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59章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苹果彩票网天津时时彩网上投注

    梁安帝暴病的消息传到王府,方朵朵得知后,硬是要拖着病重的身子去宫里。

    荔枝在一旁劝阻,“王妃,您身子不好,就别去了吧!皇上会理解的!”

    方朵朵只是让她帮忙梳洗。

    她虽然发着烧,但是脑袋却很清醒。

    回来的路上,萧景玄跟她说了那些信的事情。

    当时她就猜到,皇帝可能会有的反应,只是没有料到,会被气成这样。

    看来梁安帝在心里面,还是很喜欢太子爷的。

    她隐约觉得,萧景玄这回可能是有些激进了。

    他确实收集了足够的证据,只是可能没有考虑到,皇帝的偏爱。

    很有可能,萧景玄这次是白忙活一场。

    方朵朵摇了摇头,希望最好不要这样。

    当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皇宫里的时候,才发现,皇帝的寝宫前面,已经跪了一排又一排的人。

    施初微和纳兰雪抬头,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方朵朵知道,她们在担忧什么。

    皇帝最好这次能够没事,安然无恙是对他们来说,最有利的。

    梁安帝是在看了萧景玄递上去的东西之后,才气的晕倒,然后一命呜呼。

    那样,萧景玄脱不了干系,肯定要治他的罪。

    况且,梁安帝一挂,继位的还是太子爷,太子爷如果知道萧景玄想扳倒他,还会给他活路吗?

    方朵朵现在才觉得,他们处于一种极度危险的境地。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冲着他们颔首,然后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途径姚水月,姚水月得意的扬扬下巴。

    这个女人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

    一旦梁安帝没死,挺了过来,倒霉的就是太子爷。

    方朵朵懒得告诉姚水月这些,她愿意整天傻乐呵,就让她傻乐呵吧。

    她目不斜视,走到了萧景玄的身边,挨着他跪了下来。

    他跪在最前面,听见动静,微微偏过头。

    见是方朵朵,顿时皱了皱眉头。

    他将她的小手放在掌心,又伸手放在她的额头上,一阵滚烫,让他的眸色更深,眉头更紧。

    “怎么不在家休息?”萧景玄低声询问,“你来做什么?”

    他都打算好了,一旦皇帝没了,就立刻让闪电送她离开。

    现在她跑到皇宫里,这不是瞎胡闹吗?

    方朵朵虚弱的并不想开口,但却还是深吸一口气,努力告诉他,“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她的眼睛漆黑又澄澈,就那么和他对视。

    萧景玄似乎从中,看到了一个浩瀚的宇宙,里面盛满了她的真心。

    “傻女人。”半晌后他无奈的将她抱在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你怎么这么傻?”

    “我乐意。”她笑了笑,和他咬耳朵,“会没事的,对吗?”

    “嗯。”

    萧景玄心中也没底,梁安帝的身体状况,他也不是很清楚。

    反正从表面上来看,每天都很精神矍铄。

    可当皇帝的,都不希望被人知道他的健康问题,因为担心会有人因此篡位。

    他在赌。

    或许,太子爷也在赌。

    关于那一叠的信,应该在他挖出来那么多具尸体的时候,太子爷就知道了。

    所以才会在回京的路上,找杀手解决他们。

    后来他们安全回京,太子爷知道,在也没办法下手。

    只是没想到,梁安帝会忽然生病。

    萧景玄在脑海中想着,忽然出现一个想法——梁安帝的病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禁不住沉吟起来。

    真病的话,那么一切听天由命,最后的结果,不到最后一刻不会知道。

    假病的话,隐约透露出来的信息便是,梁安帝打算偏袒太子爷。

    这就难办了。

    一行人一直跪在外面,方朵朵的脑袋困得小鸡叨米。

    整晚过去了,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才听见从宫殿里面传来脚步声。

    跪在外面的人齐齐抬头。

    是李公公。

    “太子爷,皇上请您进去。”李公公走到萧景岩身边,低声说道。

    于是萧景岩便起身,信步走进去。

    看着他的背影,萧景玄轻轻的拍着方朵朵的后背,将他搭在她身上的衣服,又紧了紧。

    众人都心下揣测着,这皇上到底情况怎么样了,叫太子进去又是为了什么?

    很快众人便得到了解惑。

    里面传来皇上暴怒无比的声音,紧跟着便是哗啦啦一阵打砸的声响。

    跪着的人,一个个的都把背给捋直了,身上的皮都跟着紧绷起来。

    萧景玄长长的睫毛半垂着,不见情绪。

    宫殿里的吵闹声渐渐平息下来,但是身后的人群议论声却越来越大。

    方朵朵被吵醒了。

    她微微偏头,唇瓣便在萧景玄的脖子上擦过。

    一直沉默不语,满脸寒霜的萧景玄忽的笑了,他舔了舔牙齿,低下头,捏住她的小脸,“做什么呢?偷亲我?”

