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62章 没有最坑爹只有更坑爹

高频彩网开奖直播pg123.net

    方朵朵觉得她好惨。

    试问有哪个人能像她一样,怂到发抖,怂到变形!

    从最开始发现到了疯人院,她就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半蹲在轿子后面,神情警惕的看着那群疯婆子。

    疯婆子们的晚间活动,可热闹了。

    有嗷嗷呜呜唱歌的,吓得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还有蹬蹬蹬蹬跳舞的,又是劈叉,又是下腰,简直群魔乱舞。

    更有一言不合两个人就打架的,其他人非但不帮忙,还围在一起拍手喝彩。

    果然都是脑子不正常的。

    她想哭啊。

    谁来救救她,她要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很迷茫啊!

    眼下夜色越来越浓,很快就完全黑下来了。

    夏天蚊子特别多,她现在已经被咬得麻木了,但还是不想晚上在外面待着。

    萧景玄那个大混蛋大笨蛋,平常的时候对她那么好,现在她不见了,也不见他来找她。

    她今晚要和疯婆子呆一起吗?

    方朵朵再一次悄悄的探出半个身子,朝着宫殿门口望了眼。

    得了。

    这会都消停了。

    估计唱歌的吼累了,跳舞的也跳累了,甚至就连打架的人,这会居然也和谐的躺在地板上乘凉。

    “……”

    你们这样子,我怎么撒尿啊!

    方朵朵哭丧着脸,一下午都没有解决生理问题,她有点憋不住了。

    她都是这么大个人了,尿裤子的事情,实在做不出来。

    纠结了一会,她使劲夹紧了双腿蹲了下来,她还能再忍一会。

    相信过一会那些疯婆子应该都会回屋睡觉了。

    再忍忍再忍忍……

    一切都和她预想的那样,按照轨道进行着,陆陆续续的有人回了宫殿,宫殿外面还有不到十来个人。

    方朵朵握紧了拳头,坚持就是胜利。

    这大概是她混的最惨的一次,赶紧来个什么人把她给救出去吧,谁把她救出去她就给谁磕头叫祖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愿望太强烈,忽然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方朵朵立刻回神,黑暗之中的她,像是一张被拉开的弓,绷着后背,警惕的从轿子后面探出去脑袋。

    这一看也不得了!

    糟了!

    有个疯婆子晃晃悠悠的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尼玛尼玛尼玛尼玛!

    好端端的往这边走什么走!

    方朵朵心里头把这个死女人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屏气凝神,她悄悄抬起屁股,打算绕着轿子和她捉迷藏!

    那疯婆子走到距离她还有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不知道在犯什么糊涂,反正等了老半天都没有动弹。

    方朵朵骂,神经病的思维,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

    不过,敌不动我不动,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一分一毫都不敢放松。

    忽然,那女人动了,大跨步的就朝着方朵朵这边而来。

    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方朵朵正准备拔腿就跑,忽然那女人撞进了轿子里,砰的一声响,惊得方朵朵差点跳起来!

    cao!

    魂都差点给吓没了,幸好她胆子大。

    不过即使这样,要再这么吓她几回,她怕一下子绷不住,尿裤子了那就蛋疼了。

    那女人坐进了轿子里面,晃来晃去的,然后过了几分钟之后,约莫觉得有些好玩,有腾腾的跑出来。

    方朵朵寻思着她应该是准备回去睡觉了,没想到,她呼朋唤友,把一群人叫醒,一起来围观这个轿子。

    眼看着乌压压的一群人,就要朝她赶过来了,方朵朵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这回彻底跑不掉了。

    要被发现了。

    怎么办怎么办,忽然看到旁边的草丛,方朵朵灵机一动。

    她猛地蹲下身,然后嘿嘿笑着,拿手在地上胡乱的抹了抹,然后把脸抹的又黑又脏。

    做完了第一步,第二步又把头发给弄乱,胡乱抓了几把,然后丢了几根草插在头发上。

    那群疯婆子已经到了跟前,一群人蜂拥而上,谁也没有发现她傻呵呵的混入其中。

    她跟着这群傻蛋玩了半天的那个轿子,大家都回去睡觉了,她也跟着回去。

    刚进入宫殿里,就又被震惊了一下。

    放着好端端的大床不睡,几乎一水的全在地上躺着,乍一看就像是难民营一样。

    方朵朵嘴角抽了抽,很识趣的往大床上走。

    那边只有两个女人,看起来好像正常点,至少她们的衣服,都穿戴的整整齐齐。

    方朵朵走到床前,那两个正在睡觉的女人,似乎听见了动静,立刻睁开了眼睛。

    两双奇黑无比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方朵朵夹紧了屁股,莫名被她们瞪的有些害怕。

    这么犀利的视线,好像不是傻子应该有的啊!

    可是这里应该全是傻子吧,难道还有例外?

    她的眼睛朝着地上那一个个的傻婆子看过去,和这么一群人待在一起,就算正常的人,估计也会被逼得不正常吧!

