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46章 喜欢的就要抢过来

秒速赛车网上投注pg123.net

    方朵朵等半天,没有得到萧景玄的回答。

    她用细细的小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王爷呀,你听见了没?”

    “没有。”萧景玄不高兴,“我不想让你去。”

    方朵朵挑眉看他,“我这也是为了还人情,煜爷救了我好几次,没有煜爷,我早就挂了。哪里还能跟你在一起鬼混?”

    她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萧景玄表示,他不想听。

    他搂紧了方朵朵,没吭声,只是将脑袋埋在她的脖颈之间,哼哼唧唧的。

    看他像是个娘们一样,方朵朵忍不住翻白眼。

    她索xing换了个话题。

    “今天下午我上宫里去,nainai问我肚子有没有消息。”方朵朵眯起眼睛,“我也很好奇,是你不行还是我不行,肚子好像没啥动静?”

    “你想有动静?”萧景玄听到这里,来了兴致,一个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他像是一条大哈巴狗一样,舔了舔她的脸。

    紧跟着下面也不怎么老实,就要动手动脚。

    方朵朵嫌弃的把他推开,“我也不是想有动静,就是很好奇。在我们那里,是有不少有效的避孕手段的,你们这里呢?”

    萧景玄又不高兴了。

    上一秒钟,以为她想要给自己生孩子,他顿时高兴的喜不自禁。

    下一秒钟,又说要避孕什么的。

    女人真是善变。

    善变的女人最讨厌了。

    他就势从方朵朵身上爬下来,翻了个身,背对着她,开始睡觉。

    方朵朵简直莫名其妙。

    尼玛你一个大男人,做出来这种动作,究竟是搞什么?

    她的小手来到他腰间,揉了揉,被萧景玄矫情的推开。

    方朵朵顿时就想跳脚,给你脸了还。

    她连连冷笑两下,呵呵着也背对着他,睡了过去。

    这一晚很快过去。

    第二天她醒过来,睁开眼,发现自己在萧景玄的怀里。

    外面日头已经爬上当空,按照平常,萧景玄这会应该在宫里,今个这是怎么了?

    她动了动身子,萧景玄收的更紧了。

    装睡。

    方朵朵不客气的伸手,在他鼻子上使劲拧着。

    没过两秒钟,他就睁开了眼睛。

    方朵朵拍拍他的脸,“王爷呀,别装了,赶紧放开我,我要起床收拾了。”

    “……”萧景玄不乐意。

    她跟着别的男人出门,还这么上心,谁不知道她平常没事就睡到太阳晒屁股啊。

    席煜在她心里,果然是不一样的。

    萧景玄闷闷不乐的想着,手却没放,方朵朵嘿哟一声,直接从他怀里钻了出去。

    “……”

    他的脸色变得紧绷又阴沉,就连周身的气场都像是被冰冻了一样。

    方朵朵能够感受到,也能够猜出来他在闹什么别扭。

    不过懒得理他,这个小心眼男人,越理他越上天。

    相处这么久,方朵朵知道他什么尿xing。

    荔枝过来给方朵朵梳妆打扮的时候,看到萧景玄在,啊的一声表示惊讶。

    之后感受到房间里低沉凝重的空气,又啊的一声表示害怕。

    连续两声,让萧景玄不悦的看过来,然后荔枝彻底歇菜了。

    她全程都提心吊胆,屁股都夹紧了。

    沉默的给方朵朵打扮完毕之后,荔枝靠在她的耳边,小声的道,“王妃,外面的轿子,天不亮就在等着您了。”

    方朵朵嗯了一声,站起身来之后,看也不看萧景玄,提步往外走。

    她一走,萧景玄就慌了。

    他愣了会神,立刻二话不说的从床上爬下来,袜子都没有穿,便匆匆的追了出去。

    萧景玄一路小跑,赶上方朵朵的时候,她已经到了王府门口。

    听见动静,方朵朵朝他看过来。

    萧景玄正哭丧着脸,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

    方朵朵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摆出来这副德行,是想弄啥类?

    荔枝也看不下去了,倾身过来在方朵朵的耳边求情,“王妃…你看王爷……”

    多可怜啊。

    方朵朵努了努嘴,轻咳一声。

    她冲着萧景玄招了招手。

    上一秒钟还灰溜溜的男人,下一秒钟立刻就摇着尾巴,朝着她小跑过来。

    “……”方朵朵无语的抿了抿唇。

    你好歹也是一个大老爷们,能不能有点尊严?

    萧景玄来到跟前,不等她动作,便拉住方朵朵的手,“朵朵,不能不去么?”

    方朵朵朝他瞪眼睛。

    他立刻改了口,“那个,我能陪你去吗?”

    “你去算怎么回事?”方朵朵瞥他,把手抽出来,转身就要走。

    萧景玄立刻上前,一只手臂勾住他的纤腰,“那个,我担心你的安危。”

    “……”方朵朵没吱声。

    两个人僵持了片刻,萧景玄最后妥协的说道,“那你下午什么时候回来?”

