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54章 今晚你恐怕走不了

北京快乐8投注

    方朵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

    之后萧景玄又和管家,说了些王府里面事情的安排。

    她一个字都没听到心里去。

    躺在微凉、又空旷的大床上,她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屋顶。

    夜已深,王府里面挂着的灯笼,发出微弱的光芒。

    冷清又寂寥。

    丝丝缕缕的亮光,透过斑驳的窗户,照了进来。

    落在她的头发上,脸颊上,还有眼睛上。

    方朵朵睡不着觉。

    脑海中回荡着的,始终是萧景玄的那些话。

    那个地方,那个人,那件事,究竟都是什么?

    两年的期限,又是什么。

    眼看着一年就要过去了,再过一年,等待着他的到底是什么?

    他会离开,还是会别的怎么样?

    因为完全不知道,所以各种胡思乱想。

    女人的想象力,是相当恐怖的。

    她设想了很多种情况,无一例外的都是令人蛋疼又cao蛋的悲剧。

    这种感觉糟透了!

    方朵朵索xing坐起身来。她想要下床,直接就冲到萧景玄的书房里,大声的质问他,那些她听不懂的、乱七八糟的、好像很厉害的东西,都是什么?

    她想要摇晃着他的脖子,逼着他说出来。

    说出来之后,然后呢?

    方朵朵抓着凌乱、宛如鸡窝一样的长发,半晌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萧景玄如果不想说一件事,转移话题的能力出神入化。

    她这个段位跑到他面前,压根不够人家看的,打发她三两句,估计都是给面子。

    不过。即便是这样,她也不会放弃的!

    在萧景玄这里得不到答案,肯定还会有别的途径!

    方朵朵沉浸在思绪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萧景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门口。

    担心她在睡觉,从书房到别院,萧景玄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脚步声。

    谁想到,推门进来,看到方朵朵坐在床上。

    大半夜的,吓人呢这是?

    “朵朵。”他压低嗓音,缓缓的道。

    两个字在他舌尖,如此缱绻温柔。

    只从他的声音里,便能够感受到他满足的笑意。

    如此美妙的男声,此时此刻对于方朵朵来说,和鬼哭狼嚎差不多。

    她吓得立刻回神,哆嗦着抖了抖肩,目光刷的一下朝他射过来。

    “萧景玄!你要吓死我啊!”她骂着拍他,萧景玄将她手握住,坐在床上。

    她的小手有点凉。

    萧景玄皱了皱眉,“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在做什么?手怎么这么凉?”

    说着,便自顾自的把前襟解开,拉着她的手放进他的胸膛里。

    一阵暖意,从指间蔓延开来。

    方朵朵得了便宜,笑嘻嘻的又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进去。

    她按在他紧致的胸膛上,一阵搓揉。

    萧景玄被她胡乱的又摸又挠了半天,忍不住禁锢住她的手,“好了,再乱动我就硬了。”

    “……”她斜了他一眼,骂道,“精虫上脑啊你!”

    “朵朵骂得对。”他说着,居然直接压下来。

    “诶诶诶……”

    方朵朵惊讶不已,生怕他压到自己身上,毕竟她这么娇小。

    他这么一来,哪里还有翻身的机会?

    稍微走了下神,抬眼便看到萧景玄已经钻进了被窝。

    方朵朵拿小脚丫踹他,“你洗澡了没?不洗澡的人,臭死了。”

    “精虫上脑哪里管的了这么多,朵朵来,让我亲口。”

    “……”她皱眉,“王爷呀,你这口吻怎么总是这么轻佻?”

    “跟你我假正经什么?”

    萧景玄说着话,三下五除二的便把她给剥了个干干净净。

    她的肌肤嫩滑,像是刚刚拨了壳的煮鸡蛋,他粗粝的大手,摸着异常舒服。

    萧景玄没忍住。

    折腾了两回,萧景玄简单地给她清理了下。

    躺下之后,他侧身抱着她,一只手把玩她小小的耳垂,“今晚怎么不睡?”

    “做了个噩梦,吓醒了。”方朵朵反应很快,撒谎道,“醒来后结果发现你不在房间里,我很害怕,就睁着眼睛不敢睡。”

    “乖。”他的指尖,捻着她的小耳朵,“还是那个噩梦?”

    方朵朵眉一挑,漫不经心的道,“嗯……”

    她拖着长长的音,翻身半搭在他身上,试探的道,“萧景玄,你说那个噩梦…会不会是有什么深刻的含义呀?”

