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56章 再出去浪就打断腿

高频彩网开奖直播pg123.net

    当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席煜讲的故事太深入人心,方朵朵做梦,梦见了那个少年。

    和描述的一样,那个少年浑身都是火泡,躺着一动不动。

    半张脸被烧的难以描述,看着恶心。

    方朵朵不敢看,想要躲起来。

    然而就在一瞬之间,那少年的脸变成了萧景玄的。

    她腾的就醒了。

    最近不仅疑神疑鬼,还总是做恶梦。

    方朵朵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打算去求求国师,让他帮忙驱邪。

    中途醒了一回,翻来覆去很久,她才再次睡着。

    只不过天刚刚亮,方朵朵便醒来了。

    叫来下人早早的收拾完毕,然后跟席煜告别。

    席煜没有什么情绪,他被人吵醒,整张脸上都写满了不爽。

    方朵朵假装没看见。

    她要是现在不回家,萧景玄就会更加不爽。

    到时候所有人都别想安分。

    心里叹了口气,方朵朵继续说道,“煜爷,那就此别过,我就先回去了。另外,我给席夫人做的衣衫,就在您桌上放着,昨晚太激动了,我给忘记了…那个……”

    她没说完话,就见席煜转身回了房间。

    房门砰的关上。

    茯苓在一旁尴尬的咳嗽道,“方姑娘,煜爷应该是回去睡觉了,您不是回去么?咱们这就出发吧?”

    “……”席煜个混蛋,这样子搞得她很没有面子好吧?

    好歹她也是个王妃,不要脸的啊!

    方朵朵对着席煜的房门,狠狠的踹了一脚。

    踹完就走,身后的房门却再次打开。

    方朵朵吓得连走几步,席煜该不会是要跟她算账吧?

    茯苓却叫住她。

    方朵朵回头看,见茯苓走到席煜跟前,从她手中接过个什么东西,恭敬的行礼过后,才朝她走过来。

    茯苓交给她一个锦囊,“这是煜爷送给您的,说是感谢您做的衣服,夫人很喜欢。”

    方朵朵接过锦囊,打开看了眼,立刻对席煜改观了。

    在金钱面前,她果然是不要脸的。

    席煜出手阔绰,是一张地契。

    地方就是裁缝铺旁边的两个铺子,前段时间她就又盘算着扩充门面,无奈怎么都和对方谈不下来,最后不了了之。

    席煜的这张地契,简直就是及时雨啊!

    已经准备离开的方朵朵,顿时又三两步回到席煜跟前。

    她笑嘻嘻的说,“煜爷真好!谢谢煜爷!”

    席煜嗯了一声,顶着一张睡不醒的脸,再次把她关在门外。

    这次方朵朵心里一点都没有不舒坦。

    煜爷甩门的动作真帅!

    煜爷的背影真高大挺拔!

    煜爷今天的腿长有两米二!

    不管了,总之煜爷今天可爱无比,颜值爆表!

    方朵朵的马屁没地方拍,对着茯苓夸了半天,上了轿子后,才算停止。

    昨晚虽然没有睡好,但因为是归程,方朵朵情绪高亢,一路清醒。

    她时而掀开窗帘,看看到底到哪里了。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

    轿子越行越慢,前面抬轿子的轿夫,出声说道,“方姑娘,已经进城了。”

    “好的。”她朗声回答。

    城门有四米多高,从窗口看过去,只觉的巍峨庄严。

    艳红色的城墙,左右有士兵把守。

    照例是询问过后,轿夫抬着她继续往前走。

    过了城门,轿子却停了。

    方朵朵以为还是检查,等了会,之后便听见轿夫颤巍巍的声音,“方姑娘,王爷…王爷在外面。”

    萧景玄?

    她从轿子里出来,正对面就是萧景玄。

    一身黑衣的站在眼光下,眉眼深邃,面若冷霜。

    “……”

    在看到她的那一秒钟,萧景玄忽然抬步,满身杀气的朝她走过来。

    方朵朵那叫一个怕啊!

    他这模样,分明是要吃人。

    方朵朵没地方跑,转身就要往轿子里面钻,奈何腿太短了,不等钻进去,就被萧景玄拦腰抱起,他把她扛在肩头,大步流星的往回走。

    周围围观的人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捂着嘴巴偷笑。

    这位大姐,有那么可笑吗?

    我这么倒挂着,您老人家把眼睛给笑弯了,是几个意思?

    方朵朵拍了拍萧景玄,“王爷呀,你不用这么热情的,你把我放下来,我跟你回家~”

    她故意捏着嗓子,试图撒娇。

    “好好说话!”萧景玄没好气的拍她屁股,“把舌头给我捋直了!”

    方朵朵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

    这家伙不吃这一套了。

    看来果然是真的有点生气。

    其实她也能够猜到,毕竟她一个良家妇女,从没有过夜不归宿的情况。

    “王爷呀…你怎么了?你这么扛着我,我很没有面子的啊!我不要脸的啊!不要尊严的啊!你快把我放下来,不然我生气了哦!”

