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75章 坑你没商量

苹果彩票幸运快乐8网上投注

    荔枝给方朵朵梳妆打扮完毕,赞赏的上下打量。

    “王妃啊,自打你怀孕之后,是越来越出落得好看了!”她沾沾自喜,好像夸得是自己一样。

    方朵朵斜了她一眼,换好衣服,“你家王妃什么时候不好看过?”

    “是是是!”荔枝职业捧场王,“我们家的王妃,那是人间无天上有,四千多年来难得一见的美女。”

    “呸!”方朵朵拿手绢丢她,“你就贫吧!反正我一个字都不信!”

    荔枝笑嘻嘻的跑过来搀扶住她。

    “王妃呀,那太子妃你说是真疯还是假疯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说那句话,我总是觉得心神不宁。”

    “要杀的人又不是你,你激动个什么劲啊!”方朵朵没好气的说,“走,咱们去小十一的院子里面看看。”

    方朵朵走在前面,荔枝紧随其后。

    小嘴还是不停的嘀咕着,“话虽这么说,可是杀得人是你啊,王妃,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担心死了!怕死了!我决定下午就去找太子妃,给她磕头谢罪,让她放我一马!”方朵朵双手合十,叽里呱啦的说着。

    听起来就一点都不像是真的。

    荔枝知道,他们家的王妃最喜欢的就是打趣她。

    真是的,就没见过这么不正经的王妃。

    一路西行,小十一的宅子是在王府的西边,那里原来住着三个小年纪的姨太太们。

    到了院子,荔枝准备上前通报,结果却被方朵朵打断了。

    “不用了,里面没有人。”她说着,已经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荔枝不是很懂的挠了挠头,既然明知道别院里没有人,王妃还带着她来这里做什么?

    看风景么!

    十一姨太院子里的风景确实不错。

    院子是在一片竹林之中,落地建设的,四周郁郁葱葱,十几米高的竹子,高耸入云。

    仰头观望,只觉得人很渺小。

    仲夏时分,阳光更耀眼,枝叶更葱郁。

    方朵朵问荔枝,“你觉得这里风景怎么样?”

    “很不错啊!”荔枝老实的评价,“这几位小姨太太们的院子,风景都是不错的。十一姨太这里,更是避暑胜地,竹林的面积够广阔,不过是在院后,如果能够在院内也都种上竹林,那夏天到这里来,是最好的!”

    “啧,你还听懂享受的啊!”方朵朵笑着调侃她。

    荔枝立刻红了脸,“都是跟着王妃学的。”

    “这倒是实话,你这次甩的锅我接受了。”方朵朵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水池,“把里面的假山给抬走,做成游泳池,以后夏天可以来游泳。”

    “什么勇?”

    “游泳!”方朵朵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个板栗子,“暂时就这样吧,你去联系人,把这个院子拆了,然后种上竹子,把水池挖的再大一点,深一点,做成我的游泳池!”

    方朵朵说完,满意的绕着园子扫视一眼,随后双手背在身后,往外走。

    荔枝一一记下后,忽然想到这是十一姨太的园子啊!

    她追上去问方朵朵,“王妃啊!那可是十一姨太的园子,你这么不经过她的同意,改造园子,会不会不太合适?”

    “她不会回来了。就按我说的办吧。”

    整整一上午,荔枝忙的晕头转向,时不时的还要思考一下王府的恩怨情仇。

    尤其是这个小十一姨太,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就不会回来了?

    方朵朵懒洋洋的坐在廊下乘凉,看见荔枝紧锁的眉头,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懒得理会她。

    因为小十一的事情,甚至是她,都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不说了。

    难过的事情,过去就好了。

    萧景玄从昨天下午离开之后,一直都没有回来过。

    吃过午饭的时候,他总算出现,不过同样风尘仆仆。

    “我就回来一会,等下你跟我一起进宫。御医们要帮皇上排出毒素,国师要皇子王妃们祈福。”

    方朵朵连连点头。

    萧景玄在皇宫里面夜以继日的呆了两天,看起来过得并不好。

    他邋邋遢遢的,一靠近方朵朵,惹得方朵朵都拧鼻子嫌弃。

    两个闹了会,最后他索xing把她抱进怀里,一起进了浴桶。

    好端端的洗澡,变成了少儿不宜,不可描述的案发现场。

    方朵朵被萧景玄按在浴桶边缘,来回修理了一两回,要不是看在她有身子的份上,绝对不会放过她。

    “还嫌我臭么?”他微凉的手指,在她光滑的后背上滑过。

    沿着她的后脊柱,手指灵活的向上跳跃。

    他每动一下,身体里的某一条筋脉,就像是被他两指捏了起来一样。

    细细的捻着,柔柔的撩着。

    方朵朵的心都发痒了,哑着嗓子,一颤一颤的说,“不…不臭……”

    “香么?”

    “……嗯香。”

    “大么?”

    “……大。”

    “长吗?”

    “……长。”

    “够硬么?”