    话音未落,她额头上被人敲了个板栗。

    “别胡思乱想。”他笑着又给她揉了揉,“只是一个梦而已,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不要乱想,我就不会有任何事。”

    “……”方朵朵只好将准备好的话,咽下了肚子里。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萧景玄一句话,这个话题就走到了尽头。

    受打击的她,没了聊天的兴趣。

    萧景玄的怀抱太温暖了,她很快便睡了过去。

    次日是萧思霏和方胤然启程回北齐国的日子。

    大梁国公主出嫁,都是要嫁到男方家里去的。

    因此,就算是萧思霏再受宠,也是没有资格,继续在京城里面长住的。

    两个人是新婚,还要回北齐国那边受礼。

    方朵朵没睡好,顶着大眼圈去给她四哥方胤然送行。

    自从方胤然成了驸马爷,整个人不再是那么冰山脸。

    偶尔也会露出一丝笑容。

    方朵朵估摸着,应该是伟大爱情的力量。

    这大概是她见过的,唯一一个接盘还能接的这么开心的人了。

    不过人生嘛,重要的就是开心啦。

    方胤然对于萧思霏没有任何意见,她这个做妹妹的,自然不会说什么屁话。

    “我先回去了。”方胤然走到方诣辰身边,点了点头。

    方诣辰还没回话,方佑霖强行抢镜,跳到方胤然跟前,抬手就要抱,“四哥我们就不回你了,京城里好多漂亮女子,还有好多美食,这山高水远的,实在是点颠簸,你不要怪兄弟我无情无义。”

    “……”方朵朵听了都想一个巴掌拍他脑门上。

    方胤然把他推开,拒绝他的拥抱。

    “四哥!你怎么了?为什么拒绝我呀!”方佑霖嗷呜叫,“没想到你是这么小心眼的四哥!哼!我也伤心了!再见!”

    方佑霖又一下子窜到了方朵朵的身后。

    方朵朵斜着眼睛看他,这货的脑子真心有问题。

    “行了。”方诣辰笑着道,“小六不要吵了,胤然,回去代我向父王问好,等我和六弟,腻了这京城的景色,就会返程。”

    方胤然点了点头,翻身上马。

    方朵朵和大家一起挥手再见。

    送别总是让人伤感的,就算方朵朵和方胤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

    但这样彼此背道而驰,不再回头的场景,令人唏嘘。

    大概大家都有这样的感觉,所以回去的路上,格外安静。

    方胤然他们出发的时候,天色还是灰蒙蒙的。

    等方朵朵回到王府,晨光才露尖尖角。

    话唠方佑霖被方诣辰抓走了,去哪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

    他们俩最近沉迷于兵器研究,无法自拔。

    这正好是萧景玄乐意见到的场景。

    那二人走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萧景玄把方朵朵送回了别院,打算抱着她补个觉,萧大福来敲门,说是有客来访。

    “去吧去吧。”方朵朵打发他去忙。

    萧景玄给了她一个吻之后,便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她,不可避免的又想到了昨晚听到的事情。

    没有任何头绪,方朵朵烦躁不已。

    刚吃过午饭,萧景玄又一头扎进了书房,方朵朵却被告知,煜爷的轿子在门外等着。

    方朵朵一拍脑袋,猛地记起,今天也是和席煜约定的日子。

    她回到别院里,拿了衣服,又跑到书房,想要跟萧景玄说一声。

    然而,看到书房门外,那长长排队等候的人,方朵朵放弃了。

    她只告诉荔枝,自己的去处。

    反正找不着她,萧景玄也会问荔枝的。

    方朵朵坐上轿子之后,开始了颠簸的路途。

    记忆里应该需要一个时辰左右才到,她眯了会,睁眼忽然发现,她居然躺在一张大床上。

    方朵朵以为她是在做梦,一巴掌拍腿上,手心都震得发麻。

    这是哪里?

    她掀开被子,注意到衣着整齐,便松了口气。

    这是一间整齐而古雅的房间,整洁亮堂,青白色的檀香,袅袅升起。

    方朵朵绕着房间看了眼,没有发现什么人。

    她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

    方朵朵绞尽脑汁的回想,猛地记起,这不是席煜的后花园吗?

    “有人吗?”方朵朵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

    “有人吗?”她迈了出来,又问道。

    “有人吗?”

    “你看不到我在这里?”耳后蓦地响起凉凉的男声,近在咫尺,他的气息似乎都落在她的肌肤上,渗人心脾。

    方朵朵一蹦三尺高,踉跄着后退好几步。

    神不知鬼不觉出现的人,是席煜。

    他穿着一身天青色的长衫,双手背在身后,眸色惺忪疏离的看着她。

    方朵朵惊魂甫定,捂着胸口大喘气,“我说煜爷啊,咱俩多大仇,你这突然出现,差点把我心脏病都吓出来了!”

    席煜扫了她一眼,“请大夫给你治。”

    “别别别。”担心他真这么干,方朵朵连制止道,“幸好我胆大,这才没有个好歹。不过以后的话,煜爷你可千万不能这么干了,你说,我没有睡醒后便如厕的毛病,万一换成别人,你这么做,把人吓尿了怎么办?”

    她踮起脚尖拍拍席煜的肩膀,“对了煜爷,不是有人成亲吗?开始了吗?我这边结束后,还准备赶回府上。”

    “今晚你恐怕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