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45章 你的感谢没诚意

贵州快3开奖结果

    再次站到席煜的包厢门前,方朵朵的内心是复杂的。

    好奇又忐忑。

    她仔细的回想了下,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了席煜?

    要不就是,欠的钱没有还?

    想来想去,她还是没有想出来理由。

    那这席煜到底每天过来做什么?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既然想不通,只能亲自去询问一下了。

    希望今天,高冷的煜爷,能够好说话一点点。

    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很快从里面传来男人冷漠、且没有任何欺负的声音,“进。”

    方朵朵缩了缩脖子。

    这还没有正面应对,她觉得自己就挺怂的。

    其实这事吧,并不能怨她,主要是席煜冷冰冰的,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敬而远之。

    又努力的坐了会心理建设,方朵朵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

    席煜正坐在对面的轮椅上。

    “……”方朵朵走过去,点头道,“煜爷,你在干啥呢?”

    席煜朝她瞥了一眼,忽然唇角动了动。

    方朵朵一惊,下意识的就想要后退。

    席煜又皱眉,她顿时便不敢动了。

    “方姑娘,我记得你好像欠我两个人情?”

    “……”所以感情您老人家,在我的裁缝铺里面,等了一天又一天,就是为了这两个人情?

    你有事直接说不成?非要这么各种绕弯弯,玩字谜,大家都很忙的好伐?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方朵朵讪讪的一笑。

    她就是挺怂的,不敢当着席煜的面吐槽。

    “那方姑娘打算怎么做?”席煜道。

    方朵朵悄悄的坐下来,看着席煜的侧脸,恭敬的道,“煜爷,您想让我做什么,您直说?您这样吓唬我,我胆子贼小,万一被您给吓出来什么毛病了,这可怎么办?”

    “……”席煜冷冷的笑了声,吓得方朵朵顿时紧了紧臀。

    她记得席煜说的两个人情。

    第一个就是,她掉进湖里跟个大肥鱼一样,他把她从里面给捞出来的事情。

    第二个日期稍微加近一点,前两天刚刚发生过的,她借了他一个人情。

    如果不是席煜的话,说不定她还真的能够被姚水月给阴到。

    这简直就是救命的大恩人啊。

    “方姑娘之前说要感谢我。”席煜又道,“可是迟迟不见动静,我就亲自找上门了。”

    您找的也不是地方啊!

    应该跑到王府上找我才对啊。

    方朵朵乱七八糟的想着,轻咳一声,“那个,煜爷,我是说过要感谢您。我又想了想,您啥也不缺,您说,您比我还有钱,我给您送钱肯定特别俗,您有钱想买啥都能买到,你说我怎么感谢你比较合适?”

    她倒真不是想赖账,而是真心诚意的不知道要怎么道谢。

    “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

    “……”行吧。

    方朵朵暗搓搓的想,她能够被享誉天下的一个大土豪给惦记着,也是一种本事。

    “我来你这裁缝铺……”

    “爷您该不会是看上了我的铺子吧?”方朵朵立刻双手合十,“求您了祖宗,放我一条生路吧!这可是我的命根子,除了这个,什么都可以给您!”

    “……”席煜明白过来她的话,不屑的嗤笑道,“我能看得上你这点钱?”

    “……”她瞬间被秒了。

    人席煜财大气粗,不差她这个裁缝铺的钱。

    “那您是?”虽然被鄙视了,但方朵朵听说自己的铺子没事,浓浓的安心和幸福感,是怎么回事?

    “方姑娘,还记得我之前跟您提过的那个婚事么?”席煜说道。

    方朵朵立刻点头,马上就快到了,还有十多天的功夫,她记着呢。

    “我没忘记,我知道我一定会去,既然答应了煜爷,就不会失约。”方朵朵笑着说。

    席煜点了点头,“那我到那天就等着方姑娘,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方姑娘。”

    “什么事?”她疑惑的问。

    “我想请你给我母上大人做几套衣服,她向来爱美,一般衣服的款式又不喜欢,如果可以的话……”

    不等席煜说完,方朵朵就立刻答应道,“当然可以!我很喜欢做衣服!只是不知道煜爷您母上的尺寸多少?”

    “所以有劳方姑娘到府上走一趟。”

    “没问题!”方朵朵爽朗的答应,也没有多想。

    她在心里盘算了下,这应该是还的第一个人情。

    “还有别的事情吗?”方朵朵问道。

    席煜嗯了一声,“实不相瞒,我的母上最近郁郁寡欢,家姐如今不在家,我再三询问过原因,母上都不愿意告知。眼看着她因为有心事,一天一天消瘦下去,于心不忍,所以想请方姑娘,能够和家母聊聊天,看看能不能找到症结。”

    “……”这是大夫干的事情吧?

    方朵朵面上有些犹豫,她轻咳了一声,“那个…有请过大夫吗?”