    “……”

    并没有人鸟她。

    方朵朵再接再厉,萧景玄说白了就是个矫情的男人,多哄哄就好了。

    她轻咳一声,“你生气了呀!这我不是回来了吗?”

    话音刚落,萧景玄忽然顿住脚步。

    他如刀一般的目光朝她射过来,“你还想不回来?”

    一个眼神吓得方朵朵以为,他要杀她。

    顿时啥想法都没有了,她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没没没,我胡说的!”

    萧景玄邪里邪气的勾了勾唇,没再说话。

    方朵朵不挣扎了。

    面子里子什么的不重要,小命最重要。

    在萧景玄跟前,没有尊严就没有尊严吧。

    等哪天她哄好了萧景玄,在好好的找他算账!

    混蛋!现在就可劲嘚瑟吧你!

    两个人很快回了王府,王府里萧大福率领一干下人,恭敬的行礼。

    萧景玄却头也不回,直接扛着她进了别院。

    他把她重重摔在床上,方朵朵整个后背都被摔僵硬了!

    萧景玄懒懒的扫了她一眼,一言不合就开始脱裤子。

    就知道会这样。

    方朵朵被他压在身下,浑身上下都是汗。

    他仍旧保持着有力又高强度的进攻,方朵朵最了解他,没有一个时辰,他是安静不下来的。

    就算是下面难受,她也咬牙忍受。

    如果这会拒绝他的话,她会更惨。

    萧景玄继续运动,大手却一下又一下的在她腿上滑来滑去。

    以前他没这习惯啊!

    方朵朵被他摸得痒痒的,喘着气抓住他的手,“萧景玄别摸了,我痒……”

    他嗯了一声,把手抽出来,还是继续摸。

    方朵朵没辙,耐着xing子等他结束。

    她觉得她都睡了一觉,脑袋昏昏沉沉的,醒来后还是觉得腿痒。

    方朵朵低头看,见萧景玄在吻她的腿。

    一夜不见,他变成腿控了?

    方朵朵动了动腿,小脚丫踩在他的肩头,“王爷呀,别亲了。我知道我的腿生的很美,你不用太兴奋。”

    “是挺美的。”萧景玄摸了摸,“可惜了。”

    可惜?

    “哪里可惜了?”方朵朵蹬着他玩,萧景玄耸肩,“再出去浪,就打断你的腿。你要好好珍惜。”

    “……”

    确定不是开玩笑?

    方朵朵盯着他的脸,想要瞪出来一个大窟窿。

    然而萧景玄一直都是那个神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开玩笑的。

    她吓得把腿抽回来,“我会好好保护的。”

    “昨晚为什么不回来?”萧景玄躺好后,抱着她发问。

    方朵朵疑惑,“昨晚我去煜爷府上了,结果到了之后是晚上成亲的,就住在那里。对了,昨晚煜爷派人来告诉你了啊,你不知道?”

    昨天并没有人来王府。

    所以萧景玄并不知道。

    他等了一夜,担心方朵朵出什么事情,派人找遍了整个京城。

    席煜的府上他不知道地方,只能暗暗祈祷。

    原本他打算,今天如果还不见方朵朵,他无论如何都要找席煜讨个说法。

    方朵朵没有得到回答。

    她努了努嘴,猜不透萧景玄什么心思,翻个身补觉。

    萧景玄原定是今天出发去临安城的,出了这档子的事情,只能拖到明天。

    皇上那边十分重视这件事,第二天天还没亮,萧景玄便抱着方朵朵上了马车。

    临安在京城的南边,属于江南水乡。

    马车行到码头,随后改乘大船。

    大船和当代的游艇差不多,总共上下三层,最舒坦的船舱,价位也高。

    船上还有各种娱乐设备,包括前段时间火起来的赌博,在船舱都有设置。

    即便如此,方朵朵一上船还是睡觉。

    她晕船。

    大船在江上行驶了一天,方朵朵吐的昏天黑地,总算是到了。

    从船上下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脱力了。

    临安城的码头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比起来京城,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也难怪,临安是传说中的南方小京城。

    萧景玄抱着方朵朵刚从穿上出来,便被接上了马车。

    郭知府出了事情,皇上虽然没有处死,但也下令停职查办。

    来接人的是临安城新上任的叶知府。

    马车在临安府停了下来。

    两个人暂时安顿完毕。

    叶知府通知说,下午有个宴席,是给萧景玄接风洗尘的,与会的是本地的县令富豪。

    萧景玄答应下来。

    他们在府上休整了一上午,太阳开始西斜的时候,叶知府带路,三人前往临安城最豪华的大酒楼。

    这是一场相互试探的宴席。

    席上气氛和谐,众人推杯换盏,好不欢乐。

    酒过三巡,萧景玄的手搭在方朵朵肩上,靠在椅背上揉眉心。

    一个富豪约莫是喝大了,酒席上就方朵朵一个女人,酒足饭饱起yin|欲,他呵呵的举着酒杯,啪的一声放到她跟前。

    方朵朵吓一跳。

    只见那富豪又一下子掏出来一锭银子,“小娘子,这酒喝了,这锭银子就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