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78章 隐秘又狂野的爱恋

北京赛车网上投注

    太子爷萧景岩的生母是卢贵妃,是后来过继给皇后娘娘的。

    皇宫里的亲情,一向都很寡淡。

    太子爷和皇后娘娘之间,也不例外。

    两个人交流很少,他们要什么,彼此都很清楚。

    皇后娘娘只是想要一个太子儿子,至于是不是亲生的不重要,只要能够让她坐上太后的位置就行。

    太子爷要的是一个背景雄厚的娘亲,这个娘亲是谁不重要,只要能够帮助他夺得大权就可以。

    生疏、客套、恭敬,是他们之间的永恒主题。

    然而两个人对此,没有任何的意见,甚至十分习惯。

    皇后娘娘其实是很满意太子爷的,毕竟这几年他办的事情,都让梁安帝龙颜大悦0。

    不出意外,坐上皇帝的位置是指日可待。

    但眼下,她却觉得心慌慌。

    姚水月死了。

    谁都知道姚家的势力,如果不是姚瑾的事情,触了梁安帝的霉头,姚家会更加辉煌。

    姚瑾死了,姚家已经对皇家很有怨言。

    如今姚水月又死了,一个好端端的太子妃就这么没了,姚家不造反才怪!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到时候梁安帝怎么办?

    姚家不支持太子爷的话,万一被四王爷或者六王爷,虎视眈眈的发动政变,到时候她可怎么办?

    要知道,她在后宫里面,没少得罪那些贵妃们。

    她们都等着她栽跟头呢!

    不行不行,皇后娘娘烦躁的想,她一定会被整死!

    几经思索,她做了一个决定。

    “怎么回事!”皇后娘娘道,“有谁看见这是怎么回事?”

    “……”

    没有人回答。

    谁想惹得一身腥啊!

    皇后娘娘这个时候这么问,摆明了就是想找个替罪羊,推出去挡住姚家的嘴。

    这一手玩的叫转移仇恨。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

    方朵朵低下头。

    见没有人回答,皇后娘娘又问了几遍,甚至专门挑了几个王妃询问,吓得那几个王妃连连磕头表示清白。

    方朵朵抿了抿唇,额头都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生怕问到她。

    索xing,并没有。

    皇后娘娘阴鸷的目光,说不出的不悦,绕着在场所有人都看了一眼后,她恶狠狠地说道,“今天这件事情!谁都不许传出去!如果要是让我知道,是谁传出去了!那就走着看!”

    这简直就是威胁!

    皇后娘娘有多少本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后宫屹立这么长的时间还不倒台。

    到底都是王妃,谁闲着没事干会和皇后娘娘作对。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皇后娘娘命人把姚水月的尸体抬走。

    至于具体抬到哪里去,没人知道。

    在此之后,皇后娘娘满身阴寒的随后离开。

    一群人蜂拥而上,都是受了惊吓的,谁的脸色都不比谁好看。

    就连一向话多的纳兰雪,从后花园出来,也是一言不发。

    三个人到了宫门口,安静的分别。

    方朵朵来的时候是坐轿子,可出来之后,并没有轿子在等着。

    她便步行往回走。

    在后花园耽误了一会,天色已经暗了不少,皇宫四周,放眼看去没有一个人。

    一种难以言喻的静谧恐怖,在心头蔓延。

    方朵朵的眼前,不知怎么回事,忽然闪现出姚水月的死状。

    她打了个寒颤,加快了脚步。

    天色越来越沉,乌云翻卷,从天边滚滚而来,像是在酝酿着什么。

    在经过一个拐角,瞬息之间,豆大的雨滴便落了下来。

    夏天的雨就是这样,说下就下。

    方朵朵叹了口气,盘算了下路程,她闷着头走,看来注定要淋雨了。

    从拐角转入小巷,迎面便撞上一个人。

    方朵朵本能的后退,看向来人。

    漆黑的夜色之中,那袭天青色的长袍却格外显眼,他俊朗的五官轮廓,落入她的眼底。

    一看到他,方朵朵便想抗拒。

    她低下头,看着地面,不知道要开口说什么的好。

    雨滴落下来,她的头发上,肩膀上,脸颊上,都湿漉漉的。

    窸窸窣窣,淅淅沥沥,哗哗啦啦……

    雨越下越大,席煜动了。

    他将身上的长袍脱下来,然后走到方朵朵身旁,撑起来长衫,为她挡雨。

    “前面有个屋檐,我们先过去。”席煜说道。

    方朵朵呆呆的立着,直到席煜推了她一下。

    她忙回过神,摇摇头,将有关于姚水月的一切,全部都清除干净。

    席煜说的屋檐,其实很窄很小。

    这是小巷子里某个人家的**,他们两个人后背紧紧地贴着院门,并排站着,盯着眼前大雨。

    天色暗的像一团巨大阴影,树枝被雨冲刷后发出突突的声响,大片大片的白雾,在这旖旎暗夜里,竟然生出一丝妩媚。

    寒意入骨,方朵朵搓了搓胳膊。

    “冷?”席煜忽然问道,微凉的嗓音,和这雨一样,洒在她的心上。

    方朵朵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她裹紧了席煜的长衫,叹了口气,“谢谢你。”

    “嗯。”席煜坦然接受,“记得你欠我人情。”

    放在以前,方朵朵肯定会吐槽他jian诈的商人本质。

    可现在没有心情。

    摊上这种事情,她简直完全被吓傻了。

    “雨很大。”席煜转过头,看着她的侧脸,淡淡的道,“不知要下到什么时候?”