    “请了。”席煜面无表情的说,“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的问题。”

    方朵朵托腮,心里想着可能就是老人家心情不高兴了。

    见席煜有这份孝心,她也跟着答应下来。

    两个人聊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外面的天色都黑了下来。

    白姨进来掌灯,席煜站起身来,和她们告别。

    送走了席煜,白姨悄悄的询问,“王妃,您问出来了没?我看煜爷最近还挺郁闷的。”

    “……”方朵朵看了她一眼,“说真的,白姨,煜爷郁闷,你又是这里的掌柜,就不知道抓住机会,勇猛的扑上去,捕捉住这个钻石王老五?”

    “什么……老五?”白姨不解极了,“煜爷是家中独子啊!”

    “……”方朵朵拧了她的耳朵,“我的意思是,你就不能抓住机会,在煜爷面前表现表现,万一煜爷看中你了,你们两个郎才女貌,也是一对好姻缘。”

    白姨听完之后,红着脸,使劲摇头。

    “不可能,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方朵朵鼓励她,“一切皆有可能!”

    “……”白姨还是摇头,“王妃呀,您难道没有听说那个传闻吗?”

    “什么传闻?”她是真的不知道,皱着眉询问,“关于席煜的?”

    白姨把头点的跟捣蒜一样,“煜爷条件这么好,对他痴迷的女子不在少数,甚至还有很多是高官名门的淑女,一度都纷纷疯狂迷恋他,比咱们七王爷还要受欢迎,可为什么至今还是没有成家?”

    方朵朵脱口而出,“还能因为什么,大家爱恋的是他的美貌,等多了解,才发现他原来只是一个空有美貌的面瘫脸。你想想看啊,你笑的时候,他是一张面瘫脸,你哭的时候,他还是那张脸。吓人不?”

    “……”

    “你就说吓不吓人?”

    “吓人。”

    “所以这不就得了!”方朵朵拍拍她的肩头,踮着脚尖看了眼外面。

    凑巧看见不远处,萧景玄居然朝她招手。

    方朵朵甜甜的笑了笑,“王爷来接我了,我走了!”

    “可外面都传煜爷取向有问题?”

    “是么?”方朵朵眼睛瞬间亮了,“哈哈,我回头问问他。”

    方朵朵小跑着钻进了萧景玄的怀抱,他将她满满的抱住。

    萧景玄低头看她,“听公公说你早就出宫了,结果还没回府。我猜你就来这里了。”

    方朵朵跳起来,往他身上蹦。

    萧景玄顺势拖住了她的小屁股,暗暗过了把手瘾,“果然你在这里。”

    “王爷好聪明哟!”方朵朵笑着勾住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的脸上,“回家咯!”

    “好。”

    天色已经晚了,白天里熙熙攘攘的青石板路上,两边只剩下零星的小商小贩。

    他们见到萧景玄和方朵朵,一个个把眼睛睁得跟铜铃一般大。

    这…这这这……七王爷简直不成体统!

    方朵朵却不管不顾,笑盈盈的被他抱着。

    她在他耳朵旁边吹了口气,“王爷,我现在心情特别好。”

    “我也是。”

    “因为你哟!”她撒娇道,柔软的唇瓣,贴在他的脖子上,“有你真好。”

    萧景玄低低的笑,偏过头来,正好亲到她的脸,“有你真好。”

    你大概从来不知道吧,有了你,我才有了救赎。

    以前我觉得生死没区别,而现在开始惜命,想把陪着你的时光,拉的漫长一点,再漫长一点。

    萧景玄想到闪电带回来的消息,眸底闪过一丝阴毒。

    他们回了王府,在别院吃的饭。

    因为方家那三个大兄弟们,全部都沉浸在兵器的研究里。

    萧景玄完完整整的把他的计划说了,三个大兄弟都是拎得清楚的人,权衡利弊之后,自然选择无条件支持他。

    就连对萧景玄各种有意见的方佑霖,都放下了成见,统一战线。

    这几天的进度,可喜可贺。

    方朵朵躺在床上,萧景玄坐在一旁,帮她洗脚。

    他的大手握着她又软又小的脚丫,疼惜之情,从心底生出来。

    萧景玄的动作很轻柔,给她洗干净后,又放到自己怀中暖了暖,“你的脚怎么这么凉?”

    方朵朵嗯嗯的答,漫不经心,“嗯嗯……王爷……我有个事要跟你说。”

    “什么?”

    席煜从小板凳上,挪到了床上,他将她从一旁捞起来,抱进怀里。

    彼此心跳相依,这种亲密的感觉,让他感到满足。

    方朵朵抬头看他,在他下巴上亲了下,“明天我要去一趟煜爷的府上。”

    “席煜?”萧景玄不确定的皱眉。

    方朵朵连连点头,“对的,就是大土豪。”

    萧景玄没说话,陷入沉默,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席煜的住宅,至今他都没有查出来。

    有很多王爷都在查他的住宅,甚至是太子爷,结果全都是一片空白。

    现在席煜邀请方朵朵过去?

    萧景玄的心中,浮现出一种猜想,抱着方朵朵的手,也收紧了几分。

    这可是他的宝贝,谁敢觊觎,他一定不会手软。