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74章 你还是闭嘴吧

天津时时彩开奖直播

    萧景玄吊儿郎当的坐在桌子旁,长腿交叠,并没有看她。

    越是这样,小十一心中却越是紧张。

    一旁的方朵朵,目光平静,神色薄凉。

    就在小十一还好奇着会怎么处理她的时候,萧景玄忽然站起身来。

    她的心忽的就悬了起来。

    萧景玄走到身旁,拉过方朵朵,将她拥在怀中,“行了,和她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方朵朵抿了抿唇。

    “她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让她走她的路,承担应该承担的后果。”萧景玄凉凉的笑,“没必要对这种人同情。”

    “带出去吧!”萧景玄漠然的挥了挥手。

    几个士兵架着小十一和地上的另外一个人,直接拖了出去。

    方朵朵的心中很不平静。

    她坐了下来,仍旧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从旁边递过来一盏茶,那个沉稳又冷静的声音,就在耳边,“别想了。”

    “萧景玄,你听说过农夫和蛇的故事没?”方朵朵端起茶,一饮而尽。

    滚烫的水顺着喉咙滑下去,仿佛在她的心上,烫出来一块疤。

    “没有。”他靠近了一点,嘴唇就贴在她的耳朵上,追问道,“讲的是什么?”

    方朵朵转过头,唇瓣擦过他的脸。

    萧景玄立刻眸色一沉,他伸出手,轻抚她的脸颊,蛊惑的道,“嗯?”

    “冬天,一个农夫看见一条蛇冻僵了,觉得它很可怜,就把它拾起来,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用暖热的身体温暖着它。

    蛇渐渐复苏,又恢复了生机,它立刻用尖利的毒牙狠狠地咬了恩人一口,农夫死了。”

    她讲故事的时候,脸色平静,但口吻却是隐藏不住的伤感。

    “农夫可怜恶人,不辨好坏,最后害了自己,我也是。”

    萧景玄最受不了的就是她不开心。

    他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之后揉了揉她的脸,“所以,在不知道别人的心地是否善良的情况下,不要轻信和帮助别人。”

    “坏人永远不会因为你的悲悯而感动,她只会觉得你很蠢。”

    方朵朵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久久没有说话。

    闹了一晚上,两个人的情绪都不是很高涨。

    睡在不远处帐篷里的萧景蓝,以及萧景淳夫妇,听见动静后,这才匆匆赶过来。

    了解过后情况,纳兰雪恨得牙痒痒,“这群没良心的,全把她们喂成了白眼狼!吃你家的米,吃你家的面,喝你家的水,啃你家的鸡腿,最后帮着别人干活!真是没天理!”

    萧景蓝把她抱住,阻止了她继续来回转圈。

    “她本来就是白眼狼!不是养成了白眼狼!”

    “要你管?”纳兰雪怼他,一脚踩在他的鞋面上,“萧景蓝你几个意思,现在我说一句话你就都要和我反驳是吗?你想干嘛?日子还想不想过了?”

    “我说你们两个别闹了。”萧景淳打断他们,“现在的重点,是怎么处理那两个人。是直接杀掉呢,还是警告太子爷,别再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萧景蓝挑挑眉,“我说九哥,你什么时候这么正经了?这可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啊!”

    纳兰雪一巴掌拍到他后背上,“你怎么说话呢?七哥都能一本正经,九哥凭什么不能?”

    剩余的人都是一阵沉默。

    这话说的,到底是夸萧景玄还是在吐槽他啊。

    萧景蓝的手拉住纳兰雪的,皱眉低声呵斥道,“你还是闭嘴吧,大姐!”

    其实在说完之后,纳兰雪就有点后悔。

    恰好萧景蓝这么说,算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她乖乖的垂着头,站在一旁。

    “时间不早了。”

    最后还是萧景玄打破了沉默,看向他们,“你们都早点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施初微率先带着萧景淳出去了,另一对也一步三回头的出去。

    等一切安静下来,萧景玄抱着她,换了一个帐篷。

    帐篷里面沾染了血,不干净。

    他把方朵朵放到床上,笑着吻了她一下。

    见她仍然有一些漫不经心,他又接着吻,直到方朵朵回应,朝他看过来,他才说,“在想什么?”

    “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

    “送给太子爷。”萧景玄笑,“这可是一份大礼。”

    方朵朵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关于他们弟兄们之间的争斗,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

    次日凌晨起,不等他们两个人起床,闪电便急急忙忙的站在帐篷外出声。

    萧景玄睡眠轻,随便披了件衣服就往外走。

    过了半刻钟,他一脸阴沉的回来,叫醒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方朵朵。

    “起来了。”萧景玄吻她的下巴。

    方朵朵刚睡醒有些生气,一使xing子,下巴撞上了他的牙齿,痛得拍他胸膛。

    知道她的脾xing,萧景玄任由着她折腾。

    一直到吃过饭,方朵朵才消了气,看见萧景玄在收拾她的衣服,她问道,“打算回去了吗?”

