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49章 如果我什么都可以,我想什么都给你

苹果pg123.net重庆时时彩网上投注

    自从送走了三姨太和六姨太之后,王府里面人再次锐减。

    五姨太和九姨太整天闭门不出,生怕也被送走。

    至于小十一,还是时不时的往外跑。

    去哪里了没有人知道,只不过每天晚上,她都会准时准点的回来。

    因此每天一起吃饭的人,只有方朵朵和萧景玄。

    午饭依旧是在别院吃的。

    两个人吃的七分饱之际,荔枝来告知,说是三公子、四公子、六公子过来了。

    方朵朵忙派人去请,又叫荔枝添了碗筷。

    他们三个人果然是没有吃饭的。

    方佑霖见到方朵朵后,嗷嗷直叫,“姐!我快饿死了!话说老姐啊,最近有段时间没有见你了,你想我了吗?”

    “……”萧景玄黑着脸,牵强的扯了一抹笑容,抱着方朵朵的手都紧了几分。

    这个吃醋的男人。

    方朵朵心中暗骂,小手悄悄的捏了萧景玄一把——

    你这醋,吃的有些过头了啊!

    萧景玄傲娇的没理她,下一秒却给方佑霖夹了两三个鸡腿,“六弟吃你的饭,别说话。”

    方诣辰轻咳一声,忍着笑,继续吃饭。

    方胤然则一脸木然,始终不见情绪波动。

    方朵朵嘴角一抽,见方佑霖果然闷头开始吃饭,抿了抿唇。

    他们先前吃过,现在不怎么饿,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主要是和方诣辰聊得。

    另外的那两只,没有一点聊天细胞。

    方胤然属于那种时常把天给聊死的人,方佑霖又是个话唠,和他聊天等于自己找虐。

    “三哥!四哥的大婚好像还有五天,咱们王府是不是要准备一些什么啊!”方朵朵道。

    对于方胤然和萧思霏这两个人,方朵朵没有什么意见。

    既然他哥下定决心要做这个接盘侠,她除了祝福,还能做什么呢?

    只能希望,萧思霏能够在有一天看到方胤然的好,然后爱上他。

    然而,她也清楚,感情这种事情,强求不来,一切还是要随缘。

    有的人没有感情,也能够安稳和谐的度过一辈子。

    有的人爱的轰轰烈烈,最后却彼此遍体鳞伤、肝肠寸断,不得不分开。

    方诣辰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被问到问题,老实的回答,“嗯,明天起开始准备,至于怎么准备,到时候我会跟王爷商量的。”

    “那成。”方朵朵乐得清闲,“你们两个cao心吧!我就不管了啊!四哥的终身大事就交给你了!”

    说完她笑呵呵的看向萧景玄,小手拍在他的肩膀上。

    萧景玄勾着唇角看她。

    “萧景玄,你有信心打点好这件事情吗?”

    “有!”他配合的说道。

    方朵朵宛如一个教导主任,满意的点点头,“有信心是很好的,不过我是个注重结果的人。你会让我失望吗?”

    “保证不让朵朵失望。”萧景玄耐心的由着她胡闹。

    方朵朵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眼神,“我四哥的终身大事,要办的风风光光的,大把花钱,别心疼!听见没?”

    “听见了,那都是你的钱,我花起来不心疼。”萧景玄笑。

    方朵朵被他哄得也笑了。

    他还记得之前把整个赌场给自己的玩笑话,她其实没有当真,但他似乎当真了。

    几个人说话之间,就把方胤然的事情给敲定了。

    反观当事人却仍旧埋头吃饭,一切都自己无关。

    方朵朵嘴角抽了抽,换了个话题,“对了,你们最近在研究兵器吗?”

    萧景玄对方诣辰他们坦白,她作为亲妹妹,自然没有什么理由,和自己的兄弟躲躲藏藏的。

    方诣辰听完,点了点头,“在研究一些,有了些许进展。”

    “是吗?”方朵朵欣喜,“那我可以看看吗?”

    埋头吃饭的方佑霖,大概吃的差不多了,哈哈笑着道,“我的姐,你能看懂吗你?”

    “呸!吃你的饭!”方朵朵被嘲笑了,拿起一个大鸡腿,一下子塞到他嘴里。

    方佑霖呜呜的哼哼,并没有人同情。

    方朵朵双手环胸,气鼓鼓的道,“三哥,我要看看!而且,我要给你们介绍一个新的玩意!你们肯定都没有听过!”

    话音未落,放在她腰间的手,收紧了几分。

    萧景玄微凉又xing感十足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那温热的气息,让她忍不住心肝颤抖。

    “是么?”他吹了口气,tiao逗的道,“我的朵朵,又想到了什么新玩意!”

    萧景玄是故意的!

    明明知道自己耳朵敏感,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逗她。

    到底是想干嘛!

    方朵朵的小手放到了他的长腿上,狠狠的拧了一下。

    她看到萧景玄的眉头皱了皱,得意的勾了勾唇,朝他放出一个蔑视的眼神。

    萧景玄低下头,抿唇浅笑。

    正当方朵朵的手准备收回之际,不巧被他抓住了手腕,他带着她,往他的两腿之间游走。

    不好!

    大概猜到了他要做什么,方朵朵吓得整个魂儿都飞了!

