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65章 我也是要脸的

苹果彩票快乐飞艇开奖直播

    方朵朵失踪的当天下午,萧景玄就知道了。

    他立刻派出所有人手,暗中搜寻,同时禀告老太后这件事。

    假传懿旨是欺君大罪,究竟是谁,为了陷害方朵朵,这么不要命。

    梁安帝得知后,也派人查找。

    然而什么都没有。

    方朵朵就像是人间失踪了一样,不见任何痕迹。

    梁安帝找了一遍皇宫,未果便推测,是不是方朵朵已经被送出了城,萧景玄不敢排除这种可能,但却不愿意相信这种可能!

    一旦出城,那么天下这么大,上哪里去找她的朵朵。

    他一方面派人出城沿路寻找,另一方面则派人悄悄溜进皇宫,继续搜寻。

    他们怔怔搜寻了一夜,基本上所有的宫殿都找过了,唯独冷宫。

    幸好…

    幸好在那里找到了她,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找到了多年不见的烟姨。

    萧景玄坐在软榻上,看着对面的女人。

    烟姨已经四十多岁了,长时间冷宫里的生活,让原本温婉可人的她,变得冷硬果断。

    她没有怎么保养过,好在底子好,虽然如今看起来有些憔悴,梳妆打扮完毕后,却也风韵犹存。

    萧景玄听她讲完了以前的事情。

    他一直都知道,梁安帝是个绝情的男人,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狠。

    烟姨往冷宫里面一丢,她的一辈子就这么耗死在了里面。

    起初烟姨还会期待着,有一天梁安帝回心转意。

    后来看着身边的女人一个个在等待中死去老去,她渐渐清醒过来。

    十四年,人的一生之中能有几个十四年。

    萧景玄低垂下视线,遮去眼中的阴霾。

    “烟姨,你就在这里住下,过两天我会重新给你安排个身份,以后让你能够光明正大的生活。”

    烟姨点了点头。

    她其实还想问很多话,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眼前的这个男孩子,再也不是九岁时候的模样,再也不像是以前那样和他亲昵无间,倾情吐露。

    他变得内敛沉稳,变得周到体贴,但浑身又处处透露着危险。

    到底还是变了。

    烟姨善于自我安慰,不然的话,也不会在一群神经病之中,还活的潇洒。

    她和萧景玄分开这么多年,中间又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有些生分是自然的。

    等时间久了,相信关系又能再次变得亲密。

    想到这里,烟姨便点了点头,“好,也给青璃安排一个。”

    “放心。”

    “那行,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的。”萧景玄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郑重其事的说道,“烟姨,你没有生育,以后就安心住下,我有生之年,一定会护你安全。我想,这也是我娘在天之灵,希望看到的。”

    提到已经逝去的姐姐,烟姨不知道要不要跟他讲那件事。

    其实她也有些怀疑。

    她和姐姐进宫前手上一人戴了一个银手镯,十分厚重,两个人商定一辈子都不摘下来。

    当初见到姐姐的尸体的时候,已经烧的面目全非,手镯也不见了。

    她一直都不知道,到底是手镯不见了,还是尸体是错的。

    烟姨最后没有跟萧景玄说。

    她把他送到门口,看着他的背影,在灯火阑珊的长廊里,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在浩瀚的夜里,寒凉的风里,越发朦胧。

    第二天,萧景玄进宫去禀报,找到了方朵朵。

    梁安帝自然询问了一些细节的东西,比如在哪里找到的,又比如身体状况如何。

    萧景玄恭敬的一一回答,并谢过梁安帝的关心。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就在萧景玄准备离开之际,梁安帝忽然叫住他,“昨晚太子府的事情,你听说了没?”

    他有片刻的愣怔,惺忪又疑惑的眸子,不解的看着梁安帝,“太子府上什么事情?”

    梁安帝自然也是猜测。

    太子府靠近皇宫,东面的墙其实和皇宫是共用一面的。

    本来一直好端端的,谁想到昨晚突然就炸了。

    还连炸两下,东面的墙全塌了,不仅如此,连带着两座别院,都被炸的不成样子。

    梁安帝有些后怕。

    这zha药的威力,可是比他以前见过的要大的很多,能将一两座别院全部都炸成平地,这要是换g人,还能有活头?

    姚瑾被杀这回事,还没有调查出来一个前因后果。

    现在又出了太子府被炸成平地的事情。

    一件事两件事,都是针对着老二萧景岩的,他不由得往萧景玄身上猜。

    这段时间,这两个人儿子之间,确实是有不少的矛盾。

    虽然说萧景玄看起来很正常,他暗中派人查,也什么都查不出来,但梁安帝还是放不下心。

    他听说已经有官员和萧景玄走的近了。

    这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场景。

    当初任用萧景玄做事,就是为了来平衡老四和老二。

    他不能任由老四和老二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做大起来,不然会危及到他的皇位。

    同时也不能再培养出来一个萧景玄来威胁他。

    让萧景玄做皇帝,那是万万不能的!