    “嗯。”

    方朵朵一点都不想回王府。

    她很担心皇后娘娘已经查出来真相,会派人去抓她。

    席煜见她漫不经心,也不多说话。

    他很喜欢这样独处的时光。

    所以,方朵朵不开口回去,他便也假装不知道,不去提。

    这样,能够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便多出来那么一点。

    滂沱大雨骤然而起,但短暂的疯狂过后,便又恢复如常。

    雨越来越小,小巷里的家家户户,已经点燃起灯笼,斜风细雨中,红色的大灯笼,发出昏黄的光晕。

    “雨停了。”方朵朵深吸一口气,有种英勇就义的悲壮,“我回家了。”

    “我送你。”

    “不用了。”

    方朵朵走在前面,鞋子踩在坑坑洼洼的边缘,带起水花。

    席煜跟在身后,她溅起的水花便悉数落在他的鞋面上、衣角上。

    “不用你送了。”

    “我送你。”

    “……”方朵朵皱眉,转过身来,大概是转的太猛,她两眼发黑,昏昏欲倒。

    “你,”她说,话音未完,便朝着席煜跌过去。

    席煜面色无波的将她扶住,随后轻轻用力,将她打横抱在怀中。

    刀削一般的五官,布满了寒意,他低头看了她一眼,眸底却是浓重的怜爱。

    席煜抱着方朵朵,从小巷一路往王府走。

    小巷的路悠长而曲折,他的心却像是奔跑在平坦大道上,不可控制的,朝着方朵朵而去。

    他不准备抗拒这份感情,任由它疯狂肆虐的生长。

    长成参天大树。

    长成满心渴望。

    长成不得不、一定要得到她,哪怕被唾弃,被谩骂,被她憎恶都要得到。

    因为直到那个时候,他才敢放纵自己,去和那个有着亲密关系的男人,争夺她。

    席煜抱着方朵朵来到七王府门口,立刻就被管家给接待了。

    萧大福原本是想要接过来王妃的,可是奈何席煜不松手,并且一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

    他没辙了,只好把席煜给请到了王府。

    进了别院,他把方朵朵放到床上,一旁的萧大福早就等不及了,笑眯眯的对席煜说,“煜爷,您也累了,不如咱们移步到别处好好歇着,然后我再给您备轿,送您回去?”

    席煜没理他,自顾自的在床边坐了下来。

    萧大福顿时就想骂娘。

    这位土豪,也太没有眼力劲了吧!

    这可是王妃的房间啊,他又不是王爷什么的,在床边守着是几个意思。

    要是让王爷回来看到的话,谁能解释的清楚?

    不行!

    一定得把煜爷给带走!

    他家王爷那个大醋缸,发起疯来很吓人。

    “煜爷?”

    “……”

    “煜爷,咱们出去吧?这要是给王爷回来看到……”

    萧大福欲言又止,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您就赶紧走吧,别给这杵着了!到时候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席煜还是一屁股坐在那里,挪都没挪过。

    萧大福见他的劝说,人压根没往心里去,他便也厚着脸皮,就在房间里坐着。

    席煜盯着方朵朵,他则睁大了眼睛,盯着席煜。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淅沥沥的雨声都停了,萧大福亮眼都开始打架了,席煜还是不走。

    嘿!

    萧大福站起来,摩拳擦掌,准备就算是拖也要把席煜给拖走!

    就在这时,萧景玄的脚步声,很快就到耳边。

    萧大福暗道糟糕,还没想好怎么跟萧景玄解释,他便进到房间里。

    看见席煜,萧景玄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他将身上披了雨的外衫脱掉,丢给萧大福,“为什么把煜爷请到这里?有你这么待客的?”

    萧大福心有委屈,仍是连忙道歉。

    他也不想的啊!

    “行了!出去吧!”萧景玄挥了挥手,然后走到床旁,“煜爷,天色不早了,你该回去了,如果不打算回去的话,也该去客房歇着了。”

    他看也不看席煜,坐到了床边,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温度正常。

    “她太累了。”席煜道,“让她好好歇着。”

    萧景玄蹙眉,随后缓缓的勾出一抹笑容,残忍又xing感,“看来,我们之间,有些话必须得当面说清楚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