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73章 人心隔肚皮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g123.net

    房间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萧景玄本意是不想离开,却还是扛不住方朵朵,被她给赶了出去。

    只是最后他投给她一个担心的眼神。

    方朵朵悄悄拍拍他的手,让他放心。

    小十一一边吃饭,一边哭,哭的那叫一个悲惨。

    方朵朵于心不忍的安慰她,“不哭了,王爷那边我去处理,你就安心吧,等过两天咱们一起回去,不过我得跟你说一件事,你一定得保密。”

    她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看着她。

    方朵朵朝她勾勾小拇指,小十一下意识的靠近。

    “这里的一切,你看到的,都要保密,不能宣传出去,不然的话,整个王府都保不住了。到时候不仅仅是我和王爷,就连府上几百口子无辜的人,都要遭受牵连。”

    小十一立刻把眼睛睁得圆圆的,她摇着头,有些恐惧的说道,“我不要…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对对对!”方朵朵赞赏的道,“就是这样的台词,无论谁问起来,你就这么回答就可以了!”

    她嘱咐小十一,“听见了没?”

    小十一云里雾里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整整一天,方朵朵都和小十一混在一起。

    甚至还把小十一带着一起去和施初微纳兰雪她们一起玩。

    四个女人随便玩着麻将,小十一是新手上路,几个人都让着她。

    看起来气氛十分和谐,就连方朵朵都差点以为,小十一是真心和他们混在一起的。

    然而并不是。

    很多时候,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相,所以要擦亮眼睛。

    四个人玩了一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方朵朵仍旧把小十一给带在身边。

    一起吃饭,自然会碰见萧景玄。

    每次小十一想要上前和萧景玄打招呼的时候,都会被方朵朵给拖着走掉。

    “不理他!”她故意赌气的说着。

    很快到了晚上,小十一站在帐篷里,有些尴尬的不知所措。

    对面的大床上,萧景玄和方朵朵正在相互吹胡子瞪眼睛。

    她看了大半天,见两个人好不容易停止了斗嘴,于是趁机说道,“王爷…王妃姐姐,不如我就还去柴房睡好了,你们两个……”

    “去什么去?给我站住!敢动一步的话打断你的腿!”方朵朵骂过来。

    小十一原本就表现的十分害怕的样子,被她这么一吼,迈出去的一步,立刻就又收了回来。

    她可怜兮兮的看着方朵朵,低声说道,“王妃……”

    “嗯?”她懒懒的斜了她一眼,随后戳着萧景玄的胸膛说道,“你赶紧出去睡!今天晚上这个帐篷里没你的地方!”

    “我睡地上!”

    “不行!”

    “那我睡床上!”萧景玄的目光锁定在小十一身上,“谨防有人不怀好意!”

    整个帐篷里面就只有三个人,这话自然说道是小十一。

    方朵朵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你闭嘴行不行?整天神神道道的,少说一句能憋死你吗?”

    “我也是为了你。”萧景玄说,“现在是特殊时期。”

    “你还没完了是吧?小十一已经跟你说过了,你还想怎么样?小十一!”方朵朵忽然叫道小十一的名字,然后看过去。

    却见她身子微微弯曲,两只手臂交叠的捂在肚子上。

    方朵朵立刻起身,“怎么了?”

    她走到小十一跟前,刚想搀扶着她,却听见她说,“没什么,我…我想去如厕!”

    “……”方朵朵嘴角一抽,“去吧去吧!快去快回,今晚你跟我睡!听见没?”

    小十一下意识的看向萧景玄,目光胆怯,眸底有些轻微的细浪。

    “好。我听王妃姐姐的。”说着,她转身离去。

    帐篷的门帘掀开又垂下来。

    方朵朵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她垂头丧气,失落的走到大床旁边,将脑袋放在萧景玄的肩膀上。

    隐约知道她在难过什么,萧景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没有言语。

    大约过了一刻钟,小十一回来了,脸上带着笑容,心情似乎不错。

    扫视帐篷一圈,没有看到萧景玄,她有些掩饰不住的欣喜问萧景玄,“王爷呢?”

    “被我赶跑了!”方朵朵扬了扬下巴,冷哼道,“我正生气呢,别跟我提他,他现在就骗我,以后还了得?”

    说话之间,方朵朵已经躺到了床上,她拍拍一边的位置,招呼小十一,“你过来睡。我们一起。”

    小十一低下头,勾了勾唇。

    两个人并排躺着。

    房间里点燃着一支蜡烛,看起来有些昏暗。

    方朵朵和她聊着天,忽然她问小十一,“你说我应该原谅萧景玄吗?他这次居然骗我!还死不承认自己的错误!真是太可恶了!”

