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67章 都是你的人

北京pk10牛牛线上投注

    萧景玄想不通,怎么会还有两年。

    他以为他能长此以往的活下去,直到大仇得报,手刃仇人。

    原来早在九岁那年,他理应死了。

    但由于神医的幽灵草,有起死回生之力,所以才苟活到现在。

    幽灵草是种拥有邪灵的生物。

    它开花结果的一瞬,生死相依,可以让生者进入黄泉,也可以让死者重返世间。

    被幽灵草救过的人,十五年为一个轮回。

    每到轮回的那年,被救活过的人,或者因着幽灵草进入黄泉的人,都要面临幽灵草的反噬。

    幽灵草的反噬不可控,全靠运气。

    说是反噬,其实仍是生死之间。

    也就是说,每逢十五年,都要被生死选择一次,不是生就是死。

    神医是最熟悉幽灵草的人,他救萧景玄那年,萧景玄九岁。

    如今二十二,再有两年的时间,便到了幽灵草反噬的时候。

    虽然神医后来又安慰他说,一切反噬也不一定就是坏的,全看天意。

    但萧景玄不敢赌。

    他从来没有什么好运,也不敢将报仇的大事赌上去。

    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他立刻作出决定,就算只有两年,也足够了!

    只要替娘亲报了仇,其实死还是活,都一样。

    他一切都计划的很好,甚至都看的很开,直到遇见了方朵朵。

    没有想过会爱上她,还是不可控制的爱上了。

    没有想过要霸占她,还是情不自禁的睡了她。

    当一种感情强烈到将要从胸腔溢出来的时候,他已经顾不得想什么以后了。

    只想要得到她,哪怕立刻死了都愿意。

    …

    一个冗长沉闷的梦,似乎将过往的十几年,又重新走了一遍。

    萧景玄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

    灰蒙蒙的,像是谁在天地之间蒙上了一层纱。

    萧景玄皱了皱眉,他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天气。

    怀里的小女人还在沉沉的睡着,明明昨晚和他赌气,现如今却还是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

    她将小脑袋压在自己的胳膊上,小手像是害怕什么的,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身。

    萧景玄试着动了动,没曾想方朵朵立刻手脚并用,双腿缠了上来。

    他忍不住低声的笑,低下头细细的吻她的眉眼。

    她的味道一直都很好,萧景玄吻上去就不想停下来。

    他火热的唇一路下滑,亲吻她的下巴,她洁白的脖颈,还有她起伏又柔软的胸。

    睡梦中的她被他吻得难耐,下意识的轻哼,萧景玄笑,来到她的两腿之间。

    刚刚得知有喜的时候,方朵朵就给他上了堂课,说要禁止他的房事。

    萧景玄自然不乐意,可一提到肚子里的孩子,他便妥协了。

    以前的时候,他想,就算他走了,她去找别的男人也无所谓。

    反正自己也管不着了,只要她开心就好,顺便想想他。

    现在的时候,他却不这么想了,他变得自私,变得贪婪,他只想要她心里装着他,哪怕他死了,也希望她能够一直爱着他。

    如果有个孩子的话,会替自己好好照顾她。

    她也因此不会忘记过他存在的痕迹吧?

    为了保护好这个孩子,萧景玄什么都听她的,一切都依着她。

    她说不要房事,他就生生忍了一个多月。

    可现在忍不住了,都是因为这个小女人勾|引他。

    萧景玄看着她绯红的脸,耳边充斥着她诱人的声音,只觉得某处一阵紧绷。

    他强忍着冲动,深吸一口气。

    她大概也很想要。

    萧景玄耐心的撩拨了一会,缓缓沉下身子。

    他动作很轻缓,但到底还是吵醒了方朵朵。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萧景玄正趴在她身上,稍微疑惑了下,随后便察觉到身体的不适。

    “萧景玄你!”她睁大了眼睛,立刻就要挣扎。

    可萧景玄一只手便把她按在床上,他的吻落下来,在她耳边轻声道,“我轻点。”

    一阵酥麻让方朵朵失声叫了出来,惹得他坏坏的笑。

    “朵朵这是在邀请我么?”他舔着她的耳廓,盈盈的道。

    被他一句话tiao逗的气鼓鼓的,方朵朵咬了咬牙,想要怒斥他,结果开口便是细细的喘息。

    她知道自己推不开他,只好不再挣扎。

    萧景玄起初还很轻柔,到了后来便疯了一样,方朵朵连呼轻点,他才找回理智。

    不想被方朵朵一个巴掌直接拍到了身上。

    “疼死我了……”

    她委屈巴巴的抬眼,眼眶都是晶莹的泪花。

    萧景玄的心瞬间就软了,哪里还顾不顾得自己舒坦不,立刻趴下看她的伤势。

    见只是红红的一片,便安下心来。

    “都怪你。”她嘟着嘴巴,说道。

    “怪我怪我。”萧景玄承认的很快,他跳下床拿了药,想要给她上药。

    结果被方朵朵阻止了。

    “不要这个。”她努努嘴,“我担心对孩子不好。”

    “……”萧景玄揉了揉眉心,“那你疼不疼?”

