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50章 一个奇怪的梦

北京赛车游戏

    方朵朵从来不知道,有人可以把情话说的这么好听。

    萧景玄的嗓音低沉,吐字清晰,每一个字,都宛如一个个跳跃的音符,在她的心尖尖跳跃。

    她看着萧景玄,目光森然,坚定、又浓重。

    萧景玄任由她打量。

    过了会,两个人都傻傻的笑了。

    她一下子跳到萧景玄的身上,双腿缠住他的腰身,像是抱着一棵树一样,紧紧的赖着。

    “萧景玄,你怎么这么好!”她笑呵呵的问。

    她的力气比平常都要大,勾着他的脖子,险些让他窒息。

    萧景玄拍了拍她的屁股,“你松点,我都要被你勒死了。”

    “啊哈哈哈哈!”方朵朵得意的大笑,“求我啊!求求本大爷!大爷可以饶你一命!”

    “求你了!大爷!”他拧着她的眉头,用力啄她的嘴巴。

    “唔…唔唔……萧景玄你混蛋……唔……舌头出去啦……”

    最后她所有的控诉,都被香到了肚子里。

    吃晚饭的时候,萧大福来汇报,说是正院里来了好几个会做烟花的。

    方朵朵把饭塞得满嘴都是,含糊不清的问,“这么快就来人了?”

    “是啊!”萧大福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王爷说包吃包住还给银钱,可不都上赶着往前冲呢!”

    “是么?”方朵朵看向萧景玄,“你是怎么打广告的?”

    “广告?”萧景玄不懂,“那是什么?”

    方朵朵轻咳一声,跟他解释,“我的意思是想问,你是怎么把消息放出去的?”

    萧景玄给她夹了道菜,见她嘴角还残留着菜渣,笑着伸手,在她脸上擦了擦。

    “哎哟!”方朵朵拍掉他的手,“快说!”

    “王妃您不是喜欢看烟花吗?王爷为了给您看烟花,这才找来这么多的烟花小贩!”萧大福在一旁,不解的挠了挠头。

    萧景玄看着她笑,“就是这样。”

    方朵朵摸了他的脸一把,“真聪明!”

    晚饭没有吃完,两个人便到了正院。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从消息放出去,到现在不过也只过了两个时辰,人怎么来了这么多?

    约莫四五十个人,不算小的正院,顿时变得十分拥挤。

    方朵朵的视线,在那些人身上扫了一圈。

    不等她开口,只见一个烟花小贩忽然大叫一声,“王爷!王妃!”

    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方朵朵魂都快没了。

    她有些怕怕的看着那人。

    小贩约莫四十左右,六月初的天,他身上还穿着厚重的棉袄。

    “……”也不怕捂出来痱子啊!

    方朵朵默默的吐槽,往萧景玄身后挪了挪。

    她悄悄踮起脚尖,问他,“怎么回事啊?”

    萧景玄耸耸肩,拉住她的手,握的有些紧。

    方朵朵没有挣扎。

    “你怎么回事?”一旁的萧大福出声呵斥道,“想做什么?”

    那小贩见状,扑通一声跪下,“小的!小的只是想给王妃看看我的烟花!点燃之后特别漂亮!”

    “……”方朵朵轻咳一声,“那你就点燃试试吧!”

    “还有我的!”

    “王妃!还有我!我家的烟花也特别漂亮!您买一点吧!”

    “王爷!我们家的烟花是我祖上流传下来的!我们世代都是做烟花的!您看看吧!”

    有了这个小贩的开头,其他小贩也一个比一个情绪激动,闹着嚷着,要给他们看烟花。

    方朵朵头都大了。

    萧大福也没见过这种场面,连忙过来稳定,结果不知道谁点燃了烟花。

    砰砰砰!

    犹如平地一声惊雷,原本闹哄哄的人群,瞬间便安静下来。

    萧景玄立刻把方朵朵抱进怀里,他捂住她的耳朵,低声道,“不怕!”

    烟花冲入夜幕,绽放成美丽的花朵,将大半片夜空,照的宛如白天。

    小贩们不知道哪里来的激qing,互相攀比,一个烟花还没有结束,另一朵又窜上了天。

    方朵朵抬头看,惊喜之余,尖叫连连。

    萧景玄见她面上带笑,拥紧她问,“好看吗?”

    “好看!”她嘻嘻一笑,“就是太吵了。”

    萧景玄立刻皱眉,“我让他们停下来。”

    方朵朵摇了摇头,“不要啦!你消息都放出去了,说是为我放烟花的,就必须要放!要让个整个京城都知道,你有多宠我!”

    她仰起头微笑,半眯着眼睛,那自信满满的表情, 他真是爱惨了。

    烟花一直放到半夜。

    方朵朵最后是被萧景玄给抱回别院的,轰隆隆的声音,似乎还在耳畔响起。

    她躲在他的怀里,傻笑着看他,“今晚我很开心!”