    “王爷也不是成心要骗你的,只是不想让你伤心。”小十一斟酌着言辞,探究的说道。

    方朵朵不屑的冷嗤,“既然是骗,就是成心的。这种骗子,为什么要原谅?难道我的心就那么廉价吗?就算是被别人当成傻瓜一样骗,等别人一道歉,就还要欢欢喜喜的接受?”

    “伤痕已经刻上,只能糜烂,无法愈合。”

    一番话让小十一不知道说什么,她只是心下暗惊,难不成方朵朵发现了什么?

    但很快,她就释然了。

    就算是发现了什么,她也活不久了。

    情况好的话,她今晚得手,就可以顺便解决了她。

    方朵朵翻了个身,说道,“睡吧。”

    “好。”小十一的手掌渐渐收紧。

    小小的昏黄的帐篷里刚刚安静两秒钟,方朵朵忽然又说道,“差点忘了,这个东西咯的疼。”

    她说着把那个挂在脖子上的钥匙递给小十一,“你帮我放在桌子上。”

    小十一的眼睛都亮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简直天助她也!

    她努力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乖巧的捧着那个钥匙放到桌子上。

    回来的时候,特意将房间里的唯一一根蜡烛熄灭,“王妃姐姐,这样有助于睡觉。”

    “好。”

    方朵朵没有睡着,她知道自己这是铤而走险。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长时间的保持着一个姿势,让她的半边身子都感到麻木。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然后翻个身之时,一双小手轻轻的戳了戳她。

    方朵朵没有反应。

    小十一笑了笑,悄然起身,走到桌子旁边,将那个钥匙塞进了自己的怀里,之后她又在黑暗之中走回来。

    越是靠近大床,她的心也跟着紧张。

    她是太子府上的一名杀手,三姨太含雨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棋子,是用来蒙蔽萧景玄的。

    真正的杀招是她。

    毕竟,任何人都不会想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娃娃,居然是个杀手。

    在七王府的时候,当着萧景玄和方朵朵的面,三姨太故意欺负她,目的就是要让他们同情,从而把她送到方朵朵身边。

    三姨太那个蠢猪,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草包!

    不过也幸好她并不知道她的身份,这样的话才不会露陷。

    原本的任务只是拿到钥匙,但是太子妃交代,要把方朵朵也给杀了。

    就算是方朵朵对她好,那又如何,主子的命令一向比生命还重要。

    小十一缓缓地从怀中抽出来一把匕首,声音清脆,黑暗之中,刀光凛冽,将她那双阴鸷的眼睛,照的更恐怖。

    她举了起来,深吸一口气,正要对着方朵朵的后背扎过去的时候,内心却乱了。

    小十一懊恼不已。

    怎么可能!

    她做杀手已经有四五年,杀人从来都没有犹豫过,甚至上次在刘庄的铁矿那里。

    主子担心亲生母亲泄露秘密,让她下手,她当时眼睛都没眨过。

    怎么对着方朵朵……

    不!

    她咬咬牙,想到太子许的荣华富贵,匕首狠狠的刺了下去!

    “刺啦——”

    “噗!”

    她觉得右心口有些疼,下意识的低头看,然后便看见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就插在她的身上。

    而她的胳膊也血光飞溅,再看漆黑的对面,赫然不知从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萧景玄。

    房间里的蜡烛被人点亮。

    方朵朵没什么情绪的从床上坐起来,萧景玄把她抱在身上,仔细的给她擦拭滴落下来的血滴。

    帐篷外面一阵闹哄哄的,小十一的眼中燃起一丝希望的光芒,然而很快就破灭了。

    有个人被五花大绑的推了进来。

    身后的士兵,齐刷刷的将刀剑架在那人的脖子上。

    “里应外合?”萧景玄笑,拿着手帕仔细的给方朵朵擦。

    方朵朵心情低落,把他的手拍掉,“别擦了!”

    她看向小十一,“留个纪念吧,提醒我人心隔肚皮,以后要更加小心,不然的话,喂了白眼狼,命都没了。”

    小十一知道这说的是她。

    她看看萧景玄,又看看方朵朵,直到方朵朵上前来,掀开她的衣服,把那个钥匙拿出来。

    慢条斯理的戴在脖子上之后,方朵朵就站在她对面,保持客气生疏的微笑。

    小十一恍然大悟,“你们一直在骗我?”

    “你何尝不是?”方朵朵冷笑,“骗人的权利,你有我有,大家都有。”

    “……”小十一无话可说。

    看着眼前的方朵朵,再回忆起来,她之前熟悉的方朵朵,小十一忽然觉得,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熟悉过她。

    这个女人,比她想象中的,要厉害。

    然而现在知道也已经晚了,这回事情好像是彻底败露。

    他们会拿她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