她儿子了,只是为什么要藏起来这个消息呢?”

    “不惹怒姚家,一旦失去姚家这个助力,就相当于给别人送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所以他们得把这个消息瞒下去。”

    “可毕竟是死了人,能瞒多久?”

    “这就不知道。”萧景玄说,“等过两天,我找人把这个消息抖出去。”

    结果还没有来得及把消息抖出去,事情却又有了变化。

    姚水月陪着太子爷,一起进宫殿去给梁安帝请安了。

    “姚水月?!”方朵朵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抄写经书。

    自从出了姚水月的事情,她一直做噩梦。

    各种方法都试过,最后没了办法,只能抄经书试一试了。

    她的经书还没抄完呢,现在告诉她,姚水月又出现了?

    大白天的别吓唬她行不行!

    “嗯。”萧景玄将她安抚下来,“我亲眼所见。确实是姚水月,言谈举止声音,一模一样。”

    “……”方朵朵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抖,“不可能…我当时真的看见她死了……”

    她死死的拽住萧景玄,“真的!萧景玄!我真的看见了!我敢保证!”

    小脸上写满了惊吓、恐慌、错愕、不安,她现在的情绪,萧景玄完全能够感同身受。

    他俯下身,在她颤抖微凉的唇瓣上亲了口,“乖。”

    “我真的……”方朵朵抱住他的腰身,“我好怕……”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滑。

    萧景玄叹了口气,一只手把她拽起来,他捧着她的小脸,十分细腻的帮她擦干眼泪,见她又要哭,便吻上她的眼睛。

    方朵朵只剩轻轻的哼哼。

    “朵朵,我不会让你有任何的事的,这件事我已经找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结果。你只需要记住的是,出了事,有我,除非我死,否则你一定会没事。”

    总是这样。

    他总是这样,一句话,就能给她力量和信心。

    方朵朵狂点头不已,抖着声音说,“你也不能有事,你有事谁来保护我?”

    “好。”萧景玄笑。

    她是女王大人,他是她英勇的禁卫军,是保护她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

    他也不能有事,坚决不能。

    被姚水月死而复生的消息吓到的人,不止方朵朵,当天晚上,纳兰雪和施初微便悄悄的来找她。

    三个女人坐一排,三个男人坐对面,苦思冥想,都觉得这件事匪夷所思。

    方朵朵见事情瞒不住,只好坦白告诉他们,姚水月是她不小心失手打死的。

    “是你?”纳兰雪道,“七嫂,你确定她死了吗?你把她丢进河里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呼吸了吗?”

    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看,方朵朵皱眉回忆,最后十分确定的点了点头。

    “席煜试探了她的呼吸,我看见她没了心跳,后来席煜帮忙处理的尸体。”

    “也就是说,席煜把人丢进了河里?你中途离开了?”施初微分析着,方朵朵点头。

    “看来只能把席煜请过来,询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萧景玄最后做了决定,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点头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