    “吃过午饭就回来。”

    “好好好!”萧景玄连忙同意,“那我到时候在门口接你。”

    “行吧。”方朵朵揉了揉眉心,无奈的道,“那我可以走了吗?”

    萧景玄恋恋不舍的抱了抱她,还想要再亲一口,被方朵朵躲开了,一弯腰,钻进了轿子。

    轿子离开,他站在原地,半眯起眼。

    刚才的柔情瞬间收敛,周身只剩冰冷和残忍。

    闪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来到他身旁,萧景玄点了点头,只见闪电瞬间消失。

    而另一边,方朵朵坐进了轿子里,顿时松了口气。

    萧景玄太粘人了,她几乎都有点招架不住。

    不过,这样的男人,人前看起来像是一座冰山,人后却这么可爱。

    倒是也挺好玩的。

    她笑着摇了摇头,唇角忍不住的上扬。

    轿子十分平稳,方朵朵起初还打开窗帘往外看,结果发现都是在绵延不绝的山上,所有的风景好像都差不多,便没有了兴致。

    后来几乎全程都是窝在轿子里面睡觉的。

    睡醒一觉又一觉之后,轿子停了下来,有人来叫她。

    方朵朵醒来,揉了揉眼睛,看到面前出现一个面容秀美的少女。

    她扎着两个发髻,笑盈盈的道,“方姑娘吗?我是茯苓,煜爷让我过来接您。”

    “我是。”方朵朵下了轿子。

    眼前还是一片山。

    她吐槽道,这煜爷该不会是什么妖怪吗?怎么住在这种四周荒凉的破地方?

    后来转念一想,有钱人都比较喜欢安静的环境。

    大豪宅大别野之类的,不都是在山沟沟里?

    跟着茯苓走了一段路,便看见眼前出一排篱笆墙,而在篱笆墙的尽头,则是一个大门。

    但从外观来看,便知道这是豪宅。

    里里外外都透露着一种尊贵优雅。

    方朵朵顿时挺直了腰板,她好歹也是王妃,不能让人觉得没见过世面。

    茯苓上前开门,她跟了进去。穿过一些长廊,最后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超大的四合院。

    四合院里面,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花草。

    这里更像是一个大山庄。

    她刚站定,便听见有人的声音传过来,方朵朵顺着声音看过去,见到了一个十分雍容美艳的妇人。

    妇人约莫有五十岁左右,正朝她看过来。

    方朵朵笑了笑,那妇人走过来,也带着笑容,“你就是方姑娘?”

    “嗯。”方朵朵笑了笑,“席夫人您好。”

    席夫人走上前,拉住方朵朵的手,“我听煜儿说过你,他很少提起来一个女孩子,你是第一个。今天终于见到了。”

    方朵朵有点尴尬,这夸奖夸得,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于是只是呆呆的站着傻笑。

    席夫人一点都不觉得尴尬,拉着她的手说,“你来了正好,我正要去修剪花草,你跟我一起吧!你是找煜儿是吧?他还有些生意场上的事情要处理,等处理完了,自然会来找我们的。”

    “……”好吧。

    方朵朵跟在席夫人身后,心里嘀咕。

    总觉得怪怪的,好像是见家长的错觉?

    她摇了摇头,觉得煜爷那种高岭之花,哪里是她能够高攀得上的?

    一定是她自作多情了。

    她们两个人在后花园待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阳光照在身上,意外的柔和。

    方朵朵觉得浑身舒坦,伸了个懒腰,而就在这时,席煜来了。

    席夫人笑盈盈的冲他招手,“煜儿,方姑娘来了,在陪我聊天。”

    “嗯。”他冲着席夫人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方朵朵身上。

    片刻后,席煜转头对茯苓说,“你先带方姑娘去正厅,我带母上吃药。”

    茯苓领命而去。

    席煜面前,方朵朵不敢大喘气,等走远了之后,她才不解的问茯苓,“席夫人生病了吗?”

    茯苓点头,“夫人的病是老毛病了,十几年前,夫人从外面游玩回来,之后便落下了头疼的毛病,必须得定时吃药,不然头疼起来,夫人便会胡言乱语。”

    “……”方朵朵叹了口气,“真是辛苦。”

    茯苓但笑不语。

    目送方朵朵离开后,席夫人被席煜搀扶着往房间走。

    她拍了拍席煜的手背,“这个女孩子不错,你要是喜欢,可以娶回家。就是太瘦了,不怎么好生养。”

    “她有喜欢的人。”席煜抿唇,神色淡淡的。

    席夫人皱眉,“有了喜欢的人怕什么?只要是你喜欢的,就要努力抢过来。长这么大,好不容易遇见你心怡的女孩子,这么错过,多么可惜。”

    席煜没有说话,眸色却起了波澜。

    “煜儿,我也挺喜欢这个女孩子的,你以后让她多来家里玩,也陪着我解解闷。不如今晚就让她留在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