    这么想着,她冲着那两个人点了点头,然后坐到床上,找了个靠墙的角落,躺了下来。

    她是背对着那两个人的。

    约莫躺了有四五分钟,她隐约还是能够察觉到背后的人,投过来的强烈视线。

    就像是一道火一样,烧着她,让她心神难定。

    不行!

    她又坐起来,转过头一看,卧槽还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怪不得她觉得这么阴森森的。

    方朵朵下意识的把她们两个归到了傻子中间,如此想着,心中顿时很平静,她看到她们身上一个个的都盖着薄毯,自己却没有,于是伸手从靠近她的那个女人身上拽了一条过来。

    “……”

    “……”

    她笑了笑,说,“大夏天的,你们用不着这个,我替你用一下。”

    “拿过来。”那女人忽然开口。

    刚要躺下的方朵朵震惊无比,她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你…你是在跟我说话?”

    “你觉得呢?”那女人勾了勾唇,又指指躺在地上的一群人,“你觉得我跟她们说话,有人能听懂吗?”

    “……”

    逻辑清楚,思路清晰,口齿伶俐,方朵朵迅速在心中评定着,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人不傻啊!

    她讪讪的笑了笑,把夺过来的薄毯子又递给她,“那…换给你吧…”

    那女人懒懒的接过,然后闭上眼睛。

    方朵朵就坐在一旁看,她得从这里出去,可不想困在这儿。

    “那个…”她小心翼翼的开口,眼前的女人又睁开了眼睛,方朵朵只好扯着嘴巴笑,“我想问问,茅厕在哪里?”

    女人白了她一眼,说道,“青璃,你带她去。”

    睡在女人旁边的另一个人坐起身,方朵朵这才看见,叫青璃的是个小姑娘,年纪应该和她差不多大。

    青璃从床上爬下来,拉着她的手,然后往外走。

    茅厕在宫殿外没多远,意外的是这破冷宫,居然还有灯笼。

    方朵朵解决完生理需求之后,跟着又回来了。

    “谢谢啊。”她诚心的表达感谢,“我还想问一下,你们的毯子是在哪里弄的,我也想用。”

    “你刚才不是说,大夏天的用不着吗?”那个女人说道。

    方朵朵被她调侃的脸都红了,轻咳了声,她强行狡辩,“其实夏天的夜里,也很冷的。”

    女人努努嘴,没有立刻回话,视线却落在她的小肚子上。

    “你一直捂着肚子,有身子?”

    “……”这都被你给看出来了,方朵朵嘴角一抽,点了点头,“嗯……”

    “切!”女人说,“有身子都能被打进冷宫里来,你也是个人才,说说吧,犯了什么罪?”

    这人把她当成是那些冷宫的嫔妃了。

    方朵朵摇摇头,跟她解释,“我不是宫里的娘娘们,是七皇子的王妃。”

    “所以你是一不小心迷路了吗?”那女人掀起唇瓣,冷冷的笑了笑,“大门是常年不开的,你应该是被人给算计了!”

    人才啊!

    她什么都没有说呢,这位大姐就全部猜了出来。

    方朵朵抱了抱拳,以表示敬佩之情。

    那女人挥了挥手,“不用拍我马屁,你讨好我也没有用,我出不去,也没有办法。”

    “……”这个女人又冷又酷。

    方朵朵努了努嘴,盖着小薄毯子躺下,她叹了口气,“我不想在这。”

    “七王爷不会来救你吗?”

    “他压根就不知道我在这里。”方朵朵更加萎靡了,她想了想,又翻了个身对着那个女人,“大姐,你真的没有办法吗?只要你能帮我出去,我肯定会报答你。”

    “你把我救出去,姐给你做牛做马!”

    “……”方朵朵嘴角一抽,“做牛做马就不用了,我已经有了萧景玄。”

    她嘀咕了一句后,气馁的又躺平了。

    只是很快,手就被人动了动,她抬眼看向那女人,“什么事?”

    “七王爷是萧景玄?”

    “……”这得有多孤陋寡闻啊,方朵朵嗯了一声。

    那女人立刻坐起来,“你确定你没有骗我?”

    方朵朵不屑的轻嗤道,“我骗你做什么,再说有骗你的必要吗!你打听打听,谁不知道七王爷就是萧景玄!”

    “你是萧景玄的女人?”那女人又道。

    方朵朵有点烦,点了点头,“是的。”

    “好。”她说,“你早点睡,明天我们还有事情要做,你放心,如果萧景玄不来救你,我也会想方设法把你弄出宫!”

    “???”大姐你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她到现在还是懵的呢!

    怎么了就忽然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的对她,就因为萧景玄?

    难道说萧景玄还有什么秘密瞒着她不成?

    方朵朵想问清楚,但看那个女人已经睡着了。

    她只能暂时在这里住一晚,等第二天,再设法探探这个女人的口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