    方朵朵睡得的昏昏沉沉,眼睛还有些惺忪,听到他这么诬赖她,努了努嘴,“就亲你怎么了?你是我的。”

    她这种霸道又强势的口吻,让萧景玄的心都酥了。

    “嗯,你的。”他松开她,将她塞进怀里,没有人看到的时候,低头咬了下她的唇。

    方朵朵清醒了点,推开了他,眼神询问,“太子还没出来?”

    萧景玄摇了摇头。

    她刚要叹气,便看见宫殿门口,太子爷缓缓走了出来。

    李公公也出来了,这回走到萧景玄身边,低声道,“七王爷,皇上请您进去。”

    萧景玄起身,一言不发的跟着走了进去。

    在他离开后,李公公又对大家说,“各位王爷王妃娘娘们,大家都散了吧,皇上已经好了,现在要处理一些事情。各位想要探病的,等明天再来!”

    见没有人动弹,李公公恭敬的再次出声,“刚才的话,都是皇上的意思,各位祖宗们,您们在这里跪着,也没有什么用。大家放心,各位的孝心奴才都会转告给皇上的。”

    说到这里,众人才稍稍动摇,一个又一个的往外走。

    方朵朵站起来,和纳兰雪她们走了出去。

    三个人一言不发,进了马车之后,纳兰雪朝着外面看了眼,这才低声道,“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七嫂,你别太担心!”

    方朵朵嗯了一声。

    施初微还想再劝,但见方朵朵满脸通红,便伸手试了一下温度,随后大叫,“呀!怎么这么烫!七嫂你还发烧生病呢!”

    “是吗!”纳兰雪也着急了,忙掀开车帘,催促车夫,“快点!往七王府!”

    方朵朵下车的时候,几乎就病的人事不知了。

    纳兰雪和施初微着急死了,萧大福更是着急啊。

    谁不知道,现在王妃就是王爷的宝贝疙瘩,王妃要是出点什么事,王爷的xing子,还不知道怎么疯呢。

    萧大福连忙请来了御医。

    王府里面兵荒马乱,皇宫里的萧景玄,也没好到哪里去。

    梁安帝和他的谈话中,他明白过来,就算是太子爷犯了这种错误,梁安帝还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包庇他。

    别看梁安帝平日里,像是在提拔四王爷,最近又重用他。

    心里惦记着的,还是太子爷。

    虽然这个事实早就知道,但萧景玄还是有些不舒服。

    他没有表现出来,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的时候,哭一哭闹一闹,就会受到重视。

    “你的这些书信,朕已经问过太子爷了!太子爷说他根本就不知道,你也知道,你二哥前几年,都是有别人在帮忙打点事务,至今也不知道是出自谁的手。”

    萧景玄低下头,没有言语,嘴角却讥诮的笑着。

    “这些书信,我已经交给了太子,他承诺会好好调查,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的。”

    萧景玄知道,这次大概这就是最后的结果了。

    他算到了一切,准备了一切,就是没有算到,梁安帝的偏心。

    再坚持下去,只怕还会让自己惹得一身腥。

    萧景玄是个聪明人。

    他点了点头,终于开口,“父皇说的是,儿臣自然也是相信二哥的,二哥为人敦厚,又热爱百姓,怎么可能做出来这种事?正因为儿臣有所怀疑,所以才将这些信原封不动的交给父皇,想要让父皇来决断。”

    “你做的很对。”梁安帝赞赏的点点头。

    萧景玄却摇头,“儿臣只是做了儿臣应该做的,这件事情不宜暴露,交给二哥来处理调查最是合适不过,父皇的决断英明。”

    “这件事情,辛苦你了!你做了正确的选择,切记,这事事关太子的声誉,一定不能走漏半点风声。”梁安帝道。

    萧景玄应下,梁安帝安抚了他之后,话锋一转道,“这个郭知府简直太可恶了!如今证据确凿,明日午后就处斩吧!到时候你过去处理!”

    “儿臣领命!”

    “行了!你下去吧!朕也有些累了。”梁安帝揉了揉眉心。

    萧景玄忙道,“儿臣告退,父皇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梁安帝挥了挥手。

    在萧景玄离开后很久,梁安帝都愣愣的看着门口,他的眸色越来越深,最后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从皇宫出来,萧景玄的整个后背都是汗。

    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直的线,上了马车,异常阴沉的道,“回家。”

    小女人还不知道病成什么样子,为了这回能扳倒太子爷,害的她都生病了。

    结果还不甚满意,想想真是窝囊。

    萧景玄紧紧的攥着拳头,青筋凸起。

    还会有机会的。

    梁安帝既然如此偏爱太子,他就找个机会,让他看看,他这么多年的宠爱,是不是都喂了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