    “不疼。”她说,“等下就没事了。”

    “好吧。”萧景玄将药膏放在一旁,漆黑的目光看着她,“想不想继续?”

    方朵朵被问的小脸一红,视线乱飘,一不小心看到了不该看的。

    居然还在坚挺着。

    方朵朵嘴角一抽,“你温柔一点。”

    “好。”上一秒还乖乖坐在一旁的他,立刻趴到她身上,不等她的话说完,便闯了进来。

    一个时辰后,两个人才结束。

    稍微收拾后,太阳已经爬了上来,萧景玄叫荔枝送进来一桶热水,然后帮方朵朵清洗完毕。

    吃过早饭,萧景玄便叫了一辆马车,回到房间里收拾了东西后,带着方朵朵上了马车。

    虽然昨晚方朵朵说了气话,但他想让她知道的,一定会告诉她。

    马车行驶的很慢,缓缓出了城门。

    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人儿,也紧随其后。

    方朵朵孕吐反应不是很强烈,但长时间的奔波,还是很疲惫。

    好在萧景玄一切都准备的很充分,她躺在软榻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马车行驶了一天一夜,才到达地点。

    萧景玄把方朵朵从车子上抱下来,眼前是一片茂密的丛林。

    正是六月底,一切都郁郁葱葱的,到处都是蓬勃的生机。

    方朵朵眨眨眼睛,四周并没有什么房子,难道他们要住进森林里?

    “看什么呢?”萧景玄笑,“等下就到了,抱紧我。”

    方朵朵努努嘴,还是抱住了他。

    别说,萧景玄找的这些地方,倒是真有一些类似于秘密基地的感觉。

    萧景玄带着她穿过各种幽静小径,七拐八拐的,最后停了下来。

    这里果然是有房子。

    不过是帐篷,大大小小的,看起来有一百多个帐篷。

    方朵朵有些震惊,因为除了这些帐篷之外,还有许多个看起来十七**岁的男孩子们,齐齐朝她看过来。

    她还被萧景玄抱着,这么被人盯着,很快脸颊便发热了。

    方朵朵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却被他又拉出来,“躲什么呢?让弟兄们都见见你,之前不是一直嚷嚷着要看的吗?”

    她不理他,萧景玄便笑。

    周围聚过来越来越多的小伙子,看着出现的萧景玄,一群小伙子,傻呵呵的挠了挠头。

    “行了,你们都去忙自己的。”萧景玄冲他们说,“今天的训练都做完了?”

    “做完了!”小伙子们齐齐说道,萧景玄笑,冲他们摆手,而后带着方朵朵进了其中一个帐篷。

    帐篷里应有尽有,大床更是柔软,方朵朵在床上滚了几圈后,被萧景玄叫起来。

    她坐起身,看着他端过来的饭菜,两眼直冒桃心。

    “唔!我好饿了。”

    方朵朵吃起饭来,十分乖巧。

    虽然是在这森林里待着,萧景玄却早就准备了充足的粮食。

    这次来的时候,特意带了很多燕窝鲍鱼之类的,顺便还把府上的厨子都带来了一名,特意来给她做好吃的。

    什么都可以从简,就是不能委屈了方朵朵。

    一顿饭吃到一半,闪电从外面走进来,对萧景玄说,“主子,从京城起就一直跟着咱们的那个人,已经被绑起来了,就在隔壁帐子里面。”

    “嗯。”萧景玄说,“招了没?”

    “什么都没招。”

    “那就再饿她几顿,看她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好。”

    闪电领命而去,吃的脸上都是残渣的方朵朵抬起头来,看向萧景玄,“有人一直在跟踪我们?”

    “嗯。”还是个他们两个都十分熟悉的人。

    方朵朵没往别处想,只以为是太子爷的人,所以她也没问。

    她不多问,萧景玄自然不会多说。

    况且,那个跟踪他们的人,和方朵朵的感情还不错。

    他不希望她伤心。

    一顿饭吃完,方朵朵心情好了不少。

    萧景玄给她擦了擦嘴巴,说道,“知道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不是给我看你的兵?”她拖着腮,又纠正自己,“哦,不对,不是你的兵,那都是我的人了。”

    方朵朵把脖子上戴着的钥匙拿出来,得意的在他面前显摆,“这个可是我的,所以你的兵全部都是我的人,你服不服气?”

    “本来就是你的,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萧景玄凑过来,说道。

    对于上道的萧景玄,方朵朵很给面子的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走!带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