    “嗯。”萧景玄说,“宫里出了点事。”

    “什么事啊!”

    看他这么急急忙忙的样子,方朵朵的心也跟着被揪了起来。

    “皇上生病了。”

    消息不单单是只有萧景玄收到,另外的两个皇子也收到了。

    一行人一起踏上了回京的路。

    路程行驶的很快,方朵朵有些颠簸。

    她原本是没有孕吐反应的,结果在马车上颠簸了一上午,足足吐了五六次。

    萧景玄看她眼泪汪汪又趴在一旁呕吐的表情,于心不忍,于是让萧景蓝和萧景淳他们先走。

    他走过去,轻拍方朵朵的后背,“还难受吗?”

    方朵朵呜呜的嗯着。

    萧景玄叹了口气,等着她吐完之后,给她擦了擦嘴巴,随后递给她水囊,“喝点水。”

    喝完了水,又休息了会,方朵朵准备往马车上走,意外的发现,居然只剩下他们的一辆马车。

    “怎么只剩下我们了?”

    “我让他们先走了。你吐的厉害,咱们慢点回去。”萧景玄扶着她上了马车。

    方朵朵犹豫着问道,“回去的太晚了,不会惹得皇上不高兴吗?”

    “他现在哪有那个功夫不高兴?他还是先管好自己的病吧!”

    不知道为什么,方朵朵从他的口吻中听出来一丝厌烦和鄙夷。

    萧景玄和梁安帝的关系一直不好,大致原因,她听说过一点点。

    据说就是因为萧景玄那场大火后,xing情大变,不再是风得意少年,反而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

    梁安帝十分失望,才渐渐疏离他,对他爱答不理的。

    可刚才萧景玄的反应,都隐约告诉她,一定是有秘密。

    一路怀着心事,两个人到了天色将暗的时候,才回到王府。

    萧景玄把方朵朵安顿好,匆匆的进了宫。

    给长河落日喂了晚饭后,荔枝来伺候方朵朵洗漱休息。

    方朵朵状似无意的问了句,“长河落日怎么样了?”

    “挺好的呀!能吃能喝能睡,现在都长得特别壮!要不是王爷吩咐了,您现在有了身子不能碰这些,不然的话,我肯定带着它们来找你。”荔枝说。

    方朵朵笑了笑,“以后有的是机会。”

    原本还有一丝丝的期待,认为小十一其实也不完全是骗她的。

    现在期待全被粉碎了。

    方朵朵心情失落,躺到床上便睡着了。

    她好像梦见了十几年前的那场大火,梦见了在大火之中四处逃窜的萧景玄,可是梦里场景变换。

    几乎就是在瞬息之间,大火消失,高楼拔地而起,一个浑身烧伤的少年,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方朵朵想要看清楚对方的脸。

    她努力的睁大眼睛,却发现越来越模糊。

    耳边有人在说话,就算再努力的辨别,也还是听不清楚。

    好像有什么东西,蒙住了她的眼睛,堵住了她的耳朵。

    方朵朵张大嘴巴呼吸……

    她蓦地醒过来。

    头顶还是那片熟悉的床顶,天花板上干净而光洁,什么都没有。

    梦中的场景一闪而过,她觉得头疼,从床上撑着坐起身。

    大床旁边的位置空荡荡的,还是和昨晚一样,萧景玄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方朵朵招呼荔枝进来,再次跟她确认,“王爷回来过吗?”

    “没有。”荔枝摇摇头。

    “宫里什么情况?其他的王妃有什么动静?姚水月那边我让你盯着的,你盯了没?”

    荔枝给她画好眉目,一个一个回答。

    “御医们还在看,据说是中毒了,气得皇上砍了十几个奴才,受牵连的还有赵贵妃。”

    “赵?”方朵朵打住,“赵曼柔?”

    “对啊!皇上就是在吃了她送过去的粥才忽然中毒的,皇上平时那么宠她,哪能不生气?赵贵妃忙吓得磕头求饶,脑门都出血了,才算是捡回来一条命。”

    方朵朵呵呵冷笑,“有点意思,其他王妃呢?”

    “都在府上待着,没有进宫。王妃们这一块,全都以太子妃为首,太子妃疯了,现在就没有人敢出头了……”

    “疯了?”方朵朵惊讶无比,“什么时候疯的?”

    荔枝能够理解,为什么方朵朵这么意外。

    因为她最开始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震惊。

    “是啊!好像是在之前就疯了,不过太子爷一直锁着她,不让她出来,王妃您想想啊,皇家儿媳妇傻了疯了,打的可是皇家的脸!”

    “别说废话,赶紧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方朵朵不耐烦。

    荔枝这说书的本事是越来越精湛了,不催促着她,估计得到明天。

    “前两天,您和王爷不在家的时候,听说太子妃捅死了府上的一名下人,疯疯癫癫的跑到大街上,见到个女人就扑上去,大喊着……大喊着……”

    “什么?”方朵朵踹了她一脚,“快说!”

    “大喊着,方朵朵我要杀了你!”荔枝努努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