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69章 你会唱小星星吗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夏天的夜风就算没有寒意,但吹久了,萧景玄也担忧。

    见时间不早了,他看向那个仍旧兴奋无比的小女人。

    她还兴致勃勃的和那另外两小只胡说八道。

    女人的话题真是山南海北什么都扯,在此之前,萧景玄一直认为,只有男人喜欢吹牛逼侃大山。

    他耐着xing子等了会,然后起身,不等她说完,直接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方朵朵疑惑的看向他,小手却老老实实的抱着,“怎么了?”

    “该回去睡觉了。”萧景玄说。

    “我还不困呀!”

    “我困了。”

    “你丑你先睡,美的人还要继续聊天。”她说着便要从他怀里跳下来。

    萧景玄收紧了臂膀,她顿时动弹不得,磨着小牙瞪他。

    他轻笑,在她眼睛上落下一个吻,果然顿时乖巧了。

    随后,不等方朵朵发话,萧景玄便径自对老九老十二说道,“你们也回去歇着吧,跑了一天,明天再继续。”

    “是。”另外两对,牵着手半拥着的告别。

    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

    方朵朵努努嘴,歪着头看他,“人家睡不着。”

    “我哄你睡觉。”

    他的声音像是带着某种魔力,拂过人的心尖,瞬间能够让人平静下来。

    方朵朵看着浩瀚星空,一闪一闪的,她忽然下意识的问,“你会唱小星星吗?”

    萧景玄不懂她的意思,但猜测应该是要唱歌。

    他摇了摇头,“不会。”

    “那我教你好了!”方朵朵收回视线,笑嘻嘻的对他说。

    彼时刚好走进帐篷,她从他的怀里梗起身子,又黑又圆的眼睛,定定的落在他的脸上。

    萧景玄爱惨了她的这副模样。

    兴许方朵朵并没有发觉,她自己的改变。

    最清楚她的人,是他。

    如果说去年的时候,初见她还像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那么毫无疑问,在这近来的两三个月的浇灌滋润下,她已然出落得越发魅惑人心。

    清纯又xing感,黑发红衣,俏丽的五官,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

    她摄走他的魂魄,勾走他的心神。

    小妖精。

    萧景玄看的入神,直到胸膛上传来她不满意的拍打。

    “萧景玄,我跟你说话呢,怎么不回答?”

    他低下头,看着她的红唇,在烛光的照耀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忍不住喉头一紧,紧跟着身体也有些僵硬。

    对她,总是无法自控。

    萧景玄在心中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说道,“好。不是要教我唱歌吗?”

    “好呀!”她嘻嘻一笑,被他放到床上后,便胡乱的翘着脚丫子玩。

    萧景玄走出帐篷,很快短了一盆热水过来。

    他来到跟前,把她的鞋袜都脱掉后,给她洗脚。

    方朵朵被他惯坏了,理所当然的接受他的好。

    萧景玄洗的很认真,他低着头,只能够看到他梳的齐齐整整的头发,还有那可爱白皙的耳垂。

    耳垂很好看,她伸出手,轻轻的捏了捏。

    萧景玄抬头,问她,“做什么?”

    “调戏下你。”

    “小心我吃掉你。”他说着给便要起身给她找毛巾擦脚,却不想方朵朵忽然拿脚泼水,正好落在他的宝蓝长衫上。

    萧景玄无奈的看着她,方朵朵得意的摇头晃脑。

    傻样。

    给她擦干净了脚,她便把小脚丫蹬着他的胸口,一下又一下的玩。

    萧景玄挠他脚心,惹得她倒在床上,连连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她哭笑不得,“我教你唱歌。”

    “好。”萧景玄挑眉答应,手上却不停歇,方朵朵觉得脚心痒啊,咯咯的笑。

    萧景玄逗她,“唱小星星,我就放过你。”

    “一闪一闪亮晶晶…”她扯了扯脚心,见抽不回来,又接着唱,“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空放光明,好像千万小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太阳慢慢向西沉…乌鸦回家一群群…”

    萧景玄学东西很快。

    更何况这首歌是方朵朵教给她的,等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抱着她,已经能够跟她唱这首歌了。

    他的声音特别苏,苏的方朵朵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唱歌的时候,他的唇瓣就贴在她的耳朵,她在一阵阵的战栗中,终于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照例是她在萧景玄的怀中醒过来。

    他起身给她收拾,随后拉着她从帐篷里出来。

    老九老十二也凑巧刚出来。

    萧景玄说今天要带着他们放松放松,方朵朵高兴的合不拢嘴。

    六个人吃过早饭,便走进了森林。

    萧景玄对这里看起来很熟悉,带着几个人左拐右拐,居然到了河边。

    方朵朵兴奋的跑上前,萧景玄怕她伤到肚子里的孩子,拦住她。

    他单手抱好她,“小心点。注意脚下。”

    她扬起笑脸,冲他嘻嘻一笑,“有你在呀!你会保护我的,是吧?”