    她往后抽自己的手,但是她现在就坐在萧景玄的大腿上,逃不出去。

    手上的力气又小,很快来到了危险地带。

    萧景玄笑了笑,出声问道,“朵朵,你在紧张什么?我就问问你,新玩意是什么,你怎么了?”

    虚伪!

    瞧瞧这男人装的一本正经的样子!

    可他的手却带着她,抚摸到了那片禁区。

    它苏醒了。

    方朵朵觉得尴尬至极,整个后背都是僵硬着的,生怕被她的兄弟们看到。

    虽然她平常没脸没皮习惯了吧,不过…这种事情,被发现应该很尴尬吧?

    方朵朵内心那个纠结啊,手下还在和萧景玄进行一番力气的搏斗。

    她很快败下阵来,生无可恋的看着萧景玄。

    大哥行行好,别搞这么猥琐的事情行不行?

    她吹了吹额前的刘海,另一只手还不死心的拧他的腿。

    萧景玄被她生动的小表情,给逗乐了,好心的放开了她的手。

    方朵朵立刻毫不客气的在他衣服上擦了擦。

    脏死人了。

    幸好几个男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小动作。

    一顿饭吃的惊心肉跳,心慌意乱。

    之后一行五个人,一起进了萧景玄的书房。

    方朵朵因为对兵器都不怎么懂,他们说话的时候,她便在一旁听。

    大多数的时候是听不懂的,关于方诣辰研究出来的兵器图,看也看不懂。

    干巴巴的杵了一会,她觉得无聊,拱着脑袋,也凑了过来。

    眼前又是一幅画。

    方朵朵看了眼,点评道,“这画画的不错!”

    几个男人哈哈大笑,气得她怒瞪大家。

    萧景玄将她抱在自己腿上,看着桌面上摊开的画纸,指着其中一个,跟她解释。

    “朵朵,这些图纸,可不是让你看好看不好看的,兵器图纸,最主要的是简单介绍下兵器的作用。诺,”他修长的手指点在桌子上,问她,“认识这个兵器吗?知道是什么吗?”

    方朵朵盯着看了会,摇了摇头。

    虽然在电视上见过类似的,但她叫不出来名字。

    萧景玄把下巴放在她的肩头上,捏紧她的腰,“你不懂我可以教你,但是教过你的, 你得往心里记,听见了没?”

    “我要是记不住怎么办?”方朵朵道,“我又不需要上战场杀敌。”

    “我萧景玄的女人怎么能记不住?”萧景玄自信的朗笑,“就算不用杀敌,也得给爷记住了。”

    他忽如其来的霸气,让方朵朵有些愣怔。

    下一秒,他便勾了勾她的鼻尖,“多学点东西,乖。你看眼前的这个东西,叫做长矛。矛最长长达四米,主要是用于车战的。骑在马上的矛通常叫做槊,短矛和标枪叫做枞。另外还有一些特殊的,比如蛇矛,刺矛等。”

    他说的一大堆,方朵朵记到了脑子里,尽管有些混乱。

    在听到枪这个字的时候,她忽然哎哟一声。

    萧景玄立刻紧张起来,以为她哪里不舒服,柔声询问。

    方朵朵摇摇头,问他们,“这里也有枪?”

    “有啊!”萧景玄见她没事,指了指桌上的另一幅画,“这就是。”

    方朵朵看过去,嘴角一抽,好像和矛长得没什么区别。

    原来他们说的枪,和她理解的枪不一样啊!

    方朵朵松了口气,说道,“我今天给你们说的新玩意,也叫做枪,就是和这个长得不一样。”

    “你说来听听。”几个人都是十分好奇。

    于是方朵朵便把zha药、还有qiang支的作用给他们讲了讲。

    那些构造原理她不懂,也描述不上来,但是她知道枪能够做什么。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说,zha药也可以用于打仗?”萧景玄道。

    方朵朵嗯嗯点头,“是啊!”

    “但是现如今,这里的zha药太珍贵了,而且效果也不大好。”萧景玄皱眉。

    方朵朵也跟着皱眉,这是一个问题。

    现在的一切技术都很落后,zha药根本产生不了多大的轰动效应。

    就像是炸铁矿入口那回,也是炸了十来次,才有了最后的动静。

    “我有办法。”方朵朵说,“你可以请几个会制造烟花的人,到家里来。烟花和zha药的制作过程都差不多,最开始的zha药就是一个烟花商研究出来的。”

    她说话时候十分自信,萧景玄的眼底浮现出复杂的情绪。

    方佑霖更是两眼直冒光,“哇哇哇!姐姐姐!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博学了?我记得你是个大笨蛋来着!”

    “滚!你才是大笨蛋!”方朵朵没好气的道。

    下午的研究会议开完,萧景玄便立刻派人去找烟花小贩了。

    方朵朵打趣他,“王爷呀,为什么我说什么你都相信,万一我骗你呢?”

    “那我愿意被你骗。”

    “那如果我想要你的命呢?”

    她歪头看着萧景玄。

    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浅浅笑意,眼底的情绪,幽深又朦胧。

    萧景玄同样凝视着她,凉凉的笑,“那我亲手送给你。”

    “如果我什么都想要呢!”

    “那我就把天下打下来给你。”他将她抱在怀里,低头看她,“如果我什么都可以,我想什么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