    萧景玄勾,“朵朵开心就好。以后喜欢的话,天天给你放烟花。”

    “好嘞!”方朵朵高兴的欢呼。

    萧景玄刚想说她傻里傻气的,心口一疼,他的脸色微变,加快了步子。

    第二天,七王爷为了七王妃放一晚上烟花的事情,整个京城都在传。

    方朵朵赖在被窝里,听着荔枝绘声绘色的传话,再一次深深觉得,荔枝只当一个小小的婢女实在是太委屈了。

    很有说书的天分嘛!

    “王妃!您现在又在京城里面出名了!”荔枝兴奋的说道,“大家都在说,王爷对你真好!”

    方朵朵笑,“我也觉得是。”

    她起床收拾完毕后,一出门就看到长河落日正在懒洋洋的晒太阳。

    它们两个长大了不少,样貌也不再像是小猫,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小老虎。

    看见方朵朵出来,两只依旧自语自在的躺着,没人理会她。

    “我已经过气了。”方朵朵心塞不已,“这两只已经过了依赖娘亲的那个阶段,对我爱答不理了!”

    荔枝赞同的点头,“是这样。长河落日最近变得越来越高冷。”

    “……”方朵朵瞥了她一眼,换了个话题,“萧景玄呢?”

    “王爷上早朝回来,就在后院。昨晚上的那么多的小商贩,像是要赖在王府里一样,从王爷出现,纠缠着王爷要继续放烟花。”

    “……”方朵朵有些懵,“那现在呢?”

    “后来王爷一个个的把他们叫到书房里,好像在询问什么。”荔枝挠挠头,“我也不大懂。”

    方朵朵跨过一个台阶,在她脑袋上敲了敲,“你要是懂了,那才叫奇怪呢!”

    荔枝瘪瘪嘴,“王妃你又嫌弃我……”

    她冲着她吐吐舌头,小跑着进了后院。

    后院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至少比起来昨晚的拥挤,少了许多。

    方朵朵大致看了眼,只剩下差不多五六个人。

    见到她过来,那几个卖烟花的,也没有昨天情绪亢奋,只是行礼过后,便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方朵朵一头雾水,见书房门外站着的萧大福,她走了过去。

    萧大福立刻恭敬的把书房门打开,“王妃请进,王爷交代过,您来了可以直接进去的。”

    好吧。

    算他识相。

    方朵朵提步进去的时候,萧景玄正好询问完毕,昨天那个穿着棉袄的小贩,弓着身子走了出去。

    她坐在了书桌上,长腿交叠,“有进展没?”

    “嗯。”萧景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到跟前,将她从上面抱下来,然后把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大部分小贩都是从别处买来的烟花,只有两三个是懂得怎么制造的。我让他们回去准备准备,今天晚上就把他们偷偷送出城。”

    “送出城?”方朵朵道,“为什么呀!”

    她瞪圆了眼睛,不解的样子,让萧景玄笑了笑。

    他伸出手,勾了勾她的鼻子,“难不成在王府里面制造?那肯定会被人发现。制造zha药动静很大,送出去安全点。不过,烟花还要放上一段时间,这样好掩人耳目。”

    方朵朵听着他的安排,赞赏的冲他竖起大拇指。

    萧景玄低头含住她的手指,轻轻的吻,又湿又痒,惹得方朵朵十分嫌弃。

    烟花又放了两天,萧景玄和方朵朵的话题热度,一度排在京城首位。

    萧景玄风流倜傥的标签,这下子是完全的刻在百姓心中。

    而方朵朵,除了有悍妇的名声之外,又成了人们口中说的红颜祸水。

    方朵朵听到这些流言蜚语的时候,拧着萧景玄的耳朵说,“外面都在传,是我把你给带坏了!”

    萧景玄趁机把脑袋拱进她的怀里,“那你要对我负责!”

    方朵朵的小手拍拍他的脸,“你想得美!”

    “你不想负责?”萧景玄蹙眉,下一秒直接把她扑倒在床上。

    一晚上折腾的她,连连哀求。

    可萧景玄疯起来,是个没有把握的主子,一次不尽兴,两次三次勉强满足。

    最后几番折腾,又把方朵朵下面给弄肿了。

    萧景玄抱着她去洗澡的时候,才发现,内心自然少不了一顿自责。

    他翻箱倒柜找上一次给她涂抹的那个药,拉开一个抽屉,忽然间手指一顿。

    一个熟悉的东西,出现在眼前。

    这是一把小小的钥匙。

    当初方朵朵去他书房里拿走了这把钥匙,萧景玄隔日便发现不见了。

    他曾派人偷偷来她房间找过,都一无所获。

    后来两个人相爱,钥匙谁手里都一样,他便没有再过问。

    没想到不经意的居然被他给找到了。

    萧景玄笑了笑,一并把药膏和钥匙都拿了出来。

    他给她涂上了药,抱她入睡。

    方朵朵做了个噩梦。

    她梦见萧景玄的心口全是血,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像是失去呼吸一样。

    方朵朵冲到跟前,想要叫醒他,但无论怎么吵怎么闹,萧景玄都没有回应。

    闪电忽然窜出来,说萧景玄死了。

    她立刻就吓醒了,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熟悉的雕花床顶。

    “怎么了?”萧景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