    他娘亲的事情,想起来就让他恨得牙痒痒,这个萧景玄,还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种!

    这皇位给谁都不能让他得到!

    说起来,最近是有点让他嚣张出风头了,梁安帝阴狠狠的想,出了这种事,正好让他歇一段时间!

    梁安帝自顾自的想了会,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走神。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见萧景玄还在站着,眉头一挑,“你还站着做什么?退下吧!朕要歇着了!”

    “……”

    萧景玄嗯了一声,弯腰退下。

    一出宫门口,他默然不变的脸,便有了波澜。

    对于梁安帝的了解,他恐怕比了解自己还要深刻。

    他眉头一挑,萧景玄便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让他歇着也好,反正该闹得已经闹够了,他正愁着没有时间陪着方朵朵。

    萧景玄前脚回到家里,后脚便来了圣旨。

    圣旨里面说的冠冕堂皇,什么说他最近劳苦功高,奔波辛苦巴拉巴拉一大堆,无非是为了引出来最后那句,你在家好好歇着吧!

    萧景玄接了圣旨,笑着送走了公公,回来就看到方朵朵黑着脸看他。

    小女人有点心事就藏不住,全写在一张脸上。

    “怎么了?”萧景玄道,“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

    他说着把手放到她腰身上,往自己怀里拉了拉,方朵朵不高兴的哼哼,“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萧景玄看她嘴巴嘟起来的可爱,伸手轻轻的一捏,她立刻朝他瞪圆眼睛,气鼓鼓的。

    他笑着吻上去,轻啄一开口就松开,“字面意思呗!你男人最近太累了,得歇一歇。”

    “我怎么不信!”方朵朵拉住他的衣领,从他怀里挣扎出来。

    萧景玄低头看她。

    她扬起下巴,鼓着腮帮子,像是拉着小宠物一样,拽着他的衣领往别院走。

    房门一关,她立刻松开他,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

    “哟呵,”萧景玄乐了,他歪头,坏笑着盯着她,“那你说说我都干了什么,你打算跟我算账呢?”

    “没正经的!”她啐了一口,“我听说太子府被炸了,是不是你干的?皇上是不是怀疑到你头上了,所以让你歇着,这是在警告你?”

    萧景玄把她拉到桌子旁,给她斟了杯茶,“尝一尝。”

    “没兴趣。”方朵朵烦得很,一手挡开。

    这人怎么这样,她现在担心的要死,生怕他被梁安帝怀疑上。

    帝王的怀疑,是很可怕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只要梁安帝想,他们就会身首异处。

    还有心情喝茶!

    不要命了啊!

    见她大概是真的有些小情绪,萧景玄微微严肃起来。

    他靠近了点方朵朵,立刻被她躲开。

    萧景玄无奈,只好把她抱在怀里,低声道,“是我做的。”

    “还真是你?”

    方朵朵皱眉,“你这是不嫌事情闹得大啊!姚瑾那回事,已经有人在怀疑我们了,虽然不是我们做的,但怀疑多了,迟早得被人开刀。”

    方朵朵情绪激动,一巴掌打在他肩膀上,“你到底想干嘛!”

    “出口气。”萧景玄见她这张小嘴又要巴拉拉的说话,手指贴在她的唇上。

    光线照在他脸上,落下深深浅浅的阴影,方朵朵深吸口气,渐渐冷静下来。

    “姚瑾那件事,早就想教训他了。他欺负我我能忍下去,欺负你我就忍不了。他死了是活该,又不是我杀的,我不会让别人随意赖到我头上。”

    “……”

    “三哥那边研究出了新的zha药,昨天下午刚送过来,我试试效果。”

    鬼才信他的话。

    试效果哪里不能试,跑到太子府去试验,你胆子很肥哦?

    方朵朵恨不得把白眼翻到天上去。

    萧景玄被她的小样逗得无声发笑,只好举手投降,“郭知府那件事,居然被他轻而易举的破解了,我也是要脸的人,气不过就炸了他的府,不过这玩意挺好用的,改良之后,威力大了许多,朵朵呀,多亏了你的主意,不然的话……”

    “……”对于他拍的马屁,方朵朵无动于衷。

    哄了大半天,最后萧景玄实在没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吓得方朵朵一惊。

    “起来。”

    “不起。”他说,“别气了,就算没有圣旨,我也打算歇着,你前段时间不是说想去看看我的兵?明天咱们就出发,我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