    “……硬……不…不硬…不……不是不硬!!哎呀我也不知道硬不硬!你到底在问什么?”热气蒸腾,她觉得她几乎窒息,无法思考。

    接连语无伦次的说出这么大段话,她恨不得把脸埋进水里。

    萧景玄却乐的直笑,低沉的嗓音,传入她的耳朵。

    这下她觉得,她可以死在这里了。

    萧景玄把她抱起来,正好面对着他。

    他在她最xing感柔软的地方捏了一把,笑着称赞,“有身子后,这对儿好像长大了不少,以后我和孩子都饿不着了。”

    “……”方朵朵咬牙,“你别说了。”

    “好好好,我的朵朵害羞了。”他捧起她的小脸,映上她的唇。

    一吻方休,萧景玄起身,哗啦啦的水声落地,他的一切都毫不保留的暴露在方朵朵面前。

    包括那雄壮的地方。

    她呀的低呼一声,想要闭眼睛,却被萧景玄一把从浴桶里捞出来,“行了!用都用了几百次了,怎么和它见面却那么害羞?起来穿衣服,该进宫去了。”

    不像是萧景玄的坦然,和他同乘一辆车,一路上,方朵朵的脸都是红的。

    偏偏萧景玄还总撩她,时不时的吃她豆腐。

    她越是害羞,他便越是得意。

    混蛋玩意。

    方朵朵越想越气,伸出手在他大腿上使劲拧。

    拧的手都麻了,萧景玄还是一脸平静。

    “你皮太厚了!”她气得咬牙,愤愤的拍了他一下。

    萧景玄趁机把她的手拽住,往怀里带她,抱着一只手又是吹又是亲的,“朵朵手疼…吹吹就好了……吹好了再接着拧……”

    方朵朵翻白眼。

    萧景玄,你到底要不要尊严的!

    俗话说,人至贱则无敌,面对着在她面前不要尊严不要底线的萧景玄,方朵朵没有别的办法。

    他爱咋就咋吧。

    约莫走了一刻钟,两个人到了皇宫。

    进了宫门,便下车步行。

    萧景玄拉着她,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来到皇帝寝宫。

    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的皇子王妃,还有一些贵妃娘娘,方朵朵看见了人群中,哭哭啼啼的赵曼柔。

    她眼圈红红的,额头上的淤青和伤疤,在那张白皙净白的小脸上,十分明显。

    “看什么呢?”萧景玄和她混在人群中,低声问道。

    方朵朵努努嘴,“你的前任真是哭的我见犹怜,不过去安慰安慰人家?”

    说着,她朝着赵曼柔飞了一个眼神。

    萧景玄看都没看,捏着她的小脸,“从来都只有你,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天天给你吃那么多补脑子的,你都吃哪去了?”

    “你在嫌弃我没脑子?”

    “我担心我的孩子跟你一样笨!”

    方朵朵被他逗得,伸手狠狠拍了他一下。

    不多时,原本嘈杂的人群渐渐平静下来,几个御医神色凝重的快速经过,而后进入了宫殿。

    李公公叫了几个王爷的名字,其中就有萧景玄,说是要进宫殿内伺候着。

    被点名的王爷都不敢怠慢。

    萧景玄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随后起身,背影沉稳的走了进去。

    宫殿大门关上。

    方朵朵看了看头顶大的出奇的太阳,默默祈祷赶紧下雨,这要晒下去得晒g人干。

    因为要祈福,所以由国师风书成亲自主持。

    他戴了一顶大大的斗笠,白纱遮面,就站在她们面前。

    方朵朵嘴巴一歪,国师好心机,居然自带遮阳帽。

    风书成给她们一人发了一本小册子,翻开第一页,是一张鬼画符,第二页上面写满了各种各样的字。

    反正方朵朵一个字都没看懂。

    风书成拿起书,给众人读了下,然后便让她们自行祈福。

    大太阳当空照,女眷们一个个都晒得蔫巴巴的,方朵朵擦了擦汗,往身后看,居然看见几个王妃悄悄的躲到了阴凉处。

    方朵朵有点渴,冲着一个小太监招了招手,说要喝水。

    不多时,小太监便送过来一碗水,只不过一并送过来的,还有一个小纸条。

    方朵朵挑挑眉,询问小太监,结果对方却像是耗子见了猫一样,逃的比谁都快。

    她挠了挠鼻子,自己哪有那么可怕?

    纸条是萧景玄送过来的,字迹几乎一眼可见,约她到后面的花园,说是有事情要说。

    方朵朵看了眼四周,并没有人注意着她,于是悄然起身。

    在通往后花园的路上,她独自思考着,认为应该是和梁安帝的病情有关,难不成要牵扯到他们?

    方朵朵神情严肃,暗暗决定这个锅无论如何都不能背。

    四周有风吹动,她却无心观赏。

    直到闻到浓郁芬芳,方朵朵抬头,发觉已经到了后花园。

    然而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人,并不是萧景玄,而是不知道是真疯还是假疯的姚水月。

    “怎么会是你?”方朵朵皱眉,脸色难看,“是你把我骗过来的?”

    “不然呢?”姚水月笑着耸耸肩,“我们的七王妃,看起来很好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