    他就喜欢她嘚瑟的小样,喜欢她的任xing妄为。

    如果可以,他想一直这么宠着她,让她骑到自己头上作威作福。

    几个人说话的功夫,闪电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三个竹筏子,拖到了几个人跟前。

    方朵朵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萧景玄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的将她抱在怀中,“这条河下去,汹涌湍急,今天要不要来比赛一下?”

    既然是来放松的,大家都放开了玩。

    萧景蓝是最坐不住的,常年混在军队之中,小小年纪的他,浑身上下便是一股吊儿郎当的痞气。

    听了萧景玄的话,立刻揉着手腕放大话,“七哥!怕你啊!比就比!不过你可不要到时候说我欺负你们!”

    “看来你很有自信嘛!”不等萧景玄灭他的微风,老九已经闲凉的道,“粗人就是粗人。”

    “九哥!你什么意思!要来打一架吗?”

    “我才不和你这个野兽打!”老九优雅的上前,仔细侦察过后,第一时间拉着施初微上了最右边的那个竹筏子。

    “咱们选这个!这个跑得快!媳妇,过来听我的!”萧景淳说道便附在施初微耳边说悄悄话。

    一旁的萧景蓝看到了,把鼻子仰到天上,“切!九哥别白费力气了,赶快乖乖认输,到时候我不会让你输的太难看!毕竟这里有两个嫂嫂呢!”

    “……”萧景淳并不给他脸,只是屁股对着他,甚至挑衅的抖了抖。

    气的萧景蓝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拉着纳兰雪上了中间的那个竹筏子。

    他们最后,只能就近上去左边的那个竹筏。

    三个人都准备妥当之后,萧景玄宣布规则,“顺流而下,谁先到达闪电所在的位置,谁就获胜。获胜的人中午不用找东西煮饭吃。”

    听他的口吻,中午也不打算回来。

    方朵朵挺高兴的,毕竟好久没有这么多人一起出来热闹了。

    萧景蓝和萧景淳呵呵冷笑,像是在下宣战书。

    萧景玄则不紧不慢,他让方朵朵站在自己身后,亲自拉着她的手,环住他的腰身,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想不想我们赢?”

    “当然!”

    “那我们赢了,我有什么好处?”他压低声音,和她讨价还价。

    就知道这个男人,真是无利不起早。

    她戳着他的心口,“你想要什么好处?”

    “你懂得。”他说着眼神暧昧的沿着她的身体往下,虽然还穿着衣服,但方朵朵却觉得像是被他给剥光了一样。

    她下意识的捂住身体,把他的身子推正了,“行了,正经点。”

    萧景玄最喜欢看的就是她害羞,逗弄了她之后,笑盈盈的喊了声开始。

    相比较之下,萧景蓝固然骁勇。

    可方朵朵早前就评价过,那是个四肢简单、头脑发达的角色。

    他一开始驾着竹筏横冲乱撞,萧景玄只是阴测测的笑,后来方朵朵便知道了。

    这里是萧景玄的地盘,他又一向不是个喜欢遵守规定的主,既然提出来,肯定会藏一手。

    果不其然,比赛刚开始还看不出来什么,等行进了差不多有半刻钟,方朵朵发现了。

    萧景蓝和萧景淳的竹筏全部都在各种颠簸之中、冲击之中,艰难的前进着。

    唯独他们的竹筏避开了那些湍流的地方,平缓的往前走。

    竟然默默地成了第一。

    她回头看在激流中奋力挣扎的那两对,忍不住捧腹大笑。

    萧景玄好鸡贼好腹黑。

    有了这么一手,他们两个率先到达地点。

    等已经上了岸,过了一刻钟,萧景蓝和萧景淳才一对接一对的到达。

    他们全都是惨不忍睹。

    浑身都是水,哒哒的往下滴着。

    纳兰雪和施初微同样也是,头发都湿漉漉的。

    方朵朵忍住不笑,不等她开口劝阻,只见气鼓鼓的纳兰雪,一脚踹在萧景蓝的屁股上,“臭嘚瑟吧!就会吹牛!”

    纳兰雪这一脚可是很有水平的。

    把好不容易从竹筏上下来的萧景蓝,一下子又踹进了水里。

    他踉踉跄跄往前栽的模样,实在可笑。

    几个人在旁看着,非但没有一点点同情,反而噗哈哈的笑出声。

    萧景玄笑,“我们赢了,你们两对去捕鱼做饭去,我和你七嫂坐等了。”

    纳兰雪和施初微往地上一坐,各自斜着眼看自家男人。

    意思在明显不过。

    萧景淳摸了摸鼻子,为了避免媳妇把他也踹下河去,他自己主动下河。

    一旁的萧景蓝刚站稳就看到萧景淳过来,嘴巴一瘪,就要撒娇。

    萧景淳把他脑袋推开,“离我远点。你太丢人了。”

    “……”萧景蓝郁闷的找了一根木棍,对着水中游来游去的鱼,痛下杀手。

    他也很受伤的好不好!一群没良心的!

    吃吃吃!我让你们吃!非得撑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